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玄清照未定 一木遮山水

第两百六十四章 玄清照未定 一木遮山水

  就在张衍这尊法相即将要撞上去的那一刻,忽然有一道灵光自东华洲上疾射而来,继而舒布弥张,射去四方,晃眼就将整座南崖洲笼罩在内。

  张衍目芒不禁闪动了下,他立刻意识到,这是灵崖上人出手了,且其竟是弃东华于不顾,挪动玉崖过来罩定洲陆。

  心下一转念,既是如此,自己再冲了上去也无任何意义,神意一动,身周所有翻滚玄气居然层层消弭不见,竟是于瞬息之间,将这般浩荡冲势收敛至无。

  几乎是同一时间,少清派清鸿殿中,岳轩霄目中锐光一现,身化清光而起,那案上太卓剑也是同时飞起,两者于半空一合,霎时间,一道道弥天极地的剑光自贯日大岳墩山纵出,横贯苍穹,对着东华洲斩了下去!

  此时东华洲并无任何遮挡,若是这一剑斩实,则整个洲陆必定破散,东华诸派一旦无了这依存之地,那么这一战也可就此终止了。

  然在此刻,却有一株支撑天地的大木自洲中浮现出来,其上有三枚大叶,上绽无穷青光,举气升腾,竟是将这一剑给阻挡了下来,并未落中洲上。

  岳轩霄一扬眉,不难辨认出来,此定是太昊派的手段。

  恰在此时,那本在南崖洲的劫火却是一跳,竟是往他心头之中映入进来。

  先前那劫火被他截去近半数,虽被压下。但并未全然化解了去,此刻再增得一些,哪怕只是一缕。却也无法再行缓解,顿然暴起,开始烧灼他法身。

  此番出剑,他似是落入了灵崖上人的算计之中,并未落得半分好处,反还把自己陷了进去。

  然而面对这等局面,他只淡然一笑。

  下一刻,他仍是站在清鸿殿中。而那柄太卓剑仍是好端端得摆在那里。

  好似方才一切只是幻象,任何事情都未发生。

  太卓玄清剑并非是那等寻常杀伐剑器,其中有鸿翮祖师留下的一缕神意,出剑之时。可于那识念之中照见一瞬未来,是以此剑除非不出,出则斩无不中。

  他对东华洲方向望去一眼,自言道:“尚还不到时候。”

  万丈地底之下,冥泉掌门梁循义沉身黄烟之内,他见玉崖灵光转而去护持南崖洲,本已拿动法诀,作势欲发,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溟沧、少清两派居然稳住不动,并未有任何攻袭迹象,他略略一思。便把动作收了回来。

  南崖洲外,张衍收拢了法力之后,回望一眼,见身后劫火已是追了上来,距离自己已然不远,决定不再滞留此地。便传音陶真人道:“两位道友神魂还请道友看顾好了,此战如胜。其若愿意,来生可入我溟沧门中修道。”

  交代过后,他潜遁入海,重入魔藏之中躲避。

  陶真人见他离去,打一个稽首,随后转身飞遁,重回了阵盘之中安坐。

  就是灵崖上人将玉崖撤走,只要他不曾离去,那么就始终保有一分威慑。

  只是方才出来时他们是三人,现下却只他一个了,望着座旁空空如也的两个蒲团,也是不由唏嘘。

  而此刻另一处,亢正真人见南崖洲终是得以保全,也是松下一口气,转目一瞧那株正从东华洲中拔升而起的大木,便转过身来,对不远处在座的商恕霆打个稽首,和颜悦色道:“商掌门,那玉崖回撤之前,东华洲安危,就要依靠贵派多多费心了。”

  商恕霆道:“亢正道友哪里话,我太昊派既为贵派盟友,理应出力分忧。”

  这株大木为他门中三大神木之一的大蟠树,乃是他太昊派开派祖师所留,其内存有一术,与“涵岫真挪大虚御阵”相系相连,发动之时,可拔地连天,连通四方灵机,护持地陆山川。

  亢正真人点头而笑,只是随即眉头一皱。他却发现,此刻自己这边气数又被削弱下去不少,知是方才一味应付接招,不得还手,而辟璧真人又被斩杀,这一连串事下来,使得人心有所浮动。

  他思忖下来,自觉此等局面下,那原先坐观不动之策当要变一变了。于是看向众人,道:“我等既到此处,不当无所作为,不管如何,也当先设法坏了溟沧派山门大阵才是。”

  谭定仙一听此语,顿见欣喜,立刻自席上站起,打个稽首,道:“亢正道友且请稍待,谭某这便去将阵图展开,下来诸位道友就可一同动手了。”

  要攻打溟沧派山门,不是什么简单之事,需得防备溟沧派众修背靠阵势,自里杀出,而这方阵图一开,等若双方都有守山大阵护持,却可把对面优势削弱到了最小。

  亢正真人还有一礼,道:“有劳谭掌门。”

  谭定仙命卜经宿留下待客,自己则是退出高阁,到了阵门上方,指划一点,就有一朵祥云飞来,他盘膝一坐,取了一只铜钟出来,轻轻一晃,立时引得上百道光华飞来,到了面前,全数变作牌符悬停,排布如同编贝。

  他自袖中又拿出一根三尺玉槌,敲在其中数枚牌符之上,随他此等举动,身下这方座阵图倏尔绽放出无量祥光,气霭云光绵延出去足足十数万里,以推天倒日之势,缓缓往龙渊大泽这处压了过来。

  亢正真人站了起来,行至阁前楼台之上。

  此间众真见他如此,也是离席而起,一同迈步出来。

  亢正真人望着下方那浑沉大泽,又看了看上空那团凝聚万年不散的气雾,以手一指,言道:“今我秉持正道,举势而来,当覆其万载之基。”

  众真闻言,俱是出言附和。

  亢正真人当先一甩手,祭出一道绚烂星芒,就对着溟沧派山门大阵打去。

  他这一出手,身后诸真齐皆响应,纷纷祭起自家手中法宝,朝下打过去,此举不求破阵,而是要防备溟沧派众出手阻挠,是以尽力为其做得遮护。

  一时夜幕之中,可见十数道如灿烂如星,光华熠熠的虹芒,在天际之中划出道道星痕,自万千里外遥遥击来。

  秦掌门望见此番玉霄来势不小,言道;“云天,你去将那祖师所传玄阵祭出。”

  齐云天打一个稽首,便先自退去。

  孟真人也是站起,躬身一拜,道:“恩师,既然玉霄已是来袭,弟子当与几位真人去那阵角之上坐镇了。”

  秦掌门把拂尘一摆,颌首道:“去吧。”

  孟、沈、牧、孙四名真人同时站了起来,对座上行有一礼后,就去了各自负责守御的阵角之上。

  这时外间忽然传来震荡之声,隆隆传至里间,却是那袭来法宝已是打在了山门大阵之上。

  秦掌门神情如常,目光下投,自案上取起一枚牌符,拂尘一扫,开了禁制,就往外一掷,霎时,一道晦涩乌芒就飞出山门。然而其却并不与外间法宝纠缠,而是穿过那道天河,飞去东华洲中,直直奔着那株大蟠树而去。

  商恕霆先是一怔,随即失笑了一下。

  攻袭那那株蟠木确为上策,此木可非是那么简单的,可以说自西洲玄道初兴之时便已存在。

  当年开派祖师能得以飞升,也是借助了此木之助,可谓坚韧异常,便是太昊派山门大阵,也是依靠此木镇压,想要破开,哪有这么容易,溟沧派找此木的麻烦,可是找错了目标。

  然而下一刻,待他看清楚那飞去之物,却是神情大变。

  就见一只体作赤紫之色,头生六目,身长数里的妖虫叮咬在了木干之上,大颚啃咬之声如金铁摩擦,极为刺耳。

  商恕霆仔细一感受那妖虫身上那股气机,只觉酷烈暴躁,透着一股蛮荒凶戾之气,不由失声道:“天妖?”

  天妖之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皆是动容。

  亢正真人也是大惊,即便以他城府,此刻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被溟沧派玄术截住了归途,他们已无法回去施援,而玉崖不在,全靠这株大蟠树压定洲陆,要是被这妖虫坏了去,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他不敢再往下深想,转头一找肖凌云,指着问道:“肖掌门,你看这是什么妖物?”

  肖凌云看有片刻,再思索了一会儿,艰涩道:“按此物形貌判断,许就是那传言之中的吞日青蝗。”

  亢正真人喝道:“这如何可能,这等妖虫不是早被西洲修士镇压在了西海海眼之下了么?”

  卜经宿这时一抬头,,道:“方才那位张真人躲避劫火时,正是去往西海海眼所在,这两者会否有什么关联?”

  肖凌云道:“如真是这般,怕就有些难以对付了。”

  他南华派是擅长驭兽降妖,可要说对付天妖,却还是力有未逮。

  吞日青蝗便在上古诸多天妖之中也是非同寻常,所谓“青”,非是指外色,而是指其身份贵重,能与妖皇龙君相提并论,可见得是如何厉害了。

  后方宿衡殿主站出来一步,稽首问道:“商掌门,那神木可能挡住这妖虫么?”

  商恕霆沉默不言。

  只观他神态,答案已是不言自明。

  众人还未待寻思出对策,却忽然听得外间水声大响,转目一瞧,就见天外涌来一道无边大潮,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他们这处奔涌而来。

  ……

  ……(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