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六章 横空一扫万灵坠

第两百六十六章 横空一扫万灵坠

  热门推荐:、 、 、 、 、 、 、

  亢正真人着人通传过魔宗一方后,便言道:“谭掌门若是方便,便请施法吧。”

  谭定仙打个道躬,随后看了看场中诸真,言道:“诸位道友请千万把自家洞天守住了,谭某这便要施术了。”

  众人互相看了看,都是盘膝坐下,神情都是凝重无比。

  实则要想把洞天守御稳妥,入得洞天之内最好,如此内外天地相合,有极大可能安然度过。

  但谁知这玄术威能如何,要是堕入虚界之中,纵然一时不死,也休想再能回来,为了稳妥起见,此间却无一个人敢做如此选择。

  谭定仙飘身而去,重又行至阁台之外,他拿出一块玉符,往下就是一掷。

  前人传下玄术,通常需以法器禁制,或者奇宝异物为寄托,否则至多只能维系数百载,有等若无。而这门“无方无界”之术,就是寄托在这方阵图之上。

  那玉符落去,似是掉入了无尽虚空之中,化作一星光点逐渐远去,到了几乎要消失的那一瞬,顿有一点星火骤然迸出,以此方阵图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急骤扩散而去,未有多久,就九洲之地都是笼罩入内。

  这一瞬间,所有未曾躲入小界洞天之内的诸派修士,便是那些藏在深山之中的散修野道,只要法力未曾修炼到家的,随此术降下,身上乾坤袖囊都是立时破散开来,内中法宝器物,俱是粉碎。

  反而一些低辈弟子,并无此物傍身,倒是未曾受得任何损失。

  而这只是开始罢了,此门玄术并非是一气全数涌出,而是如海潮一般,一**汹涌而来,威能也是一浪高过一浪,

  这一道光华过去后,很快。第二道光华又至。其所波及之地,凡是小宗小派的山门大阵,俱是崩裂瓦解,许多浮天飞峰。悬空殿阁,都是从天而坠,甚至有山峦倾倒,洞府崩塌之事,顿时死伤无数。哀鸿一片。

  张衍在魔藏之中也是看到了这等异象,不觉一挑眉,忽然,袖口一跳,却是那龙魂精魄跃了出来,只是被魔藏阻碍,难以出去。

  他转了转念,先是一个挪转,避开劫火,随后自里走了出来。才一行至外间。此物就化光一道,飞入天穹不见。

  他目光一闪,登时知道,溟沧派籍借此物施展的玄术,即将发动了。

  这时耳畔有声响起,乃是秦掌门跨空传音而来,却是告诉他要小心抵挡玉霄派玄术。

  他仔细听有片刻,打个稽首,道:“弟子敬谢掌门真人传言。”

  此术是直对洞天而来,他也不知躲在魔藏之中是否能够避过。想了一想之后,就拿定法诀,直接遁入了玄元洞天之中。

  他开辟的乃是灵华洞天,真正自成一方界域。可不似内真洞天那般需得攀附天地,灵机大潮稍有动荡,就翻覆可能。

  若说连他也是抵御不住,那么世上能挡下之人,想也没有几个了。

  退一步说,就是当真维持不住。那也不是瞬息间事,在破碎之前,他早便先一步遁出去了。

  唯一可虑,就是那劫火也会跃入进来相扰,故仍需以魔藏遮护。

  而在外界,上空那第二道光气散去未久,第三道光华又是绽放出来,此次来势比之前两回都更为迅猛炽烈。

  多数洞天真人都觉身上一紧,仿佛自身处在惊涛骇浪之中,知是关键时刻到了,忙是持定法诀,收住心神,不断挪运法力灵机,维系自身洞天。

  那些自家亲手开辟洞天真人尚还好说,与内天地契合无比,而那些自先人处承继而的,便就有些难过了。但没了洞天,就意味着少了一种逃遁手段,下来启得战端,他人若有,而你却无有,那就极可能死在对手之前,是以都是在咬牙坚持。

  此刻唯一不受任何侵染的,便只有谭定仙这施术之人了。

  过了大约百息,那玄术声息渐弱,众真本当以为已是躲避了过去,哪知这个时候,耳畔轰隆一声,却是比方才猛烈数倍的灵机陡然爆发出来。

  顷刻之间,除了四派掌门,元胎修士以及少数法力精深的洞天修士之外,其余诸人所辟洞天,都是开始崩塌。

  许多人知是无法挽回,叹息一声,索性也放弃了挽救举动,还能少耗一些法力。

  只有寥寥几人不肯放弃,还在那里勉力维持。

  亢正真人到至今未止,仍是神色自若,好似半分未受得影响,朝外看了一眼,见此时天顶之上玄术未破,外间白气长河仍存,知晓这门玄术还未曾到真正结束之时,倒也是不敢放松。

  又过不久,第五道灵机大潮涌了上来,霎时便闻得隆隆震声接二连三的出现,一时响彻九洲上空。

  此刻天地之中,凡是无人遮护的小界齐齐破散,里间所藏修士,也是尽皆死绝。

  就在这等时候,溟沧派地界之上,却听得一声悠长嘶鸣,只见一头大鲲浮出,其只把身躯展开,就令整个天空黯淡下来,却是将溟沧派及其友盟的小界都是遮护之中。

  至于洞天真人自行开辟的洞天,对它而言太过于脆弱,着力之上反还容易坏事,故而并不去理会。

  亢正真人倒吸一口冷气,震动道:“大鲲?未想太冥真人竟把此物留下了?”

  只是再是一想,却是放松下来。

  然而他一转目,见身旁真人都神情不对,有些目光之中已是露出畏惧之色。知是不妥,立刻大声言道:“诸位莫慌,这大鲲在万余前倒是厉害的很,不过这万年以来,天地灵机已变,凡此等异类,俱都存世艰难,其此时出来,护持几座小界怕已是其极限,却是动不了我等的。”

  肖凌云方才乍一见这大鲲出现,也是骇得面无人色,若不是身受约誓束缚,几乎就有转投溟沧派的冲动了,但听这就几句,立刻醒悟过来,忖道:“亢正道友说得不错,这大鲲若能动我,又何必此时放出,早早可便定了胜负了。”

  果然,恰如亢正所言,那大鲲只是浮定在天穹之上,并未有什么其余动作。

  就在他们说话之际,第六道灵机又是冲了上来,随其过处,后方那一道徜徉天地之间的白气长河,终于是溃散了。与其一同消失的,还有“天外元天”,“方圆不动”这两个玄术,不止如此,诸派山门大阵,也有倾颓之象。

  就是补天阁这方阵图,守御禁阵也在缓缓消散之中。

  唯一可喜的是,打碎如此多小界洞天,登时还了许多灵机出来,天地也为之一清。

  亢正真人投去一眼,见溟沧派山门大阵虽受波及,但许是护持得力,虽有崩裂之兆,也不是短时内可破的,便言道:“诸位,先不必去管溟沧派,将那妖蝗除去方是正经。”

  肖凌云方才看过乔正道等几人与那妖蝗斗战,已是从中看出了些许端倪,言道:“看来那妖虫确然只有一具躯壳为溟沧派所用,如此对付起来还算容易。”

  妖蝗纵是坚身难破,但不得精煞护体,终归非是那等万法不沾之身,只要用神通法宝就可加以压制。

  最为简单之法,就是将之转挪去了它处,或者干脆以法宝镇压。

  只是乔正道等三人要么功行不深,要么无有这等本事,这才拿其毫无办法,眼下阻路天河消去,此处之人自可回援了。

  众人稍作商议之后,此处暂由玉霄派元室殿主周奉恭代为主持大局,而亢正真人则与肖凌云、商恕霆三人前往料理这妖虫,其余人等皆是不动。

  大蟠木前,戚宏禅见天河破散,又有三道遁光自北回驰来,不由目光一凝。他本想觉留下稍作牵制,但就在这时,耳畔却听得秦掌门传音,不觉神情一动,望三人处看了一眼,一声冷笑,就腾身一纵,往山门方向飞回了。

  亢正真人也不去追赶,对方已是三重境修士,若斗了起来,不知要纠缠多久,眼下还是对于妖虫最为紧要。

  商恕霆虽是急切,但到了这里,反而镇定下来,他仔细看了那妖虫片刻,才道:“请亢正道友施法。”

  亢正真人点了点头,使了一个“云瀚一气天”之术,就将两人及那妖虫一并圈入进来,再一个点指,使了一道法力将之定住,道:“道友速速出手。”

  商恕霆知他镇定不了多久,不敢迟疑,拿了一截竹枝出来,往前一投,其顿化一道青光将那妖虫装了进去。

  不过如此,还镇压不了这妖虫。

  肖凌云将那“南华总御灵禽谱”拿了出来,在那异豢之上一点,放了一头白鹤出来,只是上来一啄,就将那青光咽下。

  他一掐诀,将那白鹤又是收了上来,稽首言道:“两位道友,有我这图暂做镇压,**日内,这妖虫是断然跑不出来了。”

  亢正真人转目望向龙渊大泽,沉声道:“何须**日,只这一二日,想就能见个分晓了。”

  此时玉霄派这一方已是罢手,既然对面山门大阵将破,他们也不必出力攻打,只要等待那一刻到来便可,不过那一道玄水仍是徜徉在龙渊大泽之上,故而所有人都不敢放松,只是在积蓄法力灵机,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大战。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