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八章 乱空行渡亦有道

第两百六十八章 乱空行渡亦有道

  readx();  张衍于冥冥之中有股感应,那神兽若得出世,或能借助其力解决那劫火。

  只是眼下想要达到那一处,需得穿过那一重重破碎界空。这却并不容易,原来片刻可至之地。不定要走上十天半月,甚至还有可能更为长久。

  这门玄术用得恰到好处,方才溟沧派中引动四海之水,本来已是占得绝对优势,但灵崖上人这一个反手,却是又一下就将双方之势抹平了。

  不过说起来,若是补天阁方才那等破灭周空界域的玄术不出,玉霄派许是根本不会放心施展此术。

  他深思了一会儿,眼下东华众真都是陷在其中,为了应对敌手,其必得穿行其中,说不定自己可以从中找出一条正确路径。

  转念至此,他盘膝坐定,闭起双目,全力感应起来。

  此时此刻,元室殿主周奉恭正站于一处高崖之上,留意四处灵机变化,

  方才那玄术降下时,他只觉眼前一花,便就到得一处溪谷之内,待自里出来,却发现又到了另一处截然不同的地界中,不过他反是因此镇定下来。

  周氏之中,他与亢正、辟璧二人乃是平辈,所能知晓的隐秘也比其余同门来得多些,曾隐约听闻过,门中似有一门碎乱界空之术。

  只是这门玄术具体有哪些门道他也不甚清楚,在未曾弄明具体情形之前,宁可留在原处不动。

  忽然间,前方溪流处有光华一阵波荡,他立刻把目光盯了过去,全身法力已是转动起来。

  片刻之后,却见一名羽衣星冠,英挺俊雅的道人自里踱步出来。

  他不禁面上一喜,急急迎上前去,稽首言道:“师兄。”

  亢正真人微微点头。

  元室真人又左右一看,试着问道:“只是师兄一人么?”

  亢正真人言道:“自然,为兄先是来寻得你。”

  元室真人一怔。随即一转念,振奋言道:“那么师兄想是知晓如何穿行界空,找寻他人所在了?”

  亢正真人笑了笑,道:“上人既然施下这门玄术。又怎会不做后手?此中玄妙,为兄也在上人提点之下,已是略略窥得些许门径。”

  虽然九洲表面看去被划分为了无数界空,一派杂乱无章,支离破碎。修士行走其上,也不知会被转到何处去,但这里面,实则也是有窍诀可循的。

  至于找到他人下落,却是凭借亢正真人自身本事。

  似他这等炼就元胎之人,若不惜法力,自可于霎时间观遍九洲,对于气机熟悉之人,倒是不难察得,但要是敌对之人。却要多费一些力气了。

  元室殿主则是另外转着心思,他言道:“师兄,溟沧派中,当以孟至德功行最高,师兄既有这等本事,不若再寻得几名同道,找了上去,将之斩杀,那溟沧派气数必是大损。”

  亢正真人沉吟一下,随即摇了摇头。道:“此举不妥,这人功法高深,我若是能聚集起五六人来,在其无旁人相助的情形下。许能斩杀他,但先不说在短内找得这许多人手并不容易,就是齐全了,也未必能全数到此人面前。”

  元室真人不解道:“这是为何?’

  亢正真人稍作解释,他方才明白,原来这玄术另有奥妙。人数聚集越多,则穿行界空之时就越有可能被分散到不同地界,但若三四人同行,倒无有这等限碍了。

  不过此举给了敌对一方些许生机的同时,也一样反过来保护了自己人。

  实则对亢正真人而言,似孟至德这般人物,便是当真就在近处,也不会主动寻上去。

  元胎修士斗战,哪怕一方多得二三人,所占优势也是不大,斗了起来,胜负实在难料,甚至一不小心,还可能把自己搭了进去。

  眼下这等局面,不知要缠战多久,需得尽量减少法力耗损,那些功行高深之人,能避则避。

  元室真人还不死心,道:“这机会万般难得,孟至德不寻,那不如找了那齐云天出来,若能毙杀,也能给溟沧派予重创。”

  亢正真人沉声道:“为兄虽能感得众真所在,但除却熟识之人,其余人等看去皆是一般模样,要找此人,并不容易,眼下只能行一步看一步了。”

  元室真人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亢正真人看他一眼,道:“你可是想问上人为何不把此间行走的窍要传下?”

  元室真人慌忙言道:“弟子不敢。”

  亢正真人淡声道:“此可与你明言,要明此道,当先能窥望九洲,若是功行不足,感不得天地运转之妙,便是知晓也无用处。

  元室真人不敢再深究下去,连忙点头称是。

  亢正真人唔了一声,稍作感应,言道:“距此处不远,正好有一名修士,看那气机,并非是我派中人,我等这便寻了过去,若非是友盟,可先行除之。”

  他在原地推算了一下,道一声“随我来”,便当先行去,元室真人急忙跟上。

  说是不远,实则二人穿过十数个不同地界,荒漠高山,汪洋丘陵全数走了一片,才到找到此人。

  元室殿主望了过去,却是见得一名四旬上下,气貌清合的中年道人,他呵了一声,稽首道:“原来是平都教赵真人。”

  赵真人见得二人,不禁心下一沉,吸了口气,稽首道:“两位真人有礼。”

  亢正真人把手微抬,权作还礼,他言道:“赵真人,如今我两家分属敌对,既然撞见了你,那是必要取你性命的。”

  赵真人沉声言道:“既在劫中,又有何人可脱,赵某如是,真人亦如是。”

  亢正真人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元室殿主也不多说,一甩袖,立刻施了一个“云瀚一气天”之术,将彼此都圈入了一方天地之内。

  平都教与溟沧派乃是友盟,赵真人既知要与玉霄派对上,又怎会不做准备,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就使了一个巧妙手段,自这其中闯了出来。

  只是可惜,他此刻面对的乃是两名玉霄修士,方才自里摆脱出来,只觉眼前景物一换,竟然又是被拖入进来。

  他叹息一声,明白此回若无人来救,那是绝无幸理,也就不求生念,一口气立刻将身上所有法宝都打了出去,随即将法相展开,化作一尊四臂双首,身高千丈,周身金芒耀闪的神相,朝着二人所在之处就冲了上去。

  然而才至半途,却见一道遮绝整个界域的星光冲来,只是短短片刻,法相就这光芒之下消融不见,连魂魄也未能逃出。

  亢正真人一招手,从容将余下“含离神砂”收了回来,又将一气天之术撤了去,方才自里出来,他似忽有所觉,朝天上看了一眼,眉头也是微不可察的一皱。

  元室真人见他神情有异,上来问道:“师兄?”

  亢正真人沉吟一下,摇了摇头,道:“无事,去下一处。”

  魔藏之中,张衍把目光收了回来。

  他从亢正真人方才准确找到赵真人的举动中却是看出,九洲之上的这些界空纵然看去破碎纷杂,但内中自也有其运转之道,若能摸索出来,想来不难到得寻得正确路径。

  只是眼下对方所经行的地界尚少,还难以做出判断。既然如此,下来必需盯紧此人了。

  虽如此做其必定生出感应,会设法将气机遮掩了去,不叫他看见其具体动作。但每一个洞天真人所在之地,必定是一个吞吸灵机的漩涡冥洞,元胎真人更是远胜同辈,只要无有阵法禁制遮掩,不论去到何处,他都能寻得。

  而另一边,齐云天正立在半天之中,脚下是一道起伏翻腾的大浪,因修习了北冥真水,无论他行至何处,必然有波涛卷空,万潮跟从。

  在他看来,与其一处处去找寻对手,还不如占据主动,转化一处地界,令其能为自己所用。

  此刻脚下所在之地,有数万里广大,这里本来是一片荒原,但在他法力灵机波及之下,随着时间推移,已是渐渐变作了一片汪洋泽国。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这里除了滔滔水浪,已见不得其余物事了。若再给他足够时间,将此变得与玄水真宫相仿也非难事,那是真真正正的自家主场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却是撞入进来一道灰雾,上方站着一名五官似有若无的灰袍道人,从那气机之上,他立刻辨认出来,此是浑成教中修士。

  那灰袍道人一见他形貌,也同样认出了他身份,本来似有几分战意,但再一看周围景象,迟疑了一下,却是一转身,化一道烟雾往回遁走。

  齐云天知晓,浑成教修士最擅长隐伏之法,更有隔着万千里远遥窥的手段,表面看去退走,暗地里却极可能在潜藏自己身侧,等待合适机会下手,绝然不可将其放过,于是一弹指,立有上万道雷光击来,与此同时,下方水浪一腾,往上席卷而来。

  那灰袍道人被水雾一沾身,顿觉身躯沉重,见又有雷光追在后方,只得停下迎击,先是伸手一指,顶上一枚玉碟托光浮出,将雷芒挡下,随后拿了一枚玉石出来,往上一掷,顿化为千余座山岳高峰。他再吹一口气,这些山峦尽是一齐崩塌,化作滚滚尘烟,以移山推海之势往前涌动而来。

  齐云天认得这是浑成教三上法之一的“纵地弥尘之术”,他求得是速战速决,无心与之比拼斗神通道术。一甩袖,一道灿灿水光自虚空之中荡出,却是把那“诸天纵合神水禁光”祭了出来。

  下一瞬间,只见那光华一冲,所有烟尘迷雾俱是一起被那禁光卷入虚空之中,再也不剩分毫。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