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章 神意磨劫火 星位应乱阵

第两百七十章 神意磨劫火 星位应乱阵

  其身不知几许大,厚背巍巍,高如隆台,又似玄盆覆扣;身有长蛇缠壳,鳞勒重甲,凌凌嘶啸,昂首欲噬。

  他顿时无由自明,此是一点先天性灵,秉乾坤之气,应星辰之势,运化神胎,乘劫而生,又得他相助,方才得以显化入世。

  不由一声笑,把袖袍一振,自魔藏之中出来,飘身而上,踏足其背,回头一望,见那劫火正急骤飘来。

  这一回,他却是不闪不避。

  那劫火一跃,方要窜至他面前,那玄武却一仰首,发一声震吼,那火似遭狂风席卷,明灭数回之后,忽然消隐不见。

  张衍微一皱眉,在他感应之中,这劫火并未被消了去,只是一时被玄武神气冲撞,暂时被压下,若稍有松懈,想又会冒了出来。

  他转了转念,这劫火似能被对面所利用,若不除去,可是遗患无穷,说不得要借助这头神兽之力。 于是盘膝一坐,心神与之沟通,寻求解决之道。

  这头玄武乃是北位之神,本无所谓生死,可因他之故而现世,两者气数已是连在了一处,他若败亡,自身也必定消散而去。此时得了问询,立刻就作出回应,放了出一缕磅礴神意出来,就去消磨那劫火源头。

  张衍尽管不必出手,但这时也须臾离开不得。他这正主一旦到了别处,此火可又会跃了出来,便索性收摄心神,安坐不动。

  神兽玄武出世的那一刻,天惊地动,灵机卷荡,诸真莫不是心生感应,只是大多数人碍于功行,并不知发生了何事。只寥寥几人有能耐察看。

  亢正真人运目观去,但见原来北冥洲所在之地,却是变作了一大片虚空冥洞,把天地灵机不断往里卷入进去。除此之外,却是什么也不看不清楚。

  元室真人问道:“师兄,怎样?可是生出了什么变故?”

  亢正真人沉思片刻,道:“以为兄来看,许是张衍留在北地的那卵胎借得灵机。生诞而出了。”

  元室真人神情一紧,问道:“不知那是何物?”

  亢正真人沉吟道:“那物似能遮掩气机,难以观之。”他一甩袖,道:“不去管替它,纵然有些神异,在这破碎乱空之之中,也要按我意愿行走。”

  元室真人点头道:“师兄说得是。”

  亢正真人这时看了看天穹,言道:“这玄术落下,也有三个时辰了吧?”

  元室真人立刻道:“是,不早不晚。恰好是三个时辰。”

  亢正真人目中光华一闪,沉声道:“按上人安排,胜机当至了。”

  元室真人一凛,问道:“上人安排?师可是在等什么?”

  亢正真人笑了笑,道:“上人这门玄术初看只是凿乱界空,但内中实则另有变化,初时还难以察看出来,三个时辰之后,其便会如我山门之中‘星寰辰霄步’一般运转。”

  元室真人先是一怔,随即念头疾转。面上渐渐露出了喜色,道:“若真能如此,我等穿空过界,也必如坦途一般。”

  “星寰辰霄步”是一门修炼功法。亦是一门阵步,修士迈动步伐之时,需得反复迈过千数阵门,借阵力感应天星,借以炼气,几乎每一位玉霄真传弟子都是熟稔异常。若真是如此,那在这里可当真能踏来游去,随意出入了。

  他又叹一声,道:“可惜便知星位,众弟子散在各处,也无法聚力伤敌,不然此战定是容易许多。”

  亢正真人深沉一笑,抬袖拿了一枚玉牌出来,将其上禁制一撤,道:“你看这是何物?”

  元室真人一看,震动道:“寄灵神牌?”

  这神牌之上有玉霄诸真一点神魂在内,无论此牌在何处,原主都能感得方位。

  他转念一想,略显激动道:“此法甚妙,如此我二人无论到得何地,同门必可感应而至。”

  只这里有个弊端,神牌一旦损毁,若再战亡,那可是真正是魂飞魄散了,连转生也是不能。

  不过他们眼下俱是身在劫之中,要是此战落败,也同样无有这等机会,是故已不必去考虑这些了。

  两人在此站有两刻,忽然灵光一闪,走来一个须发浓黑,神姿闲逸的三旬道人,正是玉霄派宿衡殿主周贤扬,他上来稽首道:“见过两位真人。”

  亢正真人颌首道:“倒是你先到了,三人已是够了,不必多问,且随我来就是。”

  他迈动熟悉阵位,朝着感应之中最近的一股气机行去,不久就到了一处水泽之上。

  上空站有一名身形窈窕的女子,她一个万福,道:“妾身见过三位真人。”

  宿衡殿主道:“是元蜃门卫真人。”

  元室真人看了看亢正真人一眼,见后者点头,便高声道:“卫真人,我等彼此友盟,何不同行?”

  卫真人犹豫一下,还是万福万礼,道:“那妾身就叨扰几位了。”

  亢正真人并不与她多言,又朝另一处气机所在行去。

  卫真人见他们三人穿行过界,并无半分缓顿犹疑,好似行走了千百遍一般,眸光不由闪动了一下。

  不久之后,四人又踏入一处地界中,这里却是撞见了一个神气清雅的年轻修士。

  亢正真人上前一步,稽首道:“萧真人,久违了。”

  对面道人正是溟沧派洞天真人萧容鱼,他看了一眼四人,眉头一拧,还了一礼。

  恰在这个时候,他感得远处又有灵机异动,转目一看,却有两人到得此处,一个是玉霄上参殿主周雍、一个正行峰主吴云青。

  萧容鱼神色凛然,以他功行及身上法宝,若只面对亢正一人,不敌也能退走。但此刻对方六人在此,那是万万走不脱了,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弃了存身之念,大喝一声,把法力一运,霎时水潮大涨,朝前方漫涌而来。

  亢正真人只冷声道了一句:“杀了。”

  下一刻,六人同时出手!

  一处峰岳之上,孟真人正摆开阵筹,推算此方界空转运之理。

  这个时候,他手中动作一顿,抬首望去一处,萧真人的气息本在那个方位,但此刻却忽然消失不见,他默然片刻,微叹一声,仍是继续演化推算。

  此时此刻,亢正真人一行人在斩杀了萧真人之后,又往下一处地界行去。

  因四人以上同行必会被分散逐去别处,是以此回周雍与吴云青不在阵中,不过他们知晓星位变化,只要感得神魂所在,用不了多久,就能再找了过来。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四人撞见了一个青衣道人,此人大约三旬年纪,望去如清风朗月,卓尔不凡。众人皆是认得,此是少清派洞天真人曹萧。

  其人见四人一起到来,却也懒得去打什么招呼,只一甩袖,顿有万千剑光纵起,斩杀过来。只是还未杀到面前,他忽然把剑光一敛,跃空遁开,见原来所站之地,炸开数十道星雷,目光扫去,见是一名美貌女修,认得是常在外走动的玉霄心明殿主周如英。

  他一转念,抬眼问道:“贵派竟有四人到此,当非巧合,想是知悉此间行走窍诀了?”

  亢正真人言道:“瞒不过曹道友。”

  曹萧点点头,道:“能与数位玉霄道友一战,纵是身死,却也快意。”

  亢正真人言道:“道友有剑遁之术,若此刻走,我等也未必拦得住你。”

  曹萧嗤笑言道:“我若走了,诸位怕是一样会去别处找寻对手,与其同道有难,还不如由曹某来承担。”

  说到这里,他一弹剑光,目中偷透出一股锐芒,“何况曹某修剑两千余载,也颇觉寂寞,正想找一位道友一同上路。”

  亢正真人摇了摇头,言道:“动手吧。”

  玉霄这一方法力俱同出一源,此时一齐发动,天中顿时星光遍洒,宏声阵阵,声势极其浩大。

  曹萧却是夷然不惧,一点剑光祭起,霎时化作千万,一人与五人斗在了一处。一时间星火剑光交错碰撞,满空都是震耳呼啸之音。

  曹萧与之缠战有半刻之后,便觉有所不支,他以一敌众,能支持到现在,却是不惜法力使动诸般神通之故。

  他心下十分清楚,再战下去,自己定是坚持不到百息之后了,于是不再拖延,心意一起,把所有神魂法力汇集到一处,茫茫剑光顿化为一,冲着元室真人斩杀了过去。

  元室真人见他剑光过来,竟是生出无处可避之感,但他哼了一声,竟然挺身受这一斩。

  曹萧这一剑使出之后,浑身法力磬尽,剑丸也是掉落在地,但见对方浑然无事,不觉一讶,问道:“宿星渡转?”

  亢正真人言道:“正是。”

  宿星归渡之术,玉霄一十六法之一,若同门难避敌袭,可以己身代为承受,不过他是元胎修士,自可用分身代替,但这一剑别有奥妙,他那一具分身是真真正正地被斩了,原先可唤得六具,但日后再行分化,也只得五具了。

  曹萧笑了一笑,似对未曾斩杀敌手毫不介怀,只感叹道:“往日只闻此术之名,今朝终是见识了。”

  亢正真人淡声言道:“损我一具分身,曹真人也可瞑目了。”他一弹指,一道星光飞去,随一声震响,前方一切,俱被夷为平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