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七章 化玉明空障

第两百七十七章 化玉明空障

  张衍看在眼中,感应了一番,发现从宝幡之中出来的这二人也确有洞天修为,但至多只在一重境上徘徊,且眼神呆滞,无甚灵性,似这般对手,来多少都是无用,反手就可杀了。

  对方应也知道此点,此时将之放了出来,应是在设法争取时间,好施展更为厉害的手段。

  对于对付费悦这一行人,他已是有了一番计较,故不去管这些,只管把法力催动,将五行大手狠狠向下压去。

  此时那数十根大柱再也无法支撑住这股磅礴大力,一根接一根断裂开来,轰轰倒坠于地,整得四周群山俱晃。

  而那二人在灵幡驱动之下,遁光冲上,同时齐齐展开法相,悍然往那大手所在处迎头冲来,霎时就撞在了一起,天中也随之传出一阵爆响。

  只是此举如同以卵击石,两尊法相连半分阻碍也未做到,便在大手之下齐齐粉碎,

  长老管羽本想试着看能否上前一起抵挡,方才遁起,见得这般景象,神情一变,赶忙又撤了回去。

  费悦先前在门中观战时,已是见过这五行大手的厉害,但等自己真正见得,仍是动容。

  这门神通明显就是靠强横法力压人,这也是最难破解的手段,若不想正面硬抗,唯有躲避才是上选。

  但他眼见那大手即将拍落,却仍站在远处,冲管羽点了一下头,后者忙一掐法诀,又令两个虚象也是冲至上方阻延对手来势。

  他自己则是将一枚精石托出,运转片刻,便有一团团灵光升起,很快化入大气之中。将他与管羽都是笼罩了进去。

  此是九灵宗守御真器,唤作“化玉明空障”。使出之后,身周便会生出一层层气障,通常可堆叠起百千之数。无论什么道术神通过来,必要打破这重重阻碍。若只寻常手段,他便站着不动,也要攻上百数次,才可击中他身。

  还不止如此。此宝如有源源不断的法力灵机往里灌入,那么气障便会越生越多,斗战时间拖得越长,则越是难以难击破,到了最后,宝主几可立于不败之地。

  如此一来,进袭有万灵幡,护御则有这宝器,攻守两端可谓皆是完备。

  不过费悦虽对此战不小把握,但与人斗法。任何时候都有意外,谁也难说他便必胜了,摄于张衍过往战绩,只如此他还感觉不放心,于是又暗暗放数个可挪遁的无形阵符到了外间,移至这方空界边缘的所在安顿,若战局不利,那只需一步,就可退往下一处界空之中,不致失了性命。

  此时两具虚象上得天去。同样也是阻拦不住那五行大手。但总算得了管羽驾驭,不只是一味横冲直撞,还懂得互相掩护配合,多多少少也是起了些许作用。将此手迟滞了片刻。

  但仅仅数个呼吸之后,那大手猛然一个法力,就将两具虚象震散,同带着倾之天,一掌压下,正正击在那气障之上。顿有一声沉重闷响震荡天地。

  费悦便是躲在气障深处,在层层护持之下,也是觉得四周猛然颤了一颤,好似要破开一般。

  纵然知晓这宝物很是坚韧,此刻还远未到那极限,他也是不禁吃了一惊。因为张衍着实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他也生怕出了什么意外,为稳妥起见,不敢有所吝惜,自袖中拿出一只瓷瓶,去了塞口,往下一倒,泊泊水气顿时化入四周气障之中。

  此是以丹玉为源,再加许多珍惜宝材炼造出来的丹水,斗法时可用来代替自身法力维系这此件真宝。

  得了这水灌溉,气障很快四下稳了下来,便在大手压迫之下,也不再有任何晃动。

  费悦这才放下心来,无了后顾之忧,他终可放心施展手段了,他将幡旗一晃,一条黑烟纵出,化作一条通路,便自里出来一名肌骨丰润,宽袍大袖的男子。

  此人才出来之时,神情之中略现迷惘,但随即眼神便坚定起来。

  此是西洲旁门修士桓荣,万余载前也颇有名声,当年在数头天魔围攻之下身故,身躯便留在了魔穴之中,后便被九灵宗修士拿上幡来,将之炼作了一具幡灵。

  在费悦催促之上,此人腾身而上,到了张衍面前,厉声质问道:“你既是人修,为何要来阻我等?”

  他虽有当年些许神魂识念尚有残留,但其印象还停留在万载之前,此刻在万灵幡制御之下,会把敌对一方视作那阻碍自己东迁之人,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其一应手段也能全数发挥出来,与全盛之时相仿,不至于打了折扣。

  张衍知他被万灵幡所制,说什么言语都是无用,一声哂笑,起手一指,登时有一片剑光杀出,对其斩了过去。

  桓荣自可认出此为杀伐剑器,他眼下身无长物,哪怕能挡得住一击,也挡不住后面连续不断地劈斩,故极为明智的选择了退避,把身影一晃,化作一道轻烟遁开,其速之快,几能与剑光并驾齐驱。

  但尽管他被逼得只能在外游遁,却总是不远不近,显还在等待机会反击。

  而在下方,费悦知道桓荣一人是对付不了张衍的,故在唤出此人后,又一口气唤出七名幡灵出来。

  只要给他足够时间,再唤上数十个幡灵也不难做到。

  要不是幡上之灵出去过远,法力灵机便会数以倍计的消耗,使唤起来又有不少限制,很是麻烦,九灵宗早凭此物代替血魄宗成为魔宗第二大派了。

  七个幡灵出来之后,便一齐化虹冲至天中,将张衍团团包围,二话不说,便各自起了神通道术打来。

  以多敌一,他们根本不用在乎自身如何,只管放手攻敌。

  张衍目一闪,只是把乾坤叶放了出来,升起一道清光护住身躯,随后把清鸿剑一振,化作无数剑光往这些人斩去。

  与此同时,那些神通也是打落过来,有乾坤叶阻挡,尽管打得阵阵波荡,摇颤不已,但绝大部分手段都是被挡了下来,但有些手段竟能透过乾坤叶打落到他身上,虽威力已然被削减去了不少,也因他是力道五转才得以毫无损伤,寻常修士还真难从七八个同辈的围攻中活下命来,只这一轮攻势就可叫他们殒命了。

  那些幡灵也着实未想到他居然不去躲闪,反还与他们打起了对攻,这猝不及防之下,顿有四人被斩杀在了清鸿剑下,一个个爆散开来,天中只留下了一团团散乱精气。

  哪怕这些人身具洞天修为,但若无过人神通或是法宝护身,仅凭身躯也万难挡得杀伐剑器劈杀的。

  费悦把幡旗一晃,本想把这些破碎幡灵重新聚集而起,哪知这个时候,却见上方有一道灿灿清光飞出,看去似是一枚玉简,凭空一绕,就把所有散落精气俱是吞去,这便如流水断绝了源头一般,再也聚合不得。

  他不禁一怔,未想到张衍竟然有手段,不过这些幡灵本真印刻在幡旗之上,只要此幡不坏,用些法力,总能再唤了出来。

  张衍将天中围攻他的幡灵杀了数个后,又把余下之人远远逼退,因知道这些人杀之不尽,故也不再去多花心思,心下忖道:“差不多是时候了。”

  把手一抬,背后滚荡玄气之中顿有一道紫气冲去云天,霎时之间,天中雷光闪耀,轰轰作响。

  而下一瞬,整个界空之中都是紫电游窜,密布成了一张遮空大网,正是溟沧派神通“紫霄神雷网”!

  这紫霄神雷网只要一出来,便会不绝涌来,前赴后继,连绵不断,一次强过一次,最后万千雷势最后聚汇一处,再猛然迸发开来,其威几如天崩地裂。

  他早在接战之前,便令两具分身在旁积蓄法力,默运神通,方才一切作为,不过是为了牵制对手,不使得其逃去。

  这时神通已成,这方界域已被笼罩在内,所有人不得他允准,都是难以逃脱。

  而在此等威势之下,那幡灵任凭来得多少,只要没有法宝护持,在雷芒轰击之下,也是难以抵挡。

  费悦自也是知晓这门神通的,甚至也明白此法还能困人锁敌,但任何神通都有破法,觉着便是对方使了出来,靠着“化玉明空障”也能应付。。

  可片刻之后,他便不做如此想了。

  但见那雷霆击下,张衍配合杀伐剑器,顿将那几个幡灵一扫而空。随后那雷潮紫电轰然落下,震得气障摇颤不已,幡灵放出去一个就被震死一个,很快满目都是紫芒电光,除此之外,整个天地仿佛再无他物。

  管羽眼见气障渐渐受损,虽是后面有不断补足上来,但对面攻势实在太过迅猛,根本来不及填补空隙,这么下去,却有可能落败,转头看来,道:“掌门?”

  费悦沉声道:“莫慌,又不是山穷水尽了。”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转身对着万灵幡一拜,道:“恭请三代掌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