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一章 前剑一斩问胜机

第两百八十一章 前剑一斩问胜机

  戚宏禅待沟通得塔内那一股磅礴灵潮,大喝一声,将其牵动一转,只闻轰地一声大响,七百余尊法灵一同现身在外,同颂玄音,瑞气光流垂降而下,洗涤血气污秽,一时之间,那混淆天穹的血光竟有被逼退下去的趋势。

  方舜同这刻发动血瀑,本是想配合玉霄这里攻势,趁机扫灭几人,若是运气好,好可卷了几名玄门洞天进来,使这镇派法宝威能再增得几分。

  可他事先却未料到,平都教这法宝居然也有这般能耐。

  毕竟平都教在十大玄门之中排名靠后,这灵塔也只知是用来承载法灵的,却从未听得有什么斗战之能。

  便是后来听闻此派寻来塔珠,得以完全,也只是稍加注意,未曾真正放在心上。

  然此刻得见其威,却不得不收拾起轻视之心,加以慎重对待了。

  以他眼力,自也能看得出来,撇去灵塔本身不提,那些法灵才是关键。于是反手一托,不知多少血魄自血神瀑中冲出,血浪飞溅,呜呜呼啸,向着那些法灵扑去。

  戚宏禅见此,却是目现精芒,斗志昂扬,喝一声,道:“来得正好。”起手往前一压,半数法灵朝前迎上。

  片刻之后,场中法灵血魄纷纷撞在一处,因两边数目都是不少,争斗也激烈无比,天中不断有血气灵光炸爆。

  而那数百法灵之中,以那六座可以寄托洞天修士之身的灵尊最为强悍。横冲直闯,如入无人之境,随意一阵法力波荡,就可把血魄扫下成百上千。

  方舜同只是冷眼看看,并不再去干涉。

  血魄打灭之后,还可再行生出。只要血瀑不干,便不会真正消失,而其自身还有污秽之能,即便不将法灵击散,也可使其失了灵异。

  果然,只是一会儿,许多法灵在血气侵染在之下,躯体渐渐沉重,好似灌入铅汞一般。变得迟滞无比,一尊尊自半空中坠下,随即化光虹回得灵塔之内。

  那六座法灵这刻受此影响尚是不深,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么下去也很是不妙,迟早要步了前面那些法灵的后尘。

  此时此刻,戚宏禅却是异常沉得住气。这法灵纵被污秽,回得塔中转上一圈。炼去浊垢,依旧可出来斗战。他目的很是简单。不为击败此人,只要把血神瀑的侵袭挡在外间,无法威胁到己方一众人等,那便算功成。

  便是对面还有什么厉害杀招未动,他也不惧,藏相灵塔自把塔珠寻回后。手段也不仅仅止眼下这些。

  两人动手之时,孟真人与亢正真人都是旁观不动,此间情形,哪一方要是失得一位元胎修士,那可说是必遭败局。故他们都是暗运法力,要有意外,随时可上去援手。

  然而在这时,亢正真人又察觉到外间有一股气机骤然消失,也不知那是谁人,心下不禁有些急迫,眼见两人斗战已成僵局,便传音言道:“方道友,可能拿下此人否?”

  方舜同淡声回道:“方某确有手段未出,不过发动出来,却是会把贵派诸位道友也一并带入进去。”

  亢正真人稍作沉吟,道:“可有提防之法?”

  方舜同笑了一笑,他知亢正打得什么主意,既然这手段不分敌我,那么乍然放出,有防备得一方总好过无所防备的一方。

  他想了一想,传音道:“方某可化引神瀑之水,化血雨而降,以此消磨灵机,用时越长,则所发威能愈大。”

  亢正真人问道:“不知何法可做防备?”

  方舜同意味深长道:“此术可发不可收,只要舍得法宝,自能抵挡,道友若觉可以,方某这便可以施展。”

  亢正真人慎重考虑下来,不觉摇了摇头。

  虽他不吝付出些许代价追求胜果,但此法用出,并不能直接给溟沧派一方予以重创,纵然他们这里能早一步防备,用处也是不大。他怀疑方舜同还有保留,但想来不到真正关头,此人是不会吐露给他知晓的。

  既然如此,当下之计,看来唯有先甩开这二人了。

  他目光一顾,见众人见众人已是差不多要把气机调匀了,于是神色一肃,传音道:“诸位,不必去管这里之事,我等只需按定计行事便可。”

  孟真人这时也是感应得对面气机渐渐恢复,显然又要动手,而自己这边,多数人也已恢复过来。只是冉秀书因还未到得二重境之中,功行上差了一筹,此刻还未回得完满,勉强出手,想也比不得先前,本来己方就少得一人,若是因此之故,一击之下无法灭去一名对手,下来局面必是大为不利。

  他转念到此,决定打破此等局面,于是把身一晃,就有一道分身冲出。

  玉霄这边修士都是一惊,面对元胎修士分身,他们哪敢放其过来,而且双方本是气机纠缠相引,时刻提防,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反应,术法神通俱是往他这处打来。

  孟真人这分身只是一抖袖,星光烟气俱被一重重汹涌潮水挡住,到他面前时,至少已是弱去了大半,尽管有不少光华法宝还是落中其身,但却未能将他一击杀死。

  “北冥真水?”

  亢正真人一见,顿知不好,此刻溟沧派若是趁隙而攻,那必可杀死己方一二人,不得已之下,他也只得分出一具分身,主动冲上前去抵灾。

  实则他并不愿意此刻就遣了分身出来,这是存身保命的依仗,有多少分身,便等若多得多少性命。而且在关键时刻,还能设法扭转战局,用在这对耗之上,却是极不值得。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孟真人将众人攻势抵住,纵然只能挡得片刻,可他若不出动,那么自己这边势必会折损人手不说,连人心亦会动摇,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见亢正真人也是放出分身迎敌,溟沧派一方修士不待招呼,也同样是祭起法宝神通,对其击去。

  亢正这分身见一道迎面剑光杀来,只是起指一引,施了一个牵星术,立刻将之引偏了过去,再一甩袖,辉辉星光,眩眩银华,一并纵起,也是将袭来大半攻势当下,但余下少数,仍是打得他浑身虚荡,几欲破散。

  孟真人目光投去,瞧得自己那分身终究挡不住众人围攻,被打散了去,但亢正分身还在场中,其手段了得,哪怕看去将散未散,也不能置之不理,于是动念之间,背后玄水轰然一转,又是一具分身踏浪而来。

  玉霄一方众修士见他分身又出,顿时大感威胁,这刻哪怕气机未曾恢复完满,也不得不再次出手。

  亢正真人此刻被这众势裹挟,已是骑虎难下,也只能不断将分身遣了出来,催去阵前对拼。

  只是在连续五回下来,他这里却是难以为继了,

  盖因为此前斗战之中,他曾被少清派长老曹萧斩去了一具分身,这一缺漏,立刻导致第五具分身被轰散之后,一时再无分身在主动出来遮挡。

  溟沧派众真立刻发现这个破绽,无不是精神大振,不管是亢正真人不愿再遣分身出来还是出了什么变故,眼前分明就是一个机会。

  于是纷纷起得法力,神通道术,法宝杀剑齐齐杀来,这一回并未遭得任何阻挠,径直落在了玉霄一方阵中。

  此次遭袭之人乃是吴云壁,其人一声未吭,身躯就被绞散开来,爆散成漫天清气。

  此时另一边,方舜同虽与戚宏禅僵持,但也随时在留意战局,见孟真人在与亢正真人对耗之下,似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具分身,这等机会他是绝然不愿错过的,把身一抖,数具分身同时冲下,要想结果其人性命。

  戚宏禅一直在旁防备,看出他目的,冷喝道:“尊驾莫非当戚某不在否?”说话之间,他一晃肩,同样化出分身前去遮挡,

  方舜同玩味一笑,身躯忽然化作一道血光冲下,投入那血瀑之中,只闻轰然一声,就有血光迸起,如赤霞喷涌,赫然侵空万千里。

  他方才与亢正所言,虽也是实情,但真正手段实则未曾交代出来,这血神瀑乃是血魄宗祖师所炼,关键时刻,他可运转法诀,与之融化合一,短时间内一旦展开法相,却是根本不惧围攻,非但如此,他血魄分身可一气化出九具之多。

  之所以此前不用,那是因为此举也需付出不少代价,要是能杀得足数人回来,那么自身损折不多,但若吸摄不到多少灵机精气,最后亏欠却需由他自身来弥补不足,元气大伤只是小事,很可能还会因此丢了性命,不得不慎。

  而这时双方都是手段尽出,法力大耗,身疲力竭,孟真人更是被打去五具分身,不复先前之威,此刻出手,正是合适时机。

  戚宏禅看他突然有如此变化,哪怕不知其手段,也能猜出这对己方大是不利,他大喝一声,藏相灵塔之上,那塔珠一闪,照出一道光华,霎时横扫天地。

  众人眼前顿时一花,等再看时,发现只余那藏相灵塔还在原处,而无论是那血光还是戚宏禅,都已是消失不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