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五章 水月镜花收剑碑

第两百八十五章 水月镜花收剑碑

  然而接连遁行十数界空后,他却未曾撞得任何人,不过在途径一处山谷上,却是发现此处有元阳派修士留下的符信。

  他捉来一看,忖道;“此是恩师和傅真人留下的记号,只是留书之时,看去有些仓促,许是撞见了敌手,我当赶去施援,好在有此线索,却是容易寻得他们。”

  此信大约是半个时辰之前所留,查看过后,他顺手将之毁去。随后重又化聚一道,留在了原处。

  若有元阳修士路过此处,当不难见得,至于他派修士,便就难以察觉了。

  料理好后,他重又起身飞遁,大约有一刻,前方忽然有振翅之声,而后便见一道白影飞来,几乎在看到的一瞬间,其便已是到了极近之处。

  他身上两柄杀伐真器不待招呼,已是化光一冲,将他护住,对方受剑气所迫,也是一顿,未再过来。

  乔正道这时才看清,来者乃是一头白羽大雁雀,身长百丈,身尾后虹光流洒,认得这是南华派修士法相,但无法辨认出来人身份,他稽首道:“不知前面是南华派哪一位真人?”

  那白羽雁雀言道;“乔真人,贫道原翅翁,我身后有大敌追赶,不便在此多说,道友也快些离去为上,免得被其等盯上。”言罢之后,他把翅翼一振,匆匆飞遁而去。

  乔正道一凛,从原翅翁言语中能判断出来,在其后面追赶之人当不止一个。既然敌方情形不明,他也不会主动凑上前去,只是此刻退去,怕就再难找到傅、闻两位真人了。

  这稍一犹豫之间。远处灵光大开,有两驾银舟急骤飞来,上面站有一男一女两名修士。

  乔正道见得这两人,神色微紧,看那银舟遁速。自己绝难摆脱,于是索性站住不动,把两把杀剑放出,祭在身前,同时打个稽首,道:“秦真人,沈真人。”

  秦真人凤目横来,道:“元阳弟子?”

  她又看了那两柄杀伐剑器一眼,状似随意道:“沈师弟你先行一步,此人交给我料理便可。”

  沈柏霜没有任何迟疑。他一甩肩上鱼竿,已是捕捉到了原翅翁气机遁去方向,便一催身下银舟,化一道灼亮银虹飞去。

  乔正道稍稍放松了一些,若是二人联手,就是有两柄杀伐剑器在身,他也自觉没底。而眼下只需面对一人,纵然对方功行强于自己你,却也不是无有半点胜望。

  但他也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心下转念道:“这位秦真人乃是溟沧派上代掌门之女。与如今那位秦掌门又是平辈,其身上应当有不少厉害法宝,若让她放开手来,我定然不是她对手。唯有上前抢攻才有可能取胜,而我之机会,当只在前几番攻势中,若是不成,那就只好设法遁走了。”

  他飞快把自己手中所有能用的筹码盘算了一遍,定下了一个对策。

  此刻沈柏霜已是远远离去。而秦玉似也不屑于对后辈先出手,站在舟上未动,他也不客气,沉喝一声,把双剑祭起,一前一后就往那银舟斩去。

  秦玉眸光一转,翻腕拿诀,横在心口,顿有一对玉环飞出,两环之中系一根红绸,下坠赤穗,看去似是一对。

  两把杀伐剑器皆感得此环大不简单,倏化流光,想要绕了过去,然而那双环嗡得一声,竟是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是一环一个,把两把柄杀剑俱是扣住了。

  乔正道一惊,他也是果决,知晓自己还未能将这两把剑器炼化,既然对方将之锁住,那也未必能助其结脱,故不去施法相召,反而放出一只剑盘,顶上有一道璀璨金芒倏回转,再一个腾掠,就化作千百剑光杀下。

  秦玉伸出纤指来,轻描淡写一点,前方顿有一面水璧浮出,内中似是倒映莲花水月,所有剑光落入其中,都是消失一齐不见。

  乔正道见此,更是忌惮,不过他动作却是不停,又使了一个元阳神通“万生剑炉”,方才剑光射过所在,竟又有剑气凭空生出,锋芒内指,从各个方向杀来,自外看来,秦玉身外似是多了一层交织严密的剑网。

  这门神通还要有一道剑气未曾除尽,就会借气化显,不过只要能抵御住,百息之内自会化去,此术不重杀伤,而是用来牵制,好方便修士施展诸如命杀剑之类的神通。

  乔正道自问此刻还不到拼命之时,还无需放出这近乎同归于尽的手段,只把法诀一拿,背后有一座大碑飞出,他先前所为,就是为祭出界岳剑碑,早前那块早已破碎,此一块是他成就洞天之后重又炼造的。

  此碑发动迅快无比,只一出来,就把秦玉与他都罩了进去。

  到了这里间,他身上法力顿长三成有余,于是心意一动,一道犀利剑芒就是双目之中射出。

  此为元阳神通“藏目真剑”,目之所至,必能斩中,与敌手距离越近,威力也就越大。

  然而秦玉被此剑射中后,身形却如琉璃一般破碎,最后只有一团气机留下,

  乔正道神色一变,哪还看不出来,这被剑碑摄入进来的不过是一个虚影,界岳剑碑摄人向来无有不中,从未有过失手,今次失机,顿令他措手不及。

  此刻外间,秦玉正在一面水镜之上,手中有一朵莲花旋转,她凤目之中有一丝冷嘲,手腕一动,把那莲花往前轻轻一送,任由其将那界岳剑碑照住,朵朵花瓣合拢起来,再捏一个法诀,下方凭空浮出一面水镜,那花苞缓缓沉下,只一会儿,便没入其中不见。

  此刻另一处,张衍寻着那气机飞遁未久,就已是找准了所在,起步一踏,便闯入了一片界空之中。

  他往四下一扫,却发现这里周围空空荡荡,并无任何人踪。古怪的是,那些气机却仍是在此徘徊,并未消去。

  在他查辨之下,却是找得数座十丈高下的石人,这些石人模样和人差之不远,除了头颅之上并无五官,躯干四肢却是一应俱全,其面上有七个指头大小的孔窍,那气机正是自此处散发出来的。

  仔细看有几眼之后,他思忖道:“这莫非是‘印人石’么?也亏得他们能寻到此物。”

  此石九洲之上本是无有,是自天外坠来,也算得上是稀少。说来并无什么太大用处,只是若按人身穴道方位点开气窍,短时内会不断吞吸灵机,不知底细之人看来,便恰如一个玄空冥洞。

  要是修士把自己气机渡入其中,外人在远处感应,那是分辨不出真假的。

  想来魔宗之人就是利用此物设法瞒过他耳目,令他以为此处乃是其等汇聚之地。

  他心下不禁思忖起来。对方花费心思做出了如此布置,当不会只为了引自己到此,应是另有图谋。

  若说是把为他引开,好往孟真人所在那处界空增援,却又不像。感应之中,并无任何一人去往那处。

  至于此辈会否有那等瞒天过海的本事,那更无可能,要是真能做到,那直接过去便可,也不必来花费心思来绕过他这一关了。

  既非是上述缘由,那此辈如此做,很可能是为了争取时间,好做什么布置。

  正待再做感应,找出这些人正确所在时,却闻耳畔响起一声剑鸣,目光扫去,就见一道灰白烟气从莫名之处穿了出来,朝他所在之地杀了过来!

  同一时刻,练仪同正在四处埋布阵旗阵盘,这时他心中一动,仰头看却,见天中灵光一开,却有四名道人赶至,分别是冥泉宗修士鲜于越、公良楚,浑成教修士桓庸,以及九灵宗修士陆辨。

  练仪同面色稍松,等四人过来,与其见礼后,就问道:“只四位来此么?”

  他以为此次伏击张衍,非同小可,当是人手越多越好。

  鲜于越沉声言道:“我门中于真人已亡,夏侯真人正与婴春秋斗法,无法脱身。”

  练仪同又问道:“宇文真人、李真人怎不见来?”

  公良楚道:“似皆是被溟沧派修士拖住了。”

  练仪同皱眉言道:“薛掌门未曾用虚象缠住此些人么?”

  鲜于越摇头道:“薛掌门正与还真观两名修士对阵,便是他已然炼就元胎,恐怕无法抽手出来。”

  薛定缘六大魔宗中三位炼就元胎的修士之一,其是在魔劫之中,借了兴盛浊气才得以成就。

  但若是别的修士还好对付,可还真观精擅降魔之法,处处克制灵门手段,令他也是束手束脚,无法揽顾全局。

  练仪同沉声道:“原是这般,这也怪不得薛掌门了。如此看来,稍候与张衍一战,当就只我六人了。”

  公良楚这时笑一声,道:“实则如此也好,这些同道俱被缠住,这也即是说无人会来相扰,合我六人之力,两件镇派之宝,莫非还杀不得此人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