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八章 一力可伏魔 百命亦枉然

第两百八十八章 一力可伏魔 百命亦枉然

  张衍也同样未能感得那钉过来,不过他既然敢将乾坤叶撤去,那便已是做好了完全防备。

  此时他忽觉身躯一震,似是什么物事把自己定在了原处,而且这一刻,不仅身上法力灵机无法转动,连分身也是一样无法动弹。

  同一时刻,顶上阴风涌来,似要罩下,虽见不得是何物过来,但却可看出这是对方精心布置,再加前面那剑鸣示警,他顿知绝不可令其落中。

  眼见那物即将下来,他只稍稍仰首,吹出了一口清气,轰然一声,劲气震动虚空,埋骨伞被那气机一冲,却是凭空顿了一顿,就有向上卷扬之势。

  练仪同吃惊道:“这如何可能?”

  要知这埋骨伞乃是一件真宝,其中可是蕴含有他自身法力的,哪里是简简单单一口清气能撞开的。

  公良楚笑了一笑,看了邱方瑞一眼,道:“看这情形,想是这张衍已能察觉我攻势从何处到来,练掌门这宝物首重隐蔽,若被提先发现,那便无甚威能可言了,就算此人不用此法,想来也有他法可破,实非练掌门之过啊。”

  邱方瑞面色有些不好看,显然是说他这处出了问题,未能把所有气机都是遮住。

  鲜于越沉声言道:“不必多言了,还是想想怎么除掉这人为上,既然此次不成,那再次来过就是。有浑地白阴石助我掩藏身形,此人无论怎样了得,也不会是我等对手。”

  众人都是点头,不管如何,他们有百命图和白阴石在,就不用忌讳犯错,也不必怕出了什么漏子,因为张衍拿他们毫无办法,一次不成。就再来一次,相反张衍那边,只要出得一次差错,那就是身死落败的下场。

  那立形钉效用也不过一瞬,张衍从中摆脱出来后,先令化相分身将那埋骨伞逐开,随后于心中一声唤,但闻仙乐声起,眉心之中有一道灿光射出。

  只一出来,却是盘空一转。就直直对着距离最近一人而去,恍似那白阴石气机遮掩对此物没有半分作用。

  张衍见此,不觉一眯眼。果然如他先前所料,在这魔简看来,所有魔宗中人,都是其猎物,便是他没有将对手打杀,尚还无法汲取精气,却也并不妨碍其主动寻觅到那气机所在。

  他目光跟随过去,就见在那灿光照耀之下。远处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这一发现对手所在,他目光一闪,便就立刻动了,把袖一挥,不但将两柄杀伐剑器杀出,“小五行诛魔神雷”与“清玄凌空雷震”也一同迸发出去。

  因他已是存了快速结果此人的心思,这两门神通在他浩**力推动之下,动发之猛烈。几如天崩地裂,再兼此刻那紫霄在在外,此处界空,几乎化作了一片雷海。

  此时被瞄上之人乃是陆辨,他万万没想到张衍竟能找到自己。惊怖之余,赶忙全力祭动神通。护住身躯。但毕竟是慢了一步,凌空雷震已是先一步在身旁炸开,顿时震得他浑身灵机动荡不已,险些要落下云头。

  小五行诛魔神雷此时正好冲至,这一回,却是完完全全轰击在了他的身上,因无有任何守御法宝,不但护身神通被雷芒破去,法体也是被打得虚虚不定,恍如风中残烛。

  张衍这时又祭动两剑杀到,这轮攻势可谓接踵而来,根本不给对方以任何喘息余地。

  可就在这时,他身外也是爆散出了点点波光,这却是另几人看他一心对付陆道人,故是抽空暗袭,只是对于其余几人攻势,张衍却是理也不理,起剑芒一冲,已是将陆道人斩成数十段,此人顿时爆散为一团浊气。

  魔简上去一转,就将不少浊气吸入进来,然而那余下气机却是忽然化作无数枯骨,哗啦啦散落下来。

  张衍看到这一幕,不禁一挑眉,此人明明被剑器斩杀,可他分明感觉到,那一缕气机未绝,似是并未真正死去。

  不过眼下无暇深究,他心意一转,魔简在驱使之下,发出一声清鸣,又往另一处飞去。

  这一次它所找上之人,却是桓真人,此人见到陆真人下场,尽管明知道有百命图在,稍候还可化聚出来,可仍是免不了生出惧意,总算浑成教修士遁法皆是不差,立刻祭起遁法,身化一缕灰白气烟,就要遁去他处。

  张衍目中冷芒一现,起手一指,当即自天引来上千道紫霄神雷,一声大响,顿时将其轰得粉碎。

  方才只是不知对手方位,故才把战局拖延至而今,可一旦有法将之找了出来,就算不在这紫霄神雷网笼罩之下,杀这班还未炼就元胎之辈,对他而言并不需要花费多少手脚。

  余下四人顿觉不好,张衍居然能找到他们所在,那岂不是说他们最大优势都失去了?

  鲜于越见他片刻间,连斩二人,眼瞳骤缩,他尚算冷静,大声道:情势不对,诸位,万万不存有退避之心,那只会被其一个个杀死,有骸阴宗镇派法宝在,我等不外与他搏命,却不信他一人能拼得过我等。”

  他说完之后,一抖身躯,化出万数魔头,同时把身一晃,已是隐遁入内,叫人窥不得真假。不过他知在这落雷之下,无论怎么隐藏都是无用,如此作为,也不过是以身引雷,好为身后三人创造与敌偕亡的机会。

  然而那魔简发出嗡得一声清鸣,却是化作一缕灿光,直奔那真身所在,至于那万千魔头,却是理也不理。

  张衍目光一撇,见在那灿光照耀之下,除那一道飞来身影之外,还有许多模模糊糊,形似魔头之物,立时辨出,此番来人当是冥泉宗修士。

  这等时候,他通过辨机石又模模糊糊察觉到,外间有三股气机徘徊不定,其势看去无奇,但内中隐隐有一股汹涌暗流,似随时可卷起滔天波浪。

  他斗战经验何等丰富,只稍稍一转念,便已察知这几人用意,不过他并未刻意改换手段,仍是一指点出,引动雷芒劈下。

  鲜于越自问在这万千轰雷之下,自问没有任何侥幸可言,故是放弃了抵抗,整个人顿时淹没在无边雷潮之中。

  至于那万数魔头,其主一亡,顿时变得无比散乱,才方过来,就被一道滔天大浪卷去,半头也为剩下。

  邱方瑞等三人此刻窥到机会,猛然将全身法力催放了出来,就要想不惜一切代价,施展出足可与人玉石俱焚的神通。

  然而就在这时,先是一道灿光面前划过,将三人身影逐一寻出,随后就见一只大手自下方云雾之中探了出来,以开天裂地之势朝他们拍了过来……

  此手非神通所化,更非法力凝聚,而是真真正正的一只大手!

  与此手相比,三人当真如渺小蚊蝇一般,除非此刻将法相放出,方可与之匹敌,只是还未等他们有所动作,那大手已是正正轰在了他们身上。

  轰!

  只是一声爆响,三人顿被崩散为漫空浊气。

  九摄伏魔简一声欢鸣,已是冲上前去大肆吞吸。

  只是如方才那陆道人一般,只是吞到一般,就有无数破碎骨骸洒落下来,这几人气机也是似断未断,似未尽绝。

  张衍冷哂一声,如果一二人也还罢了,个个都是如此,分明里面另有机巧,许是什么替死还身之法,不过那吸摄入简中的浊气却是真实无虚的,就算这些人当真未死,敢再出现在他面前,也不过再杀一次罢了。

  心下一转力道法诀,把身一拔,不断上长,直至长到了千余丈之高方才停下。

  此刻他立在那里,如巍巍山岳,只要修士不曾放出法相来,就无法与他此时身躯对抗。

  等了不过十来个呼吸,陆道人第一个被百命图送了出来,现下他已是法力尽复,正要抖擞精神,振作上前,但见眼前亮光一闪,还未反应过来,又复一片混沌。

  张衍把手收了回来,神情之中一片淡然。

  下来不论哪里有人出来,只要伏魔简指出方向,就是伸出手去,或是一掌拍死,或是一把捏死。

  六人一身本事,就算双方实力相差巨大,也不至如此不堪,可眼下根本不等他们用了出来,就被杀了回去。

  其中五人经历三次败亡之后,已是被他彻底杀死,唯有骸阴宗掌门练仪同,一连被他杀了十次,却仍是不断还生出来。

  不过练仪同却知自己必死无疑,灵机不可能凭空得来,百命图号称百命,但其上所藏精气灵机也有用尽一日,以他估算,自己能替死十数次便已是极限,可他便是知道,也无力挣脱,甚至连逃走也不能,只能眼睁睁等死。

  张衍在杀死此人第十五次后,只觉这处界空一震,似是什么碎裂开来一般,他微微一顿,抬眼看去,不知何时,那顶上白雾迷障已是散开了。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