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二章 搅动四海水 倾翻九岳洲

第两百九十二章 搅动四海水 倾翻九岳洲

  那大手之中蕴有气、力两道神通,此刻在张衍全力发动之下,一路之上,周遭虚空纷纷震塌,那“千重万山”之术立时承受不住,被生生破去。↖↖,

  如此一来,其下落之势,却比原先还要快上一线。

  两名功行相近的修士斗法,任何一点细微变化都可能决定胜负,称得上是间不容发,若无独特神通手段,一招失差,那便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方舜同眼下就遇到了这等情形,这突然而至的变化却与他判断产生了偏差,而因此造成结果,很可能就是他还未破去张衍那显阳灵身,自己便先一步被那大手打中。

  不过以他功行,此刻撤了回来也是不难,但这念头一起,就被掐灭了下去。

  此刻放弃,不但好不容易寻到的机会会失去,接下来必会陷入极大的被动之中。

  不单单如此,这也代表在前面那一番反制与算定的较量中,他是彻底输给了张衍。

  这叫他如何能够容忍,身为一派掌门,他也是极其在乎颜面的,

  自然,要是真正到了生死关头,他也不会硬撑到底,只眼下有九具分身替死,却也不必畏惧。

  是故他冷哼一声,依旧按着此前路数,运转神通,命所有分身齐向着目标杀去。

  张衍那一掌扫清路上屏障,再无任何阻碍,以万山压顶之势下落而来,就在即将打中方舜同的那一刹那,却是猛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无伦的牵扯之力!

  这一刻,所有观战之人,包括孟真人、亢正真人两位元胎修士,都觉那大手之上有一股莫名大力,要把他们拽了过去。

  所有人连忙稳住拿捏法诀,稳住身形,但场中除了两位元胎修士以及牧守山之外,其余诸人都是微微晃动了一下。

  众人都是心中凛然,连他们都是如此,更何况那近处之人。

  方舜同此刻却是霍然变色。他本以为自己可以承受这一掌,但此刻才法发现,那大手之中竟然有一股强横吸力,就似要把他吞吸绞碎了去。

  一旦是被此掌拖住,那别说九具分身,哪怕再多上数具,也一样挺受不住,他反应也快,立刻放弃一切。掐诀作法,就想要遁入洞天之中。

  换了他人,或许要运功半晌,可他法力精深,又破开七重境关,动念之间,就可把自己送了进去。

  可就在他身躯之外迸现雷光,整个人变得若隐若现时候。却是神情再度一变,立刻停了下来。目中一片凝重,忖道:“周遭虚空塌裂碎乱,若我继续施为下去,非但回不得洞天,很可能还会被迫入虚界之中。”

  值此生死关头,他急速盘算起来。此刻情势大变,就算除了张衍那具分身,也威胁不到其真正性命,反而他却可能丧生,是以这番打算只能放弃。眼下所要做得。是设法脱身,但对方蓄势已足,最合适逃遁的机会已然失去,如今这一点怕也难以做到了。

  他神情一冷,忖道:“未想到我会被逼到这般地步,看来只有动用那法门了。”

  他有一门禁法,可将法体主动祭給血神瀑,神魂便可投入其中,与之融化合一。在法体灵机耗尽之前,只要不是飞升真人,可以说无人是他对手。

  虽如此做他自己也是必死无疑,但在法体灵机完全耗尽之前,至少可拖得此间大半人物一起陪葬。

  有了这番决断之后,他当即拿动法诀,然而方才转运起法力,却不防备有数缕漂游在身侧的血丝忽然贴了过来,往窍穴之中一钻,他顿觉身躯一僵,竟然一时无法动弹。

  只这一个耽搁,那黑压压的大手已是于此时按了上来,正正落中他身!

  整个界空先是静了下来,稍过片刻之后,就有一声震天惊地的声响传出。

  方舜同身躯消失同时,不但那天中九具分身一同崩散,连那血神瀑被打得粉碎,但因那无边吸扯之力仍存,是故只环绕在大手四周,没有半滴漏洒出来,唯有两道暗赤刀芒自那指缝之中钻出,冲天而起,霎时飞去不见。

  半晌之后,那隆隆回响之声方才收去,而本来方舜同所在之处,已是空无一物,唯存浊气残云,其人气机已是彻底断绝,再也感应不到半分。

  所有看到这一幕之人,心中都是震撼不已。

  堂堂血魄宗掌门,元胎修士,有九具分身替死之人,居然被一掌打死。

  张衍双袖负后,静静站在半空中。

  方才最后关头,他猜测对手应当还有厉害手段,可既然已是走到这一步,又哪里会让其轻易得逞。

  早在发动的前一刻,他就将周崇举所赠“如意应灵丹”掷了半数下去。此物应灵而变,应时而动,故一至血瀑近前,立时变化血丝,并在关键时刻钻入其法体之中,将灵机稍作扰乱,虽只是极其短小的一瞬,也无任何杀伤之能,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以足够致命。

  随一声仙乐响动,那九摄伏魔简已是化清光一道,下去肆意吞吸那散在天地之中的浊气灵机,不过因其清气盈盈,卖相颇佳,看到之人,也只以为此物在涤荡污秽,并未思及其他。

  亢正真人脸色异常难看,方舜同一亡,张衍与孟至德两人合力,足可把他与这里所有人杀死,此战已是败了。

  虽他仍是不甘心,意图做最后一搏,但此刻却是不敢再留了,传音众人道:“退!”

  说完之后,他袍袖一卷,第一个化光遁走。

  玉霄派一方之人本已是惶惶不安,听得他命,也是一个个纵身遁逃。

  只是此刻,溟沧派阵中有两道剑光一闪,骤然飞去,却是将周奉恭、谭定先二人截了下来。

  两人大惊,知道留了下来便是身死,但在杀伐剑器劈斩之下,想要抽身,又哪有这么容易。

  孟至德并未去追亢正等人,而是把注意力投在了这两人身上,在他唤令之下,溟沧派一行众人又一次合力施法,只是一个呼吸间,便见道道光华耀空而至,落将下来,只是一击,便将周奉恭法体轰散,神魂打灭。

  就在这个时候,谭定仙喝呀一声,居然破开剑光,往外撞去。

  原来他早知道只是一味逃窜难以脱身,反还会使得溟沧派先来攻击自己,故而明明有法宝,却忍着未曾动用,等到众人集力攻袭周奉恭时方才发动。

  他飞遁法宝也是不弱,几乎是瞬息间就到了界空边缘,就在他以为逃出升天之时,一股强横灵机自天压下,身躯不由得一顿,骇然,“五行遁法?”

  只这片刻,后面一道剑光又是追来,当头斩落,他迫于无奈,只得把守御法宝祭出抵挡,但也应此,却又被阻拦下来,失了逃生机会。

  此人身为补天阁掌门,身上法宝着实不少,足足在众人围攻之下坚持了数个呼吸,最后才带着一缕茫然之色,淹没在了接连爆散的光华之中。

  了结这二人后,正待众人想去追击玉霄一方逃散之人时,孟真人出声道:“诸位真人,不必追了,此刻上去,其必定情急拼命,还有不多时,那四海之水便要落下,到时除去此辈,也不是难事。”

  众人听了,顿觉有理,方才一场鏖战,他们耗费法力也是不小,便是追去,也发挥不了多少战力,于是停下身形,各自吞服丹药。调息理气。

  张衍此刻也有无追击心思,方舜同本身精气灵机极是充盛不说,那九具分身也是不弱,再加上他身上诸物和魔简之中原先所藏精气,所需精气差不多已是凑足了,下来便需觅一处安稳地界,设法踏入六转境中。

  于是与孟真人打一声招呼,便纵空飞去。

  与此同时,齐云天站在一驾飞车之中,目光紧紧盯在前面一道遁逃黄烟之上。

  他此刻所追赶之人乃是冥泉宗长老李洞霖,方才此人与三具虚象一同到来,试图围攻于他,后来不敌逃遁。

  只是此人那黄泉遁法已是修倒了极为精深的地步,隐隐比飞剑还快上一线,便他身下这卷浪飞车也追赶不上,只能吊在后面。

  就在双方距离越来越远时,他忽有所感,猛一抬头,目光炯炯,道:“来了!”

  等有片刻,天顶之上就传来隆隆之声,越来越近,到了最后,轰然一响,仿佛界破天裂,便有无尽水流倾天而下!

  他见得此景,目中光芒大盛,口中吟声道:“搅动四海水,倾翻九岳洲!”把身一纵,同时展开法相,轰隆一声,整个人顿时融入了滔滔大水之中。

  同一时刻,九洲之上,凡是修行水法之人,都是一个个纵空而起,化入那磅礴水潮中。

  随这四海之水落下,顿将所有碎乱界空都是铺满,只是这些水流并未到了地陆之上,而是至悬空百丈之处,便就不动。

  此是为避免江洋之水与魔穴相连,以免被其直接动用手段污秽,

  而溟沧派这一方人中,那些非是修行水法之人,俱都是自袖囊中拿出了一张符箓,拿动法诀,引其上身。

  此一番施术下来,便不再受得水势半分影响,于是一个个奋起精神,循着气机指引,再度向对手杀去!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