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五章 嘘呵天地气 一力定乾坤

第两百九十五章 嘘呵天地气 一力定乾坤

  readx();  众人鏖战之时,张衍正行渡于无边水流之中。

  此刻举世之地,皆被汪洋湖海所包围,无有法符或是并非修习水功之人,无论是施法还是斗战,都是大受影响,不过他有五行遁法在身,便不用符箓,遁行之间也无半分滞碍。

  这时他目光一扫,微微有一讶,“嗯,这处所在……”

  这一处地界,也不知是昔日哪个修士洞府,应是本是藏在深海之中,不过在断空凿界之术下显现了出来,而其此刻,竟还有些许禁制存在,居然还未曾被周宇同天之术破去。

  再仔细一看,不觉点头,“原来如此。”

  说穿了也无甚稀奇,洞府门前摆有一枚世间难觅的阵石,天生纹理与禁阵相合,只需少许灵机,便可成阵,玄术虽能坏得阵气,但是此石却不在其中。

  不过也仅此而已,这么一小块阵石,只有拳头大小,别说洞天修士,就是元婴修士也可轻松破开。

  他心念一转,觉得此处是一个合适的闭关所在。

  稍作推演,立时是算出了入阵之法,淡笑一下,便从容踏步,不过一息之间,就穿门而过。

  到了洞府之中,运功于目,扫去一眼,立刻把此处看了个通透。

  这里分为五座大殿,当中一处宽广无比,而其余四座稍小一些,按四方之位排布。

  正殿之中堆满了灵砂,大半已是灰白无光,仅少数还散发出微弱灵机,供应禁石所需。

  若无人干扰,外面阵禁不定还能再维系数千载,只是眼下有大水环裹,至多几日就会散去。

  这里还有不少玉简图册,因禁制分隔之故,保存得尚算完好,可以想见。里面还有不少功诀密册。

  不过他并无任何兴趣,身为溟沧派渡真殿主,所有通向飞升密册功法他都一清二楚,自无需再去看别家传承。

  眼下首要之事。是先设法入得力道六转境中。

  他行步到了殿中,将魔藏抛了出来,而后身躯一晃,已是落入其中。

  一入此间,他顿感与过往来时有些许不同。似是因心中有一股强烈攀升之意,冥冥中与此物有了呼应。

  他一转念,失笑一下,似是自己习得这门功法后,倒是少有在魔藏之中修行的,

  此处魔藏不但传法之地,更是可做修炼之人托庇之所在,但若是任意妄为,终也免不了身死魂消的下场,所幸他心性坚定。从未不曾失陷其中。

  他坐定下来,并不急于汲取精气,而是理清思路。

  一直以来,他自身主修乃是气道,力道只是当作护身保命的手段,气主内,是为根本,力存外,是为手段。

  不过两者界限并非那么分明,本是相辅相成。好若那君臣主仆。

  先前他有所顾虑的是,身躯之内还存有一丝魔性,本以为是影响心性之物,不过这么长时间揣摩观察下来。他对此认识更深,已是能约略察觉到此物真正作用,或许与原先设想有些许出入。

  也正是因此,他才敢放心冲上这第六重关门。

  心下一唤,伏魔简已是到了手中。

  那简身之上似是罩了一层仙灵之气,放出道道流光溢彩。异常夺目,气机也纯正无比,只外表上看,怎么也是仙家异宝,此刻其应是感受到他心意,不停颤动,欢欣异常。

  简中精气已是足够,原先准备投入其中的妖蝗躯壳倒可以留着不动了,未来或许还有他用。

  他稍稍吸了一口气,目中一片肃穆,意念一起,魔简嗡的一声,化光飞起,往他眉心之中一藏,片刻之后,便有源源不绝的精气灌入进来。

  正如修道人修炼需灵机宝材,对此门力道功法来说,那些专炼阴浊功法的修士便是突破晋升的外药。

  随那浩荡精气在身躯之内奔涌,他微微生出一些饱胀之感,不过并未前去干涉,只管守定心神,把意念存在魔简之中,无需特意运转功法,在魔简牵引之下,灵机自然而然就开始了转动。

  过去许久之后,当魔简之中最后一缕精气俱是落入他身时,轰隆一声,整个身躯化散开来,化为无数微尘,飘扬在空,而魔简则是立在中处,一阵阵波光向外散播

  肉身虽是散开,但他气道法体好端端坐在原处,目中光芒幽深,正冷静无比看看这一切。

  他能感觉到,此刻那每一粒细小无比的尘埃之中,似都在进行着一场天翻地覆般的变化,一股磅礴力量正在其中酝酿勃发。

  同一时刻,整个个魔藏也是颤动起来,一种无法言喻莫名之物正跨空而来,与他肉身相融合。至于那些前面吸摄而来的精气,却似并没有被他直接收纳,而只是作为饵药,将那些物事牵引过来。

  这也解决了他心中一个存驻已久的疑问,力道到了六转境中,与那气道跨入凡蜕境中一般,乃是本质上的蜕变,单靠这些许精气,应还无法做到这一点。

  约莫过去小半个时辰,那些莫名之物再也感觉不到分毫,也是在这等时候,轰然一声,无数肉眼难见的尘埃汇聚过来,却是又一次将身躯重聚出来。

  而那魔简,则是化为一缕紫痕贴在他眉心之处,微微一闪,又淡化下去,若不细观,几是难以察觉。

  “虚空落神精,化气散微,功成六转境,百劫不磨身,嘘呵天地气,一力定乾坤。”

  他目光之中两道浩渺幽光一闪,缓缓站了起来,向外走去,每一步都是轰隆一声大响,似能撼动天地,但十来步后,那声息却是收定了。

  自从此方天地开辟以来,除龙君,妖蝗等少数几名天妖,还无一个能修到此等境中,且他还是第一个以人身炼至力道六转的修士。

  几乎是他走出魔藏的一瞬间,一股令世间万物为之惊悸无的气息,于瞬息之间横扫九洲,震荡天地,便连维系碎乱界空的玄术也在颤动摇晃,似随时可能崩塌。

  在他眼中,整个九洲在他眼中再无半分隐秘存在,好似轻轻一晃,就能够撞破此一方世界,去到彼端。

  他考虑了一下,目中精芒一闪,道:“那便先去那处吧。”一个跨步,便于原地消失不见。

  亢正真人自摩赤玉崖之上下来后,暗思道:“按照上人计议,那术虽可随时发动那术,但越晚动作把握越大,现下我所需做得,便是拖延时间。”

  他感应了一下诸处斗法之地,却是发现,玉霄及麾下友盟,如今都是呈现出溃败局限。便是剩下不少魔宗修士,也是躲藏在四周不敢动弹,不觉摇头,道:“有玄术在头,又能躲到何处去。”

  实则那些修士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们有自知之明,此刻局面大坏,与其暴露在外遭人围剿,那还不如先保全自身性命,只要能存活下去,那么终归生机未绝,一线希望犹存,总比那立刻便死来得好。

  “不过也如此也正合我意,只要此些人未曾死绝,对面便不算全胜。”

  就在此时,他忽然一股疲乏之力涌了上来,本是清晰无比的感应也是一阵模糊,心下不禁一沉,知是与孟至德斗法之后,本元精气亏耗严重,又不曾停下休歇,故呈现出不支之感。

  沉吟一下,他盘膝坐下,吞服了几枚还补丹药,不过他身负谕命,也不敢耽搁太久,稍作调息之后,只恢复得些许元气,就又站起了起来。

  再起意一观,顿时找寻到得两道熟悉气机,但局面同样糟糕。

  周如英、吴云青二人本是奉他之命往周雍处施援,可是路上却被两道气机截住,虽一时尚在纠缠,难分胜负,可随着溟沧派解脱出来的人手越来越多,两人若长久停滞一处,那必遭受围攻。

  他考虑片刻,决定先去把两人救出,若有机会,再往援周雍那处。

  两袖一振,腾起遁光,往那一处地界赶去。

  但只行走半刻,前方忽有一道清清剑光落下,拦在当头,自里变化出一名四旬上下的年长道人,对他打个稽首,言道:“周道友,你我二人虽相识已久,但从未有过交手,今日终可一论胜负。”

  “婴春秋?”

  亢正真人一惊,不过随即又镇定下来。

  他能察觉到,对方真身法体距此尚远,面前之人,不过是一道剑气显化。

  他并无战心,此刻他分身皆坏,想要凝练出来,至少也需十天半月,而看婴春秋模样,还是神完气足,看来在与夏侯唯斗战之中并未受得多少损伤。

  于是把功法一运,遁速再增,化星光一道,自此界空之中破了出去。

  婴春秋并不追赶,目送他离去。

  亢正真人方至下一处界空,才一抬头,一道剑光一闪,婴春秋身影又是显现出来,负手立在半空,沉声言道:“亢正道友,我剑气早已遍布乱空周界,无论你到得何处,我都能寻得你,避而不战,不过拖延一时罢了。”

  亢正真人哼了一声,一弹指,一点星光照去,将那剑光遮蔽。随后心下寻思:“此人想要追上我,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但是少了元胎修士牵制,界中所有情形当都是落入此人眼中,我需得尽快了,不然一个人也救不出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