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章 元气一渡凶妖复

第三百章 元气一渡凶妖复

  这一剑斩劈下来,那团玉崖灵光顿被撕开一个狭长裂隙,两界灵机本是内外相隔,这里一破,立致两相交汇,天地一时风云变色,悬空汪洋怒潮翻卷。

  那少年道人本在里间合炼天地,察觉崖表竟被突破,也是令他大为动容。

  万余载前,曜汉真人亲执此崖,护住四洲四海,便崩天裂地之威,亦不能动得分毫,而今居然被人一剑斩开,纵然只是一线缝隙,可也足以证明,此宝并非无法可破。

  他神情肃然,此刻若让秦墨白等人突入进来,那在数名同辈围攻之下,那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抵挡不住的。于是霍然起身,起手一抹,浑身法力奔涌而出,化作璀璨星光,几乎在那剑光擦过的瞬间,那缝隙便就开始弥合,其恢复之速,快得匪夷所思。

  只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冥泉突兀至极的浮现在了玉崖之内,

  冥泉宗这九幽冥河,可虚空挪跃,只需两界沟通,气机相连,此水便能凭空送入进去,要是给梁循义足够时间,甚至把整条冥河搬入进来也非难事。

  此水一沾玉崖之内灵机,好如墨团入水,立刻在里污秽蔓延,还隐隐有尖利啸叫之音传出。

  少年道人也是神情陡变,他知晓这冥水的厉害之处的,其根本炼化不得,且一沾染灵机,便会不断扩展,化清灵为秽浊,若是放任不管,那么用不多时,整个玉崖都会为其所污,变作那魔头寄居之所。

  当下顾不得其他,全神祭动法力。设法将之驱逐出去。只是如此一来,那裂口收拢之势也是缓了一缓。

  此刻外间,张衍身在高空,始终留神下方动静。

  早在岳轩霄运剑之时。他便已然做好了准备,此刻一见时机出现,一催身下玄武,就往那处落去。

  他现在力道六转修为,一举一动之都是蕴藏有莫大威能。根本遮掩不住行藏,飞遁之时,自有汹涌灵机跟来。

  少年道人察觉这等异状,知晓必是溟沧一方有人试图闯入进来,不待来人接近,他便打出一道星光,不求伤敌,只求稍稍迟滞,只要拖过片刻,就能阻敌于外。

  张衍根本不去闪躲。喝了一声,生生以肉身撞碎星光,轰隆一声,已是闯入玉崖之内。

  少年道人此时已将那一缕冥水驱虎出去,并顺势把缝隙合闭,做完此事后,他抬头看去,入目所见,首先是一头身形庞大无比的玄武神兽,而一名玄袍罩身的年轻道人正负手在其背之上。他眼眸一凝,道:“张衍?”

  张衍打个稽首,言道:“周崖主,今我到此。一为完此杀劫,二为周师了断因果。”

  少年道人点了点头,坦言直承道:“当年崇举之事,确是得我授意,他身为周氏族人,居然有心兴复师徒传承。族门岂能容他,不过你为师复仇,自也是无可厚非,至于去往他界一事……”

  他摇了摇头,道:“秦掌门魄力胆气皆有,但天外格局,却未必有我九洲这般安稳。”

  张衍不为所动,慨然言道:“我知周崖主所言何意,九洲之外,未必乐土,但问道求真,本就是迎难而上,不畏艰险险阻,不惧因果劫数,龟缩一隅,做那守护之犬,又怎知天地之广阔无垠,宇宙之瑰丽雄奇!”

  他这一番话未曾收敛声息,说出之时隆隆作响,霎时传遍玉崖四方,便连周氏族人也是尽皆听闻,甚至不少人听得心神激荡,恨不得当真能出去见识一下天外风光。

  只是其等身为周氏族人,此时也就是心中想想罢了,无那胆气,也无那般能力去打破身上枷锁。

  少年道人神情淡漠,不去争辩,此是二人道念不同,分不出是非对错来,而且两家争斗到眼下这份局面之上,各自都已是无可退让,唯有彻底压倒对方,方可有个了结。

  他打一稽首,道;“张真人,出手吧。”

  张衍点了点头,还了一礼,道:“得罪!”

  他目光一闪,身上紫焰腾起,一步跨去,霎时迈至近前,一拳就打了过来。

  轰!

  四周方才凝聚起的万山虚影,已是在这冲力之下瞬间崩塌!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祭出“虚元玄洞”,运使此物也需找准时机,灵崖上人若是法力尚足,很可能一察觉到危机,就会飞升他走,如此便是能毁去真一玉崖。也无法杀死此人,是故他要先与之斗战一番,至少将对方法力削去数成,才好祭动这宝物。

  少年道人身影如倒影一般破碎,但是玉崖上方,一道星光一照,又是出现了千万里之外,既是看出张衍身具力道之躯,他又怎么贸然近身。

  不过到了两人这等境地,所谓远近,也只是一步二步之差,是以他方才出现在此处,但见虚空撕裂,一只弥天大掌已是当头压下,还未到来,那一股几能盖压乾坤,倾翻四海之力,顿令四周虚空崩塌,整个玉崖也是晃动起来。

  少年道人无法坐视不理,反手一点,将玉崖稳住,随后身上灿光一起,涌出星河一道,横跨天穹,壮阔恢宏,把双方隔了开来。

  张衍此时有感,尽管对手望去近在咫尺,但自己一掌下去,必是落在万千里外,绝然不会打中此人。

  他知到了凡蜕修士这一步,神通道术都是法随心转,可任意施为,甚至数门神通齐动,也非什么难事。

  这星河之中有何奥妙,他一时也无法看破,不过力道之法,讲究的便是以力破巧,不用去讲什么道理,当即喝了一声,身躯猛然往前一冲,大响声中,整条星河已是被撞得支离破碎。

  少年道人心下感叹,忖道:“力道之法,修到了这般境地,正面斗法几是无人可敌,可以想见,当年天妖何等凶悍难惹。”

  不过在这玉崖之上,他占据了主场之利,所能动用的手段比在外间更多。

  心意一转,便有熠熠星芒罩身,虽不见有什么动作,可在张衍感官之中,对方整个人却似在无限远去,好像无论他怎么追赶,也无法挨近半分。

  少年道人这时开口言道:“张真人,只你一人到此,却是有些托大了,虽我压不住你,但你也难以胜我。”

  凡蜕修士斗法,只要两方差距不是太大,又非遭人围攻,在法力耗尽之前,很难分出胜负来,上古记载之中,通常一斗便是数载。

  眼下紫清灵机不存,不可能斗得如此长久,但至少数天内是看不到结果的。

  他心下推断,张衍当也不可能不知这个道理,此来与他缠战,或许是得了秦墨白等人授意,拖住自己手脚,好使得溟沧派倒可加快收取地气。

  不过这也不是无法可想,只需一个法力分身便可解决。

  纵然比不上三身之术,在同辈斗战之中无甚大用,但却可代他运拿玉崖,炼合九洲,虽稍稍慢些,却也足堪胜任。

  张衍这时淡笑一下,道:“我可并非一人。”

  少年道人心中忽起警兆,目光一转,见半空中忽然显出一头半龟半蛇之物,仰首嘶啸,那一条长蛇一窜,居然穿透过万重阻隔,直往他身躯真实所在落来。

  此刻他一旦停下应敌,张衍便可冲了上来,来个两面夹击。

  他笑了一笑,对此他早有防备,故不慌不忙一扬袖,身上神光隐隐,一道光亮盘踞掌心,似照非照。

  那来袭长蛇本待张口撕咬,陡然察觉到此光,顿生忌惮,身影一虚,却是化作一道清气隐去。

  少年道人将之迫退后,笑道:“玄武神兽的确不凡,但我手中仍有定秀神光,故这等助力,有等若无。”

  张衍神情淡然,从容言道:“我非是说它。”

  “哦?”

  少年道人不觉讶疑,莫非对面还有帮手不成?

  不敢大意,感应一转,却见秦、岳、梁等人此刻都还在玉崖之外,至于其余人,显然是无法威胁到他的,但观张衍神情,却也不像虚言作势。

  正转念间,却见张衍把袍袖一甩,将那吞日青蝗的躯壳挪至了外间。

  少年道人一见,先是皱眉,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微微一变。

  张衍稍一吸,提一口元气起来,随后对其吹去,那妖蝗受此气一激,身躯一颤,不但两条须鞭摇晃,头上也是放出微微光亮,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天妖一身神通本事,俱在躯壳之上,此是他将自身元气渡入,等若短暂造就一具分身,使其觉醒生前一些威能,甚至连那六眸神通都可施展出来。

  不过也只有力道修士才能如此做,先前在秦掌门手中,也只是一件厉害法宝。

  而这一口元气实则损耗不小,若是自身取用,足可支撑他与同辈斗战数日,而用在妖蝗身上,至多活动半个时辰,要是施展神通,那时间还要大为缩短。

  这番对比下来,似乎有些得不偿失,但从大局而言,却是一招妙棋,相当于场面上同时出现了三名凡蜕层面的战力,灵崖再如何了得,也不可能正面敌过。

  至于损失元气,日后还些补了回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此刻他意念一个驱使,那妖蝗背翅一张,随一声古怪啸鸣,千丈大小的身躯一个腾跃,已是朝着灵崖上人杀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