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四章 此去玄天外 一脉道传留

第三百零四章 此去玄天外 一脉道传留

  千载执念,周崇举伴随着一声悠长叹息尽皆消散,他摇了摇头,立起身来,来至栏杆之前,望向阁外湖水,久久不语。

  张衍也是来至外间,凭栏而望。

  许久之后,周崇举感慨言道:“那位前辈未曾欺我,师弟果然是那翻覆天地之人。”

  张衍目光微动,他以往也曾思量那名老道身份,不过对此人记忆全是来自前身,此刻回想起来,其相貌身形居然全是模糊不清。

  便以他眼下修为,也仍感觉看之不透,他心下判断,或许此人境界修为远超自己所想。

  不过有些事眼下无有答案,那也不必深究,若是有缘,将来自会有分晓之日。

  他一弹指,一道灵光飞出,在面前化出一道光幕,内中有无数功诀秘法飘过,他言道:“周阳廷殒命之前,曾将玉霄功诀秘法,神通道术示于我观,说是交予师兄处断。”

  周崇举有些意外,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随后以十分坚定的语气言道:“这些功法神通汇聚前人智慧心血,的确不该就此毁弃,不过既入我手,日后再有传续,也当不再是那一家一姓之法!”

  张衍微微一笑,言道:“师兄这些年来并未收徒,去往新天之后,不妨可考虑择选几名弟子,延续玉霄真法。”

  他对玉霄派并无什么偏见,于公而言,溟沧派与玉霄派只是道念之争,没有对错之分,于私而言,周族覆灭,因果已了,哪怕灵崖上人此刻再度出现面前,只要不来招惹他。也不会去多作理会。

  周崇举笑了笑,迎着湖面上吹来的和煦微风,道:“为兄余下寿数不多,也的确是该寻觅几个弟子了。”

  东华洲高空之上。吉襄平、甘守廷二人正往东胜洲方向飞驰。

  因此刻大战已定,溟沧派此前又承诺过可携得两家同去他外,故是允他们去将接门人弟子接来。

  他们看着身后残破洲陆,神情之中,既有惊骇。又有一丝庆幸。

  若非被溟沧派强请过来掘取地气,说不定早已亡在大劫之中了,虽自开战以来,他们一刻不停摄取地气,着实损了不少本元精气,但与自身性命相比,却也算不得什么了。

  吉襄平感应了下四周,道:“甘道兄,你有无感觉,这天地灵机似又比往日浓盛了不少?”

  甘守廷道:“天下小界洞天八成以上俱是破散。洞天真人更是亡去大半,自是富余了不少,只这不过是昙花一现,待地气摄去过后,灵机必衰,数万载也不见得能恢复如今之局面。”

  吉襄平哈哈一笑,道:“我等既去新天,那也不必去管日后如何了。”

  甘守廷沉声道:“可惜九洲之地,此后恐再无修道人了。”

  吉襄平不以为然,嗤笑道:“九洲?早已无有什么九洲了。便再无修道人,又能如何?天地犹可衰,日月终须落,我辈寿数纵长。与此比起来,不过匆匆一瞬,又何必去想这么多,不是自寻烦恼么。”

  甘守廷一怔,随即点头道:“还是吉道兄看得通透,也罢。不去想这许多,想将我门下接来就是,日后之事,日后再言。”

  数日之后,龙渊大泽之前,一团雾气正隐隐漂浮,此是那补天阁山门所在,此间所有弟子已是尽数亡在迁羽量胜之术最后一击之下,不过因此派山门乃是一张阵图,倒是不曾毁坏。

  三道清气一闪,杜云瞻、霍轩、宁冲玄、吕钧阳三人现出身形来,他们此行是受山门之命,设法将这方阵图收了。

  纵然补天阁已是断了传承,但其门中诸多法宝和炼器功诀仍是存在。

  去往新天之后,恐仍是免不了杀伐斗法,这些物事与其放在这里朽烂,还不如一同带走。

  与此同时,南华派山门之前,陶真人驾得一头青鸾而来,此刻因南华弟子上下俱亡,诸多灵禽走兽已是无了主人,其中有不少察觉到豢主身故,都是撞壁殉死,还有一些,也是缩在那里一动不动,不饮不食。

  陶真宏看过之后,微叹一声,他将南华派掌门印信拿出一照,将山中所有豢养生灵都是收了,又在门中走了一圈,将所有有价值之物也是一并取了,这才离去。

  不仅这两派,余下玄门之中也同样有溟沧派遣出去的修士收缴修道外物,丹玉更是重中之重。

  至于那些功法密册,虽溟沧、少清两派修士并不十分看得上,但却可大大充实府库,供给后来人参鉴观摩。

  三月之后。

  虽然诸多真人还未能安全恢复元气,不过地气渐枯,灵机渐竭,天中残存灵穴也是一个个崩散。

  秦、岳两位掌门已是意识到,不可再等下去,于是溟沧、少清两派在东华洲上开了一座小界门户,并颁下告令,两派半月后即将动身前往天外,欲同去之人,可入界内栖身。

  这些时日内,九洲所有大劫之后幸存下来的修士,包括一些散修,都是察觉天地灵机正由盛转衰,闻得此讯,大部分都是急急往东华北地而来,唯恐错过了机会,被留在了九洲这片绝地上。

  这一日,界门之前,来了一名戴着伏兽圈的青年道人,其人衣着朴素,混在一众散修之中并不起眼。。

  他对着腰间一枚玉佩以心念传音道:“师尊,溟沧派叫我等入得那小界,却又如何去那天外他界?”

  那玉佩之中浮出一道人影,道:“你可看见那头大鲲了?”

  青年道人望了望天空上如同山脉一般大小的身影,回道:“想不瞧见也难。”

  那人影道:“我那些分身听得言语,说是这头大鲲乃是溟沧派祖师太冥真人所留,能携得诸多小界一同去往新天。”

  青年道人点头道:“原来如此。”

  这时他抬目看去,见界门前有两道光亮照下,神色一凛,道:“师尊,门前果是悬有还真观伏魔双镜,稍候弟子过去。师尊可千万小心了。”

  那人影叹道:“为师如今实力衰微,帮不得你什么了,实则你无需带我去,那样反有可能将你暴露出来。”

  青年道人却是摇头。道:“恩师,若非你提醒,及时出得小界,弟子也难避此劫,师恩难报。纵然过不去,我亦不会弃师独走。”

  人劫起时,他本在那洞天之中修行,但得那无形人影提醒,玉霄门中弟子居然一个都未曾入得小界,他顿知其中必有文章,立刻从里退出,这才逃过一命,以往他拜在此人门下只有托庇之心,但那一刻。却是由衷感激。

  他吸了口气,尽量使得自己神情变得自然一些,道:“师尊,得罪了。”

  说着,自袖中取了两枚铜片出来,将玉佩裹住。

  既知有降魔双镜把关,他事先也不是无有准备,这两枚铜片乃是取自天外而来的铜鼎残片,将之又重新祭炼了一番,作那遮掩之用。

  他心下道:“能否过去。就看这一关了。”

  脚下迈步走去,到那界关之前停下,那镜光自他头上一照而过。

  可就在此时,门前把守的一名女修忽然咦了一声。露出几分疑惑之色,他不由心下一紧,但神情却是不变,只是暗暗扣住伏兽圈,随时准备动手。

  那女修对他露出一个甜美笑容,道:“这位师兄好精纯的玄门法力。可是哪派下宗弟子么?”

  青年道人暗暗松了一口气,侧过首来,回以一笑,道:“在下不过一介散修,只是侥幸得了一些先人传承罢了。”

  那女修瞪大美目,惊叹道:“那师兄能修到如今这境地,可是极为不易呢。”

  许是少有见得他这般修为的散修,故她又兴致勃勃问了几个问题。

  青年道人勉强应付几句,终被放行,过了界门之后,他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稍稍运转法力,才恢复几分精神,他望着小界之内诸多在门前结庐打坐的修士,暗道:“我方心岸迟早有一日要超脱众真之上,不再由他人左右性命!”

  转瞬间,又是十日过去,终是到了启行之日。

  张衍站在昭幽天池之上,俯瞰苍茫大地。

  地气经由番宣泄之后,不知多少万年才会得复,天地灵机不再,日后之人想求长生之道,怕是再也不得其门而入。

  不过如此,他却是可将那一门功法传下,给后来人留下一线入道之机。

  他起指一划,滴落一滴精血在地。

  少时,那精血便变化为变化出一个道人,大约三旬上下,额头高高,双目明亮,看去渊博雅正,智慧过人,大约力道四转修为。

  张衍言道:“此处便拜托于你了。”

  那道人笑了笑,道::“有我在此,你放心去便是,若是有缘人,自能领会我等妙法。”

  说完之后,他躬身一揖,就驾起云光,飘身下山去了。

  一道光华过来,汪采薇现出在他身侧,俯身一拜,道:“恩师,时辰已到。”

  张衍点首道:“知晓了。”

  他一晃身,霎时遁破虚空,来至一处大殿之上。

  此刻九洲之上所有洞天真人都是聚集在此,见他到来,齐齐起身稽首,口称张真人。

  张衍点了点头,踏步穿过大殿,在众人目光之中上得台阶,与秦、岳两位掌门见礼之后,便在玉台上落座下来。

  秦掌门半转过身,对他言道:“稍候我将打通天地之门,便请渡真殿主为我护法。”

  张衍神色一正,言道:“弟子领法谕。”

  秦掌门微一颌首,他把拂尘一摆,默坐片刻,少时,殿内似起得洪浪奔流,整个大殿都开始颤颤摇晃。

  众人仰头看去,见天穹之上豁开一个裂口,好似无底玄洞,就在这等时候,大殿之上轰然升起一股宏光,直直灌入其中,霎时间,天地九洲,仿佛连接在了一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