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五章 遥渡虚海开天地

第三百零五章 遥渡虚海开天地

  张衍抬眼看去时,秦掌门整个人已是化作为那一道贯天彻地的清光,而原处蒲团之上,只余下那蜕去躯壳存在。…≦,

  他看过太冥祖师留下那符书,才得知晓,九洲之地,天地关门之固远甚他处,出入很是不易。

  修士到了洞天之境,实则有一件法宝护身,就可设法遨游虚空,但因此之故,只有修至凡蜕之境,方可做到这一步。

  若是此刻秦掌门是独自一人去往上界,那不难办到,但要带得全天下修士,便需维系这天地关门不在短时内合闭,这却比原先困难上数倍不止。

  而这等事,外人也帮不上忙,此刻若另一名凡蜕修士插手进来,因气机不合,最后结果定会导致二人法力碰撞,那破界之人就此身陨亦有可能。

  此前剿灭玉霄之战,不但是为收得地气,更是为防备灵崖出手搅扰。

  不过无论是他还是岳轩霄,此刻都是神色镇定。

  靠秦掌门一人的确无法做到此事,但有法宝相助,却又不同,而为应付眼前局面,两派早是有所准备。

  只一二呼吸之后,便见一竹节形状的鱼飞出,化一道青光遁出浮游天宫,直直闯入天中穹洞另一端。

  与此同时,听得下方擂鼓阵阵,每敲动一下,那天地关门便似被震荡一次,好似不断有一股浑然莫测之力从中穿透,致其怎么也无法合拢。

  此是溟沧派至宝“合空鼓”,本是用来驾驭大鲲之宝,不过其还一个作用,只要有气机相连未断之物在前,哪怕是分别落不同界空之内,只要鼓声一响。亦可震开一条去路。

  张衍见这两件宝物差不多已然是把这方天地之桥定住,便清声言道:“诸真速速过去,不可延误。”

  岳轩霄此时也是沉声喝道:“迟疑徘徊之辈,皆斩!”

  众真一听此言,多数人都是心下一凛,无有一人敢有所迟疑。纷纷祭起遁光,往天门之内冲入。

  不过是一瞬之间,数十道青光皆是消散不见。

  张衍身躯一晃,来至那合空鼓处,也不用那鼓槌,只起指轻轻在上一敲,那大鲲如山峦一般大小的身躯立便动了,

  先是上得前来,张口一吞。把浮游天宫与天青殿俱是吞入腹内,随后鲲缓缓挪动身躯,亦是往天门之上行去。

  其因虚弱太久,眼下所能做得,仅是在破界之时护住众多小界,连洞天真人藏身其中亦是负担,要是换做其全盛时期,全然不必管这些。只要指明前路,就能凭借自身之力破开天门。撞去彼界。

  不过此去新天之后,若得足够紫清灵机,再有数百上前载休养,却不难恢复过来。

  在众人行动之际,先前抽取得来的地气不断往大鲲及合空鼓中涌入进来,而东华洲上原本稀薄无比的灵机。更是早已涓滴不剩了。

  大约有半刻之后,随那地气愈来愈少,那大鲲那庞大身影终是成功过得天地界关。

  张衍心下一定,只要这头大鲲过去,那么事机已是成了一半。

  而此刻九洲之上。只剩下他与岳轩霄二人。

  他言道:“岳掌门,贫道需收拢法宝地气,便请你先行一步了。”

  岳轩霄点了点头,仰首一顾,身躯便化一道恢宏剑光射去,眨眼消失于那天门之中。

  张衍目光转过,再最后望了一眼九洲大地,便一抖袖,将余下所有地气和合空鼓卷了起来,而后一个纵身,往上方纵去。

  几乎就是在他起身飞遁的一瞬间,那一道勾连天地的清光也是随之收去,待他整个人没入那穹洞之中后,那天关便就轰然合闭!

  张衍放自跃出九洲,便觉身躯一浮,自身好如在无限延伸,又仿佛在急骤飞驰之中。

  举目一扫,见周围有无数华芒星云,璀璨光明,绚烂多姿。

  而此此刻有一道道星屑旋光如亿万利箭攒射而来,只是一触他身,皆是消失不见,似都被吞收入内。

  对此情形,他早在太冥祖师玉符记载之上看过,故并不觉得意外。

  抬头观去,见那大鲲此刻正在前方,便把身一晃,赶了过去。

  只是这个时候,他却生出一股奇异之感,那力成六转之时,曾得一种莫名之物相助,而此刻,那物似又一次出现了。

  可这等感觉也是一瞬即逝,待他再想去寻,已是不见了影踪。

  他沉吟一下,也不去纠缠,赶至那大鲲上方,往下一沉,已是稳稳落在其上,向着前方迈步而去。

  路过鲲背之上,见所有洞天真人都是盘膝而坐,不言不动。

  其等一入此间,精气灵机便向外散发,虽此前便炼成了法宝用以遮护,但因不知会在此处耽搁多久,故为减少耗损,都是封闭自身感应窍穴。

  而秦掌门和岳轩霄二人,此刻正立鲲首之上等候他到来。

  张衍步上前去,觉得两位掌门神意过来,知是事要与商量,便顺势一投,入到一片冥空之中。

  到了此处,三人彼此交言再不受外界所限。

  秦掌门言道:“我等已是入得虚空元界,有三代掌门神意指引,只要能感应得那处天地所在,便不难破入其中。”

  张衍与岳轩霄都是点头。

  飞升之法,若不知内里之人,以为只需破空而去,便可到得彼方,实则这其中远无那么简单。甚至因修士功行并不同,身上所俱法宝奇物不同,所用方法也是各是不同,除非那等大神通者,可窥破混沌迷障,直指彼端。

  他们此刻所用之法,乃是先破开天地界关,跃去虚空元界之内,这处比起其他所在,至少还有过往未来之分,而到了此处,可再找寻那他界遁入。

  这也是溟沧派历代飞升真人所用之法。

  此间若有先人符箓接引,则立可在茫茫虚空海中寻得出路。但若无有,便只能一个个寻了过去,一个不小心,陷入那等毫无灵机之地也不无可能,那时便只能老死在那处,而更多可能,则是还未找到上界便是失陷于此,再不得脱。

  他们有三代掌门所留神意,虽能准确指引至那方天地所在,但毕竟无人在彼端接应,便是找得那处,也需自己撞开天地关门。

  秦掌门又道:“只是这处有一个变数,原本我以为当有充裕功夫找出那处所在,但此间那‘先天混灭元光’比记载所言强盛数倍不止,若可在数载之内寻到,当是无惊无险,要是用时长久,则可能会生出变故。”

  所谓“先天混灭元光”乃是虚空元界独有之物,此光直指先天本来,哪怕用法宝相护,小界遮掩,也抵挡不住,不过初时便被击中也是无事,但在虚空元界之中待得越长,对此光承受之力越弱,最后一道落来,便可消杀神魂肉身。

  修士到了凡蜕之境,此光已奈何其不得,可对那些洞天真人而言,却极易被损伤根本,至于寻常弟子,更是无力抵御。

  张衍微一思索,道:“掌门真人,既然如此,那便按先前商议之策,弟子与岳掌门一同助你感应,尽快找到那处所在。”

  岳轩霄神色肃然道:“正是如此。”

  迁渡新天,非同小可,稍有不慎,便会覆灭于虚空之中,是以他们为此行做好了周密安排,对可能发生的情形都是提前想好了对策。

  秦掌门一颌首,他起指一点,两人同时感得一股浩大神意与他们彼此相汇。

  张衍只觉身躯微微一震,便见眼前景物一变,自己仍是立身在虚空元界之中,而这刻观去时,却有一个个玄洞起落不定,没有大小之别,无有头尾经过,生即是死,死即是生,而每一玄洞之中,皆似存一方天地。

  而其中有一处,却是生机勃勃,无限广大,并隐隐与自身灵机相呼应,似乎只要自己念头一动,便可投入其中。

  他心下明白,这等景象,正是当年三代掌门所亲历。

  眼下他只力道之身,气道却还未臻至此等境地,能得来一观,却有莫大好处。

  他把神意从冥空之中退了出来,坐下仔细感应,不一会儿,眼前也是出现了一个个玄洞起浮生灭,与方才所见极为相似,于是用心细察起来。

  一晃之间,以九洲时历而言,已是六载过去。

  这一日,张衍于定坐中神情一动,他虽未找得那处,却亦感得一处天地,与原先九洲之地,却有几分仿佛,而正在这个时候,却觉秦掌门神意传来道:“寻到了!”

  张衍立刻收摄心神,沿着秦掌门神意所指观去,果是见得那处所在,他缓缓立起身来,与秦掌门,岳轩霄二人一同站在鲲首之上,并以神意传言道:“诸位真人,到了!”

  与此同时,鲲背之上原本端坐不动的洞天真人也是一个个睁开双目,站立起来。靠着三人神意相助,他们同样也是望向那了那处所在,目光之中既有期切,又有戒备,只是这一放开感应窍穴,其等身上灵机顿时向外发散。

  不过此刻,已是无人在意此点了。

  虚空元海之中,只见一道道清气灵光冲天而起,而后便见那一头庞大无匹的大鲲跨过茫茫虚天,以翻天覆地之势,轰然冲在了一处玄洞之上。

  霎时之间,那一方天地之门便被撞了开来!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