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五章 只求玄灵不取仙

第五章 只求玄灵不取仙

  老族长所宿之地,通常需乘坐大鹰上下,不过这毕竟只是一头禽鸟,并不能完全让人放心,是以其在崖壁上留下不少圆洞,必要时只要插入木楔,自己就能上下攀爬。

  占陆先前也曾多次偷偷来此看望自家姐姐,也是熟门熟路,他虽身躯瘦小,但只比年老体衰的老族长稍稍矮了些,且又很是灵活,根本不用木楔,抠着石眼往噌噌爬上去了。

  快要到上方时,手一搭一处突出边沿,嘿地一使力,就入到了一条石隙中。

  这石缝上下十多丈,但不过成人肩膀那么宽,他需起双手双脚在两旁凿出的凹洞上蹬踏攀行,百来个呼吸后,就到了那石窟之中,自下方探出头来。

  崖上几个侍女此刻也是忐忑不安,忽见有一个脑袋冒出,不禁吓了一跳,待看清是他,才松了一口气,嗔怪道:“原来是这小皮猴,吓死人了。”

  占陆才一上来,便瞪大眼东张西望,道:“阿姐在哪里?”

  “找你阿姐啊,”一名年纪稍长的女子笑盈盈上前将他拉起,并拍了拍他身上灰尘,道:“你阿姐被祭师相中贴身服侍,出去有半日了。”

  还有一名女侍羡慕道:“小猴儿,你可真是好福气呢,小萦成了祭师身边人,也能过上好日子了,可怜我们就苦多了,整日还要伺候那个老家伙。”

  “阿姐跟着祭师走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占陆嘟哝了一句,他毕竟年纪小,孩童心性,没那么多复杂情绪,阿姐既然走了,那么自己早些离开的好。

  他抬起头,认真言道:“那些妖怪快要上来了,几位姐姐也快些走吧。”

  这些侍女有多已是十*岁,看他一个小孩儿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那个年纪稍长的上来摸摸他脑袋,道:“小猴儿莫怕,有老族长带着人对付妖物,怎么也是没事得的。”

  占陆还想说什么。忽然下方传来一阵动静,而后听得一声凄厉惨嘶,

  几个侍女对视一眼,小心走过几步,探首一看。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其中更有年纪稍小的女子惊叫出声。

  却见一头红冠怪鸟将那乘鹰扑压在地,此刻正用那一只略带弯曲的喙钩叼啄血肉,弄得到处都是残羽血污。

  还有两头怪鸟在一边转圈,但是摄于那头红冠怪鸟威势,不敢上去挣抢,这时上方传来的惊叫却是惊动了它们,两对眼眸立刻盯了过来,呱呱一叫,一个盘旋。就往上冲来。

  上方洞厅宽大,根本是挡不住这两只怪鸟,其中一头凶悍无比,方才窜了进来,就把一个女侍叼入嘴中。

  余下女侍顿时尖叫逃散,这些女子身上长久涂抹有香草熬成的汁液,馥郁芬芳,本来很好的掩盖去了身上的气味,若不发出任何声息,那怪鸟便近在咫尺。也无发现她们,可那一声惊呼,却是将自己暴露了出来。

  这时另一头怪鸟也是纵了上来,爪蹱提起。双翅张开,头颅毛发一炸,对着场中咕咕一叫,场中女侍脑袋中如同挨了重重一击,皆是一个个口鼻流血,软到在地。

  占陆也觉头脑一晕。但这时颈脖之上那悬有骨片的项链一闪,却又一下清醒过来,他就地一滚,就跃入方才那上来的那处岩峰之中。

  上方一暗,传来震动扑翅之声,并一股腥风飘下,随即那怪鸟把头探了进来,差一点便能把他钩住。

  然而这处岩峰逼仄狭小,它那庞大身躯根本挤不进来,便又振翅而下,试图在外间找寻一处较大的缝隙,好钻了进来。

  占陆虽然十分害怕,但并未因此放弃求存,尽一切可能贴着岩壁。

  那怪鸟试了多次不成后,怒啸一声,两只利爪扣往岩石上,用利喙不断去啄旁处岩石,弄得碎石飞溅,似是想要强行开出一个可供穿行的通道。

  但是外间岩石久受风雨侵蚀,有些松散,里间却十分坚硬,不是一时可破开的,这妖物几次欲把头探进来,都是差得一点点才能碰到占陆。

  这妖鸟名为“攫角”,向来性贪少智,往往会盯着一个目标不放,纵然外间那些侍女已是够它果腹,也仍是不肯放过面前这个能够活动的猎物。

  占陆此刻也无处可去,上方还有一头怪鸟,下方则是悬崖,只能乖乖待在这里,于是一人一鸟便在此处僵持住了。

  元景清已经是接近了这一片海角乱崖所在之地,他放出神梭探询,这方圆数千里之内,只有这一处有部族聚集,然而此时望去,整个占氏族已被攻破,远远望得一片混乱之象,不少妖物在岩壁上啃食人肢,不觉皱了皱眉,目光下移,一股浩大气机投机,所有妖物先是身躯一僵,随后一头头惊恐逃窜。

  他一甩袖,一团黑雾闪过,出来一个清秀小童,躬身一拜,道:“老爷。”

  元景清冷声道:“料理干净,跑了一头,拿你是问。”

  那小童道一声是,把身一晃,变化为一条两丈来长的墨鳞黑蛟,便冲着那些妖物追逐而去。

  元景清再是一扫,却是忽然察觉到,崖壁一侧似还有些许微弱气机,

  腾身一纵,见一岩缝中还躲藏有一个孩童,便把气机收敛入身,法力一卷,将之带了上来。

  占陆只觉眼前一花,便觉自己已是被移动到了上方,见面前站着一个身着墨色长袍,头挽髻结之人,肌肤如玉石,眼神锐利异常,好似不太好接近,不禁有些畏惧。

  元景清问道:“你是这部落之人?”

  占陆点了点头,他往周围看去,见到处都是残肢断躯,血污狼藉一片。

  元景清言道:“不必看了,我到来时,此处部落,活着的只余下你一个了。”

  占部生存不易,几乎每天都有人死去,生生死死乃是常事,占陆从小已是习惯,但此刻听得只剩下他一人,心里却是觉得空空落落,很是难过,他抬头问道:“先生是玄士?”

  元景清微微有些意外,这一番路途下来,他也知晓,玄士便是此界之中修道人,不过多是部落族长头人才知之事,现下一个孩童居然知晓,显然背景有些不简单。

  “我非是玄士,你叫何名?”

  占陆见他不是玄士,不觉有些失望,他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姓,低头道:“他们都叫我小猴儿。”

  元景清道:“他人是如此唤你的,那你本名为何?”

  占陆眼珠一转,道:“我叫占衮。”

  元景清淡声道:“声调高促,眼神飘忽,底气不足,或许真有此人,但你绝不是他。”

  他要查探一人,最简单的办法,便是起神梭照入其心中,但见占陆年纪幼小,如此做恐会伤了其神魂,是以并未如此做。

  占陆还想说什么,元景清目光忽然投下,“你部族之中可有人名姓中带有‘陆’字。”

  占陆被那目光一刺,小脸一紧,连连摇头。

  元景清道:“你部族中人差不多已是死绝,便有逃生之人你也没必要否认,故而这人多半便是你了,你部族以占氏为名,你可是叫占陆么?”

  占陆大声道:“不是我。”

  元景清更为肯定,上下扫了其两眼,忽有一物自占陆身上飞了出来,悬在半空,却是一枚贝壳,上面有一古拙字符,恰与张衍所示一般无二,知晓自己找对了人,不过也不会去和一个孩童争辩,便道:“跪下,拜师。”

  占陆转身就跑,

  元景清却是站着不动,看着他离去。

  占陆自崖上攀下,借着绳索滑下山崖,往后崖林子中跑去,当中还摔了几跤,但仍是咬牙站了起来,毕竟心思单纯,惶急之中,他也未去想自己究竟能不能跑掉。

  只他方才与妖魔对峙许久,早已疲惫,平日又吃得少,本身也无多少气力,未跑出多远,便气喘吁吁起来。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道:“你如此跑是无用的,不过徒使蛮力,照我所言而为,身本金桥勾天地,呼吸清浊转阴阳……”

  占陆只感觉那一个个字塞入他脑袋里,不自觉便按着其所言去做,便觉有一股热气自头顶上灌入下来,开始细小一缕,后来越来越多,很快行走于四肢百骸之间,呼吸竟然也平稳下来,感觉自己好似沉浸入一片温汤热水之中,渐渐忘却了自我。

  待他醒来时,却见自己躺在一片密林之中,日光从枝叶之间照下,洒在身上,看去竟已是过去了一日。

  他是一转头,却是发现身旁不远处摆着一只狰狞巨大的妖颅,顿时一吓,一咕噜爬了起来,往后退去。

  身后有声传来:“你醒了。”

  占陆回头一看,却见昨日那黑袍人正站在不远处,身旁站着和一个他年龄差不多的小童,其正用好奇目光看着他。

  元景清道:“这妖物是昨日攻灭你村落的罪魁祸首,我已将它斩杀,你可愿跟走了。”

  占陆仍是摇头。

  元景清平静问道:“为何?”

  占陆一把抓住挂在颈脖之上的骨片,高高举起,道:“我是墨衣台学童,你不是玄士,我要做玄士!”

  “玄士?”元景清稍作思索,道:“你说得墨衣台在何处?

  占陆也不知在何处,只照着墨文所言道:“申方国。”

  元景清点头道:“好,我便去看一看,你口中所言的玄士究竟有何手段。”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