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六章 八鼓山中伏吞云

第六章 八鼓山中伏吞云

  东荒八鼓山,宁冲玄、陶真宏、温青象三人身影在山顶上方浮现出来。

  看着下方怪石遍地,几无草木的山谷,宁冲玄言道:“按张真人所给舆图所指,此处是就那头古妖所在之地了。”

  根据玉简之中记载,能成古妖,至少也要三千寿之上,且古妖与天妖也有几分相似之处,同样也是为天地所钟,无需如何修行,便有神通上身,天长日久,自然可成得一方大能。

  天妖之能,三人都是知晓的,尤其陶真人还与碧玉天蜈斗过法,若非后者不在全盛之时,那决计是对付不了的,故而他们未敢有任何轻视。

  三人来时便各自收敛了气机,就是同辈在此,不到百里之内,也难察觉。

  此举倒并非是为了方便突袭,而是了解到古妖也趋利避害,若是远远惊走,再要对付起来就多了许多麻烦。

  宁冲玄扫去数眼后,又道:“此间盘踞的这头妖物传闻本体乃一头妖虫,成得古妖之后,自号‘吞云大圣’,到底有何本事,却也知之不详,可先试探一二。”

  陶真人打个稽首,道:“且待贫道试上一试。”

  若在九洲之上,九成以上奇禽异兽他都能辨识出来,甚至能说出来历及强弱之处,但到了山海界,以往经验却不足用了,

  他将《源纲走兽图》拿了出来,搁在臂上一展,这一方图卷霎时展开,伸指一弹,一头赤猿跃了出来,眼珠子骨碌乱转,纵跳着就往谷中落去。

  才到得那谷地之中。忽然有一张狞恶大口凭空生出,范围之大,几乎将整个山谷都是占据,那只赤猿精魄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吞了下去,而后那大口晃了一晃,又自不见。

  虽只一瞬,三人已是能看出很多东西。

  宁冲玄修习云霄千夺剑经,擅长削夺气机,对精元感应很是拿手。他把方才捉来的一道气机稍作辨察,言道:“此妖本元精气与象相一重境修士相仿佛,其之岁寿,当在六千至七千上下。”

  温青象稍作思量,道:“血气广而发散,并不浓烈,这妖物肉身好似从未经过锤炼,只如此看,似难与天妖身躯相比,其极可能因为这个缘由。此妖才不愿把本体暴露人前。”

  陶真宏道:“有一长必有一短,方才那赤猿名唤烈金猿,其蜷缩一抱。便外物难伤,照理不便被强横妖物吞去,也该坚持数刻,然而图谱之上,其一缕精魄已散,显是那一瞬间,便已神魂俱灭。当是其天生神通所致,只眼下还不知其到底胃口有多大。两位稍候当要小心了。”

  宁、温二人都是点头,此战算得上是九洲修士入得山海界第一战,根本不容有失,是以如何慎重都不为过。

  陶真人又把《南华总御灵禽谱》取了出来,此物本来他无法运使,后来在南华派中寻等掌门一脉秘传心法,方才能够打开。

  他起手一抹,却是一口气放出上千头灵禽出来。但其中只分了三个种属。

  一种名为鸿鹭鸟,身形庞巨,双翅展开,可遮山峦;第二种乃是寻常青雁,擅结群而战;而最后一种小巧玲珑。只指头大小,名唤“精微”。飞遁之速,快如闪电。

  这些灵禽才冲了下去,却闻轰隆一声,那大口又一次出现在下方山谷之中,然而这一回非是一个,而是大大小小足有数百,只一晃眼间,就将禽鸟群吞去大半,其中包括那十二头鸿鹭鸟,下一瞬,巨口再一次现出,将余下禽鸟吞去九成,只有少数逃了出去,其中大部分都是精微鸟。

  宁冲玄冷声言道:“方才那一气之间,此妖所施展出来的吞口共计是六百三十八张,其中有些威能极大,比之第一次攻袭时还要强上数分,不过如此施为,其本元精气却是降去不少,若他能一气解决所有麻烦,便无需二次,故这数目便不是其所能达到的极限,也差之不远了。”

  温青象感应了一下,道:“此妖血气略有上涨,显是吞去那些灵禽对其有莫大好处,如此看来,吞入猎物越多,对其好处越大。”

  陶真宏沉吟片刻,道:“那些精微鸟离了山谷之后,此妖便不再追击,其神通涵捺广度,大约在千里方圆上下,其身形当是挪动不易,又为减少灵机损耗,故只局限在这山谷,不愿离了此处,如此我稍候可在外遥击,看它如何应对。”

  三人短短只两次试探,便把这古妖优劣长短弄明白了不少,不过为谨慎几次,又再试了数次,却发现此妖来来去去有就这一个神通变化。

  纵然这神通威能不小,但手段也太过单一,知其效用如何后,不难设法克制,照眼下来看,其要是未作其他隐藏,那么对付起来也不是太难。

  三人再商量了几句后,便就决定动手。

  三道清气往外一分,各自站定一个方位,便起法力打来。

  山谷之中,顿时乱石崩飞,崖塌峰倒,那吞云大圣似被激怒,整个身躯自地底钻了出来,其长有三千丈,状如同一条长虫,无耳无眼,浑身上下只有一只只满含利齿的大口,间中乃是无数飘舞须毛,看去极是狰狞丑陋。

  而三人法力神通过去,却被其身上那些大口吞了下去。

  宁冲玄敏锐察觉到,其身躯之内本元精气在不断减弱,很显然这对其并非没有损伤。

  吞云大圣出来之后,似乎是因为方才试探皆是陶真人所发动,故而先朝他冲了过去,方才到了千里之内,一张大口凭空在他所立之处浮现出来,然后一口吞下,

  只是才过一瞬,陶真人身影又在远处出现,未见任何损伤。

  既知此妖之能,他又怎会去以身试法,方才被吞去得不过只是一缕气机变化的化影分身罢了,倒是这妖物未曾分辨出来真假,却令他有些意外,这说明此妖智慧当真不高。

  宁冲玄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立刻转变对策,骈指一点,足有数百道剑光斩下,然而其中有虚有实,真正能用来伤敌的,尚还不足五分之一。

  那妖物果然不去分辨,放出数百利口,将袭来剑气全数吞下。

  温青象这时一笑,一扬袖,天中血丝一合,化一道道浓稠血箭射落下来。

  他适才已是试出,那大口吞去第一物后,再想出来发威,却需等得一瞬,这便是一个极大破绽。

  那血箭一落,立时在吞云大圣身上融出一个个窟窿,其所有大口一齐发出凄厉嘶叫,立刻放弃了陶真人,转头向着温青象处冲来。

  与此同时,其身上伤口在慢慢复原。

  三人不以为意,不说天妖,九洲之上力道修士也有这般本事,而对付此辈,只需将其本元之精慢慢削夺,待油尽灯枯,便不难压服。

  温青象那妖物过来,便就凝神以待,他向来心细,此刻见那妖物转挪之间似是有些迟钝,与方才大为不同,不禁有些奇怪,他深知自己方才那一击还不足以对其造成重创,于是稍作辨别,待看了下来后,却已是找到了缘由,暗忖道:“原来此妖并非是靠灵机感应辨识敌手,而是靠身上须毛。”

  这个时候,吞云大圣见始终无法拉近对手距离,便把身躯一顿,忽自原处消失,而后便见半空之中浮出一个大口,其身却是从中跃出。

  但在三人眼中看来,这更像是此妖把自己给吐了出来。

  这等挪遁之法极为突然,若是无有准备,保不准要着了道,温青象十分小心,哪怕斗到现在,占据了绝大优势,也未曾有任何大意,身躯一晃,就提先化血光一道遁了出来……

  吞云大圣见对手逃走,似乎也是急了,再次在半空中放出一张大口来,霎时就有一股庞大吸力生出,一下便将那血光摄住,再拽入口中,吞了下去。

  宁冲玄与陶真人神情毫无任何变化,灵门中人擅长替死之术,若能如此轻易便杀了温青象,那便是笑话了。

  而吞云大圣此刻却是变得委顿了几分,似乎方才之举耗费了大量元气。

  宁冲玄感应之中,其本元精气却是足足少了三四成,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扬手,千百剑气,再度劈击而下,只要那剑气斩中妖身,或与之气机纠缠碰撞,则必可斩下一道精气回来,还化入剑气之中。

  他与人斗战之时,若敌手正面纠缠,而不通化解之道,那只会令他越战越强。

  陶真人与温青象自也不会袖手旁观,他们已是完全看透了这妖物本事,每回攻袭,都是对着其弱点短处而去。

  下来斗战无有任何悬念,不过一个时辰之后,三人便生生将这吞云大圣耗磨至死,并由宁冲玄将之身躯收了去,准备看回去能否用来炼制法宝。

  此战完全没有费得什么力气,也未曾动用任何法宝,这倒并非说这头古妖太过弱小,反而其神通之能很是强横,但关键是其只会蛮横使动天生得来的神通,而无甚战术策略。

  反观九洲天妖,却是大为不同,不但个个凶狡异常,还会从别处取长补短,甚至祭炼法宝为己用。

  但这只是他们所遇上的第一头古妖,其余是否也都是如此,还需加设法以印证,不能妄下结论。

  三人在原处稍作调息之后,互相商量了几句,便就纵起遁光,往下一头古妖所在之处寻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