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章 取宝求真为兴国

第九章 取宝求真为兴国

  墨独与孟、孙二人言谈半日,觉得收获也是不少。

  他虽有与这些修士结好意愿,但此事也不是一时可定。

  从楼阁出来,二人便下榻于客馆之中。

  此时金乌西坠,已到晚膳之时,自然有侍女送上一道道蔬果佳肴,美酒仙酿。

  公子淮看这些菜肴做地做得十分精致,便举箸一品,却觉入口鲜香异常,落得腹中,顿化暖流清气,流淌全身,不觉赞叹一声。

  玄士未到通玄之境,对补益自身血精之物尤为重视,但所取食材多是妖物血肉,而此些皆需生食,至多只是在上抹了一层盐泥,他平日也不觉如何,但与眼下这等美味一比,却是再也不敢去想。

  墨独也是举箸尝了一口,点头道:“确实美味,但药力有些不足。”

  公子淮忍不住道:“纵然药力不足,那大不了多食几餐,若日日能享用此等美食,也不枉世上走一遭,淮已决定,回去之后,要遣得宫中庖厨来此学一学这般烹食手段。”

  墨独没有多言,到了通玄境,他可吞食之物唯有妖魔血髓,寻常之物对他用处已是不大,是否美味,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公子淮再吃了几口后,忽似是想到什么,放下玉箸,小声问道:“大宫师,你白日与那位孙高士比斗时,为何不使用神通之法?”

  墨独摇头道:“只是彼此试探切磋罢了,不用如此认真,我有神通未动,那位孙道人一样也有所留手。”

  公子淮笑道:“那几位九洲高士怕是不知,若是墨师与国中几位大宫师联手,那所举之力,不只是四人相合,而是数以倍计。”

  玄士并不是一味强调个人战力,申方国四位大宫师联手,所能调动的天地灵机又可在原来根底上翻上数翻。

  而大玄士人数越多。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是越强。

  但这等法门,有若小童舞大锤,若是一个不小心,反而会伤了自己。是故必须彼此可以依托信赖之人一同施展,至少也当是出自一国,换了外人,却是无法做到的。

  墨独言道:“公子,我申方国不必去争这些。不说独比那孙道友尚有不如,便是赢得,又能如何?这些九洲修士能跨越天地而来,说明在这几位之上,还有更为了得的人物。”

  公子淮听了此言,先是一愣,随后露出担忧之色,道:“大宫师,以你之间,这些九洲之士会不会来侵夺我东荒诸国?”

  墨独道:“独也不敢断言其无这等打算。不过东荒足够广大,我百国这一点地界,怕还不在这些九洲修士眼中,退一步言,便算覆灭东荒诸国,其等不还一样要面对妖魔异类,至少眼下我等是无需为此烦恼的。”

  公子淮点点头,心下安定了许多。

  与此同时,孟真人却是来至张衍所在楼阁之中,将今日所得所闻皆是报于他知晓。

  张衍言道:“把这一行人设法招待好了。其若有求,只要非是什么过分之举,都可应下。”

  孟真人颌首应下,道:“渡真殿主下来是否要借那东荒神国之名。剿杀陆上妖魔,占夺山水地陆?”

  张衍微微一笑,道:“凡间国度征战,尚还讲究师出有名,斩除妖魔,兴复人道疆土。此便是大义名分。”

  孟真人不觉点头,他略略一思,道:“东荒玄士与我炼气之士大不不相同,但其修炼之法,有不少却也值得借鉴,譬如那纹符之法,于身上绘纹,颇能提升战力,或可派遣一些低辈弟子前往东荒学宫之中研修此道。”

  张衍赞同道:“世上并无完满无缺之法,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若那申方国有意,亦可准他国中学役来我诸派门中修行。”

  孟真人把须一抚,言道:“以渡真殿主之见,这玄士之法,可否修炼到飞升境地?”

  张衍稍作考虑,摇头道:“难之又难,此辈只求斗战之能,这也是形势使然,在妖魔围困逼迫之下,不得不如此,但却也因此得小失大,若无法彻底解决外患,哪怕再过数千上万载,也无法出得媲美凡蜕修士之人。”

  修炼之道,既讲究“修”,也需讲究“炼”。

  九洲修士一个坐观,可数十上百载,而东荒这处,诸国斗战不止,同时又要防备妖魔异类,有炼无修,本元亏耗极大,补益又少,日久天长,甚至寿元也会因此折损。

  事实这也是玄士一个最大短板,此辈不求长生,又因外敌之故,年年斗战不休,便是大玄士,寿数通常只得千余载,少数人能活至两千余,注定其没有足够时间去攀登更高境界。

  若是东荒百国合力,使得一部分大玄士得以解脱出来,专事修行,那么或可尝试迈向更高层次,眼下是绝无可能了。

  一晃半月过去。

  墨独手中握着一枚玉珠,正默默感应其中气机。

  此是一件玄器,乃是孟真人赠他之礼。

  他先前已是试过,此物虽小,却蕴含有莫大威能。

  那日与孟、孙二人一席话后,气、力、法三分也是给了他莫大启发,只是到了他这一步,再想走回头路已无可能了,要想提升战力,只能设法在外物之上做文章,而法器无疑是最好选择。

  但他自身气机混杂,要想沟通其中灵识,将之祭炼为自家所有,绝不是一件简单之事,故这几天,他未曾出得阁门一步。

  “九洲炼器之法非同凡响,要是能国中匠师能学得一二,造得法宝为我所用,对付古妖异族当更是容易了。”

  他正思忖之时,阁门一开,公子淮兴冲冲跑了进来。

  墨独叹一声,将玉珠收起,道:“公子,可是又见得什么好物了?”

  公子淮有些不好意思,他们一行人在此宿住下来后,一旦见得新奇之物,他都忍不住就要回来告与墨独知晓,但有许多东西看着是好,偏偏只有修士能用,最后白白欢喜了一场。

  他合手一揖,道:“大宫师,此回淮实是得知了一个极为重要之事,若能求得九洲修士相助,我申方国便再也用畏惧古妖异族了。”

  墨独并不敢相信有这等好事,但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能壮大申方国的机会,便正声言道:“公子请说来。”

  公子淮道:“大宫师,淮方才知晓,似孙、孟此等高士,此处低位之人,皆以‘洞天真人’相称呼。”

  墨独一琢磨,道:“可是有什么讲究?”

  公子淮道:“淮初时不解其意,后来探听下来才知,举凡到得这般境地之修士,就可设法在此世之中开辟一处小天地,内可容千山万水,日月星辰。”

  “什么?”

  墨独霍地立起,道:“此言当真?”

  公子淮用力点头,道:“确为真事,淮起先也不信,后来特意问了许多修士,回答都是一般无二。”

  墨独心下震动,不单单是为洞天真人之手段,而是想到,要是申方国能得一方洞天,好处之大,是难以想象的。

  随后他慢慢冷静下来,暗自思索道:“这等小天地便能开辟,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却可试着一谈,便是孟、孙两位道友不愿,也可设法去寻别家。”

  这些时日下来,他已是知晓,九洲修士也并非出自一家,而是如东荒百国一般,分作为一个个门派,孟真人所在溟沧派与另一家少清,好比东荒与申方两国,乃是最为强盛的两个宗派,除此之外,还有别家宗门,实力相对就弱上许多了。

  修士修道也需外物,他认为只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说不定便能将其说动。

  就在这时,外间忽有嘈杂声起,他不觉一讶,到了这里之后,每日都是安宁清静,这般响动却是少见。

  公子淮来至门口,找了两名侍从过来,道:“你二人去打听一下,究竟出了何事。”

  两名侍从领命而去。

  过不多时,两人转回,其中一人道:“禀公子,听闻是此间三位高士先前出外斩杀古妖,如今已是回来了。”

  “斩杀古妖?”

  公子淮一怔,随后急急问道:“可是得手了么?”

  两个侍从皆言不知,

  公子淮一跺足,向外一指,道:“怎不问个清楚!再去打探!”

  两个侍从连声称是,又转身跑了出去。

  墨独判断道:“若是那出外斩杀古妖的三人不弱那位孙道友,想来得手不难,却不知此回被斩杀得哪一位大圣。”

  许久之后,一名侍从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道:“禀公子,打听清楚了,斩杀了两头古妖,一是吞云大圣,一是斑霞大圣。”

  公子淮不由发出一声畅快大笑,拍掌道:“杀得好,杀得好,这两头妖物都是曾害过我国中子民!”

  他骂了一会儿,就又转首向外,感叹道:“不知何时,我东荒诸国也外出讨伐古妖!”

  墨独只是摇头。

  诸国大玄士,通常需在国中守卫疆土,出去斗战,那是不可能之事。

  一旦国中空虚,怕就有外敌来犯,而且妖魔数目众多,便能杀得一二,对大局也无用处,反会惹得其余妖魔敌视,申方国虽是大国,可若被数头古妖围攻,也一样抵挡不住,若只为逞一时之快,那么早被灭国了。

  这时他一转念,暗道:“这三位真人不知是出自哪一个门派,不妨借此机会上前结识,不准能请动一人为我开辟洞天。”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