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十五章 杀机映耀寒玉洲

第十五章 杀机映耀寒玉洲

  在座诸位真人都很清醒,想要对阵山海界上妖魔,首先必须要做到知己知彼。『≤『≤,

  还未曾了解对手,便急吼吼冲上前去,那是不智之举,最好是将这些异类里里外外弄个通透明白,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再与之动手。

  伍威毅言道:“张真人,那殿外所囚禁的,可就是此等妖物么?”

  张衍言道:“山海界中同道,称此妖为古妖,这些妖魔与我九洲万年之前肆虐天下的天妖有些相似,但亦有不同之处。”

  他目光一转,望去台下一个方向,“温真人,此中差别,可由你来道与诸位真人知晓。”

  温青象打个稽首,立起身来,便将他探得古妖详情一一道出。

  他所言十分详尽,基本将古妖强弱长短说了个清楚,殿上众真都是听得频频点头。不过他们心下也都是有数,古妖有强有弱,神通又各是不同,现下接触的也只是几头而已,而且也仅是出自温青象一人所得,只能作为一时参照,不能奉之为圭臬。

  九灵宗东槿子这时出声言道:“听温真人之言,这古妖之间也有贵贱之分?”

  温青象道:“正是,殿外那头自称掖扬大圣的妖魔,便乃是四域之中北天寒渊一名妖王之女,其之血脉源流,可追至一名妖祖身上。”

  东槿子不解问道:“何为妖祖?”

  温青象道:“关于妖族,此方传言众多,不过温某探究下来,其与我九洲之上姬龙君,吞日青蝗等辈当有些相似。”

  众真闻言,都是大起警惕之心。

  龙君。妖蝗都是上古天妖,西洲全盛之时,也只与其分庭抗礼,并不将之剿灭,后来若不是地根被掘,又得太冥、鸿翮、曜汉等天外修士之助。也不会去主动招惹其等。

  更为重要的是,此辈通常得天地之眷顾,最是难以杀死。

  庞芸襄问道:“敢问张真人,此界之中,还有妖祖么?”

  张衍笑了笑,言道:“自此界人道有史载以来,就未曾有其等现身的记述,只此辈寿元悠长,不可因此断言必然不存。”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不过便有此等妖魔现身,诸位也无需戒惧,贫道与两位掌门真人自会出面应付。”

  孟真人沉声言道:“诸位也不用把妖祖看得太重,万载之前,西洲修士与妖魔争锋,也不单只靠自身法力,还有诸多法器相助。此界炼器一道,粗糙浅显。便那妖族有大神通,无有护身之宝,本事也不比九洲天妖。”

  众真都是点头赞同。

  龙君、妖蝗之所以难对付,首先是其本身实力强横,其次这些天妖都是祭炼有护身法宝的,对各派神通功法也很是熟悉。但没有法宝,就如同牙爪残缺的凶兽,纵然凶猛,但威胁已是少了大半。

  张衍这时一笑,道:“说起法宝。贫道请诸位真人观看一物。”他一抬手,道:“陶掌门,可以拿出来了。”

  陶真人打个稽首,站了起来,他自袖中拿出一物,有半尺大小,看去像是一圈,但那圈沿似有若无。

  他将此圈一掷,其落下位置,正好是殿内一只青铜大鼎,所圈身过去,眼见这大鼎自上端开始消失,而后蔓延向下,待那圈落至地面后,便彻底不见了影踪,好似被生生从世上抹去了。

  “好生古怪的法宝,这到底是何物?”

  众真能够感觉到,此圈能够威胁到自己,通常能伤得洞天真人的只有真器,但此宝偏偏灵机波荡并不强烈,甚至玄器都不是。

  陶真人言道:“此物之所以厉害,并非后天祭炼手段,而是所用宝材。”

  “诸位当知,月前贫道与宁真人、温真人二位前去剿杀古妖,此宝便是由一头名唤‘吞云’古妖大圣祭炼而成。”

  温青象笑言道:“这吞云大圣原本便有吞吃诸物之能,便是我辈入其腹中,怕也难以得活,这法宝却是再现了此宝本事。”

  陶真人道:“正是如此。”

  实则他法宝祭炼也是不易,乃是参详了补天阁中一些秘传手段,再加南华派中自玄游宫流传下来的法门,才侥幸炼制而成。

  “竟是这般……”

  在座真人不由思索起来,他们皆能看出,此物虽非真宝,但却有对敌洞天真人之能,要是运使好了,也不失为一件利器。

  温青象又道:“以温某观之,每一头古妖,皆有一门不凡神通,若能将之一个个捉来炼成法宝,必可使我实力大增。”

  冉秀书一乐,笑言道:“如此说来,这妖怪对诸位同辈来说非是祸害,反倒是宝贝了。”

  沈柏霜在座上言道:“这般说倒也不算错,便是龙君、青蝗等妖物,还不是一样被我辈炼成了法宝。”

  甘守廷这时立起身来,稽首言道:“敢问张真人,若我辈要斩杀妖魔,祭炼这般法宝,不知该往何处去?”

  张衍大有深意看了他一眼,言道:“甘真人不必急切,眼下有一处地界,因其水陆地貌与我溟沧派龙渊大泽有些相似,与两位掌门商议下来,已是决定征伐此处,到时自有诸位真人一展身手的余地。”

  众真听闻,先是一怔,随即心下生出一股振奋之意。

  眼下他们虽已在山海界中落脚,但毕竟未曾开门立宗,便不算真正站住了,只因此界情形未明,他们也知需等待恰当时机,可未想到,这三位真人这么快便打开了局面,寻到了合适之地。

  一旦有一个宗派在此立足,那距离其余门派重开山门也是不远了。

  而诸派之中,以溟沧派实力最强,九洲修士有三大凡蜕战力,若再算上那一头玄武,便有三个落在溟沧派中,由溟沧派先自立门,众人皆以为此是理所应当,并无什么不妥。

  戚宏禅出声言道:“张真人,不知那地界位在何处?”

  张衍对他一点首,随后言道:“诸位且看那舆图。”

  随他言语,只见那舆图之北便有一个团亮光闪起,笼罩了有一片地域,看去乃是一片内海,在图上显得不大,但比较下来,比之那北海六洲,竟也不让分毫。

  张衍言道:“此处所在,名为寒玉海洲,这地界之上有一名名唤青璎大圣的妖王盘踞,正是那殿外掖扬大圣生父,东荒那几位同道曾言,此妖麾下,有不下数十头古妖,若是打下此处,古妖尸骸,我溟沧派门下一概不取,全由得各派同道支配。”

  戚宏禅言道:“张真人,戚某以为不必如此,究竟能取多少宝材,各凭各家手段就是。”

  张衍微微一笑,道:“戚掌门,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待我溟沧派立稳山门后,也会襄助各派开山立派,到时可不会空手而回,说起来也并不吃亏。”

  听他如此说,台下诸真不禁都是露出笑意。

  还真观掌门濮玄升这时起得身来,打个稽首,朗声问道:“张真人,不知那征伐之日,定在何时?”

  殿中顿时一静。

  张衍目光投下,看向众人,缓缓言道:“那青璎妖王之女被我拘禁,按东荒国道友所言,其闻知消息之后,许会聚集部众来犯,我等也无需坐等这班妖魔上门,可先一步杀了过去,若是顺利,或可将其一网打尽,故这时日,无需早也无需晚,便先定在一月之后,诸位真人回去之后,可先做一番准备。”

  众真一听,都是肃声应下。此一战关系到九洲修士能否立足此界,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

  张衍抬眼望去殿外,眼前正是一个最好时机,九洲修士初到山海界,北天寒渊那些妖魔对他们同一无所知,也不知他们即将动手,可以说主动之势把握在己方这处,

  下来殿上所议,便是此回出战各派修士该如何配合,不过这并不是什么繁难之事,不过一个时辰之后,就有了结果,随后见已无事,诸真便一个个告退离去。

  甘守廷、吉襄平二人正想离开,却听耳边有声音道:“两位请留步。”

  二人听出是张衍声音,忙是站定。

  张衍待殿上再无他人之后,便把二人请至座前。

  甘守廷小心问道:“不知张真人有何吩咐?”

  张衍道:“方才诸位真人言议之时,为何二位在旁不言不语。”

  甘守廷叹一声,道:“真人当是知晓的,我等本是东胜洲修士,对各派神通不甚了然,与诸位真人也无任何交情,自然插不进话去。”

  张衍笑了一笑,道:“既如此,贫道有一事交托两位去做,若是做好了,自当给两位记上一大功。”

  甘守廷小心问道:“不知何事?”

  张衍言道:“此方天地,除那古妖之外,还需防备的,便是那些精怪异族,其与妖魔不同,与东荒诸国攻杀数千载,也是渐渐有了一些气象,不但建国称邦,还立有法度礼器,更有尊卑上下之分,其中不乏境界高深之辈,但若有与那青璎大圣交好的,不定会趁我攻伐寒玉海洲时出手施援,故我需两位到时牢牢看住此辈。”

  甘守廷有些踌躇,道:“若是来敌众人,只我二人怕是抵挡不住。”

  张衍笑言道:“两位不必担心,异类精怪彼此各不统属,便有动静,来者也绝然不多,真便遇上万一,准你二位退走。”

  甘、吉二人对视一眼,便齐齐打一个道躬,道:“我等应下了。”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