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十七章 龙厌山中鬼蜮心

第十七章 龙厌山中鬼蜮心

  大殿之前,班霞大圣软塌塌地趴在空旷广场之上,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他本待这些天外之人过来招降他,可是其对掖扬大圣的兴趣明显比他大,一连把他丢在这里几日不闻不问,他有意主动开口请降,又怕如此做会被看轻,是以内心深处,充满了矛盾挣扎。

  正长吁短叹之时,他眼角忽然瞥到有两道灵光过来,往前方殿台落来,不禁把头颅一昂,把精神抖擞起来,掖扬大圣已不在此处,那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此刻来人,却是温青象与东槿子二人,

  待在殿前落定,温青象言道:“道友怎么看中这妖魔了?”

  东槿子道:“听闻这妖魔神通可卧伏霞光之中,吞吐日月精气,遁行甚快,以寻常手段伤之不得,我那法器在人劫之中因与溟沧派真人交锋,着实受损不小,眼下又要大战,只要拿它凑数了。”

  温青象道:“道友门中九灵幡尚在,何不去向张真人求请,眼下大战在即,此等提升实力之物,张真人多半是会还了你九灵宗的。”

  东槿子轻轻摇头,道:“此宝难以驾驭,我现下功行不足,便是到了我手中,也不会用它。”

  她之所以作此决定,那是另有考量。

  此战过后,秦、岳两位掌门有很大可能会赐下紫清灵机,此物对洞天真人修为提升极为有用,她不想错过了。

  而眼下她还寸功未立,功行在放在诸多同道之中也算不得如何高,若此战之中战果大,那么今日拿了九灵幡,来日怕是就拿不到这上好清灵之气了。

  温青象笑道:“不过要祭炼此妖,道友难免要欠下陶掌门一个人情。”

  东槿子道:“无妨,我手中有一头木棘龙,本是门中长辈从一名太昊派修士身上得来的,听闻此物乃是鹤真人当年所炼。送还陶真人,想来能还上这个人情。”

  温青象有些意外,随即点首道:“陶掌门乃是鹤真人弟子,道友有此物。那他定是不吝出手。”

  两人在此说话无所顾忌,自然而染传入斑霞大圣耳中,却是令他吓得魂飞魄散,慌张无比,哪还顾得上什么矜持。立刻大喊道:“慢着,慢着,两位高士,莫要杀我,我愿降顺,我愿降顺。”

  东槿子站至他面前,倒也不急着出手,问道:“似你这般妖魔,外间好似有不少,若不炼成法宝。留你下来又有何用呢?”

  斑霞大圣知晓此时必须证明自己价值,急忙言道:“小妖每日修行时,因需随霞雾游动,故能见常人之所未见,对地理山水尤有心得,哪怕对许多大圣神通喜好,也是略知一二,留小妖一人,可为两位寻得更多大妖。”

  东槿子嗯了一声,道:“本事不错。不过我把搜魂之后,也一样可以知晓这些。”

  斑霞大圣不知搜魂为何,但也知晓定然不是好事,急得头颅之上都是汗水。道:“且慢,还有,还有……”

  东槿子与温青象倒也不急,面色平静都是站在那里,看他还能拿出什么来。

  斑霞大圣搜刮肚肠,拼命思索自己还有什么能让这二人看得上的。过了片刻,他眼前一亮,道:“小妖还有一桩本事,麾下豢养有许多云炼虫,能钻山入地,过海游江,无论何种险恶之地都可去得,小妖当年正是靠了这班小虫,方才寻了一株青云果,开了灵智。”

  两人不禁有些意外,这般本事虽然不似那等翻江倒海的神通,但要是真如这妖魔所吹嘘的一般,运用好了,对九州修士开拓宗门那是极其有利。

  而且这也妖魔也是狡猾,这本领非在这其自己所有,是应在那些徒子徒孙身上的,就是把他抓来炼成了法宝也使不出来。

  温青象笑了笑,转目看来道:“东槿道友,这头妖魔眼下还不能杀,不过若有其余妖魔看得中,温某定会鼎力相助。”

  东槿子一思,对班霞大圣道:“你方才说知晓许多妖魔神通,那便说几个与我知晓。”

  斑霞大圣大喜,忙是连说十几个妖物所在,其中有几个和自己有仇怨或者不对付的,也是一并交代了出来。

  东槿子考虑了一下,转过身去,道:“温道友,走吧,先去寻那斓角大圣。”

  温青象一笑,道一声好。

  看着两人离去,斑霞大圣知道自己算是逃过一劫了,想到那些对头下场,他心下不禁充满了快意,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东荒百国之北,有一条如屏障一般的山脉绵延起伏,横贯东西,拦阻南北,只是有少数山口可得穿行。

  此处名为龙厌山,哪处势力占据了此处,向南可俯瞰云原,向北可出入林海大山,进而窥望寒渊高都。

  东华神国在时,此处是守卫疆的一道屏藩,位置之重要,可谓不言而喻。

  只是神国崩塌之后,此处绝大部分都被古妖大圣或是异类精怪夺了去,只有南麓一小段无关重要的支脉隘口还在人道百国手中,维持着最后一点脸面。

  也正是因此,东荒百国之北几乎没什么像样的屏障,异族精怪几乎想来就来,想走便走,北方诸国每过十数载便会有城池被攻破的消息传出。

  但是云原之北这片地界要被夺去,那等若在所有诸侯国软肋之上插上一刀,这是绝对不容许的,故又不不得不将大量人口自腹地迁徙过来,重新筑垒造城,这等若使得在东荒百国身上开了一个难以收复的伤口,不断流血,以至于诸国国力始终难复。

  数千载下来,东荒上国借数次诸侯会盟之机,曾试图将龙厌山夺了回来,但无不是以失败告终。

  在山脉西地深处,有一巽人部族,其族之人长相怪异,双手垂地,足似高跷,面如猿猴,身上无毛无尾,只有长发垂下遮掩。不过个个奔跑如飞,能射擅投,族中虽并大玄士这一境界的人物,但却供奉有一位环瞳妖圣,其虽然名声不显,实力却着实不弱,再加上此处贫瘠,草木稀少,平日也无人过来招惹他。

  这一日,却是自天降下一道墨绿光华,随后变化为一个做玄士打扮之人,他高声言道:“高环瞳可在,懈青衣来上门来拜。”

  山中一座石屋之上,一条蜷缩如卷线的长虫一晃,化作一名手持滕杖的眇目老者,他远远立住,拄定杖身,警惕言道:“盘荆大圣?你来这处做什么?”

  懈青衣合手一礼,道:“环瞳大圣,青衣此来,是想请你出山,与我一同救得一人出来。”

  环瞳大圣倒并非立刻否决,而是问道:“救谁?”

  懈青衣缓缓言道:“姝掖扬。”

  环瞳大圣沉默许久,才道:“有几人?”

  懈青衣笃定道:“青衣已是说服四位大圣,若是环瞳大圣你愿加入,那就有六人了。”

  掖扬大圣在东荒地陆如此之久,也并不是势单力孤,再加上她是青璎大圣之女,自然有不少妖魔主动凑了上来,只是掖扬大圣心高气傲,自恃出身高贵,哪里看得上这些荒妖,平日都是不假辞色。

  但是此次听闻其被东荒国之人擒住,又被送入了天外来人手中,这些妖魔心思又活泛起来,在懈青衣牵头之下,便想去将她劫了出来。

  懈青衣等了许久,见环瞳大圣始终站在那里,却是迟迟不说话,不由问道:“环瞳大圣何必迟疑,六位大圣,哪怕是东荒百国都可杀个来回了,又有何可怕?”

  环瞳大圣摇头道:“不是如此说、谁也不知那些天外之人有什么本事,其等敢囚禁姝掖扬,想来是不惧青璎妖王的。”

  东荒百国大玄士处处分散,任何一国面对六位大圣,都无力可挡,等到各国大玄士赶来相援,那早便退走了。

  可他们对这些天外来人还什么都不知晓,且其能横跨虚空而至,又哪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懈青衣却大笑道:“环瞳大圣你多虑了,天外来人方至此处,又怎知晓青璎妖王的厉害,而这消息早已是传了出去,青衣以为,这一位得知之后,断然不会容忍自家血脉落入外人之手,想来用不了许久,就会率族人南下了。”

  环瞳大圣皱眉道:“既然青璎大圣迟早要来,何不等他来了,我等一起动手?”

  懈青衣嗤笑一声,道:“等青璎大圣来了,那些老妖定也会上去巴结,难道还轮得到我等?唯有这个时候出手,方显诚心,姝掖扬也会记得我等好处。”

  环瞳大圣一想,觉得这话也有几分道理,但他心下仍觉不安,面对不知底细的对手,就这么上去,还是太过莽撞。

  懈青衣见他这副模样,便言道:“环瞳大圣放心,此番非是定要将姝掖扬救了出来,要是不成,那便早些退出,只要让青璎大圣来后,让其知晓我有这份心意便好。”

  听他这么一说,环瞳大圣原本皱着的脸顿时舒展开了,他自忖只过去露个面,凭自己本事,就是遇上危局,应也不难逃脱,于是应下道:“好,便算我一个。”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