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十八章 人衣禽兽充国使

第十八章 人衣禽兽充国使

  数日之后,六名妖圣在东荒沿海第一高崖崇霄岭上相聚。

  环瞳大圣看了看四周,道:“只我几人么?无有再多了?”

  懈青衣道:“便我这几个了。”

  倒不是他不想招聚更多人手,而是东荒地陆太过广大,古妖大圣彼此所居之地相隔遥远,便眼前这几人,还是靠着他往日在各处种下的分身,才得以寻了过来的。

  这也是他短时之内所能寻到得最多人手,下来便是再给他一月两月,也无有可能再多上一个了。

  这时,一个望去只是一团氤氲烟雾的古妖大圣开口道:“听闻那些天外来人,是乘坐一条大鱼而来,不知那大鱼现在何处?盘荆大圣可能对付?”

  此语一出,其余几人都是盯过了来,大有不把此事弄了清楚,就不愿出动之意。

  懈青衣笑了笑,他心下十分明白,这几位妖圣来之前不会想不到这等事,心下定是有了应对回避之法。而先前之所以不提,反留到现在才说,并非是想起意退走,而是拿捏他一下,或是争一争主事之人之位。

  不过他怎会无有准备,一晃手,道:“诸位不必担忧,在下出来之前,曾特意去过太公山问卜,得蒙告知,此行必不会受这大鱼所扰。”

  “太公山?”

  “盘荆大圣原来去了那处。”

  众妖倒是有些意外了。

  东荒临海之处,有一块太公石,传闻天地开辟之后便就在了,很是奇异的是,只需有人献上祭品,便可求卜吉凶,但是有些事能得答案,有些事无论怎么问都无结果,

  环瞳大圣道:“盘荆大圣,可曾问过。我等此行是否顺遂?”

  懈青衣摇头道:“也不是未曾问过,但是祭品献了不少,太公石却始终不作回应。”

  几名妖圣听了,都是暗叫可惜。倒不是为不曾问出结果,而是为那些白白耗去的祭品。

  懈青衣似看出他们所想,心下不禁有些鄙夷,暗骂一声鼠目寸光,但是他也知道。也正是因此,这几人才被他说动,便道:“诸位,只要能救回姝掖扬,难道还怕得不了好处么?别得不说,只是姝掖扬手上那血英石脉,稍稍漏一点出来,就够我等享用了。”

  众妖呼吸不觉粗重起来。

  血英石脉是青璎大圣赐下的血药,传闻其中浸染有妖祖精血,此妖王每一个儿女皆有一枚。要是能分得一些,凝炼血气将更是容易。

  懈青衣咳了一声,将这几位古妖引得回过神来,随后朝上方某处方位一指,道:“各位请看,天中那团云雾便是天外之人所在之地。”

  众妖抬头望去,见繁星满天,耀照夜空,但是偏偏懈青衣所指那处,一大片天域皆被一团云雾遮去。

  那形如烟雾的古妖又再开口道:“我等现下便上去么?”

  懈青衣笑着摇头道:“坛香大圣。这却是不成的,前日在下派遣了数头小妖上去试探,却发现在这团云烟之外,有一层无形之力阻挡。后来强行催其等往里潜入,却在瞬息之间被绞了个粉碎。”

  众妖一惊,有一个问道:“这是什么道理?”

  懈青衣想了想,道:“许是有什么神通法术守御吧。”

  山海界中,不说这些古妖大圣,便是东荒百国。也从未接触过阵法禁制这类物事,自然无法弄得明白。

  环瞳大圣皱眉道:“就是我等能闯了过去,怕也会惊动那些天外来人吧?”

  懈青衣道:“不错,既然无法强闯,那再换一个法子就是。”

  坛香大圣讽刺道:“什么法子,莫非让其等打开大门,放我等过去不成?”

  懈青衣哈哈一笑,道:“为何不可?”

  环瞳大圣道:“盘荆大圣要如何做?”

  懈青衣道:“此刻山脚之下有一队人马,本是西地扶项国使者,被在下半途截下,我等可混入其中,似东荒、申方两国使臣一般混入进去。”

  扶项国乃是西地大国,实则在九洲修士到来后,此国便早早派遣出了使者,不过因路途太过遥远,整整飞了一月,才出了百国疆域,但却不想被这位盘荆大圣带领族人暗中伏击,除了那位为首大宫师逃脱外,其余一个不落,都被他以秘术神通变作了自家人。

  坛香大圣哼了一声,道:“侍从奴仆可以听你驱御,但一国来使,若无大玄士坐镇,那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这一点,盘荆大圣又待如何解决?”

  懈青衣神秘一笑,道:“这有何难,诸位请看这是什么?”他把手掌一摊,上面有数十枚五颜六色的丹砂。

  当即有人认出来历,“化身散?”

  懈青衣道:“不错,这药散服下后,可使我等收敛了自身气机,从里到外与玄士看去别无二致。”

  坛香大圣却质疑道:“身躯可换,气机可敛,但相貌却不能随心所欲变化,东荒百国之中,大玄士彼此都是认得,那处还有两国还有使臣在,难道就不怕被认了出来么?”

  懈青衣胸有成竹,道:“这两国使臣固然认得每一位大玄士,但不见得认识每一个公族子弟,若是新近方才成就大玄士,他们又如何分辨?至于那些天外之人,那就更是无需担忧了,至少短时内是不怕被识破的,只要混入其中,就能光明正大去找寻掖扬大圣的下落。”

  他将药散往外一松,道:“诸位,服下此药之后,我等便是那真真正正的扶项国使者。”

  一名唤作岫章大圣的古妖第一个伸手,抓了一把过来,叹道:“原来盘荆大圣还有这么一手,那却是好办多了。”

  懈青衣笑道:“诸位来此之前,莫非以为在下要蛮横硬闯不成?在下虽然有几分本事,但在不明情形之前,却也不会做这等蠢事。”

  在场几个古妖都是明白,他这明明有了妥善计策,却又不与他们说明,这分明是怕消息泄露出去,不过这时倒也无人去与其计较。只要当真可能做成,这些也只是小事罢了。

  他们纷纷将药散服下,只是一会儿,便听得骨骼咔咔声响。一个个都是去了身上异貌妖形,变作人身模样,而且气机沉敛,若不故意发动血气,看去也只是一个普通玄士而已。

  懈青衣也是将药散服下。不过他是要冒充大玄士之人,药力却是轻了许多。

  他并不放过任何细节,将早便准备好的衣物拿了出来,让众妖换上,又特意关照稍候无事不得开口,全由他来应付。待见众妖有些不耐烦时,便不再啰嗦,对山崖下方吹了一个哨声,过去数十息,就有一头百丈大小的巨鹰飞上崖台。鹰背之上,已是站有百多人,见得懈青衣,齐齐一揖,道:“拜见大宫师。”

  懈青衣一笑,一挥袖,道:“免礼。”他往鹰背之上一跃,道:“诸位,且请上来吧。”

  五名大妖相互看了看,便各自纵身上来。

  懈青衣再吹一声哨。这大鹰翅翼一展,乘风直上,半刻之后,就已是接近了那团雾气云。

  他合手一拜。道:“扶项国使臣陌冲,奉王上之命到此,特来拜会天外高士。”

  等有片刻,就见那云雾中露一通道来。

  懈青衣一个催促,大鹰便顺利飞入其中。

  环瞳妖王等五人都是心下一喜,未想到此法当真可行。

  不过他们记得先前的嘱咐。一言不发,混在诸多仆奴甲兵及使从之中,倒也并不如何显眼。

  孟真人此刻得到了消息,又是一国使臣到来,不过眼下不比初来乍到,已是知晓扶项国虽算大国,但国中只有两名大玄士,不必他亲自招呼,正准备唤门下弟子代己出迎,殿檐之上铜铃却是剧烈晃动起来。

  他神情微动,此是补天阵图所置善恶铃,入得阵图之人,若是心怀恶念敌意,便会摇响,

  不过如在九洲,哪怕是敌对一方,也无人会在打破外间禁制之前贸然闯入进来,因在这阵图之中,哪怕一个法力低微的弟子,也能调用庞大阵力镇压外敌。

  他把眼一抬,便朝阵门出入之地望了过去。

  霎时之间,懈青衣一行人都觉自己似一股渊深如海的气机罩定。

  除了懈青衣自己神情不变外,那五名古妖都是不自觉血气一振,但又很快收敛下去。

  孟真人乃是元胎真人,感应何等灵锐,便那凶横气机虽只露出一丝,却也如白纸染墨,醒目异常。

  他抚须一思,唤来一名道童交代道:“命周宣去招呼这些人,如有必要,准他动用阵力。”

  道童应命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周宣将陪着懈青衣等人安排入客馆之中,虽已知这些人另有目的,但他神情却是一如平常,毫无异状。

  懈青衣乍入此间,所见所闻俱是新奇之物,也是心下惊叹不已,不过眼下还顾不上这些,与周宣言谈熟络之后,便试着问道:“周真人,冲有耳闻,东荒上国使者赠了贵方一头名唤掖扬大圣的古妖,不知是否为真?”

  周宣笑道:“怎么,贵使对此妖有兴趣?”

  懈青衣呵呵一笑,道:“非是冲有此意,而是王上闻此妖毛羽华美,故想一观,冲为臣属,自需替王上完愿,若是可以,愿拿财货换下此妖。”

  周宣道:“此事小道无法做主,不过此妖乃是东荒国进献给我掌门之礼,怕是贵使难以如愿。”

  懈青衣露出一副十分遗憾之色,道:“既然如此,可否准冲采此妖一根翎羽回去,如此也算有个交代,不知可否?”

  周宣似是犹豫了一下,随后道:“此是小事,明日小道可带道友一行。”

  懈青衣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