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六章 血气玄图悬白山

第二十六章 血气玄图悬白山

  血魄魔头一把常定大圣围上,便冲着它撕扯啃咬起来。【全文字阅读】

  不过此妖号称“常定”,便是因为一身坚壳无暇无垢,打磨完满,什么外力过来,都能抵挡一时半刻,而其内里脏腑,更是能融金化铁,老韧异常。

  只是血魄魔头来势凶猛,看去茫茫一片,是百万?还是千万?根本无法计数,这也着实把它骇得不轻。

  便是眼下一时无恙,可这般围攻之下,又能支撑多久?

  故它把血气一鼓,就想撑开一条去路。

  只是冥泉、血魄两宗法术,除却表面手段外,还极尽污秽侵蚀之能事,血气方才放了出来,立刻就被那秽气沾染,而后它就觉一股Y冷之气蔓延上身,

  山海界中古妖大圣,除去草木精灵,金石魔怪等异类,大多讲究是以R身气血克敌,神魂虽壮,但多多大而无当,更无护御之法。只是一会儿,它便觉得昏昏沉沉,似欲睡去,此是神魂受到侵害,便R身再是强健也不济事。

  这一失了抵御之力,围绕在外的魔物齐齐冲了上来。

  仅仅数个呼吸之后,常定大圣浑身精血本元就被血魄吸了个干净,而一身坚躯硬壳则被魔头吞吃入腹。

  而把一个古妖化去,这两种魔物得了补益,凶威顿比原先又强盛了几分,在天穹上空一顿,就朝着蔽白山方向俯冲下来,看着密密麻麻,有如蝗群一般。

  大公子看不清那上方发生何事,但却能感觉到常定大圣那旺盛血气在顷刻间便荡然无存,心下也是大震。

  看那些形似魔妖之物能这么简单就能把这一头古妖大圣杀死,他又岂敢让其近前,立时向上一指,对着身边一名妖圣言道:“化妄大圣,你可能将之阻住?”

  化妄大圣满不在乎地撇了一眼,十分自信道:“大公子在此等着便是。”

  它往前一跳,霎时跃出山头。轰隆落在地表之上,把身躯一耸,随一声努啸之音,便变化为一个后肢粗壮。浑身满是斑纹,如蟾似虎的独角怪物。身躯虽放在诸多古妖之中不算出众,但也有数十高,往地上一遵,而后头向后仰。把嘴对天一张。

  其口十分之巨大,这一豁开,上半边嘴唇几乎贴到了后脑勺。

  看到他如此施为,在场绝大部分妖圣都是神色一紧,尤其不少吃过苦头的,下意识就挪开了几步。

  化妄大圣喉咙之中猛然发出一声沉闷大吼。就喷出一口腥浊黄烟,首当其冲的万数魔头血魄,顿时烟消云散。

  大公子露出一丝笑意,这化妄大圣是他最为得力的手下,本体是何来历无人知晓。其一吼之下,可断遏江流,D穿山岳,而那黄烟一出,更能化消万物,

  迄今为止,他还从未见有人在其开口之后,还敢站在前方的。

  宇文洪阳与温青象都是微觉意外,本来魔头血魄不管受到何等攻击,只要不明破解之法。打散之后,就又能重聚而出,但是这一回,却是真真切切的消失不见了。

  不过他们放出这些魔物的目的。非是要凭此一举击垮灭明鸟部族,为得是以此耗损对方血气法力,再一个,也方便窥看对面神通家数。

  便是场面之上这些魔物全被灭去,只要他们法力不绝,仍可自冥河和血瀑之中源源不断诞出。

  宇文洪阳见化妄古妖似是有些门道。顿时起了收服之心,他考虑一下,道:“薛掌门,温真人,与你二位打个商量,把此妖让给我如何?”

  温真人看向薛定缘,见后者微一点头,他便笑言道:“这里古妖多得是,这一头宇文真人若是看中,尽管拿去就是。“

  宇文洪阳对二人打个稽首,便起意一催,场中那些魔头顿时一散,并不是再聚在一处,下方那一团黄烟冲上来,不过是裹住了十数头,其中还有不少虚象,与上回战果一比,委实差得太多。

  化妄大圣见此,心下一怒,身上血气涌动,身躯霎时又再膨胀了一圈,所喷吐出来的黄烟也是比方才扩大了数分,虽又杀了不少魔头,但也只是做到勉强阻挡自己这一处,更多魔头血魄却是向四面八方散去。

  而停驻在各处峰头之上的古妖大圣,此时也与这些魔物产生了碰撞,整个寒玉海洲之上,神通灵光,血气阳火接二连三迸闪出来,轰震之声,响彻天地。

  九洲各派D天真人俱是冷眼看着下方,观察着那些古妖大圣的神通变化。

  他们并未因为场面占据优势而有所轻敌,方才化妄大圣那手段便足以说明这些妖魔也自有其过人之处,

  况且他们此来目标乃是灭明鸟妖,只要此族不灭,便不算功成,不过到眼下为止,出来得都是族外妖魔,其部族之中的妖圣却一个都未曾出来。

  化妄大圣一人冲在最前,看去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不过因不断使动神通,不过斗了一刻,他血气不比方才那般势盛了,已是渐渐衰退了一些。

  忽然之间,有上百只魔头忽然凭空遁出,自他侧面冲来。

  它哼了一声,一口黄烟吐出,这一回却是将自己裹在了其中。

  那些魔头立刻顿住,只是绕着他身形游走。

  过不片刻,那黄烟散去了一些,魔头又作势欲扑,它赶忙又喷出黄烟罩身,只是如此一来,却也只能顾及自家,照看不到后方了,更多魔头从顶上越过,直往大公子所在之地冲去。

  他顿时一急,向空又是吐出一团黄烟,将其都是挡了下来。

  可这么一来,环护自身的烟雾却是露出了一丝空隙,数十只魔头登时抓住了这个破绽,倏尔窜入进来,叮咬在它身上,拼命吸食起精元血气来。

  化妄妖圣神通虽强,但R身比之其他妖圣,却是稍嫌孱弱,顿时惨嚎一声,一个纵跳,把一块山岩撞得粉碎,再满地翻滚,拼命喷出黄烟护身,再也顾不上别处之事了。

  宇文洪阳平静看着,这妖物神通虽强,但从头到尾也只这么一种,在他眼中,着实太过单薄,很是容易便能找到破绽,他只是稍稍改换了一下战术,便就使其变得疲于奔命。

  大公子看那天中魔头血魄呼啸而来,倒是处变不惊,只一挥手,他身边妖圣纷纷跃起天中,将那些魔头挡住,但随着其等一个个施展出了自身神通,很快也是暴露了自身短板,只斗了一会儿,就变得左支右绌起来。

  此一幕,大公子心下一沉,如此棘手的敌人,自灭明部族与曲莲大圣一战之后,已是许久未曾见过了。

  他忍不住就想亲自出手,但很快又按捺下来,暗自忖道:“这些天外修士神通古怪诡异,但应还未有拿出所有实力来,我若提前暴露手段,却是不妥,场中也失了威慑之力,唯有等得其现出真正杀招,我才可发动,在此之前,唯需依靠族外之人抵挡。”

  他又望了一眼四周,见各处峰头也是如他这里一般,变得岌岌可危,知道必须做些什么,立刻招呼一名年轻男子过来,小声嘱咐了几句,又把一物递去。

  那年轻男子点了点头,便现了原身,往山巅飞去,很快,其便落在了青璎大圣那D府门前,并把手中之物高举,并道:“奉大公子之命,请嗜老开得我部中骨纹大柱。”

  D窟门前大柱之上,那一名端坐再此的老者眼帘一开,在信物之上看了几眼,便缓缓站起,随后起手一抓,将自己胸膛撕扯开来,就见大股腥血向外喷洒出来,只是一会儿,便将那此间十来根骨石堆叠的高柱俱是染红,

  与此同时,自蔽白山上流淌下一道道血色长河,不多时便蔓延到所有峰头之上,继而凝化出无数古怪纹符,向着天中放出一道道刺目红芒。

  正都斗战之中的数十名妖圣被此光一照,顿觉身上气血大涨,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元血力灌入进来,一个个都是忍不住嘶吼出声,身上神通之威,竟于一瞬间暴增了数倍,不过片刻,天中魔头血魄就被扫荡去了大半。

  公佥造一直在旁观战,九洲修士所表现出来的强悍战力,令他深深为之震惊,可一见那赤红纹符出来,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道:“气血纹图?这如何可能?”

  公子佑见了,顿时脸色一白,颤声道:“祭月,这,这不是我东荒国当年对阵三氏的鲜血纹图么?此辈怎会使得?”

  这也由不得他不慌,纹图之术可是东荒百国对付妖魔的一大利器,要是其等也是学会,那后果不堪设想。

  公佥造神情凝重地看了一会儿,道:“的确我神国纹图无措,未想到给这般妖魔学了去,不过只学得四五成,只能强壮血气,聚力对敌,无法断陆绝空,应是此辈从天都门前偷拓而去的,还未能通晓其中所有变化。”

  他抬头往殿上看去,心下又是庆幸又是后怕,暗忖道:“灭明部族若把这些纹图吃透,我东荒诸国子民翌日必定会沦落为其等血食,幸好这些九洲修士此来征伐寒玉海州,令其手段提前泄露了出来,纵是此回无功而回,也不致毫无准备。”

  张衍在殿台上环目一顾,见那血光照耀之下,众人实力大增,只是魔头血魄已无法给其足够压力,于是言道:“婴真人,可按此前计议行事。”

  婴春秋打一个稽首。

  不过片刻之后,一道道煊赫剑光自补天阵图之上飞腾而出,化作亿万之数,齐刷刷往下落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