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八章 九死亦难渡外劫

第二十八章 九死亦难渡外劫

  大公子一声招呼之后,就尽起山头妖圣,往天中杀来。

  见他带头冲杀,所有灭明族人,包括姝英在内,此时也不敢再待在原处,皆是领着手下之人乘风飞起,跟在后方。

  一时蔽白山上妖风弥漫,血气腾霄,就是那些纠缠上来的魔头血魄也被冲散开来不少。

  孟真人见下方妖魔已是倾巢而出,传音各处,道:“那青璎大圣自有渡真殿主看住,此辈由我等对付就是。”

  各派真人都是点头应下。

  大公子冲至半途,身外云烟一荡,就变化为一头身披灿灿金羽的凤鸟,九对翅翼次地打开,舒展千丈有余,尾翎一舞,彩霞斑斓,光华灿灿。

  他这副模样极是惹眼,顿时惹得无数魔头血魄冲了上来,他却一声戾叫,浑身燃起熊熊金火,此火似是另有玄妙,魔头血魄还未挨近,就被焚去,其在空中盘旋一阵,竟把身外数千里方圆内的魔物都是扫荡一空。

  而他那些同族兄弟姐妹,知晓青璎大圣在后看着,自也是不甘示弱,纷纷显了原身,施展出各自神通,天中仿佛陡然多了二十余个金火焰团,将外间魔物都是驱逐灭杀,为后面众妖开出一条通路来。

  庞芸襄打量着这些妖鸟,忖道:“这等妖鸟模样很是华美,还能扫荡魔头,若是能捉得一头来,倒用来看守洞府。”

  只是此间鸟妖大多身上有一股暴虐污浊之气,她素来喜洁,并不想碰,于是目光在四处游走,试图找一头合意的,。

  大公子绕了一圈之后,飞至高空之上,再发出一声高亢长鸣,就向下俯冲过来。

  这时众真之中,一名道人一举手。就有一道清冽剑光飞出,其速追光超电,却是快到了极点。

  大公子还未曾反应过来,就被这剑光从头到尾剖成两半。然而古怪的是,它身上鲜血并未有半滴流淌出来,只一息之后,两半身躯之中有赤光迸出,就又牵连了一处。伤口顺势收拢,竟于瞬息间恢复的完好如初。

  他又一振翅膀,正待再动,却见下方忽然多了一团呜啸浊烟,其范围越来越广,此刻若不改换方向,那必会撞入进去。

  他能感觉到那团浊气之中有一股惊人威势,似能泯灭万物生机,可变回原身的情形之下,他身上血气冲涌。本性已是被激发出来,并不似先前那般谨慎小心,而是变得极为凶悍,竟然不闪不避,一头就闯了进去。

  轰的一声,只与那玄烟一触,他便被吹散成为一团飞灰。

  可古怪的是,尽管他身躯已被损毁,其一缕气机却是停滞不散。

  等这一团浊烟散去,余下那些灰烬被风一吹。忽忽又聚到一处,只是翻滚了几下,居然又生出血肉毛羽,不过数个呼吸。这一头灭明妖鸟又是恢复了原来面目。

  有识得厉害的妖魔惊呼道:“是‘九死’,是九死之变!”

  后方古妖个个振奋,大公子有此神通,除了青璎大圣,可以说没人杀得死他,那他们还怕得什么?

  大公子能统御诸妖。身为青璎大圣身为长子只是其中一个缘故,最重要的,还因为他成得古妖之后,成得数门都是异常了得。

  其中这一门“九死”神通,可凝聚出一根藏血翎羽,只要距此翎羽非是太远,无论受得何等外力侵袭,哪怕斩颅断首,身化飞灰,若这一根翎羽不坏,就能再长了出来。

  而这根翎羽,此刻正寄存在青璎大圣身旁,想要正面将他击杀,几乎是无有可能之事。

  孙至言见这他这般悍勇,来了些兴趣,但见此妖身躯被打成一团碎肉之后,又是很快复原过来,冷笑一声,道:“此妖倒有些能耐,那便来试一试我这五雷壶。”

  正要把法宝祭出,就在这时,却听得耳畔一声传音。

  “孙真人,既然一时无法伤得此妖,那也不必与他多做纠缠,待我将它收去另一界域之中,等把其手下料理干净,再回头收拾不迟。”

  孙至言一扬眉,便停住了动作。

  大公子仗着神通之术,对打上身来的神通道术浑不在意,反还迎头冲上,几次之后,众妖士气更盛,他心下也自得意。

  这时见手下之人也是差不多跟了上来,就一拍翅翼,冲向众真立身之处,本以为此举必能逼得这些天外修士收势自保,如此后面手下之人再一拥而上,就可冲乱对方阵脚,只是目光投去,却见众真站在那里,半步不移,神情之中,无有半分惊慌,只有一派平冷漠。

  他心下微觉有异,但自恃不坏之躯,也并不将此放在心上,这时前方忽然跃出一幢高塔,拦在去路之上。

  他啸叫一声,血气涌上心头,正待一鼓作气撞了过去,塔顶之上却忽有一道光亮路落下,还未等反应过来,便被那光华照中,只一瞬间,身影便就消失不见。

  戚宏禅拿一个法诀,藏相灵塔就化一道灵光,回了他袖中。

  大公子乃是此刻名义上的统帅,见得他突然变得无影无踪,众妖顿时一阵慌乱。

  倒是大公子阵中那名长老是个明白人,只道:“诸位无需忧虑,大公子乃是不坏之身,只是被神通暂时困住,相信稍候便可出来。”

  姝英见大公子被收,非但不急,反而变得高兴起来,眼下煜齐被人追杀,躲去远处,还不曾回来,此间就属她神通最强,于是叱喝一声,把身上八对羽翅一展,扇开一缕缕晕光金辉,“众人听我号令!”

  庞芸襄找了许久,却始终没找到能令她看上眼的,这里灭明鸟妖虽有百万之数,气息纯净的,太过弱小,而气血强横的,又多是污浊不堪,此时姝英一跳出来,不由眸光一亮,便起一道灵光点去,霎时照在其头顶之上。

  姝英只觉顶上一道清光照下,神魂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可几番运动血气,却都无法将其冲开,仿佛身上沾染了灰尘,却总是无法洗去,不由大怒。

  她因没能夺得草木精灵祖脉灵根就被拖到此处,本就积蓄着一腔怨气无处发泄,此刻被这气光一阵刺激,顿被撩拨起来,双目变得一片通红,尖啸一声,身躯疾化流光,就往主动往庞芸襄方向。

  众真一看,就知是这位庞真人看中此妖了,不过这里古妖甚多,到处有得选择,自也不会来与她来争抢。

  庞芸襄神情不慌不忙,拿了一只玉盘出来,再起指在上一点,指尖之中,有一滴精血投下,盘上顿时生出一道清清毫光。

  还真观擅长降魔之法,但并不是除此之外,便无法与人争斗了。

  尤其与魔门争斗万载,在神魂守御与攻袭一道上有独到之处,而这些妖鸟肉身虽强,但对自身神魂却并无什么看顾之法,正好可由此处下手,将之擒捉过来。

  她拿起玉碟,对着前方一照,光中浮出一道人影,正是她自家模样,几乎是在晃眼之间,就欺到了姝英身前。

  姝英一惊,尖鸟喙一张,吐出一口流焰,然而此举却无半分无用,那虚影乃是无形之物,此火却是伤之不得,很是从容便自里穿过,

  姝英正待在施其余神通,此时那虚影一笑,轻轻一指点在她眉心之上。

  姝英只觉脑际传来一阵轰鸣,而后再观,却发现自己沉落在了一处空空荡荡,晦暗不明之地。

  她大吃一惊,四处一瞧,便见那名女修士站在一只白藕之上,身上清光氤氲,周围无数玄异符箓飞舞。

  她怒啸道:“此是何地,你做了什么?”

  她不通神魂之变,又被还真观秘术掩去了大半灵慧,否则定然能否明白,此处正是她自己识海所在。

  庞芸襄并不回答,只是一笑,那白藕之下,却有雷光震动,渐渐化作为了一方占地方圆万里的雷海,潮水一动,电光霹雳猛然窜起,游走上下四方,隆隆轰响之声荡动不绝。

  若是九洲诸真在此,便能知晓,她这是将万炼雷池观想出来。

  不管何等妖物,都是畏惧雷霆,姝英虽是妖祖后裔,但是一见这声势浩大雷潮,本能生出了几分退缩之意,

  在这识海之中,心神任何变化都会影响自身,此念头一生出,便被不断放大,气势更衰。

  庞芸襄岂会错过这等机会,为彻底驯服姝英,她把自己一缕神魂遁入此间,此是十分危险之举,此妖一旦反应过来,收拾起来便就无有那么容易了,甚至连自己都可能失陷在此,法诀一拿,浩浩雷潮荡起,向着姝英卷压过去。

  而此刻外间,因姝英怔愣在原处一动不动,似是中了什么神通,众妖又再度变得混乱起来。

  灭明鸟部族之中,此刻称得上得力的,也只剩下煜齐一人,不过其此刻正被荀怀英追杀,因为他血气神通,恰是飞遁及跃变之术,是以还能暂且保得性命,可也无暇来管得众妖如何。

  随着场中古妖数目不断减少,天中灭明鸟也一头头坠落下来,眼见局面很快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在这个时候,蔽白山中突然传出一声悠长鸣音,伴随着这声声响,一股凶暴气息随之散发出来,所有妖魔都是身躯一震,目光中露出畏怖之色。

  灭明鸟部族中几名长老却是惊喜莫名,目中露出狂热之色,“是族主,族主醒来了。”

  随着那气息露出,偌大蔽白山也在不停晃动,再有片刻之后,便见二十三只遮天羽翼逐一探出,扬起在空,整个寒玉海洲的天穹,骤然黯了下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