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章 煞火逐寂晦 擎天伏魔身

第三十章 煞火逐寂晦 擎天伏魔身

  公佥造与墨独等人听得张衍此言,都是心头一震。

  张衍语声虽是不高,但那平和神情背后,却分明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仿佛他面前站着的这头庞大妖鸟,并不是雄霸北天寒渊,凶悍无伦的妖王大圣,而是随手可以捏死的虫豸。

  再观青璎大圣,却是半晌没有出声,好似当真在那里权衡,他们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皆是露出了震撼之色,心下也隐隐有了一层明悟,这一位法力之广,神通之大,恐怕还在他们先前所料之上。

  更令他们畏怖的是,在这位张真人背后,听闻还有溟沧、少清两派掌门。

  这些天外修士的实力,或许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庞大许多。

  青璎大圣眸中露出沉思之色,补天阵图尚在寒玉海州之外时,他就曾以神通探看,就知那时天外修士之中,有自己无法抵敌之人。

  本以为修成二十四翼后,能与之一斗,然此刻再观,却发现仍是有所低估。

  尤其一看周围水璧,那里蕴藏有一股在他之上的气机,令跃遁神通也无法脱离出去,显然对方真正实力,还不止表面上露出这么一点,与之对敌,胜算太低。

  想到此处,他冷静言道:“我灭明一族实力不济,被人打上门来,自也无有怨言,我族征战四方万余载,有秘藏无数,愿意拱手奉上,以此换我脱身。”

  对于他这般寿元长远,还有上升潜力的妖魔来说,一时得失并不放在心上,斗不过强敌也不是什么可耻之事。

  如能付出些代价,换得脱身机会,那是最好不过。

  至于拿出之物,大可看做是先行寄存在对方处。

  只要出去之后,觅地潜修,那未来可再找回机会杀了回来,到时一切还是自己的。

  张衍淡笑道:“我九洲修士占据北天寒渊之后。需用什么,便如今日这般,大可自家去取,却用不着由外人给予。”

  青璎大圣并不放弃。他认为只是自己开出的条件不够大,不足以打动对手,于是想了想,又道:“北天寒渊之中,我知几处妖祖沉眠之地。若能起了出来,想必对诸位也有好处。”

  山海界中妖魔,修至妖圣境地,已是渐渐与这方天地相融,而一旦返还妖祖之身,若无法突破那一层桎梏,那只能被困死在此。

  几乎没有一个妖祖甘愿如此,是以天地开辟以来,不无设法破开拘束之人,若得成功。自然得去天外,而若不成,便只能陷入深沉长眠之中,蓄积血气力量,等待下一次机会。

  他说出此语,半是交换,半是暗暗点明,这方天地之内也不是无有抗衡天外修士之人,不过还未曾醒来罢了,但若是能得知下落。也不难提前做好防备,或者先行下手,斩除隐患。

  公佥造等人听了,却是心惊不已。此等传闻,他们也是略微知晓一些的,这些妖祖虽一个个潜藏在地底之下,虽现下对东荒人国无甚威胁,但保不齐哪一天便会醒来,出来祸乱世间。若能提早除了,那是最好。

  然而张衍却是根本不为所动,他面上一派平静,“贫道已是说了,我九洲修士若要何物,自会自家去取。”

  青璎大圣凶眸一凝,道:“我若猜得不错,你等天外修士跨陆而来,并非是要与东荒人国联手,亡我灭明部族,而是要占据此处,为那立基之地。可我若与你在此交手,不但是蔽白山,寒玉海洲也可能打坏。”

  张衍宏声言道:“山若崩塌,可以再造,海若干涸,还可重聚,寒玉海州便是打坏了,我我九洲修士自有神通**,可以再造山河,重塑洲陆!”

  他说此语,也并非是大话,山海界远比九洲来得广大,简直无边无际,对比下来,寒玉海州只是一隅之地。

  哪怕这处打烂了,只要大洲不曾崩沉,那么自可从他处接引地脉灵机,再演山川大地。

  青璎大圣冷声道:“我灭明氏神通之术过百,若是斗了起来,你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若放我出去,反还有好处可得,尊驾可要想清楚了,此举是否值得。”

  张衍为之哂然,此妖用言语相威胁,说明其已然胆怯,他言道:“青璎大圣,你若无再无什么言语要说,贫道便就要动手了。”

  青璎大圣听他这语气,知是无法再谈了,凶眸闪着厉光,道:“既然如此,看来是免不了一战了,这便让你知晓我灭明氏的本事。”

  它激振身上血气,凶眸霎时变得一片赤红,而是只是一眨。

  轰!

  这一息之间,所有观战之人都觉四周所有光亮骤然消失不见,连一缕一丝都是不剩,天地陷入一片昏沉冥昧之中。

  青璎大圣二十四翼一成,与昔日焕明妖祖也是相差不远,已能施展灭明鸟中最是厉害数种神通。

  而现下所使神通,名曰“夺白”!

  上古传说之中,灭明鸟与伯白争夺掌日之权,只是不敌败北,于是立下誓言,必要侵夺日月灵光,使之无法照入世间,由此诞出这门神通,此术一出,睁目则天暗,阖目则天明。

  现下它虽还做不到此点,但夺去寒玉海洲之中所有光亮却是不难做到,不仅如此,便是近在咫尺之人,彼此也感应不到彼此存在,这等感觉在九洲诸真人看来,好似又重新回到了虚空元海之中,不过他们并不因此慌乱,而是各自守定心神,立于原处不动。

  青璎大圣凶眸一闪,却是趁着这个机会,翅翼一扇,就往那水璧之上撞去。

  它能在北天寒渊诸多妖魔争斗中存活下来,并还使得灭明部族兴旺壮大,自也是有其凶狡一面,表面上做出一副狠戾之态,看去似要拼个你死我活,实则却是想寻到一个机会,好逃出此间。

  只要到了外间,便是海阔天空,自信以它飞遁之能,便再也难有人追得上。

  并且它心下已打定主意,到时再去唤醒那几个妖祖,合力将这些天外修士驱逐出去。

  只是方才飞起,在那一片浑暗之中,却有一道乌焰腾起,而后它身躯却是被一道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轰中,一侧翅翼大半折断,被狠狠砸落在地。

  青璎大圣十分吃惊,它未曾想到,在自己这门神通之下,居然还有光亮无法侵夺,凝眸看去,便见那张衍此时已是化身万余丈高,浑身上下笼罩着赤紫煞光,正一步步走了过来,其眸中泛着丝丝幽色,背后更是有玄火腾腾飞扬,那火光之中,似隐隐透出一尊魔神虚相,将周围混冥晦暗俱都逐退,他伸手一拿,自那黑火之中抓出一根煞气长矛,只是信手一掷,就轰然S来。

  青璎大圣凶眸赤红一片,竟是未曾去躲,而翅是踮爪提蹱,翼翅高扬,向他吐出一口炎炎金焰。

  下一刻,那煞矛轰然贯入它身躯之中,并被上面所附巨力带动出去,在一脸撞坍了数座山峰之后,再被狠狠钉在了地表之上。

  而那金焰此时也是冲至张衍面前,他只是荡袖一挥,一道无边煞气横过,就将那火光冲散,脚下不停,继续踏步上前。

  青璎大圣厉啸一声,将煞气长矛震碎,再振翅飞上,眨眼就冲到了张衍近前,一对利爪狠狠抓下。

  张衍抬起手臂将那双爪架住,而后猛然探出另一只手,一把扣住了其颈脖,顺手折断之后,再将之狠狠掼在了地表之上。

  一声巨大响声传出,可以感觉到,受此撞击,脚下整个地陆也因此向下一沉。

  若是身躯真正大到一定地步,那么寻常神通之术也不见得比一拳一脚来得威力更大。

  此刻两者皆是身形庞巨,故每一个动作,皆有震荡山河之力,若是此刻有古妖或大玄士立在近处,也能被轻易震死。

  这等比斗,毫无躲闪避让的余地,便是看哪一方身躯强横,哪一方神通威能更大。

  青璎大圣身躯之中气血一冲,就已伤势尽复,他见无法在正面压过对手,便起了一个迁空之术,霎时遁去数万里外。

  张衍目光一转,使了一个“目匡日月”之法,霎时将之定住一瞬,下一刻,已是撕裂虚空,踏步至其近处,并一拳轰出。

  轰!

  隆隆煞气烟云滚过,青璎大圣一下被打爆成了漫天血R,万里大地,俱染腥红。

  但只是一瞬之后,其身躯又是重聚起了出来,他身为灭明氏族主,同样是身具“九死”之术。

  不过因此刻几近返还妖祖之身,神通比大公子的更是高明许多。

  那一枚藏血翎羽被他放在了北天寒渊某处,只要不曾找了出来毁灭,便无法彻底杀死它。

  也是因此,它斗法之时无惧生死,对上实力相近对手,甚至不必动用其余手段,只靠着这一门神通,再配合以R身之力,通常就能把对手拖死,便是当年号称生生不绝的曲莲大圣,也同样未能耗得过他。

  张衍目中幽光一闪,不说方才看得大公子施展此术,就是九洲天妖,也同样是R身难坏,他又怎会无有防备,因疑新天之中亦有此等妖魔,固而自伏魔简上修得一门神通,恰是可克制此法。

  于是他神意一起,随他法力转动,背后那魔相变得愈发高大,并渐渐凝实起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