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四章 青空未得用 界中血金莲

第三十四章 青空未得用 界中血金莲

  浑天青空之前,韩载阳、杜云瞻、彭文茵、吕钧阳等数名溟沧派洞天真人正分坐各方,运转功法化解历代妖王留于其中的气血浊气。○

  灭明妖部之中,也只有万年前焕明妖祖神通最高,其次便是不久之前被张衍击杀的青璎大圣,不过后者生出二十四翼后,还不及祭炼此物,便就出来斗法,故混入其中的气血也不见得比历代妖王高明到哪里去。

  大约四五日后,韩载阳自阵禁之上站起,到了张衍持坐之地,打个稽首,言道:“真人,已是将血气除尽。”

  张衍微笑言道:“有劳各位真人了。”

  几名真人都是一个稽首。

  韩载阳言道:“说不上辛苦,寒玉海州是我溟沧立基所在,那等污秽之气,自是不能有所留存。”

  张衍点了点头,而后立起身来,行自那青空之前,在那烟云之下站定,他看了一眼,道:“这青空之内,另有玄异,外间阵势尚不能撤,我需亲去一回,还需劳请几位真人在外坐镇。”

  韩载阳正容言道:“真人放心,韩某与几位真人知道其中厉害,不会出得纰漏。”

  张衍微一颌首,袍袖一摆,在韩载阳等几名真人目注之下,步入那青云之内。

  彭文茵见片刻之间,张衍身影就已不见,略一蹙眉,言道:“这青空听闻乃是一方小天地,青璎大圣在里经营许久,会否在里间做什么手脚?”

  杜云瞻沉声道:“渡真殿主修为高深,便是天外虚空也可横渡,这青空就是散了,也能撞开两界关门,重回此处。”

  吕钧阳并不出声。静静站在一旁,打量那滚动青云,眸光之中。却有些几分莫名神采。

  张衍入去那青空之中不久,先是被一团迷雾包笼,但只数息之后,其便就退散而去。里间景物也便显露眼前。

  此处竟也有一方广大天地,此刻天穹青蒙蒙的一片,只远空之中有一团彤霞,仿若黎明初觉,朝阳未起之时。

  而就在那大地正中,却立有一座高比山岳的巨莲,与他先前在神意之内望到得一般无二。

  他并不急于上前,反而是缓缓打量起四周来。

  修士到了象相境后就可自辟洞天,因是他能看得出来。这里的确算得上是一片小天地,而并非是那等以挪移换转、障眼变幻之术营造出来的洞府。

  可此处并未有任何神通搬运的痕迹,这即是说这方天地还保持着最初模样,

  他判断下来,应是灭明氏历代妖王得了此物后,只是把其一座库藏来使,故这过去万余年中,也不曾有什么变化。

  实则此处两气已分。五行俱全,若能移种山水灵脉。这么长久时间下来,哪怕放在不理,也可经营成一处福地了。

  而若更进一步,将那浑天青空祭炼如意,大小随心,那在危险之时。还可遁入进去,作为那防身保命之物。

  他心下忖道:“灭明一族,受限于眼界识见,空有宝山在手,却不知如何运使。”

  便在此时。远处有一个苍老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不信,又带着一丝惊喜道:“此处只有煜青璎乃是煜青璎私库,尊驾能入此地,可是已将它降伏了?”

  张衍并不回答,目光投去,看有一会儿,淡声问道:“你是曲莲大圣?”

  那莲花之上浮出一团雾气,聚出一团脸孔,他看着张衍,不由露出些许惊容。

  与公佥造等人不同,他身为草木精灵,首先感应到得不是张衍身上那冲霄血气,而是那弥布四方的庞大气机,其一呼一吸之间,几是撼动了这方小天地,这远不是先前青璎大圣可以比较的,

  “也难怪煜青璎这么急着收摄去我身上精气,这般强敌,便是他成得二十四翼,与当年焕明妖祖已是相差不远,仍是差了此人不止一筹,也不知此人来自何处,莫非东荒国中又出得一名大祭公不成?”

  心念转过之后,他小心翼翼回道:“在下正是曲莲,在尊驾面前,不敢言大圣之称。”

  张衍道:“听闻你在千余年被青璎大圣击败,其后下落不明,原以为早已身亡,未想被挪到了此处,青璎大圣不取你性命,反把你囚禁起来,想是你对他别有用处。”

  曲莲大圣对此不敢隐瞒,如实回答道:“确实如此,在下天生神通,有积蓄天地精气之能,煜青璎将我禁锢在此,便是当做一块随时可取的血药。”

  说到此处,他尽量把语气放得谦卑一些,试探言道:“不知高士可否放了小妖出去,若能如愿,小妖愿奉高士为主。”

  被囚千年,他往日身为一方妖王的傲气早已被打磨干净,而今只要想重新得见天日。

  而之所以先前不肯顺服与青璎大圣,那是因为他知晓,无论自己情愿与否,对方都不会放他出去,但同样也不会取他性命,是以敢屡屡做出反抗举动。

  张衍淡淡一笑,并未回答他,目运法力,往下一扫,见在那莲花下方,有一丝丝血气渗透出来,顺着下去,而见那其中堆积有无数妖魔尸身,心下顿时了然,道:“你说你能蓄积精气,看来也不是假话。”

  曲莲大圣以自嘲语气言道:“不瞒高士,青璎大圣派遣族人征战四方,将那些得来妖魔尸身俱是填埋在了小妖根须之中,以补足小妖元气,然而这并非是其好心,不过是如那常人对待牲畜那般,待养得壮肥之后,再宰割下来用以果腹罢了。“

  张衍目芒微闪,言道:“如此说来,你若要壮大自身,便需得以血肉之物为食了?”

  曲莲大圣迟疑一下,才言道:“回禀高士,小妖向来洁身自好,从未有过食人之举。”

  张衍哂笑一声,道:“那是自然的,世上人道诸国,远在东荒地陆,与此处相距甚远,而北天寒渊之中,有的是血气壮盛的妖魔,以你手段,抓来也是容易,故你并非对东荒人种另眼相看,只不过是不愿舍近求远罢了。”

  曲莲大圣心念一转,道:“小妖乃是草木之妖,若是高士不喜,便不食血肉活物,也可忍得。”

  他很明白,对方能杀死青璎大圣,那自然也能杀死自己,虽然不食血肉之物于他修行有些妨碍,但也不过慢些罢了,身为草木精灵,哪怕只吸取天地灵机,亦足以维持自身了。

  张衍这时又问道:“草木之妖,向来寿元绵长,不知你寿得几何?”

  曲莲大圣如实回答道:“小妖寿有一万八千余,不过开得灵慧,却是在七千载之前,之前也是浑浑噩噩,难知自我。”

  张衍点首道:“已然不短,我来问你一事,你可知那灭明氏焕明妖祖下落何方?”

  曲莲大圣精神一振,道:“此事小妖倒是正巧知晓,那焕明妖祖,当年曾试图破界而去,不过未曾成功,后便入地潜眠,等待有朝一日实力恢复之后再行此事。至于那沉睡所在,听闻是在西南某处,但过去这许多年,也不知是否再有变化,高士若能放小妖出去,召唤来昔日旧部,却有九成把握寻得,只是妖祖之能,惊天动地,一旦醒觉,怕就不是小妖可以对付了。”

  张衍又详细问了几句,沉思片刻,再是四面一顾,见这里除了堆积如山的得血石之外,就再无他物,便不再与曲莲大圣多言,一个转身,轰隆一声,已是遁出青空。

  曲莲大圣不禁骇了一跳,他看得清楚,张衍并非是从出入门户中星走,而是靠着肉身径直撞破了界关,暗凛道:“这等人物,去得天外怕也不难,难怪不惧妖祖。”

  同时他心下也是忐忑不已,直到张衍离去,也未曾说要如何处置他,实在拿捏不准下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张衍到了外间后,便令韩载阳等人各是散去,同时命人将孟真人请了过来,言道:“灭明氏有一妖祖,名为焕明,乃是灭明鸟妖血脉之源头,此妖还在此界之中,便在寒玉海州西南处,距此也不过百万里之遥,孟真人可派遣弟子先去查看一番。”

  孟真人道:“殿主意欲除去此妖?”

  张衍冷声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我既亡灭明氏,与这位妖祖已是结怨,与其等它醒转过来寻我麻烦,还不如先找上门去将之打杀了。”

  这等事,其实差遣少清极剑修士最是方便,不过征讨灭明部族本是为寻得溟沧派立基之地,后续诸事,自然也该由溟沧派修士自家来承担处置。

  孟真人稍作沉思,道:“防患于未然,却该如此,只兹事体大,便由我亲自走上一回。”

  张衍点点头,道:“有孟真人去寻,门中可以放心。”

  说到这里,他郑重嘱咐道:“还有一事,掌门真人也甚是关心,我溟沧派虽已寻定山门所在,但修行一道,需有外药相辅,山海界与我九州原是两处天地,所生天材地宝也各是不同,需得早日寻得可以相替合用之药。此为重中之重,我虽已命人出外探查,但一时也难有收获,孟真人此次出行,还望留心一二。”

  孟真人打个稽首,沉声道:“请渡真殿主回复掌门真人,此是门中大事,弟子定会放在心上,不敢有所疏忽。“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