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五章 立坛四方环海洲

第三十五章 立坛四方环海洲

  寒玉海洲上方,浮游天宫已是再度悬天正中,与此同时,数处小界大开,一个个浮空岛洲自半空中垂落下来。¥℉,

  此次溟沧派不但将将玄龟及其驮运人种的九城俱是搬运过来,原先龙渊大泽之中的诸多洞府岛洲也是一个不漏,尽数带了过来。

  不过此刻山门大阵未立,故大多数低辈弟子仍在小界之中修行,未曾入得此界。

  而在更远处,则有山脉隆起,岛洲凭空出现,此却是溟沧派诸多洞天真人正在以神通法力搬运水土,重整地陆。

  寒玉海州地域辽阔,几可比拟原先九洲之地,再加上灵机充沛丰润,若只按眼下溟沧派中修士数目来看,几乎一名人都可得享大片修道福地。

  但为长远考虑,却不可如此做。

  唯有现下就分得内外上下,层层分划各府各岛所在,定明非赐赏之地不可占夺,才不使日后乱了章法。

  穹宇之中灵光一闪,一驾云筏垂落下来。

  关瀛岳与周宣等人站在筏受前方,在他们身旁,还有三人,此皆是齐云天成得洞天后陆续所收得的弟子,俱是资才俊秀之辈,不过修为尚还不高,皆未至得元婴境。

  再往后一些,则是周娴儿等十数名三代弟子了,也有二十余人。

  此回他们是奉齐云天之命,到外探看地陆,建立禁制法坛,并搜寻此界合用的宝材外药。

  这时远处有一驾驾星枢飞舟飞起,并不断远去,众人明白此是门中其余十大弟子,此行等目的也是与他们相同,甚至彼此还存了竞争的念头。

  周宣看了看,有感而发道:“这地域是比先前山门广大。但山海界还是一处蛮荒之地,危机也同样也是不少,也不知我等能否都安稳回来。”

  关瀛岳慨然道:“身为十大弟子,自当有所作为。”

  虽外间妖魔遍地,出行极为凶险之事,但既是身为十大弟子。得享门中之利时,也应有其担当。

  而且溟沧派历来赐赏,都是看杀戮妖魔数目,他们此行,虽是危险不小,但同样也有不少立功机会。

  周宣道:“师兄说得是。”

  关瀛岳看了看他,小声道:“周师兄,恩师不在,就不必这般称呼了。”

  他现在是齐云天门下大弟子。而周宣至今还还是齐云天记名弟子,按理而言,他该称呼其为师弟,但他有些功法还是周宣代师传授,心中总怀有一丝敬意,总是以师兄相称。

  周宣摇了摇头,有齐云天在上,不管心中如何想。他表面一向很注重上下之分,道:“师兄。不可如此,你我门下弟子都在此处,又怎可乱了尊卑次序。”

  关瀛岳微叹一声,也不再劝说。

  周娴儿知晓这其实是周宣的一个隐痛,提得越多越不舒服,因她与关瀛岳关系向来不错。美眸转了转,便开口道:“小师叔,外间如此多的妖魔精怪,为何不先布置护山阵法呢?”

  关瀛岳道:“这却是有道理的,眼下诸派之中。只我溟沧派得了立门之地,不便立时圈定山门疆界,而掌门真人又在天外未至,也不好点化灵穴,故禁阵之事,只能先放在一边了。”

  周娴儿面现担忧道:“可要是妖魔之辈乘隙而入,那该如何是好?”

  关瀛岳道:“有殿上诸位真人在,我溟沧便可屹立不倒,又怕得什么?当年太冥祖师把山门立在北冥州外,便是要借诸多妖物之手磨练后辈弟子,依我之见,这非坏事,而是好事,可时时提点我等,有大敌在外,若要保全性命,求道长生,便不可有丝毫懈怠。”

  说到最后,他望向身后,目光锐而有神,不论是那三名同门,还是后面那些三代弟子,都是心下一震,直感觉这句话是对自己说得。

  周宣能被齐云天收为记名弟子,心性坚忍也是远异常人,对此语倒是十分认同,点头道:“不错,我辈修道人若是心志不坚,极易耽于逸乐,自以为寿数绵长,可有大把时间可以逍遥快活,可等醒悟过来之后,又悔恨先前不曾努力修行,而有大敌在外,等若顶上悬挂斧剑,不管你是否情愿,只能被逼着全力前行。”

  他一扫自己门下几个弟子,冷声道:“稍候若是遇得妖魔,为师不会出手帮衬,一切全看你等自家。”

  周娴儿等人听了,都是凛然应是。

  说话之间,云筏已是出了寒玉海州内海地界,遁速也是渐渐快了起来。

  关瀛岳这时自袖囊之中取出一枚转挪符箓,稍一晃动,这座云筏骤然不见,再出现时,却已是遁出了寒玉海洲,原来那些山峰地陆已是不见了影踪。

  周娴儿这时一伸手,将一头幼小云鲸抱了出来。

  此次出行搜寻宝材的十大弟子,都有一头云鲸相伴,此鲸乃看去虽小,但不论去得多远,都可带得他们数十人遁行回去。

  关瀛岳往下方一望,入目所及,却是一片茫茫渊海,心下思忖道:“山海界广大,若无有遁挪之法,按部就班行走,只出得那寒玉海洲,就要用去年余时日。但只靠云鲸却也不是办法,此回回去之后,我定要建言恩师,设法在各处布下转挪符箓,好方便弟子来回。”

  实则他所考虑之事,门中亦在考量,不单单是因为往来不易,更是溟沧派不愿把这等干系利害的大事全数交托给云鲸一族,只不过现在尚还不是时候,故是不曾动作而已。

  周宣也在打量着周围情形,此次攻下灭明部族,得了一张北天寒渊的山水舆图,比东荒国所献那张更是详尽,出来之时,他已是仔细看过了,这刻对照天上星辰看下来后,便言道:“师兄,往南去六万里。有一处陆洲,统御此处的部族名为“樵干”,乃是一支精怪部落,虽数千载前就已臣服了灭明氏,但因人口稀少,地界又是狭小。也不曾出得一个妖圣,是以并未得其如何重视,不知可要此处一探?”

  关瀛岳道:“门中宝药只得数十载用,对我修道人而言,只在眨眼之间,唯有尽快寻得才好,既然这洲陆就在寒玉海洲近处,不妨就先往此处查看,许有收获也说不定。”

  听他这么一说。后面一些三代弟子顿时跃跃欲试。

  山海界中太多勇悍妖魔,很多时候轮不到他们上场,既然此处妖部实力不强,说不定就有他们一展身手的余地,若是立下功劳,亦可去功地德院中换取宝材外药。

  云筏向南飞遁有大半日,已是到得鹿洲上空,

  此处说是地界狭小。但放在九洲之上,至少也有东莱洲一洲之大。作为一支小部族栖居之地,已是足够辽阔。

  樵干部族此刻也是察觉到有外人到来,立刻出来万多族人,其上半身为人,下半身却形似麋鹿,奔驰在原野之上。隆隆作响,声势着实不小。

  而行在最前方的乃是一男一女,那女子身材丰腴娇小,而男子则身材雄壮高大,身披彩羽皮毛。其手中拿有一根冒着青烟的长杖,显示地位不凡,此刻其等皆是警惕无比地看着上方。

  关瀛岳将一只伏兽圈拿了出来,往外一扔,就放了一头灭明鸟出来。

  此是此次征伐擒获的鸟妖,张衍虽言一概不取,但不妨碍门下弟子互换,还有一些,则是各派自愿献了出来的。

  考虑到寒玉海洲周围,原本许多妖部都是臣服于灭明氏,而此刻由其部族中人出面,却是比他们亲自去降伏更为方便,故此行也是携上了一头。

  那鸟妖早已被清羽门秘法降伏,出来之后,匍匐下来,恭敬言道:“小妖见过诸位上真。”

  关瀛岳道:“下方那些妖魔,本在你灭明氏统摄之下,你下去命其挑选万余名身强力壮的族人弟子出来听我吩咐。”

  那鸟妖毫不犹豫应下,一展翅翼,纵身跃下。

  樵干部受灭明氏统摄数千载,对其敬服早已深入骨髓,见得有一头灭明鸟下来,顿时大恐,包括那对男女,立时都是趴伏下来。瑟瑟发抖。

  那鸟妖到了那些鹿妖面前,一阵喝骂,那两名男女不断在那里叩首,看模样却是不敢有半分违抗。

  周宣目光幽幽,道:“灭明氏虽灭,其威看来还未消去,要想扭转过来,绝非是一朝一夕之功,”

  关瀛岳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只是小事,道:“待我溟沧派立足稳当后,又何须在意这些妖魔是何想法。”

  过有一会儿,那鸟妖转了回来,道:“上真,小妖已是安排妥当,樵干部族长已是前去调集青壮,上真要做何事,只消吩咐一声便可。”

  关瀛岳一挥手,便命云筏缓缓降下,把袖一抖,面前便现出一堆堆如小山的玉砖。

  他对身后弟子道:“此处无有诸位真人照拂,若遇外敌,全靠我等自家抵御,你等需得在最短时日内给我把禁阵法坛立了起来。”

  众弟子齐声应是。

  虽是出来找寻宝材,但也需先顾及自身安危,一旦把法坛建起,只要不是妖圣之流的妖魔,来得多少他们也是不用惧怕。

  樵干部族在那鸟妖催促之下,不过三日间,就从四面八方调集来了**万族人。

  有了充足人力,修葺法坛的速度也是快了不少,只用了六十余天,就已修筑完毕。

  坛成之日,关瀛岳亲手摆下阵旗法器,这一瞬间,此洲山水地脉诸多灵机顿被沟通一处,而后汇聚为一道灵光,霎时便冲去天穹,照彻夜空。

  不仅仅是他这一处,此刻寒玉海洲之外的各处岛洲上,随着一座座法坛也是先后拔地而起,一道道灵光也是升腾入天,向着此方界空放出明亮光辉。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