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一章 一脉族源气血身

第四十一章 一脉族源气血身

  张衍这一拳打下去,面前地陆轰然崩塌,亿万顷海水凭空消失,这么大的动静,也是惊动北天寒渊之上诸多妖部。

  山阳氏内,数张古怪脸孔自山岳湖河之中升起,出去地渊之外,惊疑不定地看着东南方向。

  “如何一回事?”

  “这般声势,可是妖祖斗战么?”

  “那个方向,那处是焕明妖祖沉眠之地,应是那些天外修士找到了它。”

  这几名山阳氏长老各是暗暗心惊,一方妖祖可是不同,乃是一脉族传之源头,青璎大圣就是修成了二十四翼,也不见得能与之比肩,没想到这些天外修士竟然敢主动找上门去。

  囚长老沉默一会儿,才道:”只如此看,我等对这些天外来人还是大大低估了,烛赤也该是到寒玉海州了吧?”

  另一名长老道:“如无意外,应是到了。”

  囚长老道:“烛赤族老前些时日传书来说,此辈迟早要来夺我部族之地,要我与祖部早早联络,诸位认为不妥,不过其若能对敌妖祖,那就绝非我山阳氏一部可挡,为我上下百万部众安危考虑,看来还需要请得祖部出力相援。”

  山阳氏把赤烛算在内,也不过八名族老,其能也不过是与妖圣相当,虽其族中也不是无有妖祖这等层次的大能,不过其人却是在天鬼祖部之中,若是他们遇得灭族之危,也不可能赶过来相援。

  “当真要请祖部帮衬么?”

  不少长老不禁犹豫起来。

  当年山阳氏奉命来至北天寒渊之内,为得就是天鬼祖部将来方便入主此洲,可数千年下来,他们也算打开了一片不大不小的局面,而一方诸侯做久了,自然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不愿再受人所制。

  巧合的是,天鬼祖部因内斗激烈,无力向外扩张。似也把他们遗忘了,是以他们也乐得装聋作哑。

  可要是当真遇到无法抵御的大敌,他们也就不得不考虑请动祖部之人了。

  囚长老道:“诸位不过是怕被祖部来人夺去权位,不过我部之下子民。在我等统御之下已历数千载,哪里说夺就能夺去的,而有老祖在上,也不怕他们用强。”

  有一名族老担忧道:“就怕祖部来人不肯真心为我出力。”

  囚长老冷笑一声,道:“要是换做对手是灭明氏。祖部或许不会过问,可是这些大敌来自天外,于祖部大计有碍,那些老鬼绝不会置之不理。”

  他这番话终于说服了其余族老,几人在一处商量了一阵后,又有一名族老言道:“可传书烛长老,尽量拖延时日,那些天外来人无论提什么条件,都可暂且先答应下来,等祖部来人之后。便也无需惧怕了。”

  寒玉海州之外,那焕明妖祖已是彻底惊醒过来,一股血气自地下深处冲腾而起。

  轰隆一声,恍若地火喷腾,无数灰尘碎石一齐涌了上来,在天穹之中渐渐凝化成一头巨鸟形状,其背后挥扬出二十四只翅翼,与此同时,天穹猛然一暗,日月之光。尽皆退去。

  张衍抬目看去,这一头鸟妖与之前见过的山海界妖魔大为不同,便是青璎大圣也有血肉筋骨,而此妖身躯。几乎就是血气所化。

  这一瞬间,他心中微微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但眼下却不是深究之时。趁着其身形未曾完全汇集过来,又是一拳打了上去!

  他知晓灭明鸟族中有九死之变,便青璎大圣也已炼至肉身不坏之地。更不用说这位妖祖了,故眼下攻袭并不指望能将之重创,不过是为抢占一个先手。

  身躯破散,纵是妖祖也仍需重聚,这等时候等若失去了斗战之能,若是顺利,就将其牢牢压制住。

  果然,天中焕明妖祖挨此一击,还未完全聚集起来道身形,又被生生轰爆。

  然身躯虽散,那一十二对血羽却似不受半分影响,一对对拢合扇动,这一瞬间,竟生出一股妖异美感,而后就有一层层气血屏障生了出来,竟是将如潮涌来的攻势全数挡下。

  不但如此,天中血气一滚,同时有十数神通同时生出,漫天乱洪,彩霰喷霞,齐落下来。

  张衍冷眼看着,他负手站在那处,却是毫无躲闪之意,

  他脚下所踏玄武仰首一吼,就有万千道玄水攀升而起,化作一圈水璧,将落来神通俱是抵御在外。

  张衍看着那飘来荡去的气血羽翼,微微眯眼,焕明妖祖显然已是脱离了寻常妖魔的窠臼,那每一丝每一缕血气都可视作其之所在,到了这一步,其实已不完全需要身躯形体了。

  妖祖究竟有何能耐,东荒国中几乎无有什么记载,灭明氏中更无只言片语,今次也是他头回见识到。

  只眼下来看,要克敌制胜只有两种办法,一是把对方血气耗尽,二来,便是是如对付青璎大圣那般,将其神魂夺去。

  不过他考虑到未来当会与天鬼对上,势必也会和这等层次的大敌交锋,既然难得有机会,他倒是有心观察下其手段神通,并不想立刻出动杀招。

  上回与青璎大圣相斗,他只一人对敌,而此刻在旁玄武护持,完全不必去担心敌方,只管全力出手便可。

  天地之中连续爆发轰鸣之声,在他连连出拳轰击之下,不断将焕明妖祖身躯打散,只是这等大妖只要有一片羽翼尚在,就可继续挥洒神通,只场面之上看去,双方倒是颇有些斗得势均力敌的意味。

  在斗有数十呼吸之后,张衍目光微微闪动,逐渐察觉到,这头妖祖与其声名完全不符,不论是使动神通,还是在做出其余举动之时,都是显得呆板无比,更休说什么战术策略了。

  尤其那每一次攻袭之中,其都是使动全力,不留半分余地。

  这完全是在凭借本能行事,毫无灵慧可言,看去像野兽多过妖魔,纵然气血之力庞大,可对他造成的威胁却是不大,甚至连青璎大圣也比不过。

  他更能察觉到,在攻守来回之中,对方那庞大气血机会每过一回合都会被耗去一些。

  照这般情形看来,他若是有足够耐心,就是一拳拳打下去,也能将之耗死了。

  他知到这其中必有缘故,心下一起意,不再出手,任得玄武守御自己,退后几步,法力一转,背后焰火飞腾,那魔相渐渐凝聚出来,而后其睁目一瞧,登时将团血气内中情形看得清清楚楚,不觉忖道:“果然如此。”

  不知何故,焕明妖祖的神魂居然残破无比,显然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使得其灵智受损。

  他心下判断,灭明氏中并无这位妖祖与人交手受创的记载,那这很可能是其试图撞破天地关时所造成的恶果,其陷入沉眠之中,或许是在慢慢恢复。

  张衍原先是将对方彻底铲除,免去一个大患,可知晓此事之后,却是改变了主意。

  妖祖乃是此界妖物所能达到的最高境地,其本身就蕴藏有许多可以探究的隐秘,若能擒捉回去,将之设法收为己用,那么极可能成为九洲修士手中的一件征伐利器,便不能如此,也可用来祭炼法宝还是制炼丹药。

  但要做到这一点,只他一人还无法做到,好在眼下还有玄武在旁,大可以试上一试。

  有此念头之后,他与这头神兽神意沟通片刻,便就定决定动手。

  他纵身一跃,打了天穹之中,而后一拳对着下方砸落。

  此一击是他全力出手,百万里之外,都是地动山摇,掀起了滔天海啸。

  焕明妖祖在如此巨力之下,再也不能维持自身形状,顿被爆散为大团血气,连带这一片水域都是化作了血海,但只是一眨眼间,却又似要重新聚拢起来。

  张衍一声大喝,将浑身法力一个运转,身躯之外顿时产生了一股莫大吸扯之力。

  焕明妖祖少了许多灵慧,应变之上自也是慢了许多,被这巨力一扯,那庞大气血顿时齐往他所在之地靠去,本来蔓延数万里的血气,只霎时间,就被吸纳了方圆十数里之内。

  不过距离变得短暂,身形聚合起来,自然也变得更为迅快,眼前着其在被拖动之时,身躯、头颅、翅翼、尾羽逐一显化而出,但在这个时候,天中有沉闷声响传来,却是涵渊重水自天外砸落,此回并不是分散而来,却是汇聚为一道奔腾长河,落至那血气之中后,水浪盘旋转动,此水滞重无比,此刻旋动起来,妖祖也承受不住,身躯再度被搅得破碎,便是十二对翅翼也被搅得一团稀烂。

  玄武这时发出一声震天吼声,四足踏波,霎时身化千丈,张开巨口,深深一吸,轰隆一声,竟将所有血气都是吞入了进去,便见其整个身躯变成了血红之色,似那焕明妖祖不甘受困,要从中跑了出来。

  张衍这时落了下来,伸手往其背上一按,两人合力之下,顿时将那血气镇压下了下去,好一会儿,他才把手收回,言道:“有劳道友了。”

  玄武起神意回应一声,便就闭上双目,趴下不动,连背上蛇首也是盘卷蛰伏了起来。

  此举只是将其暂且封禁住了,在此期间,这头神兽自身之力全数用来镇压此妖,却也无法与人对敌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