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二章 昔日莲花攀心蝶

第四十二章 昔日莲花攀心蝶

  张衍一弹指,一道飞书飞去寒玉海洲,随后在玄武背上盘膝坐下。

  玄武要全力镇压焕明妖祖,无法靠自己遁行回去,而他也要在旁看顾,防备焕明妖祖逃脱出来,这便需用门中之力相助了。

  他握动龙魂精魄,身上有细碎雷光一闪,却是小界之门洞开,将方才放出的涵渊重水又都收了回去。

  做完此事后,他在周围布下数百面阵旗,而后自袖中飘出了一缕紫清灵机,往眉心之中飘入进去。

  各派洞天真人所得灵机多是靠秦、岳两位掌门赐下,而他不同,身俱力道六转修为,自可亲去天外采摄。

  随着他逐渐炼化去这一缕气机,已是能清楚感觉到,距离破开第八重障关的时日当是不远了。

  在此修炼有三月之后,忽感在极远之处,正有数道气机朝着此处过来。

  他知道自己与焕明妖祖斗战的动静,当会引来北天寒渊之中一些土著生灵注意,不过只要来者不破开旗阵,便也无需去理会。

  十数万里外,正有三只彩蝶往此飞来,翅翼扑扇遁行之际,身影忽明忽暗,其后更是闪出灵光道道,蝶身之上,则坐有三名身着彩装的女子。

  左右两名女子皆作侍女打扮,肌肤白嫩,容貌甜美,而正中一女,二十许人,丰容靓饰,衣物华丽,只是衣袖薄如蝉翼,其眼角之处涂抹着青色影妆,脸颊之上绘一团三色相间的彩花,乌发长垂至脚踝之处,看去既妖且媚。

  她本来神容宁静,可是忽然之间,却是感到一股使人压抑无比的强横气机,不由一惊,竖起玉手,道:“停下。”

  三只大蝶一停,左侧那侍女问道:“淑女。怎么了?”

  那女子张望了两眼,神色严肃道:“与焕明妖祖斗战的那人恐怕还未离去。”

  那侍女眼前一亮,道:“那说不定是受伤了,焕明妖祖可是灭明氏血脉族源。身具无数神通,怕是无人可以毫无损折得败了它。”

  琚淑女想了一想,道:“有此可能。”

  焕明妖祖沉眠之地对于北天寒渊的各大妖部来说非是什么秘密,故而那日天中异象一出,她就知是有人惊动了这位妖祖。

  只是她心下有些疑惑。那激烈碰撞只持续了百多息就平息下来,怎么看也不像是分出胜负的样子。

  那侍女道:“淑女,与焕明妖祖交手之人,在那些天外修士之中身份定也尊贵,既然此行要去与他们打交道,不如送一枚莲实。”

  那女子想了一想,道:“既然到了此处,那便过去看上一看,只是你等要小心。”

  虽然她此行身负族命,要设法与这些天外修士交好。但她们对九洲各派的了解也仅限于传闻,究竟真实情况如何,却是无从得知,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女子催动身下大蝶,十分谨慎地往那气机所在方向行去。

  这彩蝶有遁空神通,数个时辰之后,就逐渐接近了原来焕明妖祖沉眠之地,远远见得有一头半蛇半龟的巨大妖物趴伏在海上,只是古怪得是,其气机纯正异常。似与先天相合,毫无半分妖魔异类的秽气,而在此物背上,却坐有一名器宇轩昂的玄袍道人。气机宏大浩瀚,身上那庞大气血更是直冲云霄。

  那女子心凛不已,她上前几步,行一个族中拜礼,道:“心蝶部虞琼琚见过高士。”

  张衍睁开双目,往天中瞧去。

  听此女自称。其等当是来自与灭明、山阳二氏并称的心蝶部族。

  此部之中皆是寄附草木的妖物,因所寄草木不同,部族之名也各是有异,莲心蝶这一部族多是寄宿在莲花之上,故才以此花名做为部族首称。

  此部之民生诞出来后,会有数度蜕变,到了三蜕之后,自然而然接近先天灵长之相,除了眼瞳略与凡人有些不同外,其余皆是相似。

  三女所乘坐的彩蝶,实则便是其等数度蜕下的身躯,只是如人之衣物一般,可蜕了下来,亦可再度化入身躯之中。

  而这蜕衣只要有一具尚存,便是损身在外,族人也能贡献精元血气,使之再转活了过来,这三女敢到他面前来,恐怕就是因为这等神通给了她们底气。

  看有片刻之后,他点首道:“原来是心蝶部族的道友,贫道溟沧派张衍。”

  心蝶部族在东荒百国及山阳氏中都安插有耳目,虞琼琚也是近日才收得消息,这些天外修士似是来自于不同势力,其中溟沧、少清两家最是强大,她听得张衍是来自溟沧派,神情更是郑重了几分,又是一礼,道:“琼琚此行,是奉族中之命,前方访拜贵部,只是半途见得沉眠万载的焕明妖祖似是醒来,唯恐于我部不利,故来此处查看,若有相扰,还望高士勿怪。”

  张衍笑了笑,道:“我曾听曲莲大圣说起,心蝶部族是被灭明氏所逼迫,才不得不遁去了西地。”

  虞琼琚讶道:“高士与曲莲大圣有往来?”

  张衍道:“曲莲大圣被青璎大圣囚禁千载,此回覆亡灭明氏,也是将他解救了出来,现下正为我溟沧派看护山门。”

  虞琼琚又惊又喜,惊得是曲莲大圣居然也投靠了这些天外修士,喜得是心蝶部族与这位妖圣颇有渊源,要是能利用起来,或许此行能比想象中更为顺利。

  她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焕明妖祖,正想试着打听,忽见远处天中数十道遁光飞来,后方更有大团气光云雾跟随,望去声势极大,神情不由微微一紧,身旁两名侍女也露出警惕戒备之色。

  张衍笑言道:“贵使勿惊,此是我溟沧派中门人,得我之命来此。”

  虞琼琚这才放松,她一阵张望,见来人个个羽衣星冠,器宇不凡,身上并没有气血横溢之象,但偏偏气机极是强大,分明是另一种修炼之法,她对此十分感兴趣。

  心蝶部族不似灭明氏有强横身躯,也无有山阳氏虚实变化之法,往往数十上百族人合在一处,才有斗战之能,若此回能将这等法门学得一些回去,不定可弥补自身不足。

  周宣自云头落下,来自张衍身前,稽首道:“师叔,师侄此回自云族主调了一百六十位族人到此,相信合力之下可把师叔与玄武真人一同送了回去。”

  张衍立起身来,道:“一百六十头云鲸,倒是够了,你去关照其等,现下便可施法。”

  周宣应一声,便就下去安排了。

  那六十头云鲸此时来至玄武身侧,纷纷自口中吐出一团团云气,这些气雾很快融合到了一处。

  张衍转过目光,对虞琼琚言道:“贵使不妨与我等一同回返寒玉海洲。”

  虞琼琚行一个拜礼,道:“多谢高士。”

  这时她犹豫一下,终是忍不住问道:“敢问高士,不知那焕明妖祖去了何处?”

  张衍淡声道:“世上已再无焕明妖祖。”言毕,一抖衣袍,一步踏入云雾之中。

  虞琼琚尽管心下已有所准备,可是乍然听到这消息,仍是免不了一阵震动,直到侍女上来拉了拉她衣角,才回过神来,她看着前方云雾,目中生出明亮光彩,道:“走吧。”

  待所有人都入了云雾之中后,百余头云鲸一同施展挪动之术,众人只觉眼前一晃,就已出现了寒玉海州之上。

  张衍吩咐周宣道:“方才那三位是心蝶部族来的使者,此部或可引为盟友,你你可好生招待。”

  周宣躬身道:“师侄领命。”

  张衍行步出来,心意一转,便化清光浮游天空遁去,到了渡真殿前,却见陶真宏候在那处,问道:“陶掌门可是有事?”

  陶真宏打个稽首道:“听闻真人擒获了一头妖祖,特意来此,想要向道友讨要一点妖祖气血。”

  张衍一转念,问道:“可为祭炼那凶物?”

  陶真人言道:“正是为此,眼下所用宝材,多是妖魔尸骸,便能炼了出来,或许也与那截妖一般,生气有所欠缺,可若得妖族气血,非但可补上这个缺陷,不定还可试着炼出另一物来。”

  说到这里,他送上一副图卷,“请真人一观。”

  张衍将图卷接过,展开一看,见其上画着一个无头无尾,四肢着地,身躯浑圆的古怪之物,其浑身上下,坑坑洼洼,如同披了一层蟾衣,很是丑陋,便问道:“这是何物?”

  陶真人道:“此物名为‘太囊’,此图是从南华派中得来,得传自上古西洲玄游宫,当年此派有一位掌门雄心勃勃,想要把天下亿万妖魔血流融合一处,造出一头前所未有的凶妖来,此物并非仅是拿来斗战,而是能为门下弟子诞出与自身精血契合的妖物。”

  张衍思索片刻,道:“这等设想倒是胆大,若能真正做成,只需这一物尚在,就足以撑起一个大派。”

  陶真人点头赞同,又用略带惋惜的语气道:“只可惜后来地根被掘,玄游宫也是遭劫,西洲东渡之后,便被南华派替代了,后来之人,再无这等雄心魄力了。”

  张衍一思,言道:“可按陶道友所言,便得了那妖祖气血,怕也难以炼造出此物来。”

  陶真人打个稽首,道:“陶某有自知之明,眼下功行不够,前人之法,非我可以企及,但却可从中参鉴一二,转炼另一物,若得成功,我九洲修士,或许都可从中受益。”

  ……

  ……(~^~)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