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四章 神法传渡寻草木

第四十四章 神法传渡寻草木

  一转眼间,就是六年过去。

  寒玉海州内外,已是法坛遍地,灵湖波荡,氤氲雾气笼山罩海。

  弟子于山中修道,揽书在怀之际,耳畔可闻百禽鸣声,虫鸣蝉唱,而仰首顾看,则可见玄灵羽士遁光行空,出入青冥,宛然一派仙家景象。

  此处风光,与海州之外的蛮荒界域已是成了截然相反两个天地。

  这日,天中一只黄翅飞鸟衔书而来,落在馆阁之内,自有侍女上来,摘下书信,递给坐于榻上的煽黎青,然而他却不敢打开,对着身旁一名道童拱手道:“我山阳氏中又有书信到了,劳烦仙童请周仙师到此。”

  道童也是有礼,道:“尊使请稍后,小童这就去。”

  道童转身离去,此刻无人看着,煽黎青也不敢把书信私自打开,而是规规矩矩坐在那里,在此处待了数个念头,他已是十分清楚这些修士的手段,哪敢存有半点心思。

  少时,周宣与一名青袍修士走入此间。

  煽黎青忙不迭的上前见礼,并把主位让了出来,待周宣在位上坐好,他便捧着那封书信递了上来。

  周宣拿在手中,并不立刻打开,而是看着他问道:“到了如今,这书信还是三月一个来回,无有中断么?”

  煽黎青苦笑道:“正是。”

  他心里十分明白,过去这么许久,族中非但未曾见疑问,还总是一派好言好言,怕早已知晓使团出了问题。

  那青袍修士冷笑一声,不屑言道:“不过只是想暂且稳住我等罢了。”

  周宣一派浑不在意之态,道:“此事我两家彼此都是心知肚明,煽黎使者,你再写一封书信回去,”末了,他又加了一句,“这是最后一封了。”

  煽黎青身躯一抖。“贵方这要是征讨我山阳氏么?”

  周宣笑了笑,不置可否。

  煽黎青颓然叹道:“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日的,我煽黎青族中是罪人啊。”

  那青袍修士讽笑道:“只你先前所言那些,其实无甚大用。尚还做不了山阳氏的罪人,莫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你这小肩膀还担不起来。”

  煽黎青脸色涨得通红,这话分明是讽刺他连做叛徒也不够格,说得也太过刻薄。奈何人在矮檐之下,他还不想死,也只能生受着。

  周宣这时才把书信打了开来,与先前一般,上面所言多是一些客套之语,但是他却看得极为认真,好一会儿后,他露出一丝玩味,递给那青袍修士,道:“道友。你来看看。”

  青袍修士接拿过来,两边往来交流六载,对面也学会了使用笔墨,而且知道书信最后可能落九洲修士到手中,上面用得也是九洲文字,倒也写得似模似样,

  他来回扫过几眼,冷笑之色道:“比之上几回,落笔顿挫之时力道大了少许,笔锋之中更是多了一股飞扬睥睨之意。全不复往里那谨慎刻板的模样,这说明书写之人心下有了倚仗,故比往日多了数分底气。”

  周宣呵呵两声,道:“应是山阳氏得了天鬼部援助。故才胆大了几分,他却不知,我之所以这些年晾着他,一来是在做准备,二来就是等天鬼插手进来。”

  煽黎青听得心惊不已,没想到这两人只从笔划中就看去这么多东西。他又偷眼看了看,却仍觉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周宣把书信又拿回收好,站了起来,道:“我去面见师祖,道友可要一同来么?”

  那青袍修士摇头道:“小弟也就管管杂事,到了孟真人面前也不知晓该说什么,也就不去丢那个脸了。”

  周宣也不勉强他,拱了拱手,就离了此处,直孟真人修行之地遁去。

  此刻渡真殿中,姜峥正带着一名模样乖巧的少年人站在下方,向着坐于殿台之上的张衍禀告道:“恩师,弟子已是把人带来了。”

  张衍扫了一眼,颌首道:“根骨尚可,叫何名姓?”

  姜峥代那少年人言道:“这弟子名唤荆上川,修行五载,于千人之中率先开脉,且根基扎实,因此弟子请准授恩师颁谕,允他修习太昊派功法。”

  这几年下来,在山海界中的确找到了不少可以替代修行的外药,但因此界地域辽阔,有许多宝材搜罗不易,特别是草木之物,更是难得,而且随着各派弟子越来越多,照这么下去,最后显然是不足用的,这便必须自家栽种。

  而要做这等事,却没有哪个宗门比得过太昊派,是以从数年前前开始,九洲各派就从各自人种之中挑选出合适弟子,合计千人,准备开脉之后,皆是修习那太昊派法门。

  张衍这时一弹指,一道符箓飞入那少年眉心之中,道:“回去用心修习吧。”

  那少年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叩了几个首,道:“多谢真人赐法。”

  张衍微微点头,又对姜峥温和言道:“山海界草木种类繁多,千人仍是少了些,徒儿你拿我谕令,回去之后,再挑选万人,以备将来之用。”

  姜峥知此事重要,说是关乎到各派传承也不为过,若做好了,便是一桩天大功劳,便肃容应下。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得外间轰隆一声震响,霎时山摇地动,威势惊人之至。

  但不说张衍神色毫无变化,便是姜峥和那少年人也都是一脸平静。

  六年前张衍擒了焕明妖祖入门后,准备待两位掌门自天外回来之后再做处置,便用元阳派的镇派之宝玄机阳璧将之定镇定在了寒玉海州之下,外间又用了禁阵相困。

  只是其每过一段时日,便会试图闯阵,这难免会闹出一些动静,几载下来,门中几乎每一个人都已是习惯了。

  张衍不去理会,于功行之上指点了姜峥几句后,才令其离去,

  景游这时送上一封书信,道:“老爷,孟真人送来的书信。”

  张衍拿来看了看,淡笑道:“时机已至,可以动手了。”

  他双目闭起,起得神意出游,与在天外采气的两位掌门做了番商量,而退后退了出来,言道:“传我谕令,明日请得灵门四派真人到此议事。”

  吩咐过后,他便回了玄泽海界之中修持功法。

  这数载下来,他已是成功破开第八重障关,不过越往后去破关越是不易,但也因此,可以把根基打得更为牢固。

  若是单修气道一途的修士,怕是到此一步便已停手,转而炼化元胎了,但他身具力道六转之身,却不必在意这点,决意修至完满之境才着手此事。

  一夜过去,到了天明时分,景游走入进来,躬身道:“老爷,几位真人已是到了。”

  张衍睁开双目,将法力徐徐收了,便就出得小界,来至外间大殿之上。

  宇文洪阳、薛定缘、温青象、东槿子四人此刻正坐于殿下,见他到来,都是站起行礼。

  张衍与四人见礼过后,请了他们坐下,道:“贫道收得消息,天鬼部族使者已然到了山阳氏中,我等发动的时机已至。”

  对付山阳氏,他当然不可能只凭借周宣那一番纸面之上的判断,司马权在去往西空绝域之前,同样在山阳氏潜伏下了不少魔头,地渊之中大大小小的变动,他都能及时得到消息,可以说,山阳氏从上到下,对九州各派来说,已无太多秘密可言。

  宇文洪阳四人听得此言,都是精神振起。

  此前他们早已打探清楚,那山阳氏所居地渊也是一处福地,地界广阔暂且不说,更紧要的是,还有大股浊气汇聚,此正适合他们灵门各派立足。

  宇文洪阳打个稽首,道:“张真人,我等四人此回携带镇派法宝而去,只要不是遇得妖祖之流,打下山阳氏当无碍难。”

  因山阳氏实力远不及灭明鸟,族中也不过有数几位妖圣,是以此次征伐,只以他们四人为主,其余诸派真人并不插手。

  张衍言道:“虽此等斗战,妖祖之流不会为出力,但亦不可大意,为确保安稳,贫道会命玄武真人与诸位同往。”

  温青象道:“那便万无一失了。”

  眼下他们几个已是重新开辟出了洞天,只要是真遇到危机之事,大不了遁入洞天之内,事后再设法回来就是。

  张衍又道:“此一次征伐山阳氏,东荒诸国与我有盟约在前,其早有允诺,一旦我九洲修士出战,其亦会派遣十名大玄士助阵。”

  东荒诸国总共才三十余名大玄士,这几乎是东荒百国三分之一的力量。

  其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双方盟定,另一个,则是九洲各派答应东荒百国,此回出战之国,可为其都城要地皆是布置下守御阵法。

  若得此阵法护持,那么妖魔异类的威胁的将会大大降低,诸国国主公卿岂能会见不得其中的好处,如不是担心国中空虚,恨不得把人都是遣来。

  宇文洪阳等人虽认为凭他们四人之能就可力压山阳氏,却也不会嫌弃己方这处再多得几分战力。且东荒百国那些大玄士一旦合力出手,实力倒也不容小觑。

  张衍再与四人商议一阵后,便就定下了征伐之日。他心下忖道:“北天寒渊三大部,灭明已亡,心蝶部早已与我结盟,待把山阳氏打了下来,北天寒渊之上便再无与我九洲各派对抗的异类部族了,在此之后,就可全神应付天鬼部族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