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八章 地上鬼蜮连天外

第四十八章 地上鬼蜮连天外

  地下行宫之内,东槿子身浮半空,素手一召,一座宝幢自下方飞起,最后化作微小光华,缓缓落去她手心之中,最后不见。【风云小说阅读网】

  此刻地面之上则是露出着一只身躯有十丈来长,身躯粗壮的怪虫。

  这虫表面坚壳泛出光亮异常的玄金之色,前方两根触角高高雄翘,身躯两端侧有两只大鳌,短尾藏勾,牢牢扣住地面,模样恶形恶状,蛮野可怖。

  此正是山阳氏煽黎部长老煽黎悦,其人夺了这异虫虫王身躯,才变得如此模样,不过此刻已然是失去了性命。

  东槿子解决此人并未花费多少工夫,在九灵宗神通法宝之下根本未曾支撑几合就被她杀死。

  只是麻烦的事却在后面,煽黎悦负责镇守着这一层地X入口,下方到底是何等模样,连山阳氏未曾探明,只知里间有着无穷无尽的凶残异虫。

  如今代替虫王的煽黎悦一死,无了约束大股虫群便开始躁动起来,本能向着上一层地面冲来。

  东槿子本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往下看去。

  按照司马权先前给出的消息,这些赳卜虫只是寻常妖虫,但是因为几乎杀之不尽,连山阳氏都拿其无可奈何,只能派遣人手守在此处。

  此刻扫了几眼,判断此言当是不虚,于是檀口微张,向下吹去一口灵气,一股略带草木清香的大风卷过,成千上万原本已是爬到入口处的虫豸纷纷被倒卷了回去。

  随后她一转玉碗,拿一个法诀,镇派之宝九灵幡便飞了出来,旗面之上光华一闪,放了三个古妖炼成的幡灵出来,命其等把地X入口守住了,自己则是盘坐下来用心祭炼那异虫。

  只需两三日,她就能将煽黎悦粗粗炼作幡灵,那时就可轻松把这些异虫镇压下去。

  同一时刻,另一处行宫之内。数百上千头血魄正围绕着一名老者飞舞,每在其身上沾染一点,便将其血气抽取一分,未有多久。那老者便发出一声极为不甘的嚎叫,倒了下去,这些血魄一拥而上,将他血R神魂全部吞吃下去,身上血光又隐隐壮大了一分。

  温青象心意一唤。所有血魄化作道道血光,就回得他身躯之内。

  血魄宗神通功法极为克制血气之道,在他压制之下,这一名山阳氏族老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便是身躯化作无形,也无任何用处,轻而易举便将之拿下了。

  身后脚步声起,一名身裹白布的中年人行走过来,对他打个稽首,道:“温真人。东荒国几名道友那边似出了些题外。”

  温青象心念一转,问道:“可是来自天鬼部族过来使者有些不同寻常么?”

  那中年人道:“我在远处观望,见那使者动用了一件法宝,顷刻就把其中四位道友困住了。”

  “哦?”

  温青象有些意外,随即一笑,道:“有些意思,看来天鬼族中埋藏有许多东西。”

  他们来到山海界中,至今为止没有见过会使用法宝的土著生灵。

  东荒诸国有纹图之法,若是给其足够时日,给个万千年酝酿。谁不定会走上利用纹图法器的道路,不过眼下积淀尚还不够。

  至于那天鬼部族,便就难说得很了,其很可能与天外势力有过往来。这法宝究竟是自家炼造的,还是自他人手里得来的,这很是值得探究了。

  他想了想,自己这处敌手已是解决,倒是不妨去见识一下。

  此刻黑山行宫之前,公佥造惊震之余。也在飞快闪身后退,他不敢确定对方身上是否还有另一件法宝。

  炼寂看他远远离去,却未来追赶,而是对着那灵罩伸手一指,本来还有几分晃动的赤光顿时又稳住了下来。

  只是这个动作却令公佥造看出了不对,这人浑身血气澎湃,显然走得是气血一道。

  而九洲修士修炼方式与他们这些山海界生灵不同,除了张衍之外,他还没见得哪个大修士身上有血气外扬的。

  察觉到此点后,他很快又冷静下来,不断打量着对方。

  随着那法罩光华盛起,原本渐渐要从里挣脱出来的四名大玄士又被镇压下了去,甚至所变化出来的气血之身也是消退。

  公佥造皱起了眉头,这等景象,分明是这四人躯体之内气血被镇压住了。

  他心下猜测,那灵光罩当是一件专以针对气血的法宝,恐怕也正是因为此点,自己方才才可仗着护身法宝之能,轻而易举从里脱身出来。

  想清楚此点之后,他原本忌惮之心尽去,将气血鼓动出来,顿时化身为一头大如山岳的金鸟,向着炼寂站立之处冲去。

  上回跟随九洲修士征伐灭明部族时,他得了不少血引果,除了交给国中后辈的,余下都被他吞服了下去,而剿灭青璎大圣之后,更是得了不少血石。此刻实力已是大为提升,气血法身这一放出来,更比原先竟是大了数倍。

  这气血法身原本可更为凝练,但是见识到D天修士的法相之后,却认识到大而广的好处。

  譬如对方手中那灵光罩,若是此刻落到他身上,也顶多只是占去一羽之地,根本动摇不了他分毫。

  便是那四名被困的大玄士,方才也就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要是都把气血之身放了出来,哪可能这么容易被制?

  炼寂身上果然不止一件宝物,见他过来,就把手一扬,一道灵光飞祭而起,化作一道刀芒,往下劈斩。

  公佥造这一次却是不闪不避,那刀光在他气血法身之上斩出了一道划痕,但与此刻庞大身躯相比,也不过只是多了一个小伤口罢了,根本不值一提,血气一漫,立时又恢复如初。

  炼寂眼神微微一变,心道:“这公佥造居然能把气血修炼到这般地步,几是到了此境之巅,从原先消息来看,此人可无这般本事,应是从天外修士那里得了不少好处。”

  他一指灵光罩中四人,道:“公道友,莫非就不在乎你这些同道了么?”

  公佥造望去一眼,却没有出声。

  他能看得出来,这炼寂也至多是到了妖圣这一步,依靠法宝一时制住同行四人倒是可能,但是要说立刻能将其如何,他却不,。

  炼寂见言语动摇不了对方,便把手一张,却听得无数爆裂之声响起,天中多出了无数个玄黑孔D,在那里张缩不定,好似要把一切都吞吸下去。

  公佥造察觉到危险,翅翼一扬,绕了过去,正想从侧面冲上,炼寂那手再是向前一推,天中凭空多了一个无形屏障,他迎头撞在上方,发出一声轰然大响,居然不曾穿透,再是一冲,仍是未能突破,不觉一惊。

  炼寂则是好整以暇道:“公道友,休要白费气力了,此是炼部神通‘落空’之术,堪比灭明氏九死之术,只要我不愿,你万难挨近我身。”

  公佥造却是不信,凭他认知,哪怕这神通当真这般神奇,但耗费气血应是不小,对方气血总不可能无穷无尽,如此冲撞下去,相信首先撑不住的一定是对手。

  炼寂似也看出了他打算,不过他却显得一点也急躁,呵呵一笑,道:“公道友,我早闻你名,知你是少见的识时务之人,你本是此方天地生灵,又何必与那些天外修士混迹一处?若能肯归顺我天鬼部,那些天外修士能给予你的,我天鬼部一样可以给你。”

  公佥造冷笑一声,道:“造乃是东荒神国公氏之后,你等不过是异类精怪,也敢让我顺服?”

  炼寂摇摇头道:“公道友这句话不对,你偏居一隅,故而目光太过狭隘,若是有机会到了天外上界,见识到了更为广阔的天地,便不会说如此言语了。”

  公佥造嗤笑道:“你如此说,莫非你去过不成?”

  炼寂神秘一笑,道:“我却未曾去过,不过族中却是有人去过,你若能归顺过来,却也未必没有这个机会。”

  公佥造微微一怔,随即又变得语气强硬起来,“无论你说什么也是无用,我与九洲修士乃是友盟,我东荒诸国自立国以来,从无有背盟之举。”

  炼寂露出惋惜之色,叹道:“可惜了,万年以来,凡是天外来人,皆被我天鬼部族击退或是杀死,此次也不会例外,你东荒国若是搅入这团浑水之中,难免遭那灭国之祸。”

  公佥造边是看冲撞那屏障,边是冷言道:“我人道之国屹立东荒万余载,岂你说灭便能灭的?

  炼寂呵呵一笑,道:“公道友此言说得太大了,公拓若不是当年与我天鬼部族有过定约,以主动击退天外外敌为代价,换你东荒诸国万年安稳,你等又岂能安稳延存至今?”

  “什么?”

  公佥造听得此言,心中也是免不了震动一下,随即面色一沉,道:”尊驾以为,造会相信此语么?”

  炼寂淡笑一下,道:“道友信也好,不信也罢,待我将你也一并拿下了,自会将入侵此处的九州修士一一擒下,送我去祖部之中血祭先祖。”

  此语方落,却听得一个淡漠声音传来,“尊驾好大的口气,既如此,那便让贫道来会你一会。”

  炼寂一惊,转去一看,却不知何时,一名黄袍道人已是站在了身后不远处,其脚下一条浑黄长河翻腾搅动,有无数狰狞魔头在里起伏呼啸,似正欲冲了出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