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六章 点化清灵助功行

第五十六章 点化清灵助功行

  山海界气障之外,张衍玄袍大氅,站立虚天之上。【全文字阅读】

  此刻他正含气吐息,随呼吸起伏之间,只见一丝一缕的紫气自四方而来,仿若抽茧抽丝一般,逐渐由无边穹宇之中汇入他脚下身躯之中。

  紫清灵机分散广布,遍及虚空各处,往往万千气丝汇聚,才可凝得一缕,采摄起来极为不易,这还这是无人争抢,不然更难取得。

  秦、岳两位掌门虽在同在天外采气,但三人各在不同方位,相互之远隔亿万里之距,说得上是各不相扰,不过到了凡蜕这一层次,彼此可以以神意交通,若一人需要相助,另两人立刻便能赶了过来。

  莫以为这山海界虚空之外就是一片安宁,实则也存有许多古怪生灵。

  最为常见的,便是“六须神鳐”,此物似鸟似鱼,通常是以星光为食,但有时也会穿破气障,入到山海界中嬉戏玩乐,若遇得灵慧禽兽,也会与之****生下子嗣。

  尤其此物还有一个喜好,其虽无法利用紫清灵机,但亦也能感受到此气带来的诸多好处,常常围聚在灵机旺盛之地休憩繁衍。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张衍明知可以将其捉来可拿来炼丹炼宝,却也不去捕杀,还时不时给落单的神鳐一些好处,事后只要找跟了过去。找得其等聚集所在,便能轻易寻取灵机,从而剩下许多力气。

  可给他带来好处的生灵毕竟属于少数,余下足可称得上是凶物,其中大部分他只消弹指之间,便可灭去,但也有极少数一些,连他也不愿沾上。

  譬如有一种名唤“无目”的怪物,平时静静蛰伏,看去是一块块漂浮在虚空之中的碎裂星石,其身躯奇大无比,绵延不知多少万里。但若遇得神鳐等生灵,立刻就可活了过来,包围堵截,将之消磨化解。融入己身之中,要与此等物事斗了起来,只会损耗自己法力,而得不到任何好处。

  另有一种精气混杂之物,其乃是星光合聚。先天炼化而成,此物混混沌沌,还未开得灵智,只是天性追逐灵机生气,若是察觉到活物,就会死缠不放,不论是谁被其盯上了,不将之完全化去,就甩脱不开。

  而这一过程,很可能要用上数十上百载。身为六道六转之士,他无惧这此物,却也不想把精神时间白白耗费在此,是以通常看见了,就能避则避,免得麻烦。

  不过按照山海界中记载,当此物落去洲陆之上,生成血R,再有识意生出,经过数万载岁月演化。就会渐渐化为妖祖,若是其愿意分割精血,繁衍后辈,那么天地之间。用不了多久,就会多出一支新的族类来,好在通常有此等机缘的,也是万中无一。

  数十天后,张衍停下了动作,放了一幢塔阁出来。步入里间,便盘膝坐下。

  采摄紫清灵机,需得耗费莫**力,是以他每隔一段时日,也要略作调息,以保持自身战力。

  数天过后,他法力尽复,不止如此,还觉得修为还略有进境,照这般下去,或许百载之内,就可破开第九重障关了。

  他不觉暗暗点头,此间有无穷无尽的紫气补益,功行不难做到****增长,除需注意避开一些凶物外,几乎就没有什么危险,也难怪两位掌门久在天外不回。

  不过九洲各派初入山海界,需有人主持大局,他身为三大凡境战力之一,与两位掌门相比,又是后辈弟子,此事自当由他来担当起来。

  等日后灭去西空绝域,稳住局势,自可卸下重担,专心来此处修炼。

  他立起身来,正待再度开始收取紫清灵机,却撇见远空之中有一道灼亮光华过来,转目一看,却是一枚千疮百孔,似方似圆的星石,不过明光如火,其上竟似夹杂有些许灵机,不觉有些讶异,转了转念,举步出了塔阁,伸手一拿,将之摄到了近处。

  这时灵机感觉更为清晰,对此石细细观察了片刻后,目光一注,就有一小块星石破碎,飞至近前,竟发现上面趴有一只只细小无比,身长坚壳的虫豸,此刻正缓慢蠕动。

  此虫虽小,但能横渡虚空,足见其身躯强横,不过对他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只是令他感兴趣的是,这星石分明不是来自山海界来,竟也有灵机存驻,那岂不是说,除自己身下这片界空外,在那无尽虚空深处,还存有饱蕴灵机之地?

  想及此处,他抬眸凝注虚空深处,看着那闪烁辉煌的亿兆繁星,心下暗忖道:“这些星辰所在之地若有灵机,那说不定也有智慧生灵存在,而到底如何,只有亲身往此等地界一探方知分晓,不过这等事,却需待九洲各派山海界上立住根基之后了。”

  他微微一笑,法力一转,把这星石收入了D天之内,便又开始采摄起灵机来。

  如此又是百天之后,正要再入塔阁恢复法力,忽然间心有所感,不由目光一闪,默默一察,发现动静却是自渡真殿小界之中传来,他略一思索,就遁破虚空,入得山海界中。

  同一时刻,亿万里外,一道无边无际的浩荡天水凌驾虚空之中,溟沧派掌门秦墨白手持拂尘,坐定天河之上,可见有丝丝紫气自外而来,源源不绝落入此间。

  这时他也似感应到了什么,笑了一笑,道:“毕竟我溟沧派弟子,今便助你一助,”他伸指一点,一道灵机便往下方飞去。

  张衍遁至寒玉海州后,再一个踏步,就回了玄泽海界,举目一扫,见此时界中已是水浪起伏,潮声动天,而一股幽深清柔,遥远无尽的气机正在逐渐凝聚,其所起方向,正是门下大弟子刘雁依修炼之地,显是他这个徒儿功行渐渐完满,要晋入D天之境了。

  他微微点头,“也该是时候了。”

  早在九洲之时,这名大弟子就已是气机升扬,而今这许多年过去,终是到了要踏破境关的这一天。

  不过要想成就一步,功行到家不算,还需得吞吸海量灵机。

  玄泽海界之中灵机积蓄深厚,加之他到得山海界后又特意布置了一番,眼下倒是足堪使用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界中另一处地头之上也有气机勃发出来,开始还是不甚明显,但可以感应到,其下所蕴的灵机却极其庞大稳固。正缓慢而坚定地向外舒张。

  “哦?竟也是在这等时候。”

  张衍微微意外,那里却是二弟子田坤所在,这徒儿前身乃是D天大妖桂从尧,得那无名老道指点,才投入他门下,

  其两世潜修,尽去前尘芜杂,说得上是厚积薄发,而且因功法特异,此前竟是深藏不露,半点气机也不外泄,可稍有见识之人便可得知,其一旦宣发出来,定必是石破天惊。

  他稍作思索,如只大弟子刘雁依一人,那么小界之中灵机足够使用,但如今却是两个,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好在他做事,向来都是把可能发生之事尽量想在前面,特别是为了对付天鬼部族,渡真殿中有数位长老潜修,也曾预想过会这等情形发生。

  既然灵机不足,那便从外间取来就是了!

  他一挥袖,将渡真殿主玉印祭出,与毁在玉崖之中的那方副印不同,此方印章乃是殿主正印,一入天中,就将原本早已D开的小界的之门再是扩展数倍,自外源源不断的将灵机接入进来。

  在九洲之时,天地灵机亿万年使用下来,已是日益稀薄,少数浓盛所在,只存于山川灵脉汇聚之地,但若能点化灵X,就能把天地灵机化还清纯,在其覆罩之下,更可演化D天福地,而越是靠近灵眼所在之地,则灵机越是澄澈清明,是以修士晋入D天之际,取用此间之气为最上。

  只是此气却有定数,以往唯有为门下立下大功,或是地位尊崇之人才得享用。虽分定上下,但归根到底,还是灵机不足之故。

  而到了山海界中,却无这等顾忌了,此界不缺灵机,只是气机躁盛,不比九洲平和,直接吞入,虽无大碍,但必无法在短时之内化为己用,尤其修士晋升D天之时,更无这等精力和功夫去降伏。

  有鉴于这等缺陷,张衍在小界之中大阵布设了一个大阵,经转运之后,能调理不顺,抚平狂躁,渐化清灵,不过这转运之速,毕竟不及灵X,这便需他以法力催动了。

  他一个弹指,一股宏大气机灌入阵中。

  就在这个时候,天中忽一道气机落下,在界关之外一转,还转如潮漩,竟是缓缓生出一个类似灵X之物来,而且与溟沧派原来那灵X相比,着实小得太多,只是堪堪罩住了小界入口,并未涉及别地。

  张衍一见,立知是掌门真人出手相助,以浩**力暂化灵X,他看得出来,此处至多只能维系十天半月,而后便会消散淡去,但要知道,山海界灵机无穷无尽,有这一段时间积蓄,所获灵机已是足够两名弟子使用,于是对空打个稽首,道:“弟子代门下谢过掌门真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