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五章 天宫借气引神意

第六十五章 天宫借气引神意

  在天鬼部族唤醒妖祖之时,九洲各派这处也是在有条不紊准备着。

  各派洞天真人得了紫清灵机之后,大多都是在炼化此物,而有望洞天的弟子门人,也俱在各家师长安排看护之下小心修持,运化外药,以图更进一步。

  这些年来,在土著生灵相助之下,九洲修士找到了不少可做替用的外药,虽与原先有所差别,但只要稍加炼化,取用之时便不妨碍修行,甚至有个别之物,效用远胜原来所用。

  这也在情理之中,天地万物多是得灵机而蕴化而成,此间灵机既可为修士所用,外药当也如此,纵然有所差别,却也不会悬殊太大。

  张衍这日并未去得虚天之外,而是下得山海界,命人把姜峥唤了过来,随后带着他入得小界之中。最后来至一处树木苍郁的山岭上,放声言道:“荆仓道友可在?”

  山头宝光大现,而后一座六角宫阙飘了出来,再是一晃,便化作一名枯眉皓首的灰袍老道,他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有礼。”

  灵崖上人已死,他去了执念妄意,已是与惊辰天宫合化一体,便说此宝真灵也不过了。

  张衍还了一礼,道:“荆仓道友,今日贫道是为这徒儿来此。”

  姜峥也是上来一礼,道:“见过老祖。”

  荆仓老祖看了他一眼,笑言道:“道友这弟子继传了我门下功法,若有成就,对为老道也颇有好处,便为老道自家着想,也会倾力助他。”

  张衍颌首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荆仓老祖转过头,对姜峥言道:“我原身早已飞升而去,而今这分魂将借气于你,并引动惊辰天宫之中一缕真意供你参悟,你能领会多少,就全看你自身了。”

  姜峥言道:“弟子明白。”

  荆仓老祖道:“你可想清楚了。此中极是凶险,神意一旦渡入你身,可引动千般念头,万般思绪。若是耗尽之后,你仍是参悟不透,必陷浑噩不明之中,便以张真人的本事,也难以救得你出来。而你实际只需寻一件真器,却同样也可以下法成就。”

  姜峥神情肃穆道:“弟子已是想清楚了,还望老祖成全。”

  张衍微微一笑,若是方才姜铮言语所动,内心摇摆不定,那才当真可能失败,而唯有自身心性坚稳,才能不致沉陷迷障之中。

  他一甩袖,几缕紫气飞去荆仓老祖面前,道:“道友。这缕清灵之气,当能能助那缕神意维持得长久些、“

  荆仓老祖动容道:“紫清灵机?”

  他知此气采摄不易,吸了口气,郑重言道:“老道必尽力而为,不过道友这弟子若是百年之后还不见醒转,那便是无可成法了。”

  张衍点了点头,淡声道:“一切看他自身缘法了。”

  荆仓老祖不再多言,把身一晃,化为一缕清气,往姜峥飞来。后者站着不动,任由其入得自己眉心之中,随后缓缓盘膝坐下。

  张衍一卷袖,就带着他出了小界。回了渡真殿中,并安顿在了一处岛洲洞府之内,而后打了一法诀出去,唤来方圆数千里内所有墨蛟,令此处护法,这才踏云烟而起。往外而来。

  方才到得殿门之外,却觉一阵气机躁动,他回身望去,就见昼空殿中火光腾腾,此是气机显扬之象,不难看出,此定是有修士在试图冲破境关,成就洞天。

  他略一思索,昼空殿中修行火法,又功行到得此般地步的,也唯有杜德一人而已,不过眼下还是气机升腾之时,是成是败,还无法看出,要等结果出来,或许要在数年乃至十余载之后了,他一抖袖,就化清光上得云空,倏忽不见。

  两载之后,西空绝域坍倾原。

  天鬼部烘羡氏自从祖部迁徙出来之后,便世代于此处镇守。

  因得炅蛰传谕,经过两载筹备,已是把分散四方的族人聚集起来,准备为王前驱,先一步前往北天寒渊落脚。

  同时与他们一起动身的,还有灿氏与炝氏两部,不过三家疆域相隔较远,彼此并不照面。

  此刻族王烘羡里正带领族中族老候在宫城之前,按照先前约定,祖部会在今日把那世鉴塔送来。

  烘羡氏非是山阳氏,族中只他一个堪比妖圣而已,要是没有世鉴塔守御,不说天外修士,就是北天寒渊之上那些妖魔异类足够让他们灭族了。

  只是等了许久之后,祖部之人却迟迟未至,一名族老有些担忧,问道:“王上,果然会把世鉴塔送来么?”

  烘羡里却很是沉得住气,道:“若不如此,本王又怎会答应祖部?这等事,祖部是不会以玩笑事之的。”

  他朝四下张望了一下,“本王知晓族中有不人不愿舍弃脚下疆土,虽本王迁去北天寒渊,但你等需知晓,祖部能守住王城,便是因为有了世鉴塔,等我烘羡氏也有此物,所能占下的地界足胜眼前数倍,自此之后,也再也无需担心族外妖魔伤族众了,只需百十年,便可成得一方大部。”

  他声音隆隆传出,大原之上每一人都是清晰可闻,似乎为他话语所鼓舞,数百万部众都是竭力呼喊出声。

  似乎要应和于他,天中忽然云雾一分,而后随着光华闪动,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天穹之上。

  众人仰头看去,此物望去像是一头八臂蜘蛛,稍有见识之人便不能认出,族部之中极为又名的“旦行飞蛛车”,传闻有承山运海之能。

  天鬼部族并无炼造法器之能,但万余年以来,由于持续不断剿杀败亡到此界的修士,再加上天外势力赐赏,着实得来不少好物,如炼寂身上所携法宝,再如眼前蜘蛛飞车,都是如此来得来。

  那飞蜘车很快降落在平原之上,随八臂放平,就数十名巨人背扛着一座座白玉高塔,迈着沉重步伐自车中出来,

  “世鉴塔!是世鉴塔!”

  烘羡里和一众族老都是大喜不已,祖部果然未曾食言,将此物送来了。

  这时舟上云台一起,一名赤袍老者出现在了众人目光之中。

  烘羡里一见,却是大吃一惊,道:“燧青长老?”他赶忙率得族中长老上前,伏地叩拜,诚惶诚恐道:“烘羡下部见过上部长老。”

  天鬼部等级森严,烘羡部族丁口不过数百万,莫说与祖部相比,就是一些大部也远有不如,在数千部族之中,也只能排在末等,地位天差地别,就算他实力堪比妖圣,在祖部长老面前也需行跪拜之礼。

  燧青兼站在上方,居高临下看来,神色严肃道:“烘羡族主,此回兼奉王上之命送得世鉴塔到此,大塔共是三十三座,小昕塔千余,你到北天寒渊之后,需得尽快将之布置妥当,好迎候族中大部到来。”

  烘羡里叩头道:“下部领命。”

  燧青兼看他恭顺,神情略微缓和,他向身边侍从示意一下,立刻有人敲动大鼓,而后就见十余头千丈大小云鲸自天落下。

  天鬼部曾驯服了数个云鲸部族,当年山阳氏往北天寒渊时,以为防备其将来不听号令,祖部便将一头鲸王禁锢此洲在处隐秘地界中,未想眼下却是有了用处。

  “这云鲸可送你部前往北天寒渊之上,烘羡族主,莫要耽搁,尽快启程吧。”

  烘羡里一见大喜,若是按照正常步骤,部族要去往北天寒渊就要至少要十多年,不过有云鲸相助,则短短片刻之内,就可达到那处,忙道:“下部早已准备稳妥,这便可以动身。”

  他一声令下,举族上下,皆是往云鲸身上行去,但虽只百万之众,却足足用了半月时间,方才全数上得鲸背,此时云鲸身上便有阵阵云雾兴起,待散去之后,原地已是空无一物。

  也就是同一日中,灿、炝两氏也是同样乘渡云鲸,去往北天寒渊。

  只是他并不知晓,两洲之中,此刻正埋有一张几乎遮蔽青天的锦绣大图,此宝感得有外物欲挪遁虚空,却是立刻发动,俱是将之转去了乱空界域之中,到了那处,寻常天鬼族众毫无生还可能,而似烘羡里之流,若是运气好,寿数又未耗尽,或还能千百年后还能再转了出来。

  三个部族凭空消失不见,等到祖部察觉到不对时,已是数月之后了。

  “怎会如此?”

  燧青兼皱眉不已,三部覆亡,上千万族人不见影踪,在眼里也不过只是小事一桩,可是整整上百座世鉴塔不见影踪,却让他心痛不已。

  族王表情无有多大变化,沉思片刻,道:“倒是看轻了对手。”

  燧青兼一惊,道:“王上是说这些天外修士做得手脚?”

  炅蛰淡淡道:“若不是他们,何人有这等本事?”

  燧青兼皱眉道:“如此说来,去往北天寒渊却是无法乘渡云鲸了?那只能借用往日得来的法器了。“

  炅蛰摇头道:“不可,其等既有法门对付转挪之术,未必不能对付法器。”

  燧青兼慌道:“那该如何是好?”

  炅蛰看向宫殿之外,神情之中有一丝凝重,在他看来,这总是有办法可想的,他更担心的是,诸部听得此事后,先前态度可能会有所动摇。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