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一章 昔年遗宝未全功

第七十一章 昔年遗宝未全功

  张衍击败火鬃鬼祖之后,就自虚空回至天青殿,站在殿中往下一望,见山海界中不见有什么动静,知晓天鬼部应再无其余布置了。【最新章节阅读】

  于是盘膝坐下,稍作调息之后,就把神意遁出,来至一处无以名状的空域之内,与两位掌门相见,言那来袭之敌已除,为日后之战,他还将火鬃鬼祖种种神通变化,长短之处皆是细细道明。

  此次与火鬃鬼祖斗法,他几乎将对方所有拿手本事都是*了出来,对鬼祖之流也算有了一个了解,但也不是说从今往后就能轻松对付此辈了。

  除却天地开辟后那第一头天鬼,余下鬼祖都是返还祖身而来,彼此之间还是有所差别的。

  岳轩霄道:“以张真人之见,天鬼部是否会再有什么动作?可还会再有鬼祖来袭?”

  张衍回道:“三部覆灭,袭来鬼祖又被打杀,天鬼部族除非此刻便把所有鬼祖都是唤醒过来,不然对我九州各派威胁也是不大,以司马道友和那炼寂所透露的消息来判断,鬼祖沉眠,是为积蓄血气,此举有如我修士闭关,若非遇得重大之事,部族中人也不可随意将之唤醒,而其若当真如此做,此回也不会只来得一个鬼祖,故而这等可能极小。”、

  秦掌门道:“传闻之中鬼祖共有四人,如今被渡真殿主斩杀一人,未来对付天鬼部族,少将少去一个大敌,只是此部之中,似还存有外援。”

  张衍点头道:“那白衣女子身上满是妖气,非是天鬼那般精怪,而从其行止上来看,来去也算自由,以弟子观之,其并非在那天鬼奴役之下。”

  秦掌门道:“若可为我所用,渡真殿主可设法拉拢。”

  张衍打个稽首,道:“弟子明白。”

  他知晓秦掌门之意。此女如能够拉拢,便就设法拉拢过来,若是不成,那就只有下手除去了。

  方才勾月妖祖来时。秦、岳两位掌门其实本有机会下手,只是二人正在准备玄术,若是抽手除去与人斗战,法力耗损多了,便需从头过来。而且那处距离地渊太近,才被火鬃妖祖肆虐过,再有两名凡蜕层次的人物了起来,就再难存完整了,故只是将其惊退了事。

  这里事机很快商量完毕,两位掌门各是退走,张衍也把神意收回,他睁开双目后,将那方玉圭拿出。

  圭上大多数字迹因为残缺缘故,已是难以补全。只有少数几个还保持完整,尚能辨认,此刻仔细看来,的确是蚀文无误。

  他起得神意,推演片刻,就知其中之意。

  这白圭乃是一件礼器,只是具体用途为何,本来又归何人所有,再也难以探明。

  不过此物能增补元气,也算是一件宝物了。

  他试着稍稍运转法力。顿觉一股力量自玉上补入进来,与此同时,那玉圭则是微微少了些许,不觉点头。看来火鬃妖祖先前多次用过此物,才导致其残缺不全,原先则可能是其从天外修士手中得来的。

  此物如此神妙,只用来恢复法力却是有浪费之嫌,他想了一想,便放入袖中收好。而后坐定蒲团,调息气机,数日之后,已是神气尽复。

  他起得身,摆袖来至截妖所在的那处偏殿之中。

  此间侍女迎了上来,躬身一礼,道:“老爷,奴婢按照老爷吩咐,每日在此处添补血药,不过库中血药已是有些不够用了。”

  张衍神情微动,道:“哦,血药已是不足了么?”

  侍女道:“是,特别是这几日,奴婢每天要添上十数回,此般下去,怕是不足支撑一月了。”

  张衍微微点头道:“我知晓了,你无需多观,只要照着以往那般做就是。”

  他挥退侍女,走上前去,见截妖身上毛皮有一层层薄薄光亮,似血如油,而且身躯之上已是有了明显气息起伏,可眼下仍是半死不活,分明还缺乏一剂猛药。

  他略作思索,神意一动,背后就有乌烟煞气涌出,而后自里有一滴滴鲜血流淌下来。

  此是从火鬃鬼祖身上吸纳而来的气血,毕竟是鬼祖之血,到了此刻,也并未有完全炼化而去,便将余下这些放给了截妖吞吸。

  此物比那血药更为暴躁,虽然蕴含无限生机,便是一滴流入江河之中,也可造就一方生灵繁盛。

  截妖感得这气血,忽然身躯一颤,而后身躯背面有一张张细长利口张开,贪婪吞咽起来,随着吸入血Y,浑身生机也是澎湃起来,与此同时,身上毛皮一层层掉落下来,底下又有新生血R长出。

  张衍见已是差不多了,便一抖袖,将烟煞挥散,这些鬼祖鲜血足够截妖用上数载了,要是那时候其还未能恢复过来,那便会因禁受不住鬼祖血力而死,再无有第三种可能。

  他不再多看,转身出殿,脚下一点,就化一缕清光,落至浮游天宫,待回得殿中,便找来景游问道:“地渊可有书信送来?”

  景游拿出一封书信递上道:“半日前有一封,在小的这处,正要呈给老爷观看。”

  张衍拿过看了,此信是宇文洪阳送来,言是那鬼祖冲撞之下,护身大阵多有破损,要再做布置,而地渊周围早被破坏得不成模样,也要重聚山水地陆,故需请玄武真人再多留一段时日。

  其实便不来这封书信,他也不准备将玄武召回。

  天鬼大部若是从过来西空绝域过来,那必会先设法夺回地渊,而后才会放心攻打寒玉海州,否则放这一根刺在自己身后,无有谁会感觉安稳,眼前保全此处才是重中之重。

  他放下书信,道:“你稍候下去关照一声,把各派弟子把前番搜罗来的筑阵宝材都送去地渊。”

  景游问道:“老爷,要送去多少?”

  张衍淡声道:“有多少便送去多少,寒玉海州这里有我与两位掌门看顾已是足够,若我等也挡不住,那要阵法也无用处了。”

  景游忙是应下。

  张衍想及那世鉴塔,沉吟了一下,道:“你去把此任宝阳院院主唤了过来。”

  景游躬身一礼,就至殿外传命,等有大半个时辰,便回来道:“老爷,宝阳院主已是到了,正在殿外等候。”

  张衍道:“命他进来。”

  少顷,一名脸容方正的中年道人入得殿中,正是此任宝阳院主姓瞿功谭,此人乃是世家小族出身,修为只是元婴二重,但对于炼器一道尤为精通,他来至殿阶之下,深深行得一礼,便道:“瞿功谭拜见渡真殿主,因路上耽搁,来得晚了,还请真人万勿怪罪。”

  张衍言道:“无妨,瞿院主身为一院之主,自也有许多事料理,况且海州广大,又未有阵门传渡,能在一个时辰内到来,已是颇快了。”

  瞿功谭心下微松,道:“真人唤瞿某来,不知有何事需要吩咐?”

  张衍把袖一抖,灵光闪烁,顿有千余座世鉴塔飞出,全数落在了大殿之上,道:“瞿院主精擅长炼器,可来看一看这些物事。”

  他虽也会炼器,但身为渡真殿主,自不必亲力亲为,只需交代一声,自可有瞿功谭这等人物前来代劳。

  瞿功谭目光一亮,他未曾马上动作,而是自袖中拿了一面八角铜镜出来,而后才慢慢踱步至一尊世鉴塔前,先是功聚双目,看过几眼之后,这才起得铜镜一照,看过一座之后,他又走向下一座。

  张衍也不来开口相扰,放手任他施为。

  瞿功谭不嫌烦腻,把千余座一模一样的世鉴塔俱是查遍,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座上一揖。道:“真人,此等宝器,与九洲炼器之术表面看去有些相似,但内里却是截然不同,瞿某敢问一句,不知是否出自此界修士之手?”

  张衍笑了笑,道:“哦,瞿院主能确定是由修士炼造出来么?”

  瞿功谭摇了摇头,道:“那炼造之人只是按图索骥,任谁来都可做成,此物虽是看来更适合此界修持气血之人驱使,但换R难换骨,究其根本,仍是合适修士来用。”

  张衍点首道:“若叫瞿院主设法破去此宝,可能做到?”

  瞿功谭仔细想了一下,道:“单独破去一座,当是不难,但此宝之路数,是以一物化万物之变,数目越多,则威能越强,如此做好处有许多,若是炼造用得宝材上等,祭炼手法又是高明,那么宝主遇到任何情形都可应付,至于弊端,亦有不少,若是遇得庸手,转动必是呆板,眼前这千座宝塔,只需窥准变化关节,以一件真器就可破去,但要是万座以上,门中有一物,就可做到。”

  张衍笑了笑,道:“瞿院主可是说那涵渊重水么?”

  瞿功谭正容回道:“正是此物。”

  张衍一转念,又问道:“但若是此塔数目达至百万之上呢?”

  瞿功谭皱起眉头,他默默推算了一会儿,这才回道:“数目一多,那变化当也多了许多,涵渊重水应还可压制,不过未必能够击破了,但也不是无法可想,我宝阳院初代院主陈肖广曾留有一物,威能不小,因缺少几类上古之时早已缺失宝材,至今也不曾炼成,要得能够补全,想来应能如愿。”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