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五章 地炉甲子孕惊龙

第七十五章 地炉甲子孕惊龙

  <=""></>  张衍早先收得北海六洲遭遇围攻的消息,便觉此事之中透着几分蹊跷,在派遣刘雁依与田坤二人到来时,他却是到了虚空之上观望,万一背后当真另有玄机,也能及时出手照拂。

  恰如他所料,对面不但布置,且还是一名妖祖亲身到此,若他稍有疏忽,不定就会中了算计。

  只是此位妖祖似是斗志不高,在察觉到他到来后,十分果断地卷起族人退走了。

  张衍在虚空之上淡然看着那一道乌风远去,一直到其没入了天际尽头,也未上去追赶,眼下敌情未明,他还有两名弟子在此,这刻不是与此妖交手的好时机。

  只是正如芦屈角所言,他们走得是痛快了,而被扔下的那三名妖圣,此刻却是落入到了不尴不尬的局面中。

  在看到芦氏兄弟便被一团黑风裹走后,三妖却是有些愣怔,完全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平翎大圣从来都是心眼活泛,看见事情有些不对,立刻使动神通,想要遁空而去,然而田坤知他善于逃遁,早已上盯着他了许久了,见它欲动,立起神通锁拿,眨眼便将之定在了原处。

  刘雁依见他动了,就按先前定计,拿一个法诀,卷起万顷水潮,把它卷入了进去,因她运了北冥真水行功在内,霎时压得平翎妖王浑身筋骨欲裂,气血难以凝聚,根本无法使动神通。

  横公大圣与玉颌见状,狂吼出声,立时冲了上来,各展神通,想要将之救了出来,

  这倒不是三妖交情好。而是因为他们二人遁法并不高明,上回便是借了平翎大圣之助才得以脱身,便为自己身家性命考虑。也无法弃它不顾。

  刘、田二人同样明白平翎妖圣才是关键,此时已然将此妖困住。建功在即,又怎会容其逃脱,刘雁依把缺月剑丸一祭,化作万千光华落下。

  此剑虽未炼成真器,但妖圣之流同样也非是洞天修士,并无那等动辄数千上万里的法相,光华一展,就将两人阻在了半途。

  田坤也是翻掌祭出一领硕大华盖。在天中敞开,就有一道光华落在两妖顶上,其等身形顿时变得迟缓无比,在无数剑光劈斩之下,身上血肉横飞,一时间,变得狼狈无比。

  趁着这个机会,刘雁依又祭出一根金链,将平翎妖圣捆缚住了。

  此妖顿觉链条之上捆缚之力极大,似要把它绞碎一般。骇得它忙把气血连连运转,将身形缩小,很快由千丈退至百丈大小。可即便如此,还比不上链条勒束速度,筋骨寸寸断裂,将它身躯搅得如同软泥一般,偏偏妖圣肉身强悍无比,又在那里不断恢复,如此数十回折腾下来,它也是忍受不住了,嚎道:‘上圣手下留情。手上留情啊。”

  刘雁依秀眸落下,言道:“变得人身。可少受几分苦楚。”

  平翎妖圣不敢逞能,试着变作人身。果然,那金链不再继续收束,可他许多神通非要妖身之时才能使动,如此施为,等若是彻底失去反抗之力。

  收拾了这大妖后,刘雁依又转过头来相助田坤<="r">。

  横公、玉颌两名妖圣本就被法宝克制,浑身本事只能使出四五成,本就被压在下风,是以没有几个回合,就相继被擒。

  二人将三妖各异金锁扣住,而后将其等卷了起来,就往一处岛洲上遁去。

  此时张衍已是自虚空之上降下,站在一处峰头之上,两人到了他面前,躬身一拜,道:“恩师,攻打北洲的三名妖魔已是擒拿在此,不知该如何发落。”

  张衍一抬手,刘雁依和田坤便走了上来,到他身后立定,随后才往三妖处看去。

  平翎大圣方才被折腾了一顿,已是知晓天外修士的厉害,而此刻到了张衍面前,感受到那股令自己生出半点反抗念头的气血威压,更觉惊恐,半趴在地,瑟瑟发抖。

  横公大圣也并不他好到哪里去,身躯颤抖不已,心中则是大骂芦氏兄弟。唯独那玉颌大圣,尽管在威压之下也是躺倒了下来,却是骂骂咧咧,似不服气。

  张衍哂然一笑,对着玉颌大圣一弹指,灌入一道精气过去,这头妖魔肉身顿如充气一般鼓胀起来,而后气血轰隆一声炸开,爆散为血肉碎块,只眨眼间,便就尸骨无存。

  平翎、横公两个妖圣目睹此景,都是吓得魂不附体,皆道:“上圣饶命,上圣饶命!”

  张衍目光投落下来,道:“贫道有话问你等。”

  平翎妖圣连连碰额道:“上圣尽管发问,只要小妖知晓的,都可道出。”

  张衍道:“我来问你,方才逃去的那二人是何来历?”

  平翎妖圣道:“那是屈氏兄弟,来自南罗百洲的首尚部族,此部子民多是水族,而统御之人却是牛蛟,其等乃是蛟类旁支,有镇海平波,吞吃巨鲸之能,在百洲之中声威极隆,小妖上回被贵方驱逐之后,侥幸逃得一条性命,本是想着不再回来,可是那屈氏兄弟二人找上我等,威逼利诱,要我等为其效命,小妖也是被迫不过,这才与贵方作对,却绝非本愿啊……”

  张衍不去理会他后面言语,又问道:“南罗百洲与此处相距何止亿万里,你等不是北海妖魔么,怎会对此部之事如此清楚?“

  横公大圣开口道:“不瞒上圣,我辈原本就是南罗百洲生灵,乃是牛蛟一族附庸,千余年前奉了族王之命,潜伏至此,相机侵占地界,只是原先那璃螈大圣很是厉害,不敢与它交手,一直到此位不知何故迁走之后,才敢上来抢夺。”

  张衍念头一转,九洲各派与天鬼部正争锋相对,而南罗百洲妖魔偏在这等时候出来作祟,要说没有人在背后插手,却也太过巧合。他道:“我曾有听闻,万载之前,南罗百洲之上有天火降下,你等可知否?”

  平翎大圣忙道:“知道,知道,此也是一件大事,传说那一年天降神物,当时我百洲之中那两位妖祖为争夺此物,都是从沉眠之中醒来,一场大战下来,最后此物被首尚部族的妖祖得去,而涂象部的妖祖被击败之后,肉身被分裂成数十段,分别镇压在不同洲陆上,也是得它气血灌溉,才使得百洲之地生灵逐渐兴盛起来。”

  横公大圣此时也道:“小妖可以证明,平翎妖王所言,句句属实,不曾有假,若是上圣不信,可去南罗百洲,此事并非隐秘,很是容易便能打听清楚。”

  张衍深思了起来,两妖所言若是不虚,那么南罗百洲那牛蛟部族,十有*就是那天外势力另外布置的棋子了<="r">。

  此前他一直再防备这方势力直接插手入山海界争斗之中,但从这一系列举动之中可以看出,至少在眼下,其等显是没有更好办法对付他们,只能依靠山海界土著生事。

  他心下忖道:“此方势力再山海界布局万载,花费许多代价,不会单纯只把此处当做下界,定还有更深用意在内,看来需应尽快扫平天鬼部,在山海界中扎牢根基,而后才有余暇对付此辈。”

  考虑下来后,他对两名弟子言道:“带上这三头妖物,随为师回得山门。”

  刘雁依、田坤都是点头应是。

  张衍将袍袖一振,脚下便有一道玄气升起,将众人一起托住,冉冉升空,在他法力引渡之下,不过一日之后,便就回得寒玉海州。

  在渡真殿前落定,他对两名弟子了交代了几句,便就腾身上空,飞去虚天了。

  自战之后,山海界中再无什么太大动静,好似各方势力都是沉寂了下来。

  岁月匆匆,转眼之间,六十载一晃而过。

  渡真殿中,张衍正端坐修持,因他近些时日来察觉到自己破至下一重障关机缘将至,故是留在山海界中,不曾出外采气。

  破开障关越往后越是困难,他曾有过推算,若无紫清灵机相助,怕是要比眼下多用时十倍,放在九洲之上,就算有人修到他这一步,怕也是到得顶点,无法再往下行去了。

  这时洞府门外有悠悠钟磬响起,他退出定坐,双目张开,问道:“何事?”

  景游在外言道:“老爷,陶真人来书,说是天炉之中有生灵诞出,请老爷过去一观。”

  张衍微觉意外,思忖道:“莫非是陶真人那处已是祭炼有成了?倒是比原先快了许多。”他一抖袖,挥开阵门,跨步出去,下一刻,已是来至地火天炉之中。

  陶真人此刻正坐于炼台之上,见他到来,站起打个稽首,道:“张真人有礼。”

  张衍一个点首,笑言道:“听闻真人这处有有收获?”

  陶真人侧让一步,做个相请手势,道:“真人请过来一观。”

  张衍点了点头,随他沿着地炉之中通道,往下方走去,许久之后,到得一处炉窟之前,这里却有一道赤色光幕遮蔽窟门。

  陶真人在前方站定下来,起运一个法诀,就撤去了此间禁制,洞窟之中的景象也就此显露出来。

  张衍看了过去,见里间趴有一只龙似蛟的妖物,此时正在沉睡之中,其大约三丈来长,嘴吻狭长,身如蛇躯,半羽半鳞,腹下生有四爪,背上则有一对劲健翅翼,此时铺展开来,却是占据了洞窟大半地界,

  陶真人伸手一指,言道:“此物陶某定名为‘惊龙’,乃是那凶物不久前诞下的三头生灵之一。”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