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八章 再开禁障过九重

第七十八章 再开禁障过九重

  下一页

  寒玉海州,渡真殿玄泽海界中这日忽然传来阵阵轰鸣,因小界出入门户并未合闭,这声音竟是渐渐传至外间,而后在整个寒玉海州上空不断回荡,是天中云幕也是由此散碎,还露出来一方澄澈明空。

  洲中众修都是瞧见了这一副奇景,不由为之惊叹。这数十年来,溟沧派中先后有人成就洞天,也是有极大动静传出,其等便就纷纷猜测是哪位前辈修士功果圆满,竟是生出了这般前所未见的宏大气象。

  唯有一些功行深厚的洞天修士,却是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什么。

  渡真殿正殿之中,张衍一身玄袍,端坐于玉台之上,此刻那隆隆声响正是自他身上传出,而与此同时,殿宇四周遍布着杳然莫测的混冥玄气,而界内外各处禁制都是震动不绝,似在承受着莫大压力。

  大约有数个时辰之后,那所有声响骤然一收,连那玄气也是凭空消散无踪,小界中又再度回复了往日模样。

  张衍睁开了双目,就在这瞬息之间,似有光亮生出,整个天地忽然明灭了一次,他背后更是有五色神光一闪而逝。

  这一刻,他已然是破开了那第九重障关!

  自古以来,能修到这一步的修士少之又少,不提那些天外来人,九洲先辈之中,有记载可寻的,也仅只两人而已,

  而这两位,之所以能功行到此,并非是资质胜过后人,而是其修道年月较早,恰是在那紫气未退,清灵不缺之时。

  张衍待把浑身升腾法力收摄下来,已是能够清晰感觉到,在这之后,自己还可破开三重障关,若得过去,立刻结化元胎。进而就可参修那蜕去凡身的上乘道法。

  他再调息片刻,心下便忖道:”该往地渊一行了。“

  在收得灵门飞书后,他便欲往地渊一行,只不过恰好感觉自身机缘已至。行功到了关键时刻,故而耽搁了下来。

  好在那是非是急事,纵然行程推迟了数天,也无太大关碍。

  他自蒲团之上起得身来,一步踏开阵门。来至外殿,透过殿柱往外望去,见有一头羽色鲜亮华美的妖物正展开膜翅,在天云中之中飘荡来去,望去好似一只风筝。

  此妖见得它出关,身形渐小,飞入殿中,绕着他连连打转,状极亲昵。

  张衍笑了一笑,他能够看出。自从这截妖重获新生之后,许是那血气滋养的缘故,好似比原先又多了几分灵性,变得倒是越来越像生灵了。

  景游本来在外值守,察觉到他出关,自外进来,躬身道:“老爷。”

  张衍道:“近日可有什么事需得奏禀么?”

  景游回道:“有一桩,韩真人来书,那三种妖龙很是好用,不过却是发现。那天鬼部族居然将一头云鲸王搬运到了北天寒渊之中,此刻正在四处查找其下落,眼下韩真人人手有些不够,想要请门中增派一些过去。”

  “鲸王?”

  张衍一挑眉。天鬼部有一头云鲸在北天寒渊,他是知晓的,那覆亡的三部便是意图过来,才被知空锦绣图转去了乱空界域之中。

  不过他并未刻意去寻,那是因为这头云鲸在北天寒渊沉寂已久,子嗣不多。就是天鬼再把人送了过来,也无有多少,留着其在洲中,反还多个诱饵。

  关于此事,在韩佐成出去之前,他也是有过交代,是以这回说到得这鲸王,显然是另一头了。

  只是令他不解的是,天鬼部族有过上次教训,当知利用云鲸挪移往来只是枉费功夫,白白受损,却为何还要如此做呢?

  从司马权和那里得知,天鬼族主炅蛰也非是智短之人,这么做必然是有用意的。

  他稍作思索,片刻之后,目光一闪,却是想到了一种可能。

  知空锦绣图只是把西空绝域和北天寒渊这两地隔绝了,但天鬼部族若是不从此处过,而是从其余洲陆绕行,并无这等阻碍了。

  先前他对南罗百洲妖魔不断北上的用意有所猜测,却始终不能确定,但结合了这件事来看,却就霍然开朗了。

  其等明着是要攻打北洲,实则很可能是在为天鬼部族做掩护,恐怕那些个在乱磁天堑之前的部族也是天鬼祖部故意放在那里的摆设,以掩护其真正目的。

  不过两方大战,任何一枚棋子都是有用,相信这一路若是走不通,那边闲棋也立刻可以转虚为实,变化为主力。

  张衍笑了一笑,天鬼部族这一步棋走得倒是极有耐心,而且很有几分魄力。

  他能断定,涉及此事的天鬼部众定然不多,否则司马权势必会有所发现,不会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恐怕也正是因为这个缘由,直到如今,此辈也没有大部族人来至洲中。

  既然知晓其目的,那么下来之事就好做了,现下关键便是那鲸王,说不定来到北天寒渊之中的远不止一头,只要把其都找了出来,就能从根源上断绝此事。

  理清思虑之后,他道:“我记得司马真人那个名唤方心岸得弟子,原来却出身南华派。”

  景游道:“是啊,此人虽拜在司马真人门下,但一身功法却是出自南华正传,很是擅长御使陵寝走兽。”

  张衍道:“嗯,便着方心岸前去帮衬佐成,所需人手可由他自行招募,只要自愿跟他去的,都可任他调遣,另外,那班霞妖圣现下可还在洲中么?”

  景游道:“还在那镇牢之中,老爷不发话,下面无人敢处置。”

  张衍道:“把此妖带来。”

  景游道:“小的这便去传命。”

  约莫过去半个时辰,斑霞大圣战战兢兢地来至殿上,他变化成了人身,学着九洲礼节,叩头道:“小妖拜见上真。”

  自被捉来之后,他便一直被囚押在寒玉海州之中,后来听闻有同是遭囚的数妖圣被拿去喂了一头凶物,心下也是恐惧,甚怕自己也是落得这般下场。

  张衍看了他一眼,言道:“斑霞道友,我曾记得你曾言过,你那麾下有许多云炼虫,能钻山入地,过海游江,更能去得许多险恶之地,可是如此?”

  斑霞大圣道:“是是,小妖并未有半句夸大之言。”

  张衍又道:“你被擒来有七十余载了,这些云炼虫可还能用否?“

  斑霞大圣道:“启禀上真,此些云炼虫只听小妖一人号令,不会被他人夺走,便俱都死绝了,小妖若是不惜精血,也能再喂养许多出来。”

  本来他这等本事,用来找寻宝药最是方便,但是九洲修士怎可能把这等干系自身修炼的大事交由它做?宁可把他圈养起来,也不会信任他。

  张衍道:“而今有一事正好借助你这身本事,要是办妥了,可还你自由自身。”

  景游在旁道:“如今北天寒渊之中有天鬼部族派遣来此的云鲸,你可能将找了出来?”

  斑霞大圣一听,拍着胸脯道:“上真放心,把此事交由小妖,定可做得稳妥,只是……”

  张衍道:“若有难处,可说了出来”

  斑霞大圣慌忙道:‘非是有难处,敢问上真一句,若是此事办妥,小妖可能入得上宗?”

  张衍笑了一下,道:“你想入我溟沧派?我溟沧派可不收妖魔为弟子,不过你若当真立下功劳,做一个看护洞府的执事倒也未尝不可。”

  斑霞大圣大喜,连连叩首。

  张衍一挥袖,命景游将他带了下去,自己则是出了渡真殿,乘光一道,往西南地渊而去。

  他于途中数次挪遁虚空,数个时候后,到得那浑阴障大阵之前,而后化一缕清光落下。

  他过来时没有刻意收敛气机,声势极为宏大,宇文洪阳等灵门修士察觉到是他到来,都是自里迎了出来,在门外见礼过后,便将他请入宫城之中,问询下来,方知他此来是为处置那方怪石。

  宇文洪阳言道:“此石无人可动,现在地渊六层中,要劳烦真人亲自走一趟了。”

  张衍哦了一声,道:“第六层?”

  温青象出来解释道:“我等占了此处后,发现这地渊分作不知多少层,下方广大无限,山阳氏数千载下来,也仅止占了最上四层、为免下方有什么古怪,故是派遣弟子下去探查,也就是在第六层处发现了这一方怪石,当时有两名弟子不慎被其吸入其中,再也不见其出来,我等后来做过试探,却也无法拿此石如何。”

  张衍点头言道:“果然有几分古怪、”他自座上站起,“待我前去一观。”

  众真也是立起,宇文洪阳拿一个法诀,便在大殿之上引出一个阵门,道:“过去这处,便可达得那怪石所在,张真人请。”

  张衍一振衣袖,跨步过去。

  自阵门之中踏出之后,他抬头一看,自己到了一处山崖壑底之中,处处是嶙峋怪石,周围草木俱是灰白之色,而在前方不远处,有一方菱形怪石悬在半空之中,大概有十丈大小,离地有三尺之高。

  他凝视片刻,目中生光,便往前走了过去。

  然而随他逐渐接近,这方怪石像是察觉到了莫大威胁,嗡嗡震动起来,而后有忽白忽黄的光亮自石身之上绽放出来。

  张衍微微一笑,现下他已能确定,此物表面看去只是一块石头,实则却是一个活物!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