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一章 界外青天引凶怪

第八十一章 界外青天引凶怪

  张衍离了地渊,径直去往虚天,此去是为继续采摄紫清灵机,顺便也可将那炼石交至两位掌门手中,好在其上附着玄术。

  清气云光出了气障之后,飞遁三刻有余,忽感有两缕神意过来。

  他心下微微一动,这二位居然主动寻他,那必然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于是也把神意遁出,来至一处无可名状的界空之内,见两位掌门已在,打一个稽首道:“掌门真人有礼,岳掌门有礼。”

  秦掌门沉声言道:“方才我与岳掌门在采摄清灵时,察觉到有自异物自天外而来,我二人寻得气机过去时,才见得是一头‘白擒怪’,我与岳掌门已是遥空将其击碎,其残骸散落各方,虚空之中有我与岳掌门料理,只是有不少往山海界方向落来,需请渡真殿主加以阻截了。”

  张衍略感讶异,居然是白擒怪,此物传闻是妖魔异类失陷虚空之后,自其精气之上生诞而出的凶物。

  平时游荡在虚空元海之中,时时找寻合适界空破入,而其身躯只要有一丝落入山水地陆之中,便会不断残杀生灵,以吸收灵机精气,处置起来十分麻烦。

  他心下明白,如果单单只是这等凶怪之事,两位掌门不会这么重视,此番应该是为了查证其与那方天外修士是否有所关联。于是打个稽首,道:“弟子当会将其阻住。”顿了顿,他又道:“弟子在地渊之中寻得一块吞石,一枚炼玉,或可做那玄术依托。”

  他三两句话把两物来历解释清楚,秦掌门听罢之后,颌首言道:“渡真殿有心了,那炼玉极是有用,至于那吞石,杂染无数,可先放在门中,日后再做安排。”

  张衍言道:“弟子会命那截妖将炼玉送来。”

  事机议毕。他把神意退出,起指一弹,千万剑光骤然闪出,往虚空深处飞去。随后打了一道法诀出去,把截妖唤来,将炼玉交予此妖,命去离去后,便就落去天青殿中。闭目调息。

  那白擒怪残碎身躯距此甚远,还要一段时日才能到来,他尚需等待。

  大约两月过去,他心中忽然感觉有一阵警兆,于是踏光而出,眼望虚空,见无数繁星之中,有茫茫一大片银光雪霰正往此处过来。

  白擒怪躯体可比拟天星,眼前所见,当还是少数。大半身躯应已是被灭去了。

  他稍作感应,这头凶怪气机并不强盛,至多也就与修成元胎的D天真人相仿,拦截起来当是不难。

  把手一抬,就有无数混冥无壮的玄气奔涌而去,将其全数卷入进来,那些银光察觉到有外力着身,便开始膨胀挣动。

  张衍淡然一笑,只是稍稍加了几分法力上去,就将之降伏住了。

  他一番查探下来。发现这头凶怪比想象之中更是虚弱,而其R身遭创,连神魂也已被击至残损不堪,随时可能破散。只是本体乃是精气所化,所以算不得真正死了,要是落至山海界中,也只会按照本能行事,而一个不会潜藏蛰伏的凶怪,实则非常容易被土著妖魔当成猎物。

  当然。若是给其足够精气灵机,经过漫长岁月,还会诞出一个崭新的识意出来,那时便就遗祸无穷了。

  同时他也能感觉到,这头白擒怪诞生时日并不长,按照山海界年月计算,至多只是经历了百多年,尤其那残骸之内还有一股并不属于自身的精气,这两方面结合来看,此怪而今一身实力非其本来所有,而是自他处得来的,要么是其运气极好,遇到了某些迷失虚空的妖魔修士,吞尽其身上所有精气,要么是遇到另一头白擒怪,两者融汇合一,不过这两种可能性都是极小,剩下唯一解释,就是大神通之人将精气强行灌入了其躯体之内,并驭其来此。

  张衍心下转念,那方天外势力此刻已是动用了天外凶物来袭,显然是其差不多把山海界中可以动用的手段都用尽了,但同时也是说明,其等对山海界重视程度远比先前估算的来得高。

  思索一阵后,他落回天青殿,却未把剑光收回,这是为了防备这头凶怪尸骸还有残余在外,同时起得神意,将自己方才发现告于两位掌门知晓。

  岳轩霄言道:“天外那方势力动作频频,连白擒怪这等手段使了出来,拖得越久,则变数越多,秦掌门,看来征伐天鬼一事需得提前。”

  秦掌门也是颌首。

  张衍问道:“那掌门真人以为,何时发动合适?”

  秦掌门道:“渡真殿主所言那方炼玉当是此方天地生成之初所诞灵石,用来承载玄术,大约十余年便可有所成,那便先以二十载为定期,但若此前有变,当再会早上一些。”

  张衍点了点头,道:“弟子在山海界中会做好一应安排。”

  北天寒渊西地,某一处水泊之上,玄光煞烟,法宝灵芒不断闪动,百多名修士带着数百龙妖正与上千名天鬼交战,每过几息,就有天鬼族人惨叫着从天而坠,掉落下去,不过一个时辰,水面之上飘满了此辈尸身。

  方心岸站在天穹中,自那日与言晓阳不欢而散后,就带领手下人和诸多龙妖四处扫荡北天寒渊之中的天鬼聚落。

  因他师父乃是司马权,许多天鬼部族的动向能够轻易查探出来,故而半年之内,就攻破了十来个聚落,着实立下了不少功劳。

  不过其中也有不顺,至今为止,未曾再找到一头云鲸,更休说鲸王了。

  这等涉及云鲸之事,乃是天鬼族主着少数人另行安排的,连司马权也无从知晓。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这个天鬼聚落便被屠戮一空。

  方心岸一挥手,那些修士便从亡去的天鬼尸身之上取出一滴精血,放入瓷瓶之中,此是他率众杀死这些天鬼的明证,日后论述功劳,全靠此物。

  他本可以用宝玉映照下此间景象,不过按照规矩,这必须先呈给韩佐成观看,此人是言晓阳姐夫,又是张衍弟子,他怕此人对自己不满,从中作梗,那便无处说理了,故而宁可小心一些。

  众修取完精血之后,数百头龙妖冲了上去,开始吞吃起那些天鬼的尸身来。

  一名身披墨色大氅的修士飞遁过来,拱手道:“真人,那几名天鬼当真难杀,竟然可变化虚形,若不是早得师兄提醒,可能便要让其逃脱了。”

  方心岸道:“这些部族只是天鬼族中小族下部,所能修炼出来的神通多是弱小,要似原先山阳氏,只要成长到十余岁的年纪,几乎人人可有此般神通,对付起来可更是麻烦。”

  那修士露出惊容,嘿了一声,舔了舔嘴唇道:“这等神通居然人人可有?气血之法真是没有天理。”

  方心岸摇头道:“气血之道局限太大,且太过粗陋,算不得上乘法门,也只能在此方世界中逞一时之凶。”

  那修士惊奇望来,道:“那也不错了,真人莫非还想着破去天外么?”

  方心岸并未回答,他的确是有这等心思的,不过他方才修至元婴,能不能修成D天还是未知,是以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谈。

  这时天中忽然一道飞书过来,来至近处后,就在他顶上盘旋不定。

  方心岸伸手拿了过来,看罢之后,皱了下眉,道:“命众人把龙妖召了回来,这便随我回去月鼎湖。”

  那修士一怔,道:“真人,这么急?可是有什么事么?”

  方心岸道:“碧羽轩修士无意中发现了一支近六万人的天鬼聚落,其中虽无妖圣,但以其一家之力也无法攻打,故需我等前去会和。”

  那修士嗤笑道:“先前对我等不理不睬,要用到时才想了起来。”

  方心岸袖子一甩,那飞书已是化为灵光散去,道:“若能杀灭这一支天鬼聚落,功劳可是不小,就不必在意这许多了。”

  那修士一想,确也是这个道理,就立刻下去传命。

  很快,此间修士又被聚集起来,各自乘上灵禽,往西遁去。

  六十余天后,他们再次重返了月鼎湖。

  方心岸下来报上身份后,这次再无人来为难他,将他引至了大堂之上。

  言晓阳正站在主位之上,他看了一眼方心岸,目光略冷,他回头问了一句,道:“曹长老,方真人已是到了,韩真人在做什么?怎么还不过来主持大局?”

  那被唤作曹长老之人他犹犹豫豫道:“韩真人正在设法说服那头新近擒来的云鲸。”

  言晓阳哼了一声,道:“不过是浪费功夫,那些云鲸根本不会背叛鲸王。”

  曹长老低声道:“许是韩真人能有办法将之驯服,再遁至鲸王处呢?“

  言晓阳冷笑道:“若是当真这么容易,云鲸一族早被人灭去了,鲸王可知每一头族人所思所想,便真能遁了过去,也只可能是其布下的陷阱。”他一摆手,“罢了,他既然甩手,此事便由我来安排。”

  曹长老似有些不同意,但看了看四下,见无人出头,只好默不出声。

  方心岸听了这些话,目中多了几分异样光芒,心下想道:“这言晓阳与韩佐成虽是郎舅关系,但关系可能并不如我所想那般亲近,否则言晓阳不会公然出言贬损,这却有趣了,我或许可多与这位言真人接触一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