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四章 吞吐纯精炼金虫

第八十四章 吞吐纯精炼金虫

  天青殿池湖之中,有一处百亩大小的洲岛,那一方自地渊寻来吞石这刻被摆在了此地。

  张衍盘膝坐于石前,似在感应什么,一连数日之后,他起身行步,来至此石之前,把袖一甩,就将那“白擒怪”的尸骸尽数丢在了大石下方。

  那吞石一震,立时放出一股吸摄之力,那些擒白怪的残骸便就飘飞起来,缓缓靠近石身,再被一点点收入进去。

  张衍一瞬不瞬地看着,目中隐隐有光芒闪动。

  或许是陡然吞下的东西过多之故,这吞石也是微微膨胀了几分。

  但就在这时,石身之上突然多出数个针眼大小的孔窍,下来便见一股黑气冒了出来,过得百十呼吸,就又恢复了原先模样。

  这块宝石虽号“吞石”,但其实并非只进不出,也会炼化驱逐身躯之中的杂质污秽,若不如此做,这么多年下来,其身形只能维持如山岳一般大小,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变化,这么持续下去,迟早有一日会达到自身之极限,最后不是困死一地,就是被大神通者封禁。

  此石生出一缕性灵之后,为了避免这般危机,更是有意识的如此做,实则在此之前,它身形几近千丈,那时可是连飞遁都是不能。

  张衍在全力感应之下,把这番变化都是看在了眼中,甚至连吞石内里一些细微变动也未曾放过,心下忖道:“看来我先前设想不差,若是利用好了,也算是有用,如此,便先试上一试了。”

  他一使法力,将这块大石卷带入袖,清光一道,就往虚空之中飞去。

  遁行有三十来天后,他目光一扫,在极远处见得一团星光汇聚在一起。缓慢翻滚,便就靠了上去

  那物是地上妖祖精元未诞之身,他给其取了一名号,唤作“元浑”。其灵智未开,天性追逐灵机生气,一有活物经过,就会死缠不放,不将之化去。就难以甩脱。

  先前为了采摄紫清灵机,他不愿平白耗费法力,对此物是能避则避,可现在有吞石在手,便就无需如此了。

  他身上生机灵气浩瀚异常,只一接近,那元浑立刻有所察觉,而后气势汹汹冲了过来,很快就到了近处。

  张衍未作什么多余动作,只是将吞石往前方一掷。此物似是一时难以适应虚空之中的变化,一脸翻滚了数十圈才堪堪稳住。

  那元浑此时已是靠了过来,本能地冲向张衍所在之地,但对于吞石并无任关注,一下便向将其卷入了进去。

  吞石对于这等主动送上门来的美味自是不会错过,当即放出一股吸摄之力,毫不客气地吞吸起来。

  那元浑当即一震,身上猛然爆发出了一团光亮,而后黯淡下去,继而又是一亮。却比先前更是耀目,但转瞬间却又一暗,如此反复不停,一次比一次剧烈。

  张衍在旁淡然看着。这是元浑在爆发精气,想一举将吞石震碎,但这举动显然徒劳无功,因为越是如此做,越是助长吞石气焰。

  而且此石是以炼玉为躯,山海界开辟之后便就存在之物。哪是这么容易弄碎的。

  正确做法,是将其扔了出来,但是元浑本能之中不存在这等思考,凡是被其缠上的,就绝无有放过可能。

  在这里等了半个多月之后,元浑终于耗尽了所有精气,那一缕缕星光精气被吞石全数吸尽,得此补益,石身之内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亮,再过有数天,才缓缓收敛下去,又变回原来样子。

  张衍点点头,忖道:“看来一头元浑还是不够。”一卷袖,又将吞石拿了过来,继往虚空深处遁去。

  过去数十日后,终是遇到了目标,然而这一回,未能寻得那元浑,却是撞到了另一种更为厉害的凶物。

  无目凶怪!

  但见一碎裂星带绵延亿万里,看着光辉灿烂,璀璨异常,但却是这片虚空之中最为险恶奇诡之物。

  张衍见的这头凶怪,心念一转,道:“也好,吞石若能把此怪吞下了,想来怎么也是足够了。”

  他将自身气机一放,霎时间,一股磅礴浩荡、兼又幽深广远的气息便在这虚空之中弥布开来,似无有止境一般向外持续扩张。

  那无目怪本是蛰伏静卧,无有合适猎物到来,通常是不会做出什么异常举动的,但此刻却被这气机惊动起来,无数在那里星石汇聚涌动,此时方可见其真正面目,身如长虫,乱星为鳞,天尘为体,形躯仿若琉璃筑就,此刻横亘虚空之中,声势煊赫,根本难见其首尾。

  张衍神情不变,将那吞石又一次掷了出来。

  无目凶怪没有理会,面前真正让他感到威胁的只是张衍一人,而对于它那庞大身躯来说,吞石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

  吞石很是顺利的落入了此怪身躯之内后,便开始吞吸其身上一切,但是此怪身长实在太过广大,对其而言,这不过是微末之损。

  如是照这么下去,哪怕任由吞石努力百十年,也不见得吞了它。不过这块由“步句氏”举全族之力炼化的宝石显然无有那么简单,在察觉到此回目标极大时,石身便就开始膨胀,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变作万丈之高,吸摄之力也是在瞬息间大了万千倍。

  这等时候,无目怪也是察觉倒了危险,虽然吞石还伤及不到它根本,但这时显然已无法忽视,它可非是那元浑可比,试了几次,见无法奈何吞石,就要试图驱赶。

  张衍自然不会容它如此轻松脱险,一抬手,背后缓缓现出一尊魔相,照着前方就是一拳打去,

  在这片无垠虚空之中,可见这一击落下之后,星石在逐次粉碎,气光也是陆续破散,无目怪正中一段身躯,竟被生生毁去。

  本来对这凶怪来说,这些星光尘埃只是它依托外物,只要那一缕先天本元未曾耗尽,假以时日,还可以重聚。可此刻有所不同,吞石趁着凶怪无暇顾及自己,拼命吞吸,不断扩大战果。

  无目怪几次努力,想要对付吞石,但结果都被张衍所阻,此时终是知晓,不先除去此人,便就无法解决危机,于是舍了吞石,转头来攻。

  张衍微微一笑,道:“来得正好。”

  他身后魔相一拔,身躯无不断拔高,看去擎天盖地,也不差那凶怪多少,身后乌烟煞气弥漫而来,与之展开了对攻。

  无目怪不过是占了身躯庞大的便宜,并无什么神通变化,便以他真实实力,也可与之正面堂堂一战,往日之所以避过,不过是为避免无谓之争。

  虽然在此界之中斗战越多,他越易与天地相合,但那至少需经历数十上百次斗战,而他入到山海界中,与人交手的次数尚还不曾满两手之数,自还无需有此顾忌。

  在他与吞石两方搅动牵制之下,持续有百来天后,无目怪渐渐有些不知所措了。

  它以往捕捉猎物,只要把身躯一卷,等个数十上百载,待敌力气本元渐渐耗尽,便可有所收获,但是眼前情形,显然超出了自身应付之能。

  先天本元在内外夹攻之下不断消耗,最后消失殆尽,那无数星光碎石就此崩散而去。

  而在这个时候,那吞石忽然一颤,石身之上孔窍再度打开,却是有一股精气冒出了出来。

  张衍目光一闪,他等得就是这一刻,起法力一拿,将之摄夺了过来。

  他先前以神意查看过,这吞石之内,有一团精元,是经此石数万年反复运化,去炼杂质而成,其精纯之处,不亚于任何天材地宝,甚至犹有过之。

  想要获取,最容易的,便将这吞石打碎,不过他不会做这等杀鸡取卵之事,另一个办法,就是想办法让这块吞石吸纳足够多的外物,那这精气自热而然便会涌了出来。

  要想做到这一点,除非捉一个妖祖令其吞下,但在山海界中如此做动静太大,还易毁坏山水地陆,可在虚空之中便就不同了,这里有太多强横生灵,虽无妖祖之能,但从其本质上而言,却也并不逊色多少。

  在收摄有数缕气机之后,见此石再无动静,他就将之收了回来,随后踏破虚空,回了天青殿中

  往殿上一坐,他言道:“张蝉何在?”

  少顷,一头金线血虫自殿外进来,落地化为一个面目青白的少年,叩拜道:“小的见过老爷。”

  张衍道:“我需你去做一事,只是此行凶险,你背后也不会得来任何助力,稍不留神,就可能性命之忧,你可愿意?”

  张蝉大声道:“老爷尽管吩咐就是。”

  张衍微微一笑,一个弹指,将那方才得来一缕精气放出,道:“先将此气炼化了。”

  张蝉没有任何犹豫,扬脖一吸,将那精气吞入进来,而后一声闷哼,似是经受不住这股力量,忍不住现了原形,身躯也渐渐变大,其颈脖等处,有甲胄一般的黝黑硬质浮现出来,背后膜翅,也是向着两侧不断延伸,顶上渐渐生出一对好若银金得触须,脚下勾足生出无数钩刺,显得愈发狰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