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七章 云遮鬼风向东来

第八十七章 云遮鬼风向东来

  春秋更迭,忽忽又是十载过去。【全文字阅读】

  谒天王城议事大殿之上,诸部族主在下面议论纷纷,有几人许是意见不合,居然大声吵闹了起来。

  天鬼族王炅蛰坐在,面色冷峻,但任由下面争吵,却是一声不发。

  长老燧青兼看着上方,几番欲言,最后仍是未曾出口。

  诸部争论之事,却是因为西空绝域之中,天鬼诸部遭受到了妖虫侵袭,不少小部族就此被毁去,而且那虫灾有愈演愈烈之势,到了如今,每每所过之地,都是寸草不生。

  结果弄得惊穹山下诸部人心动荡,纷纷叫嚷着要回去照看族人,到了两洲边界的部族也是暗压不动,根本没有几部肯过得天堑去对付九洲修士的。

  此事自然也是闹到了王城之中,诸部对此事意见不一,有人提议,可暂且放那几个遭受侵害的部族回去,等处置完毕之后,再回来就是。

  可立刻有人反对,认为这个口子一开,势必引得诸部效仿,那再要聚集起诸部来,那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正如往常一样,争论一整日,也没分出什么结果,到了日暮之时,炅蛰面无表情地站起,转身就走。

  众长老怔了一怔,都是悻悻散去。

  只有燧青兼何炽惑两位长老留了下来,等不许久,就有侍从过来相请。

  两人转入后殿,见炅蛰在座上坐着,立刻走上前去行礼,

  这位天鬼族主却是摆了摆手,道:“两位长老免礼,两位对于这些天来之事是如何看的?”

  燧青兼气愤言道:“一个起来叫唤,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叫唤,这都是一群自私自利之人,当年给他们封地当真是做错了。“

  炽惑冷冷道:“王上还是对诸部太过宽容了,惑以为,当动之以威。下狠手杀得几个,余下之人也就老实了。”

  炅蛰平静言道:“这一切症结还在那九洲修士身上,若能灭去,一切都能抚平。既然到这一步,那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

  燧青兼和炽惑对视一眼,同时道:“愿为王上效命。”

  炅蛰道:“两位长老请坐下说话吧。“

  待两人坐下后,他继言道:“族人短视,非但需我等来指引。也还要动之以利。”

  实则西空绝域广大无边,许多天鬼部族并没有受到虫灾侵扰,但他们真正目的却是为了能从惊穹山这里抽身回去,不再去进攻北天寒渊,故而是一起叫嚷。

  甚至有人言,这么多年过去,既不见九洲修士打过来,也不见主部出力,反而让这些旁支外部前去送死,族主只是借了上天谕。无限拖延此战,真实目的为了抓住权柄不放。

  谁都知道这是蠢话,祖部高高在上,自然是让下部先自出征。但诸部只是要有个借口反对就成,不管他有理还是理,并还任由这等言语在许多下部之中发酵传播。

  再加上前番无故牺牲数万部民之事也被有心人捅了出来,天鬼诸部从上到下,都是生出不满,要不是有天外势力威慑,且祖部还掌握了百万世鉴塔。无人可以对抗,恐怕早就有部族起来闹事了。

  燧青兼道:“不知王上可是有什么打算么?”

  炅蛰平静言道:“现下有两件要紧之事,一是那妖虫之灾,那定是九洲修士所使手段。亟待解决,另一件,便是诸部难见胜望,迁延不进。”

  说到这里,他略略一顿,看向二人道:“先说这第一件。虫灾之事,既然靠各部无法解决,那便由我祖部出手,务求杀灭此僚。”

  炽惑道:“那怪虫狡猾异常,而且对付虫妖,只要不抓住那虫王,便无任何用处。”

  炅蛰把血气一激,殿下便有泥沙飞起,堆积成西空绝域山川水陆之形,起身走至前方,他伸手在某处一圈,道:“虫王当在这处,我三部各出两名妖圣,时时盯着,也不定要将之杀死,只要让其无法出来生乱,便就足够了。”

  两名长老一想,确实是个好办法,他们之前只想着如何消灭虫群,但现在不求如此,事情反而变得简单了许多,虽然被牵制了一部分力量,但对天鬼上千部族来说,足可承受得起。

  炅蛰见两人不曾反对,便又道:“再说第二件,九洲修士实力极强,背后更主持之人也不简单,不论我辈出何等手段,都能有所应付,既然动不了他们,那就只好改换一个对手,以此打开局面了。”

  燧青兼有些不解,道:“王上不知要选哪个对手?”

  炅蛰道:“有两处可选,东荒百国和心蝶部族,这两家都是九洲修士友盟,且实力并不强,打赢其等不难,还可提振族中士气。”

  炽惑忽然目光一冷,道:‘王上,以我诸部之力,休说打赢,灭去这两处也是容易。”

  燧青兼皱眉道:“这心蝶部势力不强,不去说他,可东荒百国地域宽广,兼还曾听闻,九洲修士在各处宫城上做有布置,而且两家往来频繁,我这处一动,北天寒渊不会坐视,也会出力驰援,可并不怎么好打。”

  炽惑看向炅蛰,道:“不知王上如何想?”

  炅蛰并不说话,许久之后,才沉声道:“东荒百国。”,

  燧青兼不禁诧异,不知王上为何舍易就难,道:“为何是东荒百国?”

  炅蛰道:“燧青长老忽略了一事,打心蝶部未必比打东荒百国容易,其虽势弱力薄,但却在北天寒渊之上,我部之人虽可去,可一旦暴露行踪,被九洲修士盯上,必也难以回来,而且做这等事,只能是我祖部妖圣,可我眼下,已经不起这等损失了。”

  两名长老琢磨了一下,都是点头不已。

  前次为安C眼线,牺牲的六名妖圣便是从祖部诸族之中选取的。

  休看祖部妖圣有不少,可那是数千年以来的积累,亡去一个,便少一个,而他们身为族长,更把其等视作自己部族中的宝贵财富,如此丢了出去,也是极为心疼。

  炅蛰道:“东荒百国便就不同了,与北天寒渊相隔甚远不说,我族之人便是遇险,也随时可以从南罗百洲撤走,不会绝了后路。”

  燧青兼道:“可这么做,九洲各派势必会来援救,诸部可能又会设法推脱。”

  炅蛰道:“无妨,只要我祖部之人身先士卒便可,得了好处,还怕他们不跟上么?况我也不是孤军奋战,南罗百洲那一位已是答应与我联手。”

  两名长老心下一凛,南罗百洲那一位妖祖传闻已是醒来,绝然不可小觑。

  燧青兼沉吟道:“只是南罗百洲那些妖王未必会真心助我,怕也有自己的主意。”

  炅蛰道:“这是自然,不过有一点无需担忧,他们也同样是奉上谕行事,小事或会掣肘,但在大局上,在除去天外修士之前,绝不会与我翻脸,而且我可承诺,打下东荒诸国,诸宝人口归我,疆域则可让了出来。”

  燧青兼与炽惑相互看了看,让出去了也无妨,东荒太过遥远,就是打下来也无力控制,而且在消灭九洲修士之前,南罗百洲妖魔还可为他们分担压力。

  想了明白后,两人都是起身一礼,道:“既然王上已是下了决心,那我二人照做便是。”

  炅蛰道:“那就劳烦两位长老下去安排了。”

  几日之后,天鬼族王炅蛰再度召聚诸部议事,以剪断九洲修士臂膀为借口,定下攻打东荒百国之策,并且许诺,除了疆域地陆,所抢来的一应物事,都可归诸部所有,祖部不会索取分毫。

  这些年中,天鬼诸部与九洲修士的对抗屡屡落在了下风,意识到这一位对手并不好招惹,然而东荒百国却不放在其眼内,既有祖部愿意领头,还能得了好处,他们也无什么话说。

  至于与东荒诸国立下的万年之约,却是谁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当年与其等立约之人正是火鬃鬼祖,而据勾月妖祖回言,这位已然陷入沉寂之中,不得足够献祭,怕是再也无法回来了。

  司马权化身一直在潜伏在惊穹山内,前番诸部闹事,也有他推波助澜之功,这回闻听此事,自宫城之中出来后,便立刻便将消息送了出去,不过他也知道,天鬼部族既然决定大举进犯,也就不存在遮掩的心思,而且在东荒诸国正式请援前,九洲各派也不可能主动派遣修士前去相助,至多早作一些准备。

  这一次天鬼诸部动作极快,只一月之后,上百头云鲸被调集至惊穹山下大原之上,在炼氏族主炼肖带领之下,三百余部族,四十余名妖圣上得鲸背。

  伴随着阵阵云雾腾起,只几个呼吸之后,此行人已是出现在了南罗百洲与东荒地陆交界所在。

  此往东荒百国去,若是飞遁而往,还有月余路程。

  他们不是不想将云鲸王送至近处,事实上此前也曾送来过一头,奈何这数年来,东荒国扩张迅速,且还似是掌握了一种寻找鲸王的手段,将之找了出来囚禁封镇了,令天鬼部损失不小,故后来只能将鲸王布置在两洲交界所在。

  到了此地之后,炼肖立刻命三百余部族族壮在搬出世鉴塔,要其等在三月之内布置出一个坚固宫城来,随后只留下两名妖圣在此守御,自己则带上余下所有人往东荒国方向飞驰而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