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八章 此可一战正声名

第八十八章 此可一战正声名

  <=""></>  东荒上国,伯都大城。

  此处有“纵环八千里,七峰绕荒廷”之称,是东荒百国最为坚实的屏障。

  宫城外围,是以七座最为坚实的金玉山堆砌开凿而成,而在城廓之上,却有三位大祭公当年留下的气血纹图,再加九洲修士用时数十年布下的守御大阵,如今纵有妖祖来犯,只要城中之人一心坚守,不起内争,也是不难挡住,可谓是固若金汤。

  此时宫城三玄殿中,青铜大钟声发出宏响震鸣。

  申方、扶项、専余、舒霍、直掖等五大国驻使玄士闻听之后,俱是戴冠正衣,从客宫之中行出,乘坐踏云青马车,往此殿赶来<="r">。

  半刻之后,五人到得殿下,在仪官躬声相迎之下,踏着玉阶,往上方行去。

  走过百层阶,便可见大殿正门,前方摆有铜牛玉马,铁象金犀,两旁有持戈掌斧之士,俱是气血充壮,烈如炽火。

  五人在门前稍作整理,便正容大步,迈入殿中,

  公佥造站在殿中相候,五人上来,双手一合,躬身一揖,他也是同样一礼,而后有钟鼓之声响起,他去了座上正位坐好,两手一抬,道:“请诸国使者入座。”

  五人合手再是一拜,这才去了各自座中。

  舒霍国大玄士原在性情爽直,方才坐下,便就言道:“公月祭请我等到此,可是又有哪个妖魔部族生事了么?”

  自与九洲修士结盟之后,东荒百国得了不少好物,俱是国力大增,这数十中四处征讨妖魔,彼此经常携手对敌,互相之间联系也是更为紧密。故在伯都大城之中驻使,以能及时调动各国之力。

  公佥造道:“还是墨宫师与诸位一言吧。”

  墨独沉声言道:“独三日前收得消息,我申方属国朗先国举国被灭。“

  ”什么?“

  在座之人个个动容。不说而今,便是上溯五百载。这等事也很少发生。

  原在瞪眼道:“怎么回事,是哪个妖魔部族敢如此大胆?你申方国莫非不曾前去相援么?

  朗先国虽是为南方小国,但地理位置却是不同,正好是堵在云原山口之上,算得上是东荒百国出入荒陆的南方门户,与九州结盟后,也是得了不少好处的,甚至还出了一名大玄士。在座之人记得都曾送去过贺礼的。

  墨独摇头道:“来不及相援,等我收到消息赶到之后,郎先国已是化为一片废墟了。”

  専余国大玄士莒于问道:“贵国可是路途之上遇得什么变故,以至到得太晚了么?”

  墨独知其想问什么,直言道:“此事之上,我申方国并无私心,郎先国一向恭顺,又是我申方属国,遭遇外敌,我又怎会弃而不顾。独收得求援书信之后,立刻调动国中玄士,准备前去相救。同时还遣人回报,要其务必坚守,可是还未等我等动身,此国覆灭的消息便已传来了,前后相隔不过一日。”

  在座大玄士都是色变,“怎会如此?”

  郎先国虽为小国,可同样也是花费了不少代价请了九洲修士布置了禁制阵法的,再兼有大玄士镇守,联合国中所有玄士。哪怕面对十倍之敌,亦可轻松挡住。怎会在短短一日之内覆灭?

  莒于问道:“此国那位大宫师如何了?”

  墨独沉声道:“自也是以身殉国了。”

  众人一阵叹息,国养士。则士报国,若是有朝一日他们国中遭遇不可抵挡的大劫,相信同样也会做此选择。

  公佥造这时问道:“可知对手是谁么?”

  墨独起手对座上一礼,道:“那求援信乃是仓促寄出,是以语焉不详,而且郎先国中也不曾有任何痕迹留下,所过之处,只是一片废墟,举国之人都是不知所踪,好似被掳掠而去了,不但如此,连那两个依附郎先国的异人部落同样被灭亡了<="l">。”

  在座之人都是面色凝肃,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看来是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强敌了。

  莒于琢磨道:“敌自南而来,于以为,这很可能是南罗百洲所为。”

  墨独却不赞同,他道:“南罗百洲的确有此实力,能如此轻易灭去一国,那所来妖圣,至少在二十位之上,但诸位莫要忘记,百洲中也有我诸国眼线,这般大动作,怎么可能一点消息也未曾漏出?独以为,凶徒可能另有其人。”

  原在一拍桌案,恼道:“既然不是这般妖魔,又会是谁呢?”

  莒于捋须道:“不管是何人,其人打破了我百国南大门,若不退去,那定是深入了我云原腹地了,却不知此刻往何处去了。”

  众人也是思索起来。

  这时有一名书官上得殿来,将一封朱色卷束双手高举过头,大声言道:“辛国遇袭,来书求救,”

  众人心头一沉,原来是去了辛国。

  公佥造等将那书官将卷束送了上来,带着一丝沉重将之翻开,然而看了下来,他却是神色一振,道:“诸位,辛国尚在,敌方已是接连攻打了两日,至今仍被大阵阻在外间。”

  専余国大宫师绛觉吃惊道:“郎先国挡不住,辛国国力单薄,国中又无大玄士坐镇,又怎能挡得住?

  在座许多人也觉不解。

  原在想了想,迟疑道:“这……会否是辛国选择了灵机化阵之故。”

  众人一想,神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当初九洲修士来东荒建立禁阵之时,给了诸国两个选择,那催动大阵之力,可为气血,亦也可为灵机,二者只可选一。

  气血可由玄士推动,灵机则由大阵从天地之中收取,且至少需十余名略懂阵道的修士时时看顾。

  几乎绝大多数诸侯国都是毫不犹豫选了气血之力,这是因为他们本身精通此道,大阵合闭可由自己说了算,而且说不定还能藉此窥看到大阵奥秘。

  这等选择实则无可厚非,关乎一国安危之物,总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算放心。

  但是辛国本来就没什么强横玄士,而且国中人口稀少,也不怕九洲修士贪图什么,很是痛快就决定了以灵机推动大阵,并把那十名修士待为上宾,没想到却这个选择,今日却是救了举国民众。

  扶项国大玄士藤峦叹道:“难怪入了云原之后未曾有任何动静传来,原来这三日之中,其被牵制在了辛国城下。“

  墨独抬首问道:“公月祭,书信上可曾言明敌方身份?

  公佥造神色凝重道:“是天鬼。”

  “天鬼?”

  所有心头都是狠狠一跳,西空绝域天鬼部族势力强盛无比,哪怕是当年东荒神国独霸东荒,大祭公公拓尚还在时,也只能对其保持守势,相比而言,他们宁愿对上的是南罗百洲<="r">。

  墨独沉吟道:“天鬼与九洲修士争斗数十载,听闻始终处于下风,此次看来,很可能是想从我东荒百国这处寻求突破之机。”

  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这很显然是天鬼部族啃不动九洲各派,所以转而找较弱的一方下手。

  莒于问道:“不知天鬼此次来了多少大圣?”

  公佥造沉声道:“只从书信上来看,仅露面攻打宫城的,就不下于三十名,或许隐藏起来的还有更多。“

  众人更是皱眉,天鬼部来了这许多大圣,难怪敢如此猖狂,连后路都是不守,

  在九洲修士未至之前,百国大玄士也不过三十余,如今虽有增加,但只堪堪到了半百之数,要与其对抗,却是有些力不从心。

  莒于看向墨独,又看了看公佥造,询问道:“可要向北天寒渊求援么?”

  墨独并不出声。

  公佥造却摇头道:“九洲修士求得是友盟,而非是累赘,乍遇危险,就相求于人,于人于己都是不妥,况我东荒诸国,早已是今非昔比,未必不能与此回来犯天鬼对抗。”

  此言一出,众玄士都是点头,不管九洲修士实力虽是高过东荒百国这边不少,但表面上两者仍是平等相交。

  而且九洲这一方也讲规矩,所需之物从不白拿,都是以差不多等值之物来换。

  其等身为强势一方,却给了东荒百国足够尊重,他们也当投桃报李,至少要对得起友盟这个身份。

  原在十分同意此见,他大声言道:“说得不错,九洲修士能为我解决一次麻烦,难道还能次次都来相帮不成,我以为此次不去求援,就凭我东荒百国自家之力,击退来敌。”

  直掖国大玄士南英较为老成,他言道:‘此事还需知会一声北天寒渊为好。“

  公佥造道:“那是自然。”

  众人知道事情紧急,容不得拖延,决定之后,迅速召集人手,只是三日之间,就聚集起来三十万玄士,在二十五名大玄士带领之下,乘坐飞舟,往辛国相援。

  天鬼这里也是察觉到东荒诸国举动,本是准备自辛国撤走,趁着百国内部空虚,再去别处攻袭。

  但他们未曾想到得是,那些飞舟遁行极快,在一日之内便追上了他们,并牢牢跟在了他们后方,怎么也甩不开。

  天鬼此行首领炼肖仔细观察了数日,发现大玄士人数并不及他们,也并未布下什么陷阱,在慎重考虑过后,他下令道:“诸人听命,随我回头一战!”

  他目光炯炯看着半空中那百来艘飞舟,他不知东荒百国为何出此昏招,只这么点人就敢来与他们正面相争,但此战若能取胜,那么东荒百国剩下实力便就不足为虑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