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九章 百年天地变 云原扬血旗

第八十九章 百年天地变 云原扬血旗

  下一页

  天鬼部族这三十余妖圣虽来自不同部族,但在炼肖下令之后,却无一人犹豫,立刻停下身来,回身应战。

  自从东荒失去了三位大祭公之后,人道诸国便就退缩在云原这么一片地界上,被包围在诸多妖魔异类部族之中,数千年来也只是勉强自保,不成什么气候。

  反观天鬼诸部,统御西空一域,族中大圣有双百之数,治下更有许多为其效用的妖魔圣者,在九洲修士到来之前,观望天下,无势可与之匹敌。

  这两者间差距委实太大,而此回前来交战的东荒国大玄士在数目上还不及他对手,故天鬼这处从上到下都是信心十足,认为此战必可轻松取胜。

  而东荒百国这一边,众人面上都是一片凝肃,多是做好了战死在此的准备。

  天鬼部族神通诡谲,比灭明氏更是难以对付,若是可以选择,他们宁愿聚集起更多人手后,再来与对手交战。

  但是时间紧迫,眼下这二十余人,已是他们短时之内所能拿出最大力量了,若任由这群天鬼在云原腹地横冲直闯,那东荒诸国势必会遭受更大损失,甚至动摇统御根基。

  如今在九洲修士相助之下,诸国才刚刚恢复一些气象,他们绝不容许被外敌破坏阻断。

  公佥造眼见前面天鬼一方停顿下来,未有如他们期望一般直接被逐出云原,知是这一战不可避免,他立刻一扬手,道:“扬旗!”

  得他传令,两名****上身的巨力之士高举鼓锤,对着那摆在舟首之上的就是金故一响。

  轰然一声,便见十余面气血旌旗冲上高穹,扬空招展,烈烈如火,在百余艘飞舟上空飞舞飘动,与此同时。一股酷烈刚绝,霸道无比的气势弥散开来。

  此间数十万玄士抬头望去,目睹这十面由昔年东荒神国征伐四方妖魔,百战而炼的“镇国旌旗”再现世间。胸臆之中陡然有一股热血沸腾起来,不由齐喝出声,一道道气血虹光自身上迸发出来,天地之间的灵机顿被搅动起来,随后各自催动飞舟。夷然无畏地朝着敌手迎了上去!

  辛国彖原,国主越狭正站在宫楼高处眺望远空,目含一丝焦虑之色,自那天百艘舟飞舟来相援。追着天鬼出去,不过半日之后,南方就有团团血云飘荡,便在夜中,也是映照的天穹一片通红,知是己方大玄士已是与那些天鬼交上了手。

  而就在昨日,那些光华终是散去。他心下知晓,此战定然已是分出了胜负,可他并不知晓结局到底如何,上次天鬼侵袭,辛国勉强抵挡下来,可要是公佥造这一边败了,此辈再来犯境,那可就无力抵御了。

  他自觉这般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关照身边一名近侍道:“你在此守着,要是有什么动静。立刻来禀告寡人。”

  随后匆匆回到阁楼之内,此处有一座长宽三丈的玉台,一名道人正盘膝坐在那里,一道道灵光自四面八方飞来。汇聚再他脚下阵盘之中,旁侧不远处,还站有一名修士,似在为其护法。

  越狭走到那修士身侧,问道:“高真人,这阵法何时才能再运转起来?”

  高道人言道:“越国主勿急。大阵根本未伤,再有两日,便可复原如先前一般。”

  越狭却是焦躁,道:“情形有些不妙,那边应已是分出胜负,可却迟迟不见有人回返,要是天鬼那处赢了,恐怕一日之后,就可回返此处,不知真人可否再快一些?“

  高真人摇头道:“那也急不来,不过越国主也不必太过忧虑,你辛国得天独厚,国疆之外有奇风屏护,再有我等布置的阵势加以牵引,至少可牵制一日,那时当可阵禁修补完好了。”

  越狭听他如此说,不觉稍稍安心。

  高真人看了看他,道:“不过我劝越国主早作打算为好,那些道友若是不胜,这处也定难守住,退走方是上策。”

  越狭一摇头,神情坚决道:“狭身为国主,自当与国共存亡。“随即他歉然一拱手,”只是连累几位真人了。”

  高真人看他不像是说假话,倒有些佩服之意,沉吟一下,才道:“不瞒越国主,那些天鬼遁速并不快,我等有宗门所赐法器,若是要走,其未必能追得上,国主若不愿走,有什么重要人物不妨让我等带走。”

  越狭眼前一亮,他想了一想,神色郑重了几分,拱手言道:“若真是那一刻到来,可否拜托几位将公子单一并带走?”

  高真人道:“这并无不可。

  此时阵中那位道人似乎法力耗尽,一语不发走了出来,冲着高真人点了点头,便坐在阵盘之外调息。

  高真人对越狭一拱手,便就接替了上去。

  越狭思索片刻,便往外走出。

  还未等他出去,方才那一名近侍却是急急跑了进来,脸上满是激动莫名,道:“国主,国主,诸位大宫师回来了。”

  “什么?”

  越狭有些不敢相信,他顾不得国君威仪,疾步出外,此时旭日方升,就见晨曦之中,一艘艘飞舟自天边驰来,上面所站之人,分明皆是东荒玄士,他也是激动起来,双手高举,高呼道:“天佑我辛国子民。”

  天鬼与东荒百国一场斗战整整持续了两日,然而此一战的结果,却是出乎双方事先谁也未曾到的。

  天鬼一方大败,七名大圣战亡,而东荒百国这边,却仅仅是付出了两名大玄士身亡,一名重伤的代价。

  甚至东荒诸国玄士自家都有些不敢相信,在此之前,他们认为这一战纵是能胜也是惨胜,能够将对方驱逐出去,便就不错了,未想到能取到如此大的战果。

  此战之后,天鬼诸部一路被驱赶出了云原,东荒百国本来还有心扩大战果,但是炼肖并未给他们这个机会,主动留下断后,又命令麾下众圣四散分逃。

  东荒玄士因需合力方能发挥出对敌此辈力量来,而且也吃不准天鬼部族是否还有其他接应,在重创炼肖之后,也只能罢手而归。

  炼肖数日后返回了天鬼驻地后,一头扎入了帐中沉睡起来,所幸他肉身强横,仅只一夜,又是完好无损走了出来。

  燧兼氏一名长老上来低声问道:“到底是如何一回事?”

  炼肖叹道:“大意了。”

  详细解释了下来,燧兼长老才是明白战败因由。,

  天鬼本来有化虚无形之变,有这神通在,与任何妖魔异类交手,都可大占上风,可此次东荒百国之中居然有破解之法,令他们一上来就吃了个大亏。

  而且不止如此,东荒上所有大玄士几乎人手一件法宝,而且威能不凡,一交上手,许多人不是被定在原处,就是被转挪出了战圈,虽只短短几息功夫,但却足以左右战局。天鬼这边看着人数多过对面,实则在法宝制束之下,实际是各自为战,这又哪能不败。

  燧兼长老沉声道:“王上本是期望一场大胜,损失这许多人,王上怪罪下来,你我可都是难以担待、”

  炼肖神色一冷,道:“这事不能上报,也需约束下面之人不可胡乱言语。”

  燧兼长老看他一眼,道:“此事便是炼长老不说,王上也有办法知晓的。”

  炼肖哼了一声,道:“不怕王上得知,就怕那些部族长老得知。”

  燧兼长老一震,点了点头,随即道:“可也瞒不了多久,下来准备如何?”

  炼肖阴沉着脸道:“若非此次那世鉴塔一座未带,也不可能给东荒占去便宜,我欲带人再去攻袭一次,若是能成,便可遮掩去此回之事。”

  燧兼长老道:“何时动手?”

  炼肖并未昏了脑袋,道:“族人经此一战也是疲乏,休歇五日,再攻东荒。“

  三天之后,已是回到张衍浮游天宫的也是收到了关于一战的消息,此战东荒能胜天鬼,他倒不觉意外,反而觉得是在情理中。

  这数十年内,九洲修士给东荒百国修筑大阵,炼造法宝,就是为了其能独当一面,好为自己挡住来自南面的侵袭,如今终于见得成效了。

  只是天鬼此会这一败,要么就此退走收手,要么投入更多力量。

  张衍思索下来,认为后者可能要更大一些。

  东荒百国大玄士毕竟有数,死上一个都是损失,假设南罗百洲也加入进来,那更是难以抵挡,其虽未曾求援,但九洲这边也不能坐视。

  沉思许久之后,他便把神意遁出,到了一方界空之内,几乎就是在一瞬之间,秦这、岳两位掌门身影也是出现了在此处,便打个稽首,与二位掌门见礼。

  秦掌门言道:“渡真殿主神意寻来,可是地陆之上有什么变动?”

  张衍道:“确有要事。”他将东荒遇袭之事道出,又道:“天鬼诸部此回攻打东荒,应是见我九洲守御稳固,寻不到漏洞,故是另突破之处。“

  岳轩霄道:”东荒国可能守住?“

  张衍道:“东荒百国虽得小胜,但面对南罗百洲和天鬼部族合力攻袭,是坚守不了多久的,其若是被破,那么南面就失去了屏藩,很可能就会两面受敌,可我若伸手施援,那也只会被天鬼牵着走,弟子以为,这非是上策。”

  秦掌门一笑,道:“渡真殿主有何建言?”

  张衍目光微闪,道:“天鬼此回往攻东荒,动用不少人手,西空绝域之内不说空虚,但也定不如前,那我等不妨趁此时机,提先动手!”

  ………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