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三章 万载蛰眠今始醒

第九十三章 万载蛰眠今始醒

  通天都御宫城往下沉落而来,待距离山海界还有一段颇远距离后,方才顿住。一 看书  ·ka要书hu·

  秦掌门与岳轩霄言说几句,就道:“至德,你上前来。”

  孟真人道一声是,自席上立起,走至台阶之下。

  岳轩霄则是望向婴春秋道:“徒儿,你也一并过来。”

  婴春秋同样行至前方,与孟真人并肩而立。

  秦掌门开口道:“稍候岳掌门将会以飞剑斩开气血屏障,引那鬼祖到虚空之中与我斗战,到时我三人无有余暇,故先前所备玄术将交由你二人来动。”

  他把拂尘一摆,抛下一枚无暇玉石,道:“此中存有两门玄术,一门名唤‘顶上青天’,一经动,中术之辈如负洲海山,身重难行;这第二门,名为‘风云叱呵’,只消使得出来,便可顺人心意,易改此间天象,风雨雷电之威可大去千数倍。”

  岳轩霄也是扔下一枚血玉,道:“此石本是张真人自那青璎妖祖处寻来的血玉,为师在上寄托有一门玄术,名为‘心转千秋’,使出之后,鬼祖以下生灵若与人斗战,气血之耗便是平日百倍,你要好生运用了。”

  孟至德、婴春秋二人接下之后,都是躬身应命。

  张衍则是一抖袖,将“浑还幽水”去在场各位真人手中,道:“此水可破那百万世鉴塔,待那几名鬼祖被引开之后,诸位便可携此突入惊穹山中。”

  殿下众真都是立身而起,执礼称是。

  两位掌门与张衍此刻见那宫城已是渐渐落去山海界近处,彼此一点头,玉台之上三道清光一闪,已是到了宫城之外,并往下方惊穹山望去。

  秦掌门打个稽,道:“有劳岳掌门出手。”

  岳轩霄还有一礼,他把神意一转,但见一道万丈长短的剑光仿佛霹雳闪电。 壹看 书  ·ka hu·自漆黑虚空之中跃出,不过一瞬之间,就斩入山海界中。

  而就将斩在惊穹山上时,忽然间。有一道厚实无比的气血屏障凭空生出,阻在了前方,但那剑光锋锐无比,这一过去,霎时就将其撕开一个深长裂口。

  几乎是与此同时。好似什么被惊动了一般,地轰轰震动,地底之下有三股晦涩不明的气机倏然觉醒,而后猛然高涨起来。

  谒天王城之中,炅蛰站在一根玄柱之前,里间显出一个身形瘦弱的族人身影,这刻后者正言语不停,似在禀告着什么。

  “九洲修士已是把散布在外的大神通者续招回了寒玉海州,像要准备往东荒施援。”

  炅蛰问道:“消息确实么?”

  那族人道:“回禀族主,这是那位潜入九洲宗门之中的上圣所言。小人也试着前去查探,但却探听不出任何消息来。”

  炅蛰沉思起来,援救东荒百国,按理这是极为正常的反应,但他是与九洲那边交手数十载下来,深知对手并不简单,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顺理成章的展下去,其中或许还有其他变数。

  他挥了挥手,那人影跪地一拜,就自那柱中退下了。

  正要离去。忽然脚下猛然震动,同一时刻,有数股气息涌入宫城之中,而整个天空。也是化变为一片血幕,他顿时色变,道:“何人惊动了三位祖圣?”

  一直被囚禁在玄柱之旁郭道人本是半眯着眼,此刻却忽然身躯一震,而后目中透出一股光芒。

  炅蛰察觉到了他神情变化,冷声言道:“郭真君。你莫要指望什么,若有敌至,本王必先将你杀死。”

  郭道人一改半躺之姿,直起上身,目光灼灼看着他,道:“炅王这般说,是否预料自己要守不住此处了?”

  炅蛰也是冷冷看着他,眼中有杀意流露,但最终又被他压了下去,神情又平静了下来,“谁胜谁负,郭真君当会见到。壹 看书 ·k ahu·”

  郭道人点头道:“在下等着。”说完之后,他又恢复先前姿态,靠坐了回去。

  炅蛰伸出手,将摆在架上的祭天礼器象钺杖拿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到了露台之上,就见惊穹山外那一层血气屏已是浮现了出来,但此刻其上却被划开了一大口,好如破茧一般,伤处仿佛还有鲜血沥沥而下。

  他觉得威胁当是来自天宇之上,但是仰头看了几眼,却什么也未曾看到。

  于是将法杖横在眉前,鼓荡血气冲入双目之中,观去气障之外。

  这一次却是有了收获。

  只见天中立有三个身影,正中乃是一名手持拂尘的道人,脚下一道无尽天河,澎湃汹涌,势大无比,便彼此不知相隔多少万里,他耳畔之中也闻有潮涌声声,不断震荡心神。

  而左侧一人,鼻直额广,目蕴神光,负手立于辉光银河之中,身躯之外星芒飞转,交汇碰撞不休,只是如此看去。便觉有剑气嘶鸣之音自胸中浮起。

  右侧是一名年轻道人,气宇轩昂,丰神清俊,身着玄袍,大袖飘飘,袍服之外有赤紫焰火飞腾,背后有一尊难辨形貌的庞大魔相,目光一触,好似神魂就要往里陷入进去。

  只是匆忙一扫之下,还未来得及细观,就闻咔嚓一声,象钺杖上珠玉宝石碎裂开来,化作碎屑簌簌落下,而他身躯剧烈震颤,一口鲜血逆冲,忍不住咳出来,血珠落在地上,竟是将砖石砸裂数块。

  这却是因为到对面这几人神通之强大,已然出他身躯承受极限,若不是有象钺杖抵挡,怕是已受得重创了,不过他也算是弄清楚了来犯之敌身份,

  抹了抹嘴角,暗道:“原来是九洲修士,这三人当是那些修士之中的大神通者,不过既已是惊动了几位祖圣,想来也是能够应付。”

  他吸了口气,喷洒出来的鲜血陡然化作气雾,再又被收回到了躯体之中,迈着沉稳脚步往殿前去。

  王城大殿之上,上九部族主宗老已是全数到来,但多数都是六神无主。

  由不得他们不慌张,自谒天王城建成以来,从无外敌到来过,便是征伐异类妖魔,也是有派遣出外的族人代劳,可以说居于王城之中的天鬼部众已是习惯了享乐安逸,早便忘了如何与敌争斗,乍遇外侵,无不是深感震恐。

  这时听得呜呜数声鸣角吹响,再听殿上侍从一声大喝,炅蛰手持象钺杖,自后殿步出,他只是一抬手,所有人不觉心下一定,安静了下来。

  炅蛰看着诸族长老,沉声言道:“来敌乃是九洲修士,炽长老,你去放出气血烽火,召诸部大圣,从族妖魔,过来祖部助战。”

  炽惑躬身一拜,道:“惑恭领王命。”

  天鬼族中,可不仅仅只有本族大圣,还有许多到得此境的异类妖魔,聚集起来,也是一股强大力量。

  炅蛰又看向燧兼青,道:“燧兼长老,遣去东荒帮衬炼长老的大圣有多少,现下到了哪里?”

  燧兼青道:“共有二十六人,因是乘渡云鲸而去,此刻怕已是到了南罗百洲上。”

  炅蛰道:“将其等余唤回。”

  燧兼青犹豫一下,道:“可要把除炼肖长老所部也是叫了回来么?“

  炅蛰摇头道:“不必,若不看住东荒那些大玄士,难保其等不来攻我。”

  燧兼青心头一凛,道了声是。

  炅蛰又问:“宫库之中有多少血药?可供多少族人炼化气血,入觉圣境?”

  一名白须长老站出来道:“回王上,血药积攒无数,但城中只有二十余名族人有望入觉。”

  炅蛰道:“将血药了下去,下来必有一场恶战,若此些族人能在这一二日内入觉,本王必有重赐。”

  那长老惊道:“如此催迫,真正可成之人怕是只有三成,余下之族人怕是都有性命之危,王上……”

  炅蛰却是一摆象钺杖,制止他说下去道:“我祖部此回能渡过危难,方有他日可言。”

  惊穹山外大原之上,有道道血光腾起,渐渐站立起来三个庞然身形,俱是撑天支地,仿佛只一抬头,就能触碰到山海气璧之上。

  其中两个伸手一抓,各自抓了一座摆在祖庙之中朱山的过来,正要吞入腹中,却见一道仿能劈开天地的剑光一闪,将其等身躯剖开,但只下一刻,两人身躯却又聚合起来。

  而那剑光却倏尔一散,化作亿万光芒,洒落而下,广阔天穹之上,一时好似有无数流星飞落。

  这两个巨影似知难以抵挡,齐齐怒吼一声,都是把身躯炸开,变作滔天血海,浇落在了那那朱山之上,不过几个呼吸,其等身躯重聚,再缓缓支撑着站立起来,可以望见,那气血之力比原先涨大了一圈。

  秦、岳两位掌门与张衍都在站在气障之外,淡然看着下方变化,鬼祖之力足可崩裂脚下洲,他们并不欲与其在惊穹山中交手。

  这三名鬼祖若是为族人安危考虑,那便会出得山海界,来到虚空之中与他们斗战。

  但其等亦有可能不在乎族人身死,这也无妨,只需以神通飞剑遥攻,除非他们宁可挨打也不还手,那迟早会忍不住冲上来的。

  张衍目光一转,却是留意到,立在中间那个巨影自现身出来后,只是是静静站在那里,始终不曾有所动作,哪怕未有吞下朱山这等物事,其身上所散出来气息却是远远强于旁侧两名同伴,他神色微动,忖道:“这一位,想必就是那天鬼始祖了。”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