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六章 神通化变见根由

第九十六章 神通化变见根由

  下一页

  天鬼始祖虽是破开了那乌焰锁链,但耽搁了这片刻,方才那被分开的天河却是再度涌来。眼见着又要被裹入其中,他不敢再在原处停留,立刻带着两名鬼祖化身血光,从中闯了出来。

  然而此时又有剑光却自虚空之中跃出,追逐劈杀而来,不依不饶地削去他们身上气血精元,

  天鬼始祖背后一只头颅忽然转了过来,对空再起一声叱喝,落来剑光竟是应言消散,便连身前那一段天河,亦是崩散逝灭。

  张衍目光闪动了下,这天鬼之祖连续两次施展这等手段,看去凶威滔天,势不可挡,不过他并未被那表象所欺,这一神通,乍一眼看去极似那“言出法随”,实际当是运用了一种不为人知的神妙变化,否则只需一言呵去,就可将他们三人驱出此界,那岂不简单?

  而且不难看出,这其中必是有限碍和代价的,不可能无有节制的施展。

  天鬼始祖这一边,方才解开了眼前困顿,然而未曾出去多远,抬头一望,却见一道又一道大浪凭空自虚天之中跃出,横阻在了前方。

  这些水河看去好像几步就能跨过,但他心知肚明,如此直闯过去,那是永远到不了对手身前的。

  张衍与两位掌门各站一处,神情淡然看着对面。

  若是这三头天鬼无法破解眼前局面,那么他们只需维持神通,待得对手气血耗尽,就不难获胜。

  天鬼始祖面对眼前困境,目光之中并无任何暴戾急躁,只有一片冷静,此刻他已是意识到,比拼神通变化,恐怕远不是对方敌手。

  这么下去,只会被牵着鼻子走。

  眼下关键,是尽快从这里脱身出去。

  他目光一转。往虚空之中看去,不过片刻,就寻到了那颗对应天鬼一族的异星,略一沟通。霎时有一道星光射来,照落在了身躯之上,他大喝一声,却是带着另两名鬼祖乘光而起,倏尔离了天河。便连那些剑光,也是纷纷从其等身上穿过,

  这一刻,这三头天鬼好似去到了另一方界空之中。

  秦掌门颌首言道:“倒也果断。”

  岳轩霄淡声道:“如此做不过济一时之急,待我算一算他去落何处,在前面等着他便是了。”

  天鬼始祖此回实则并未能破解天河围困,只是取了一个巧,借了那本命星辰之助,暂且离了那神通束缚。

  但正如岳轩霄所言,这并非根本解决之道。

  这就如本是在汪洋之中泅渡之人。因寻不到对面岸陆,攀得一木暂得**,看似摆脱了水势,实则还在困顿之中,但若运气上好,能及时找得一处落脚之地,倒也当真能从这等不利局面中走了出来。

  不过因比举是被迫遁走,失了主动之机,也是让对手明明白白知晓了自身动作。

  如有道法高深之人,提先算定他神通落处。在那另一头等着他,不难将他再是圈住。

  而秦、岳两位掌门,恰恰都能做到这一点。

  岳轩霄起了神意,略作推算之后。目中起得一缕神光,起指一点,一道剑光朝着无尽虚空一处斩了过去。

  三名鬼祖在星光之中乘渡许久,但在外界看来,不过一瞬而已。

  就在即将要出来的一刻,天鬼始祖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也感到了什么,这个时候,他身上浮多了一道奇异气机,忽然向前跨出一步,竟是与那一道斩来剑光错开了。

  在两位掌门与张衍感应之中,其等似是同时去到了另一个界空之中,

  秦掌门微讶,道:“不想此人已是寻到了些许自身根果,当真不易。”

  岳轩霄冷笑一声,道:“毕竟未得正传,敢如此施展,若被敌手寻到其根本,立时便成一具冢中枯骨。”

  修为到了他们这般境地,唯有寻定自身根本,如此方可凭借自身之力,在虚空之中任意游走,不会被一方天地束缚,更可以此避劫移灾。

  气道修士入得凡蜕境,便需过此一关。

  但力道修士却就未必了,需得打熬功行,磨练身躯,慢慢体悟。寻不得根本,就会与世混同,被困束一界之中。

  山海界中修行气血之辈亦是如此,这位天鬼之祖,也是在一次次冲撞天地关后才得以领悟。

  张衍虽成力道六转,但并未立就此身根果,这倒非是他功行不足,而是他察觉到,自己参神契的根本不是靠参修可以得来的,而是落在某一处难以言述之地,需得自己亲身去寻。

  不过天鬼始祖此回以自身根果躲避神通,对一身修为来说,损折却是不小,或许本来打破界空只需万载,但如此一来,许要再多用上数倍时日。

  付出代价虽是大,可终究是得以跳出了对手制束,一回至虚空之中,他身后臂膀竖起,各掐印诀,顿有五光十色光虹打来,每一道皆是蕴含莫大威能。

  两名鬼祖也是冲了上来,他们苦于一直被压制,一身神通手段施展不出,都是憋了一口闷气,此刻极欲宣泄出来。

  晗昏鬼祖身还未到,就是一口浊火喷出。

  张衍战立不动,身外那乌焰化作团团落下,将此火挡下,与此同时,那背后魔相也是用力一吸。

  晗昏鬼祖只觉自身神魂顿被牵动,似要离了肉身而去,大骇之下,忙是设法拿稳,只是他功行尚不及火鬃鬼祖,至今只经历过一变之劫,一时身形摇摆不停,看似就要抵挡不住。

  天鬼始祖此刻正起尽全力,不断念出一个个古怪音节,试图压制两名掌门,一时却无力施援。

  而另一名唤作“摩阳”的鬼祖却是一耸肩,颈后一只头颅飞出,瞬息不见,一瞬之后,一张堪比星辰大小的古怪鬼面出现在张衍头顶,张开巨大,对着下方就是一吸。

  他腹中炼有一方浑噩空域,只要被吸入进去,除非修为功行在他数倍之上,否则断难出来。

  张衍感应得那股吞吸之力并不强大,自己若是使力,足可挣脱开去,但也同时察觉到,催动此门神通的气血庞大到不可思议,此术很可能并非表面看去那般简单。

  他未有小视,暗中起得神意,一番推算下来,却是发现,此术要是吞不得对手,那极可能在气血耗尽之前不会散去,若与之强行对抗,哪怕只被缠住三四呼吸,那么晗昏鬼祖便可逃出生天。

  他心念电转,此术既然要吞得自己方可解去,那便送其一个就是了。

  于是把法力一转,却是分出一个显阳分身,其落在外间之后,立时飞身上空,主动往那鬼面口中投去。

  那鬼面来者不拒,立时将其吃了下去,合闭了大口,而那一股吞吸之力也是立时消失不见。

  摩阳鬼祖不由一怔,未想到张衍用如此简单的方法就化解了自家神通,他固然还可催动那鬼面再度发威,可至少要十来呼吸之后了,

  眼见晗昏鬼祖越发不支,他怒喝一声,往前一倾,周身之外起得万丈光虹,如骄阳大日一般,蛮横向前撞了过来。

  张衍哂然一笑,一抬袖,一只遮天大手伸来,一把将他拿出,将之随手抛了出去,而后再把魔相一催,加大了三分力度。

  就在晗昏鬼祖神魂即将要被扯出去时,天鬼始祖再也无法不作理会,他发出一个古怪喝声。

  张衍感应之中,面前晗昏鬼祖却是霎时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天鬼始祖一侧肩头之上却是有一个脑袋冒出,只一息之后,晗昏鬼祖却从其身上又长了出来。

  张衍目光微闪,正要再行出手,这时忽然两位掌门神意来唤,他心下一动,也是把神意遁去,到了一方无以名状的界空之内。

  岳轩霄负手立在前方,言道:“那天鬼之祖可召族人入体,他那两名同族再是遇险,他都可在危急关头将之救下,是以此战关键是便是此僚,只要将之击杀,另二人便就不足为虑。”

  张衍微微一思,道:“天鬼之祖实力强横,气血雄厚,乃是三名天鬼之中至强一点,不过我若与直接他放对,却是正中他意,不过其既然能融吞同族,我以为不妨来个顺水推舟。”

  岳轩霄道:“不知张真人有何计较?”

  张衍笑了一笑,语含深意道:“天鬼之祖吞去两名族人那一瞬,便是我等的机会。”

  岳轩霄一转念,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张真人之意,阻断他阴阳变转之机?”

  张衍笑言道:“正是如此。”。

  秦掌门颌首道:“此法可行,那天鬼之祖方才收得两名同族之时,气息略涩,直至从身躯之中放出一人之后,才恢复平缓,显见两名鬼祖入身,对其也是负担不小,”

  岳轩霄一思,也是点了点头。

  阴阳运转,有寒则有暖,有明必有暗,有一起必有一伏,有一收必有一放,天鬼之祖一旦收得两名同族,便是不设法再放了出来,也必须以其他法门处置了,若这个时候受阻,那其自身气血运转也必会因此受制。更为关键的是,那时场面上等若只剩下上其一人,对付起来也相对容易许多。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