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九章 谒天气血纹 飞剑斩重门

第九十九章 谒天气血纹 飞剑斩重门

  天鬼始祖肉身崩散,引起的动荡极是巨大,那冲天血气更是溢到了气障之外,着实醒目无比。

  方圆数十万里内,诸多妖魔异类察觉到这里浓郁无比的生机精气,都是如同疯狂了一般,纷纷化作血光,朝着此处靠近过来。

  只是还未等其接近,却俱是身形一顿,往天中看了一眼,露出万分惊恐之色,而后哀鸣一声,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逃了回去。

  天穹之中轰然一声大响,却是气障破碎之声。

  下一刻,三道宏盛清光降下。

  张衍与两位掌门已是出现在了冰原上空。

  自斗败天鬼始祖之后,他们一直在留意着山海界中动静,方才一察觉到这处有此僚气息,便就立刻赶了过来。

  秦掌门一辨气机,言道“被渡真殿主料准了,这天鬼之祖果是借用了那勾月妖祖之身转挪气血神魂,方才其应是妄动杀念,故是应誓而亡了。”

  张衍微笑一下,道“天鬼从沉眠之中醒来未久,不知其中关窍,不然也不会一头撞了进来。”

  岳轩霄道“三名鬼祖俱亡,天鬼诸部再无阻挡我辈之力,此战已是胜了。”

  张衍想了一想,看向天穹道“天鬼一旦覆灭,那一方天外势力想会忍不住有所动作,下来我九洲许当直面此辈了。”

  岳轩霄负手言道“那我辈在山海界等着他就是了。”

  张衍点了点头,他望去四周,道“此地受此天鬼之祖气血滋养,过个数百上千载,必成一处福地,定会从中诞生出无数精灵草木。奇禽异兽来,若任由妖魔异类占去,倒也可惜。日后迁得数派到此,镇守此处。”

  三人在此言语了几句。随手布下了数道气机,便就纵光飞起,离了此处,回往通天都御宫中坐镇。

  惊穹山前,三十余位洞天真人乘风御气,踏立天中,他们围困此地已有一日,正用法宝神通不停攻击世鉴塔。以此耗磨天鬼诸部分气血。

  不过诸真身上所佩戴得“霖铜”虽也抵御了此处乱磁之力,可同时也在不停消耗,至多还能持续两天,在此物耗尽之前,必会发动进袭。

  就在前一日中,遂兼青曾带着数十名大圣出来与他们斗战,但因受得玄术压制,纵有世鉴塔相助,不过一刻,就有二十余位大圣败亡。最后只有遂兼青一个人逃了回去。

  此一战后,炅蛰也是意识到双方战力差距太大,特别在那股莫名力量制压之下。哪怕出去再多人也不可能有所作为,于是把把全部心思放在守御之上,不再遣人外出,

  两方之人都是明白,决定此战胜负的不是他们,而是此刻在虚天之外斗战那数位大能。

  婴春秋这时忽然露出倾听之色,他放声言道“诸位真人,婴某方才得本派掌门真人告知,天鬼诸祖已亡。诸位可以放手一战了。”

  众真闻得此言,都是精神大振。互相望有几眼。此时此刻,已是再也无需留手。一个个掐诀御法,将那些浑还幽水祭了出来。

  炅蛰却是神色一变,他能察觉到,对面这些九洲修士气势突然一变,一扫方才谨慎姿态,似是变得无所顾忌起来。

  他这一方虽被压制住了,但战局并未出现明显变化,对面生出这般景象,唯一解释,就是事情产生了一些有利于九洲修士的变化。

  他心下一沉,暗想道“莫非是三位鬼祖战败了不成?”

  “不会,三位鬼祖皆是不死之躯,便是不敌,也不可能至今无有任何音讯传来。”

  可他知道,这不过是安慰自己而已,当日火鬃鬼祖一去不回,已足以证明这方对手有克制手段。

  而且三位鬼祖便是不曾似去,只是败逃走了,也未必会顾得上他们这些后辈。

  他一下捏紧了象钺杖,虽然深心之中不愿相信这等事,但身为天鬼诸部之主,担负亿万族人性命,却不得不开始考虑假使真发生了等事,那么自己该如何做。

  可思来想去,却是发现,若真如自己猜想一般,那么这场斗战已是变得毫无意义。

  哪怕他们能把眼前之敌击退百次、千次,而对面只要出来一名堪比鬼祖的大神通者,就能轻易将他们扫平。

  可是他总觉得这其中有一丝生机,只是急切之间,怎么也触摸不到。

  “定然是有办法的,到底出路在何处呢?”

  正在此时,耳畔却听得一声惊呼,“王上,不好了,世鉴塔似要抵挡不住了。”

  炅蛰猛然醒觉,抬头往外一瞧,却是眼瞳一凝,就见九洲修士正掷出一道道幽深水气来,这些水气徜徉天中,但凡有世鉴塔挨上,所触之处,立被化去,只短短时间内,便有数以千计的玉塔从天坠落。

  如此下去,怕是百万世鉴塔也挡不了多久。

  炅蛰迅速判断起形势来,他道“燧青长老,你亲去一回,令炽长老退了回来,不必再与那些九洲修士纠缠了,本王要合闭宫门,以阻外敌。”

  燧青兼道了一声是,匆匆下去传命了。

  炅蛰往两边看去,那里摆放着一只只玉罐。

  他把象钺杖一顿,听得无数破裂之音,这些玉罐尽数破碎,自里倒出一股股鲜血,虽看去仅只一罐,但却是源源不绝流淌出来,很快如水河也似,自玉阶之上流淌而下。

  到了殿外,灌入广场中那一圈圈血纹槽沟之内,这一瞬间,谒天宫城似是摇了一摇,而后一道道血幕升腾上空,将整个山巅都是笼罩在内。

  此是诸部历代族主所献气血,危机关头,只需洒了出来,就能汇成气血屏障,而那些血纹则是天鬼部族数千年前从那方天外势力求来的,两者相合,可以使威能更胜一筹。

  炅蛰道“待这些先人气血耗尽,就是我等奉祭气血之时。”

  下方诸部长老都是垂首称是。

  玄术虽然加快了气血运转,可若只是单纯将鲜血放了出来,灌注到那血纹之中,却不会因此而损耗。

  惊穹山外,一道道世鉴塔被九洲众真以浑还幽水化去。

  他们手中这些幽水实则并不足以把所有宝塔都是破去,不过也无需如此做,只要破去三成左右,玉塔数目便无法遮护住整座惊穹山,到时他们可驾驭遁光,自那些疏漏所在闯入进去。

  大约过去有一个时辰,婴春秋见玉塔变得稀疏起来,自忖已然差不多了,便喝了一声,道“少清修士,随我上前斩敌。”

  言罢,已然当先化作一缕清湛剑光,横划天穹,往冲入宫城之中射去,在他身后,少清另几名洞天真人亦身化剑光,跟随而来。

  他们此回过来,既为击败天鬼部族,也是为占夺此处,好在上面重立山门,既是身为少清修士,自当先人一步,没有让同道打头阵的道理。

  剑修遁法奇快无比,晃眼之间就穿过世鉴塔,杀至谒天宫城之前,这时前方有一道浑厚血幕映入眼帘。

  婴春秋感应到这与此前所见气血屏障略有不同,于是把剑光一按,在外停顿下来,身后另几位洞天真人也同样止住了遁光。

  他们看去几眼,这谒天王城正如在通天都御宫中所见到得一般,整座宫城深陷在山体之中,只有正面一条通道上去,而在正前面,却有一十道高大石门,此刻每一扇上面都是裹有一层浑厚血气。

  婴春秋侧过首来,目光落在荀怀英身上,道“荀真人,你杀剑一脉,在我辈之中攻伐最为犀利,便由你来破开这些气血屏障。“

  荀怀英打个稽首,乘光而上,到了那些石门之前立定,稍过片刻,一道清湛湛惊虹飞起,斩在那门关之上,第一扇石门连带那上面厚浊气血,都是被一分为二!

  此刻那第二道石门显露出来,但却是比第一道更为高大坚实,血气也是更是厚重浓郁。

  荀怀英神情冷肃,又是祭起一道剑光斩下,霎时破去那第二道门关。

  下来一刻之内,他接连破去七道关门,每回都是只出得一剑,但是在第十道关门前,却是受到了阻碍,需得连出数剑,方能破去,而越往后去,出剑次数也是越多。

  这时各派修士也俱飞遁进来,一个个分立在了四周。

  冉秀书传音言道“恩师,为何不唤乐真人做此事?若论杀剑之威,荀师弟修行日短,功候毕竟还是差了一些。”

  婴春秋摇了摇头,回道“这惊穹山毕竟要做我少清山门,若是被乐真人毁去便就不好了。”

  冉秀书恍然,“恩师说得极是。”

  炅蛰看着外间一道道石门倒塌下来,却并不着急,因为最后三座宫门只要气血不曾耗尽,便不虞被破。

  但他此时却是模模糊糊地抓到了一丝灵光,虽然己方实力被压制,但可看得出来,那些九洲修士却未曾受此限制。

  按理说,若是九洲修士数十人联手,以神通法宝相攻,早便突入进来了,可是此刻看去,其却是有所收敛,想想这班人破开了世鉴塔后,也并未大肆破坏,好似是怕损毁了此处地界一般。

  再联想到占了寒玉海州一事,他顿感豁然开朗,一顿象钺杖,“此地对九洲修士有用,其等是要想完完整整地占夺惊穹山!”

  相通此点之后,他心下立时就有了对策,目光灼灼,暗思道“若是这般,我以此为要挟,或可救我一族之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