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五章 御渡天南斩遗患

第一百零五章 御渡天南斩遗患

  宫城大殿之上,郭昌禾将自己所知关于钧尘皆中诸事逐一说来,殿上两位掌门也是不时问几句话,在这一问一答之中,九洲这一方对钧阳界的了解也愈发清晰起来。

  大约一天过去,秦掌门见郭昌禾神气略疲,便命他将请了下去,并嘱咐好生招待,随后道:“岳掌门如何看?”

  岳轩霄道:“此人言语当大半属实,但有一些,还有待商榷。”

  秦掌门沉吟一下,道:‘敝派祖师所留道书之上,关于那真阳修士,也有几笔记载,其上曾经有言,此法亦有不同路数,这一位如此激进粗暴,说是妖魔出身,当无差错。”

  岳轩霄冷声道:“这一位若是取了钧尘界便就退去,那还罢了,要是仍不满足,山海界不定也会成为其目标。“

  秦掌门同意道:“不无可能,不过此事当以万载计数,眼前需应付的,却是那钧尘界中修士。此辈直面那真阳修士威胁,若无法抵抗,确也如那位郭道友所言,只能去往他界避祸。山海界地界广阔,灵机也足,土著生灵只修气血,实力略逊,定为其等首选。”

  张衍心下不禁感慨,这位真阳大能才一出现,就已搅动的两界动荡不安,可若己方这一边亦有如此修为之人,自是无所畏惧,是以修道人唯有神通足够护身卫道,方可真正超脱逍遥。

  岳轩霄道:“当务之急,是弄明白钧尘界中详情,而后才能决定如何应对。”

  郭昌禾虽然交代了不少,但有些毕竟是其一面之词,而且此人离开钧尘界也有千余年了,界中如今是何模样。他也无从知晓。

  张衍略一思忖,道:“天鬼部族之中,曾留下两张接引符诏。可通往那钧尘界,我可派遣修士前往。若得顺利混入此界之中,则不难将这具体情形探听清楚。”

  秦掌门道:“渡真殿主觉得何人合适?”

  张衍想了一想,钧尘界中可是有凡蜕修士的,任何人闯入进来,都有可能被其察觉,寻常洞天真人目标太大,根本并不适合去,玄灵两家之中。目前最为合适的也只有一人而已。

  他打个稽首,道:“冥泉宗司马权乃是天魔之身,此回剿灭了天鬼部族,其也是立下了大功,此人可分身无数,又能侵占神魂,玩弄人心,弟子以为,此番可遣他前去。“

  秦掌门颌首道:“司马权既是立下过法契的,那足可信任。”

  张衍道:“至于另一张符诏花之爱。弟子愿遣一分身前往,设法拜入此界宗门之中,再设法见机行事。如此与司马道友一明一暗,彼此相互配合,当不难成事。而万一事机有变,也可设法把水搅浑,阻其到来。”

  他与两位掌门都是明白,两界修士共存的可能实在太小。

  若过来的只是钧尘界中一家宗门,他们尚可以接纳,但若是一界修士,这便需有大为提防了。尤其是当对方整体实力还高过自己这一边的时候,

  如是放此辈入得山海界中。那定要设法做好防备,各派先前一切布置要重作安排不说。日后还必定要面对各种有形无形的争端。

  这还罢了,更为关键的是,会有更多修士来与他们争抢天地灵机。

  是故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拖延或者把此辈遏制在钧尘界中,而他们则可利用这段时间不断积蓄实力。

  其实若是可以,他们宁可乘坐大鲲,飞渡虚空元海之中与对方交手,但实际这是无法做到的。

  虚空元海并非绵延相连,而是断续不定的,若有两人以上并行,同时遁破天地关,那么彼此便会发现,二人很可能上一刻还在一处,下一刻就已是相隔极遥,有时甚至近在咫尺,也难以发现对方,这等情形会还不断重复,两者便是侥幸照上了面,也无有可能动手,除非那等天生在虚空元海之中存在凶物,方有可能追逐在后。

  秦掌门沉声道:“此事需得尽快,早一刻便多一分准备,此去钧尘界,渡真殿主可有什么需用之物?”

  张衍思考了一下,道:“有一事需得解决,撞破钧阳界天地关时,必会引起灵机动荡,那很可能会引起如孔赢那般人物的感应,故需设法加以遮掩。”

  秦掌门道:“司马真人和渡真殿主那分身当都在凡蜕境下,我可炼得两道法符,助你等避开感应。”

  张衍又道:“弟子还要一座‘通天晷’,如此可把所得重要消息传了回来,若是可以,‘两界仪圭’也要一座,好方便两界换取外物。”

  秦掌门道:“上极殿中有二代掌门留下的十多种宝晷图,有不少是原来西洲修士所留,只那时历代飞升之士自有去处,故门中从无有人用过,渡真殿主需用,我稍候便可下谕着人炼造,除此两件事,可还另有所需?”

  张衍打个稽首,道:“只此两件,便已是足够了。”

  秦掌门这时沉声道:“我可去人,他亦可来人,我等这处,也需得有所防备,若按郭道友所言,那一位孔赢真人果真是到了那等境地,说不定已是可以窥破混沌迷障,这便是说,只要有确切去处所在,其一入虚空元海,就可去往自家想去之地。“

  岳轩霄冷静评价道:“若此人到来,以其功行,我等合力,或可勉强与之一战,但胜算却是不高。”

  他虽不惧敌手,但也不会刻意去抬高自己,敌人不会因为几句言语就被抹平了功行差距,事实便就摆在那里,故是没有任何遮掩的说了出来。

  他看向秦掌门,道:“此人先前不至,那许是山海界中无有威胁此辈之人,且其人身为教主,也无法轻易离得教众,可现如今却是不同了,天鬼被灭,他若察知,许不会给我立稳壮大的机会,我等当要做好迎战准备。”

  秦掌门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确要做好准备,嬴姒若能恢复几分,可以与之对敌青青城。”

  岳轩霄道:“他若是来此,我必有所察觉。”

  界外之人要破开天地关门而来,对其等来说只是一瞬。到实际会用上数十上百载,而界内大神通者必会有所感应,且所至之人,功行越是深厚之人,则动静越大,他们此刻未曾察觉异状,就说明此人还未到来。

  秦掌门沉声道:“我在忌惮此人,此人亦在忌惮我,他便是来,也不会如此之快,我当还有许多时日。”

  张衍在旁点首,他对此也是明白的,孔赢这人身为一教之主,纵然权柄极大,但同样也会有种种俗务牵绊,是不可能随心所欲行事的。

  而且其人即便知晓九洲修士已来至山海界内,也不清楚他们具体实力为何,是否可与他一战的大神通者,在未曾彻底弄明白之前,其人定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不过转念到此,他却想起了一事,道:“天鬼鬼祖已亡,余下部族已是不足为患,但那南罗百洲之上妖祖也是一个威胁,此前种种,足以说明此辈与钧尘界中特有勾连,断然不可放其再存于世上。“

  那一位牛蛟妖祖手中,很可能亦有一座通天晷,不然两界无法传递消息。便是只有这个缘故,也要将之灭去,否则山海界中一举一动,等若都在钧阳界修士眼皮底下。

  岳轩霄道:“此次既然出来,那便将其一并解决便是。”

  这时一道灵光飞了上来,到了近处,化为一道飞书,悬停在台殿前方。

  秦掌门目光看去,飞书便就是飘至身前,他取来待看过之后,便道:“云天来书,众妖圣得知天鬼部族大势已去,愿意改投我辈门下,他建言留下此辈,以为我用。”

  张衍想了想,稽首道:“掌门,弟子以为齐真人此议可行,这毕竟是百数妖魔大圣,其力量不可轻忽,如今不同于与以往,未来我辈万一与那钧尘界修士交战,其等也可为身旁助力,只此辈本就无有多少忠诚可言,眼下不过屈服于实力,

  是故必得令其立下法契,以保为万全。”

  岳轩霄淡声道:“张真人此法可行,有不从者,诛杀就是。”

  秦掌门把书信放下道:“此回缴获甚多,天鬼部族库藏之中有不少外药,俱是气道修士所用,放在我九洲修士手中,足可用上千载,这定是准备借用‘两界仪圭’送去钧尘界之物。”

  天鬼因时常要祭献上界,求得一些秘法宝器,是以拥有的宝材外药数目也是极为庞大,九洲修士虽这数十年来,采集了不少外药,可与天鬼族万年积蓄却根本无法比较。

  张衍笑道:“此却是一份大礼,钧阳界那些道友却也是做了件好事,这些天鬼部族搜罗外药万数年,想必已是熟门熟路,日后这些事可交由其去打理。”

  实则只要查证这千数年来送出去的外药数目,就可对玉梁教实力有个大致推断,不过既然要往此界之中派去人手,此事总能打听清楚的。

  与两位掌门又商谈几句后,张衍见再无事,就一弹指,通天都御宫城一动,霎时挪遁出去,便往南罗百洲方向行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