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零六章 百洲之海难藏身

第一百零六章 百洲之海难藏身

  下一页

  契回岛洲,海上波浪翻滚,白沫飞腾,此处是芦氏族人主要栖居地之一,眼下却是聚集着成千上万头牛蛟。

  时不时有一头在嘶鸣声中飞腾出海,高高到了半空之中,尽情将身躯舒展开来,再任由自己轰然落在海水之中,任凭四周掀起滔天巨浪,再化作无数水滴降落下来,半晌方歇,这等模样,好若把一座山峰狠狠砸入海中,声势极为惊人,

  牛蛟一族食量惊人,偏生数目又多,为满足其无比巨大的胃口,总从一个地方迁居到另一处地界,其所过之处,往往大鲸巨兽俱是被吞吃一空。

  每当这等时候,就有无数水族跟在后面,争抢那些被&.{m}吃剩下的残尸,弄得海面动静极大,好如煮沸一般。

  此时大多牛蛟都将背鳍露出水面,随着时间推移,可以见到,其中有一丝丝血线游动,便变得愈发晶莹透亮起来。

  这等妖蛟并不完全依靠血气,也还可被动吸收一些日月精气,也是因此,此族自上到下,都是认为自家才是伯白、伯玄的正统后裔,对于那些地陆之上那些妖魔异类却是丝毫看不起。

  随着一声浑厚悠长的哞叫,一根巨大独角伸出了海面,只此一角,就有数里长,不难想见,那背后躯体当有如何庞大。

  所有牛蛟在看到这根独角之时,都是主动靠拢过来,准备往下一处海域迁徙,有几名幼小牛蛟恋恋不舍地打量四周,这次离去,可能下一次回来时,已是百数年后了。

  此族之中,能长出角来的只是少数。说明已是达到了妖圣层次,已随时可以化变人形,其也是肩负着照看族群的重担,带领着无数未曾成长起来的族人前往各处猎场觅食,直到下一个妖圣出现,才可卸担离去。

  而如这般的族群。在南罗百洲之中还有十数个。

  若非山海界实在太过广大,南方这片海域根本无有边际可言,海中生灵更是数不胜数,恐怕也是经不起他们如此折腾。

  而在此时,天中正有一座悬空宫城往这处过来。

  张衍与两位掌门坐于玉台之上,看着下方动静。

  此回来至南罗百洲,他们都是遮掩去了自身气机,这是出于谨慎考量,与鬼祖斗战时。他们直接将三名鬼祖引到了虚天之外斗战,未曾在山海界中显露出真正修为,炅蛰便是与钧尘界有联系,也无法说清道明。

  可南罗百洲这处通天晷不知在何人手中,若是为牛蛟那位妖祖所执掌,只要气机泄出,此妖即便看不出他们修为为何,可若将消息传了出去。钧尘界中之人。如孔赢之辈,却是不难由此推断出他们三人的实力。

  张衍打量着四周岛洲。当他注视之时,那些妖魔异类都是感觉身躯一颤,生有一种莫名恐惧之感,但往四周望去时,却什么也未曾发现,可那等感觉却实实在在的。本能不敢在外逗留,还是退缩回了洞府巢穴之中。

  于是当这宫城一路过来时,许多妖魔都是变得老实无比。

  这时他心下微微一动,往一处气血汇聚之地望去,言道:“掌门真人。岳掌门,前方当就是那牛蛟一族盘踞之地了,当可从其那处得了那牛蛟妖祖的下落。”

  与寻常妖祖那等数十万里外就能感觉到的冲天气血不同,牛蛟族这位妖祖却是深谙自保之道,其是将自己气息深深隐藏了起来。

  山海界中妖魔少有会这等法门的,这很可能是其通过通天晷从钧尘界中得来的。

  而在无尽大海之中,此妖若是躲着不肯出来,想要找到却是极难。

  不过这却难不到他们,只需找到一名牛蛟族中的妖圣,则不难从从其血脉之中找到其所在。

  那下方牛蛟大圣也是感觉到了一股不安,似有危机即将降下,硕大头颅抬出水面,不停扫视着四周,忽然之间,却有一只大手自天穹之中探了下来,将他一把捉住,而后在众多牛蛟惊骇目光之中被提了出去。

  此妖只觉身躯一轻,头脑也是一阵晕眩,再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落在了一个宫殿之内。

  张衍一点指,取了其一缕鲜血过来,稍稍一辨,道:“找到了,此妖却是在北海六洲那处,难怪遍寻不着。”

  岳轩霄冷笑道:“这妖魔倒是狡猾。”

  北海六洲如今已在九洲实力范围之内,躲在那里,稍有气息泄出,就必会为张衍他们所察知,到时很可能单独会面对九洲一方所有大神通者,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若不是刻意去寻,事先也绝不会有人想到其会躲到哪里去。

  张衍转了转念,道:“其即不在此处,也是好事,那通天晷当还在南罗百洲这处,可先设法寻了出来,合闭之后,再去料理此妖。”

  通天晷无法放入任何乾坤宝囊之中,而且此宝动用之后,便不可轻易挪动,一旦换了位置,那下一次再想传递消息,恐就要在数百年上千年后了。

  至于如何找到此物,却也简单,总不出牛蛟一族往日盘踞之地,这般地界,最易找寻。

  他随意问了殿下那牛蛟大圣几句,后者在三人气机压迫之下,瑟瑟发抖,惶恐不已,只感觉这三位比自家老祖更是厉害许多,不敢不答,未有多久,就将其芦氏一族占据之地一一交代了出来。

  张衍听完之后,抬眼认准一处方向,一抬手,通天都御宫城立时往那处挪遁,大约有半个时辰,便能感觉到海水之下有一层厚重血气,只很是隐晦,若不靠近,倒也极难发现。

  他略作感应,双目一闪,便伸手往下一抓,霎时之间,下方传来巨大震响,岛洲沉陷,海水翻涌,不知多少牛蛟被余波搅动而亡。

  不多时,他法力便撤了回来,而一方金轨环绕的玉台已是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岳轩霄看了两眼,道:“此物与那天鬼部族所藏略有不同,但看得出来,当是出自同一界。”

  张衍道:“这座当是另有来处,非是那宝桓宫打造,这里只得了这通天晷,并未见那两界仪圭,不知是不曾摆在此处,还是本就无有。”

  秦掌门沉声言道:“寻得这一宝晷便已足够,至于两界仪圭,待解决了那牛蛟妖祖,可再回来仔细搜寻。“

  张衍笑了一笑,道:“此妖不定已在回来路上。”他一挥袖,就驭动通天都御宫城,往北海六洲转来。

  某处海域深处,牛蛟族妖祖芦浑正静静卧伏在那里,它把浑身气息血气都是收敛得半分也不外泄,甚至周围还有不少水族游来荡去,如此完满无缺的遮掩,只要他自己不暴露,几乎无人可以寻得它藏身之地。

  只是忽然之间,它心中起得悸动,却是醒转了过来,凶眸往南方望去。

  就在方才,它感得自己布在老巢附近的气血屏障已破,不难想见,这定是有强敌来犯。

  只是它思来想去,却猜不到来者是谁。

  “那些九洲修士正与天鬼交手,此刻当还未曾分出胜负,莫非是有人找了那老妖残尸回来,用血祭之术令其活了过来不成?这也无不可能,若真是这老妖,却必得回去一趟了。”

  它知晓两地路途遥远,自己此刻回去,恐怕也是晚了,可却又不得不回,唯恐去得晚了,子孙后辈会被人屠戮干净,而且那座通天晷涉及到破界之秘,也是万万遗失不得。

  于是一晃身,化作人形,全力往南方飞遁。

  行有十数日,离南罗百洲还有一段路程时,却是不由一震,却是有三股宏大气机一下罩定在了自己身上,而其中有一道,还曾在北海之外有撞见过。

  它心下大吃一惊,哪还不知是自己判断出错,此回居然是九洲修士过来寻他,对方能到此地,那么显然是天鬼那处已然落败了。

  以一敌三,绝无胜算,它心中毫无斗志,把头一埋,变化为一头身长万丈,足生四爪,头撑三角的灰鳞大蛟,其上半身壮硕无比,肢体粗大,而下半身却如龙似蟒,尾鳍颀长,现了原形之后,它就一头就往海水中扎去。

  便在此刻,一道剑光已然斩落下来,只一闪之间,就将他半边颈脖切开,顿时鲜血喷涌,将海水染得一片猩红。

  他忍住疼痛,却是不去理会。

  区区小伤,只要气血一运,自能复原,而此刻若是停了下来,就可能被捉去斩杀,若日后无人血祭,那与真正死了也无甚区别了。

  这时又是一只巨掌落下,正正按在了它的背脊之上,霎时把它打得筋断骨折,鲜血也是从伤口及七窍之中喷涌出来,而后那五指一舒,探了过来,似要将它拿在手中。

  芦浑深知命在顷刻,哪敢被其抓取,一口气吸入进来,顿时爆为团团血雾,自那指缝之中分散逃开,去得远处,再是一聚,轰隆一声,已是入得海中,随后把尾一摆,就往深处遁走。

  张衍与岳掌门见到此景,皆是收得法力回来,这刻已无需他们再出手。

  此妖若是遁空而走,或还能与他们斗上几合,可偏偏要躲入汪洋之中,那却是自蹈死地了,

  秦掌门望去一眼,把拂尘一摆,底下亿万顷海水顿时翻涌起来。

  ……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