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章 人魔分道历星尘

第一百一十章 人魔分道历星尘

  天地关这一撞破,司马权只觉天旋地转,好似有一股浩大力量压了上来,一时又似下坠,又如漂升,感应之中,也是一片浑噩,难明自我,不知来去。【风云小说阅读网】

  直至前方陡然乍开一丝光明,身躯倏尔震动,再是一轻,视界陡然开阔,他似从深梦之中觉醒过来,方才意识到,已是闯过了那处天地关门。

  略略一察,自己觉法力受损不小,不过并无大碍,调息几日,当能恢复过来。

  当年郭昌禾落至山海界时,却是身受重创,那是因为其出入两界都是依靠自身功行,而且飞渡法器也远不及他此刻所使,一入山海界中,便就损毁。

  而他手中这件,那层光芒还是好端端地围护在四周,试着法力入内转了一圈,发现内外俱无半分损折,他暗暗点头,此宝之中还藏有一丝大鲲赢妫的精血,毕竟不是他物可比,照眼下情形来看,哪怕是他回程之时再用,也当可无碍了,转念到此,不觉放下心来。

  他往旁侧看了一眼,发现那少年道人此刻正在沉睡之中,探看了一下,见其浑身上下并未受得任何损伤,同样也是安稳过得那天地关。

  他打量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却是落在了虚空之中,远空还可见得有点点闪烁星辰。

  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天地关在虚空之中打开,再加上他身上那符诏遮掩,哪怕是钧尘界中修士神通再大,手段再高,也无法得知有他界之人到来。

  坏事身陷此处,不知多久才能到得有生灵驻守的星辰所在,要是运气不好,也许永远只能在虚空之中飘渡下去,

  当然,这只是最坏设想,他在出发之前。就已预想过这等情形,早便有所准备,把袖一挥,一道光亮闪过。却是祭了一座形如飞梭,大有百丈的法舟出来。

  此是郭昌禾当年所用之物,别处也无甚出奇,只是内中藏有一枚牵机玄针。

  钧尘界所有被宗门占据的星辰之上,大多都会埋有一块“鼻玉”。此针自然而然会指向那最近一处有修士存驻的星辰,下来只要照此方向前行便好。

  至于到底要用上多少时日,这却难说得很了。

  他收了飞渡法器,带着少年道人步入法舟之内,见里间明珠彩照,地漫云光,对修士来说并不宽敞的居处,却被衬托得如仙境一般。

  郭昌禾是敕封真君,地位极高,便是逃遁路上。也不会亏待了自己,这驾法舟外表看去只是寻常,并不引人注目,但内里装点却是非比俗流,很是豪奢。

  司马权左右一望,伸手将那少年道人轻轻一推,后者不自觉就没入一处玉璧之中。

  随后行至那正座处,在厚垫之上坐定,此刻正前方那一块晶石变得通透起来,渐渐将虚空之外的景貌显露出来。

  他撇了一眼。便无心多看,自袖中拿出一枚玉简,起指一敲,上面就有光影闪动。

  此物名唤“观过简”。也是郭昌禾所赠,内中载有钧尘界先人所历的种种趣闻轶事,只需法力一激,就可重现眼前,因需识意与之沟通,是以修士往往有如身临其境。

  修道人一个闭关。常常数十上百年,有时遇着关碍,便需停了下来,缓一缓再往前走。

  而有得此物,不但可聊以解闷,自身也等若亲身经历一遍他人过往,不但增广了见闻,也从中磨练了心境,算得上是一件好物。

  只是这其中毕竟留有前人留下的志气情感,若是出自大神通者之手,修为不足之人贸然去看,轻则性情大变,重则丢却性命。

  司马权于一口气连观看了百余根玉简,他乃是天魔之身,自然不会为其上识气所惑,却是在借此查看钧尘界中风土人情,以便自家日后更好融入其中。

  半月之后,他将所有玉简都是看遍,自觉对此方天地人物已是有所了解,看了看那半浮在空的玄机牵针,仍是指去某一处,未有任何变动,知是距离那地界尚远,便把双目一闭,入得定坐之中。

  忽有一日,耳畔有玉磬之声响起。

  他悠悠醒转过来,看了一眼那牵机玄针,发现此针身微微颤动,针尖之上有一股氤氲烟云飘出。

  目光一转,透过晶石往外望去,远远见得前方出现一座星辰。

  他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仔细看过之后,目光闪动了一下,暗道:“这星辰之上不见郭真君所言的‘阐龙阵道’,应是未受帝君敕封,是一处无品无阶之地。”

  钧尘界中大派,往往得数座星辰供奉,而为方便彼此往来,便会在天外布置下阐龙阵道,如此可转挪往返,不必再受那虚空飞渡之苦。

  在郭昌禾口中,几乎每个大宗门占据的星辰之上,都会有造有此物,若是未见,要么是此星太过偏僻荒凉,要么就是势力一般,不入品流。

  司马权发现此星灵机也算充盛,应不是什么荒僻之地,当只是宗门势小。

  他转念下来,觉得如此也好,若是大派,镇守一方星辰的必是真君一流,而小宗派,至多只有十余名尚御,而且防备也不森严,此等地界,更是适合自己行事。

  他行至一边,往玉璧之中望去,见那少年道人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只是双目闭合,气息似断非断,

  他闭关许久,无法算定到底过去多少时日,但有一丝模糊感觉,至少也过去十数载了,可此刻看去,这少年仍然是十一二岁时的模样,并无有任何变化。

  他心中明白,这当是张衍早先留下的手段。

  毕竟这少年道人不管来头如何,只是一具凡人之躯,万一落在虚空之中,可不像他一般能忍熬下去。若是一不小心,行渡个百十载,那早便老死了,而在这深沉长眠之中,就不难安稳度过。

  他对着那玉璧打个稽首,道:“真人,在下决定在这处落脚,就此现行一步,来日有缘再见了。”

  言毕,他将牵机玄针一拨,自己几步出得大舟,就化一道无形阴风,往那处星辰落去。

  而那法舟随那牵机玄针指引,舟首一转,却是往另一个方向折去。

  此舟在浩瀚虚空之中孤独漂浮,一晃眼,又是十余年过去,在牵机玄针的指引之下,却渐渐靠近了一座大星。可见星表之上灵机充盈,上空更是浮荡着一层浩瀚云海。

  而在这大星之外,有着数十圈玉轨环绕,在那更远之处,却有一条条或曲或折的星尘虹光飞舞在虚空之中,忽明忽暗,跳跃不定,看去形如龙蟒腾空,恢宏壮丽。

  此时此刻,少年道人身躯微微一颤,却是自沉眠中醒了过来,目一睁,便现出灵动聪慧,他舒张手脚,用力挤出玉璧,在原地默默站了片刻,他依稀记得自己名唤张翼,因族中遇得大敌,不得已乘渡飞舟出逃,至于其余事情,却是模模糊糊,好似都忘了一般。

  不过他并未纠缠此事,望了眼那颗大星,来到法舟机枢之地,伸手一按,身上数枚丹玉发出亮光,这法舟飞驰之速顿又加快几分。

  此刻就在大星之外,有两名道人驾乘着一座角状法器正在四处巡弋,其中一人看道:“林尚御,那可是一驾法舟么?”

  林尚御顿时警惕了起来,他侧头看去,随后拿出了一面大镜,对着那法舟一照,见镜上毫无反应,笑了一笑,不以为意道:“来者修为低微,不必理会了,许是自域外而来的修道人,由得他去吧。”

  先前那名道人听他如此说,点了点头,也就不去多看了。

  这数百年来,星域之外几处大势力混战,几乎每过一段时日,便有修道人乘渡法舟,来此避灾,他早已见怪不怪了。

  张翼驾驭法舟而行,因无人阻拦,很是顺利便撞过那一层气障,而后往地表投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只觉法舟一震,身上丹玉灵光黯去,就知已是到了地头,起身行步,推开舟门出来,见自己正站在一处山势平缓的峰丘之上,脚下一条河流奔腾,天地壮阔,一望无垠。

  压吸了一口清气入腹,头脑顿时清醒了几分,好像又多了一些东西。

  他隐隐觉得,那大敌很可能会追了过来,唯有投入大派,修成神通道法,方能与之对抗,只是自己一个外来之人,不得门路,仔细思考下来,暗忖道:“先去招贤馆中宿住下来,再作打算。”

  郭昌禾曾经有言,凡是钧尘界大星州城之中皆是设有招贤馆,那些自觉资质不差,但是出身平凡之人,可到去往那里修行,若能脱颖而出,馆主自会引荐你去宗门修道,故是张衍把这等识忆也时灌入了他脑海之中。

  张翼自袖囊中拿出一张法符,往那法舟之上一拍,此物便被收入进去,这法舟价值也是不菲,他一个少年人,只是粗粗习练过几年炼气之法,无力护持此物,故是先将其收起。

  只是此地人迹罕至,要去往州城,需得另行设法,摸了摸袖口,袖中就一道云烟透出,而有一头赤翎大鹰现在空地之上,他疾步过去,翻身往其背上一坐,那大鹰舒展双翅,就腾空上一天,兜空一圈,便望得一处地界,一声啸叫,便往那处飞去。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