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雷声尽处见玄光

第一百一十三章 雷声尽处见玄光

  张衍闭关到第七个年头时,在玄泽海界之中修行的姜峥也是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

  随他呼吸吐纳,四方灵机被源源不断地收入到身躯之内,天上风云相逐,满空皆是灿烂霞光。

  岛屿周围的海浪受灵机牵引,往陆洲之上纷涌而来,潮动之声满界皆闻。

  这处小界之中的诸多生灵,这些年来屡屡经受此等天海变乱的考验,也是知道该如何应付了,纷纷把身躯潜入海底,准备等了动静过去再出来。

  姜峥头顶上方有道道光气飞来,越聚越多,过去数十天后,这一道光芒已是如同朝阳初升,气象宏大,可望去却并不刺目,反是和煦异常。

  在那光芒之下,垂有十重煞气,起初暴乱无比,乱冲乱窜,可在他法力安抚之下,却是顺服下来,环聚在他四周,逐次壮大,再由浓入浅,依序堆高,渐渐化入天地,此等变化,犹如笔墨舒展,似暗含意去无穷之妙。

  那气煞涌动许久,终是炼合为一,忽听得轰然声响,光芒四射,霞辉熠燿,电雷闪烁之间,一尊如云似火,高入穹宇的法相已是显于半天之中,光暖如日,霎时染遍千山。

  似受得气机所激,那一座本是藏伏在姜峥身躯之中的惊辰天宫倏尔跃了出来,门开六角,上下十重殿宇,巍巍悬在高处。

  姜峥只是看去一眼,便明悟此座天宫可为自己护道法器,可趁此机会将其一同炼化了,于是法相一动,在心意变动之中,霎时转化烈火煞气,围着这宝物转动起来。

  而此宝之中,亦有清气喷吐而出,反过来浇灌他这法相。

  这一番炼化,又是三载过去。

  终有一日,那惊辰天宫一声清鸣。变作一点灵光,就落入他眉心之中。

  他睁开双目,自峰岳之上站起,只是轻转法力。就把那气煞云火一般的法相收入了身躯之内。

  他看着远处壮阔海潮,心下感慨一声,修道近千载,终是成就洞天。

  遥想当年,自己不过一个落难少年。差一点就被大水淹没,若不是得自家老师相救,又哪里有今日之造化?

  那时场景,他至今忆起,仍觉历历在目,不由心生感怀,低头一思,口中吟诵道:

  “山崩地裂洪涛漫,卷千浪,声拍岸。

  晓映星辰只寒衫。孤丘残观,雨飘云暗,零落风吹散。

  乘虹倚剑开波澜,水瀑声声过平川。

  一纸金符得道传,茫然顾去,雷音寂处,唯有玄光转。”

  在岛上伫立许久,他待把气机全数抚平后,就身化金虹飞起,往渡真殿正殿之处而来。

  不多时。来至殿前,却见景游却是笑眯眯地站在那处,他拨开光虹,落下身形。拱手言道:“景师弟,恩师可在么?”

  景游还了一礼,道:“老爷正在闭关,此番需要用时长远,姜真人暂且无法拜见了,不过老爷有过吩咐。真人若出来,便将此物给了你。”

  他自袖中取出一物,递了过来。

  姜峥接入手中一看,却是一张护身法符,他心思一转,想到门中但凡有弟子成就洞天,便会被指派出斩妖除魔,便就拱手问道:“景师弟,不知恩师需我去做何事?”

  景游笑道:“姜真人果然看得清楚,小的要往刘真人处一行,不妨边走边言?”

  姜峥一听便知,此事当非他一人能够做成,还需同门相助,欣然道:“我方成洞天,大师姐处理当前去拜见。”

  两人乘坐法舟出了渡真殿,往下方那一座通天柱地的山峰过来。

  随着景游详细说来,姜峥才是知晓缘由,原来是要他们前去降伏一头元浑,他心念暗转,难怪自家老师给自己这张符箓。他虽已是持有惊辰天宫在手,但此物是偏于进袭,守御之能倒是差了几分,而且他功法运转还不纯熟,需得在斗战之中加以磨练,有得此符相护,就可从容许多。

  法舟行至那高山之前,就见那禁阵已是敞开,刘雁依一袭素白衣裳,银环束发,立在山巅,脚下有清浪涌动,身外剑光环走,显在时时祭炼,她微笑道:“云破气冲天,功举动海山,恭喜师弟了。”

  姜峥赶忙下得法舟,上来一礼,道:“见过大师姐,小弟只是侥幸得成。”

  刘雁依摇头道:“师弟可非侥幸。”

  她是知道的,姜峥在他们同门九人之中,资质只是排在最末,但是从来都是正意心诚,哪怕明知自己成得洞天的可能极小,仍是一往无前,并无丝毫后退之念,这等坚韧道心,才是最为难得,也是其能走到这一步的关键,不然得再多外物帮衬,也无用处。

  景游这时也是自舟上下来,他打个稽首,道:“刘真人,老爷闭关前曾有交代,着小的将此宝送至你手。”

  说到这里,取出一物,起双手一送,就有一道灵光过来。

  刘雁依素手一抬,一泓清水凭空动来,托住那物,却见一尊兽足灯盏,古朴纤细,体态流畅,里间隐隐约约有一个女子身影,对着她万福一礼,便就消去。

  她眸光注视其上,道:“这是那盏能定拿灵机的‘貔兽仙灯’么?

  景游道:“正是此物。“

  刘雁依嗯了一声,将这仙灯收入香囊之中,道:“姜师弟既然已是到了,我这便命人将田师弟请来,好尽早降伏那头妖物。”

  钧尘界。

  张翼正在一条玉石山道之上缓慢行走,此间除他之外,还有许多与他一般的少年人,粗略一数,却是足有万余。

  此座星辰之上,最大的势力的名为积气宫,要想拜入,唯有经过道考。

  在此宫之下,州城为国,划地封建,每一名州城之下都是设有招贤馆,专以接纳那些出身不高的弟子。

  而在数月之前,他成功拜入毅州招贤馆,得了心法之后,不过一日之间,就感得气机入身,于是在一众馆阁弟子之中脱颖而出。

  馆主对他的资质禀赋大为赞叹,这次诸州大考,特意将他推荐出来。

  这回馆中共出选一十三人,除他之外,其余弟子天资禀赋也皆是不俗。此刻其等正与他走在一起,只是攀走山道之时,却是一个个神情疲惫,步履沉重。

  这是入宫第一考,这条山道之上布有禁制,走动之人,需得承受自身数倍之重,需得不饮不食行走千里,只有到得这条山道之顶,方可过得此关。

  不过能来这里的少年,大多都是各洲招贤馆荐举而来的英才,至今行过半途,还无一人退出。

  就在众弟子顶上,却有两位道人站在云中,看着下方,此二人一名姓安,一人姓邵,皆属常帝座下敕封真君。

  安真君抚须言道:“这些弟子倒是比往年好上许多,不定能从中找出君上满意之人。”

  邵真君却是无奈道:“只是些低辈弟子,又能看出什么来?本是一个开常道官便可做之事,却偏偏要我等前来。也不知君上是如何想的。”

  安真君笑道:“君上所想,谁也不知,既要我如此做,那必是有用意的。”

  这时他眉头一耸,自袖中拿了一尊香炉出来,只见青烟袅袅之中,有一个修士对他们一揖。而后在那里说着什么,

  两人听着,却是眉头渐皱,神情之中也是多了几分凝肃。

  邵真君听罢之后,叹道:“不想玉梁教已是镇灭了长逍宫,安帝降伏,如此说来,孔赢麾下,已是有四位帝君了。想来过后不久,就会找上我积气宫了,大战已然不远了,你我要早做打算啊。“

  常真君唉了一声,道:“这些事,我辈我也插不上手,但愿君上能把孔赢挡在域外,不然我等也只能设法逃去蛮荒天域了。”

  一旦归入玉梁教中,要么遵守教内规矩,要么就吞下识玉,他不知别人,自家却是万万不愿的,哪怕远走无人荒星,也不肯受此束缚。

  邵真君道:“勿要如此丧气,我积气宫也是不弱,君上修为只比孔赢差了一线,何况我宫中还有至宝在手,这一斗战,纵不能赢,自保当是不难。”

  一转眼,十余日过去,张翼终是走入了位于山巅的道宫大门,约有三成少年未能到得此处。

  门前执事看他仍是精神十足,好似丝毫不见疲惫,不觉露出惊喜之色,上来一搭他腕脉,却是遗憾道:“可惜了,气机稍弱了些,只能归入中流,把你籍册拿了出来。”

  张翼把自己籍册递上,他在这星辰之上并无身份,此是后来馆主为他补录的。

  那道人拿过翻了翻,“唔,不过十二岁,你此刻气机虽不顶尖,亦算勉强过得去,好好修行,仍是可造之才,进去吧。”

  说着,他把身子一让。

  张翼对他一礼,就往里走去。

  以他资质,实则只需稍稍用功,就可凌驾诸人之上,只是他却刻意将气机维持在中游水准。

  他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此处与州中馆阁不同,出身不凡的弟子比比皆是,若是他上面有人遮护还好说,无甚出身,又太过惹眼,那就只会遭人嫉恨,到时恐怕就无法安心修炼了。

  只需稳步而上,到得有一定自保之力后再显露出天赋,自然不难在积气宫中获得一席之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