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引外药再炼躯

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引外药再炼躯

  这地渊之下也有山岭峰峦,水河流瀑,而且怪石奇岩极多,九慑伏魔简沿着山隙洼谷穿行,七曲八回,一气穿去了万数里。

  张衍身旋清光,乘动云气,从容跟随在后面。

  他在行遁之是,却是留意到一个情形,几乎所有魔头都对那明光灿烂的魔简毫无反应,哪怕从其等身边穿过,也无有半点异状,似是看不到此物一般。

  不过相比而言,他那一身纯正清气,在这满是浊烟的幽暗地底之下,可谓显眼无比了。尤其是身上那气血旺盛,勃勃生机,对此间所有魔头都有着莫大吸引力。

  只是那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强横气息也是做不了假的,大多数魔头非但不敢上前,反还远远躲开,只有寥寥几个开了灵慧的真魔试图跟来。

  一时之间,这寂静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地渊,陡然被搅动了起来,引发不知道多少乱潮。

  张衍并不去收敛气机,这是他有意而为之,若有天魔被吸引过来,那是最好,用不着自己再找上门去,至于其余魔头,就算到了面前,也随手就可以打发,无需多加理会。

  这其中真正需要在意的,是那玄阴天魔。

  这等魔头神通极是厉害,连凡蜕修士一个不小心,都可能失陷而亡,不过他此来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此辈,其若是躲藏了起来不动,那也是极难寻到的,但要是反过来盯上了他,那却是他乐意见到的。

  前方飞驰的伏魔简陡然向下一落,往一处山坳里转去。

  张衍目光微闪,跟着过去,方绕过面前山坡,就见一个残破祭台映入眼帘,台上有一座巨大石像矗立,因被两山包夹,身处隘口之中。是以在外无法见到。

  伏魔简此刻正围绕着那祭台飞绕不停。

  张衍打量了一下,那一座石像双头四臂,独目三足,分明就是那腾族人的相貌。其双手紧握旌矛,正作那仰天怒吼状。

  而在石像脚下,则掉落了一块块碎玉残片,看得出来,其身上应原本还有玉甲披挂。只是天长日久。金线穿绳俱都腐蚀干净了。

  那腾族居然能在这魔头肆虐之地建造出如此大的祭坛,着实有些出人意料,不管其等来到此地的目的为何,只从心神守御的手段上来,便就过人一等,除了灵门修士,寻常修道人也不敢在这等地界停留过久。

  他又略作感应,发现因那祭台牵引之故,四方浊气都是往此处汇聚过来,这里本应是魔头喜爱之地。可却偏偏没有一个在此,这足以说明那有一头大魔就躲藏在此。

  只是此刻既然不见出来,因也是其觉醒了智慧,知道他不好招惹,故是躲藏在里间不动。

  他笑了一笑,魔头可分身无数,要是见了他面便就跑去,倒要多费一些手脚,眼下情形,却是正合自己之意。

  将一面面阵旗撒了出去。再随手一甩袖,把伏魔双镜抛去了阵眼之中。

  通常而言。禁阵对天魔无有什么用处,但他此刻有伏魔双镜在手,有此宝镇压。足可对其造成威胁。

  要是司马权那等人物,或是和修道人有过接触的魔头,显然不会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如此做。但此间躲藏的魔头显然不知此举何意,仍是潜藏不动。

  张衍待做好布置后,起得法力,往禁阵之中灌入。少顷,就见有两道金光升起,往那祭坛之上照去。

  霎时,一声凄厉惨叫响起,这声音并不自耳而入,而是直接泛起在心神之中,但他却面色如常,不为所动。

  就见那石像之中,有一股无形阴风窜出,而后在金光照耀之下左右冲撞,但每每到了禁制边缘,就又被逼迫回来,而其自身,则在双镜伏魔之力下被不停消杀。

  张衍淡淡看着,对那魔头而言,此地唯一一个生路,便是他所在之地。

  只要这魔头能纵入他身躯之中,成功吞去他神魂,就能避过此劫,这也是他特意留给对方的破绽,纵然此魔能猜出这是陷阱,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最后必得乖乖入得彀来。

  而一旦入了他识海之内,那任何变化都是无用处了。

  在坚持有十来呼吸之后,那魔头见无法闯出,转起一股阴风扑来,而后往他眉心之中一钻,就此不见。

  张衍闭目站在那里不动,过了一会儿,他双目睁开,却是利用伏魔简已将那头天魔炼化了。

  他一招手,将双镜收了回来,而后心意一转,伏魔简再度射去,化一道灿烂明光,转去另一个方向,他也是纵身再度跟上。

  不久之后,伏魔简却是来至一个洞窟之前,不过并未立刻下去,而是在等待他做出决定。

  张衍看得出来,这是地渊下一层入口,心下一思,灵门众真当日灭杀了两头天魔,只有一头天魔逃走,该就是自己方才遇到那头。

  想必是此一层天魔已然不存,要想找寻,只能往深处去。

  他并未迟疑,立刻驱令伏魔简继续前行,但闻一声清鸣,已是往里没入,自己也是一振大袖,踏光而下。

  十多日后,他又是遇得一头天魔,不过这魔头却比上一头主动许多,并未坐以待毙,一见他过来,立刻阴风一起,变得万丈之高,化天魔恶相,居高临下俯视而来。

  张衍在其身前,却是尚不及其一趾之高,但他却是一脸淡然。

  此只是外象变化而已,不管魔头身躯大小如何,实力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天魔可采修士气机,若是意志不坚,或是守不住心神,那一个不慎,自家亲近之人的身影形貌就会被照显了出来。

  他气息虽在外,但心神抱守如一,毫无半分破绽,天魔映照他身,如同面对一块浑然无暇的顽石,除了单纯表象,什么不未曾获得,如此这魔头能耐自然无从发挥,只能用出这等以大欺小的粗糙手段来。

  要是换了寻常修道人,面对无比巨大的身影,心神也难免会受得一丝震动,而只要一露出破绽,魔头就可趁虚而入。

  张衍却是心镜不起丝毫波澜,当下把将伏魔双镜一祭,光虹照出之际,一声大响,偌大一个天魔之身立刻镜光照散,化散为滚滚阴云,而后就见其分作万千身影,往不同方向飞去。

  张衍未曾迟疑,立祭飞剑追索,毕竟双方差距太大,一方又全无还手之力,就将之捉入囊中,不过用了半日功夫,就将之成功灭杀,将那灵机精气摄入伏魔简中。

  这一处解决之后,他不作任何耽搁,驱驭伏魔简去找下一头所在。

  下来三个多月中,他不断四处搜捕魔头,此时他已是冲到了地渊第三十六层之中,落入他手中的天魔,前后共有一十二头之多。

  不过他能感觉到,这些魔头一头比一头狡猾,越到后面,越是难以捉摄,甚至有些似是能提前知晓他的手段

  心下判断下来,魔头之间,不是能以特殊神通手段互相知晓彼此动静,那便是有一个更为厉害的大魔,能够看见他一路过来的所作所为。

  而这两者其实皆有可能,他这般大张旗鼓的动作,此处若果真有玄阴天魔这等层次的魔物,那么绝不会无动于衷,其此刻躲藏着不曾出来,想必是要利用这些天魔一步步看清他的手段。

  他不以为意,这些时日来,他剿杀天魔时并未用出真正神通来。天魔再如何厉害,也只是相当于洞天真人这一层次,又如何与他力道六转之身相抗衡?

  只是在收了十二头天魔之后,他心下有感,自己已能再度设法提升功行,虽可回去地表再做此事,但却可利用此事做个试探,假设那背后魔头果是存在,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其很可能会忍不住出手。

  心下盘算停当后,他用了十余日,寻了一处妥帖之地,在四周布下阵势,并将伏魔双镜摆在外间。

  随后坐定阵中,起心意一唤,伏魔简飞入眉心之中,霎时间,整个人被一股仙灵之气所包裹。

  过去片刻,他微微一震,却是感觉到,随着那天魔所化精气不断消耗,那莫名之物又一次跨空而来,不断灌入到他身躯之中,每过一刻,肉身凝练一分。

  前回引来此物时,因正身处人劫之中,只求入得六转之后,与灵崖上人一决高下,未能有机会细细体悟,这次却是沉下心神,默默感受身上一切变化。

  不过片刻,他就觉察到,那莫名之物过来之后,自己身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这就好比同一条河流,但过去之水,却绝非眼前之水,表面一般,内里却是变动无终。此中唯一不动的,就是那一丝魔性、

  待过去一个时辰,那天魔精气逐渐耗尽,此物也就不再过来。

  张衍审视自身,发现功行比之前提升了些许,虽然不高,但终归是有所壮大,以魔头炼法显是可行之道。

  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丝明悟,或许等自己修持到了一定境地,那莫名之物就可以随时牵引而来,如此只要此物不曾耗绝,便万法难以沾身。

  正在寻思之间,他忽然感觉到一股窥视之感,虽只是一闪而逝,但断然不会出错,与此同时,在那神意之中,已是多出了一个模糊身影。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