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纸敕封授真君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纸敕封授真君

  <=""></>  浑天青空之内,一片汪洋大海上,兀立有一座座高大石崖,细细一数,怕不有万数之多,其上都是建有错落有致,华美精丽的砖木楼阁,不少背生白色羽翼的羽民在崖外上下飞动,时不时有一些还遁入海中,似在采摘着什么<="r">。

  在那最高一处崖塔之上,姜峥盘膝坐着,眉心之中有一道紫光忽隐忽现,顶上煞火飞动,在身外流转不停。

  许久之后,那紫色气光不见,他才徐徐收了法力。

  他思忖道:“恩师所赐这紫清灵机果是玄妙,靠我自家修炼,法力增进缓慢,但得这灵机相助,修为却是屡有长进,虽此气如今已是耗尽,但根基已是稳固,再有两三百载之功,许就能到二重境了。”

  功课完毕,他起得身来,来至楼前,望去海上,见碧海水面青天,水面之上时有鸥鸟飞翔,欢鸣阵阵,不觉心神一畅。

  四年前,他与刘雁依、田坤二人到了此地后,合力杀死了那头元浑,本也不想在此处多待,但是未想到,送至门中的外药效用极好,对宗门大有用处,周崇举甚至亲笔来书,望他们能设法多送一些回去。

  于是三人商量下来,决定分开,各去一地立下宗门,日后就可将此等事交托给门人处置。

  因有数味重要外药都是生长在临海一代,而且一在西,一在北,北地妖魔最多,又人烟稀少,刘雁依身为大师姐,又是三人中功行最深之人,便就主动揽下北地之事,而姜峥则来至西地海上立起了一家宗门,并在当地收了不少羽民为弟子。

  羽民乃是浑天青空之中第一大族,这个族类虽然数目众多,但是天生与世无争。从来没有那么鬼蜮心思,凡是入了宗门的弟子。都是********修炼,进境倒是极快,尤其天生就会飞遁,做起事来方便不少,数年下来,也是有了一番气象。如今弟子数目也逾千数。

  这时忽见一道遁光自海上疾掠而来,这正是他此前派遣去海外探查妖魔迹象的弟子,便把门外候命的弟子唤了进来。“闻昭从海上回来了,看去甚至是疲惫,你去丹阁拿三枚正气丹给他服用,稍候叫他过来见我。”

  有半刻之后,门外进来一名高大英武的青年,肩宽背阔,其背上长有六只洁白羽翼,他上来躬身一拜,道:“老师。”

  姜峥欣然点头,道:“免礼。”

  这是他在羽民之中收得资质最好的一名弟子。姓闻名昭,入道时已经有十七岁,就这三四年之间。不但功成开脉,而且修到了明气二重境中,眼见三重境也是在望,他也是生了爱才之念,有意把他带了出去,收做真传弟子。

  闻昭直起身来,道:“弟子奉老师之命出外查探,还有两天才是潮汛,那海上却已是妖气弥漫。看来恕王公已是在纠合水族部众,再度准备上岸作乱。“

  所谓恕王公乃是一头鱼妖大圣。此妖平日躲在深海之中并不露头,每过一甲子。便会带着麾下水族才来祸害陆上生灵,并要求其送上无数血食,此地羽部族也是深受其害。

  姜峥嗯了一声,这鱼妖虽未到来,但气息已至,他不难判断出其实力,便无有惊辰天宫在手,他也不难将之灭除,便道:“徒儿,待解决了这妖魔,为师要回一趟宗门,你随我一同去。”

  闻昭一听,面上满是兴奋欣喜。

  他曾见过自己这位老师以*力移山倒海,生生在海上造出万余座大崖塔,可供百万族人栖居,自那之后,便一心修道,期冀有朝一日也有此般法力,如今终于有机会出去浑天青空,去往宗门之中,他哪能不激动<="l">。

  只是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事,有些忐忑道:“老师见谅,弟子那胞弟年幼,不知可否一同带上?”

  姜峥笑道:“我辈修道人不夺俗缘,你若有族人亲眷,可一起同行,宗门之中,自有安顿他们的地方。”

  闻昭大喜,道:“多谢老师。”

  姜峥这时忽有所感,他向外看去,远远见得一道千丈来高的海潮正在涌来,心下忖道:“已是来了么?倒是来得快。”

  他关照道:“闻昭,你带着师弟师妹看好此处禁阵,不要放人出去,为师去去便回。”言罢,他便腾身而起,到了天中,就身化一道卷扬万里的煞火气云,向着那怒潮飞去。

  钧尘界,一艘巨大无匹的渡空法舟正在虚空之中行驰,安真君与邵真君二人正在舟上对弈,

  邵真君棋力略逊,连输三局之后,自觉无有胜望,看了看外间星辰,“不知到那西陵天域还要多久?”

  安真君见他无心再下,一拂袖,把棋子收了,看了看牵机针,道:“大约还要一二时辰吧。”

  邵真人抱怨道:“这等小地界,连阐龙阵道都是未有,却要我等费时费力来回奔波。”

  安真君叹道:“玉梁教势大,我积气宫尚有不及,这盘踞西凌星域之人修为与我我辈实力相当,如今诸空之中,这等人物极少,能拉拢一个是一个吧。”

  三年前,孔赢亲身跨空而来,积气宫宫主杨传也是出宫相迎,不过两人并未如众人预料一般斗了起来,而是坐下论道。

  杨传自外回返后,吩咐了几句,将宫中诸事托付给地位仅次于他的“大御执”蒋参,便就入定闭关,不理外事,

  蒋参主持大局后,却是一改先前保守策略,转而变得十分主动,命宫中真君四处去拉拢散落在外势力。

  因为听闻西凌天域之中有一名全瞑道人道行着实不浅,彼此沟通了一阵,便派遣安、邵二人带着帝谕前来,准备敕封其为真君。

  邵真人倒没有看不起此人的意思,没有大势力相助,却能修炼到他们这等境界。其人定是大不简单,他只是哼了一声,道:“此人岂会为我真心出力?”

  安真君呵呵一笑。道:“只要此人受了敕封,玉梁教又岂会放过他们?到时为了自家生死。容不得他们不出力。”

  邵真人道:“也是,好在玉梁教对此些人皆是不屑一顾,这正是机会。”

  安真君叹道:“孔赢也是当真有本事的,若不是玉梁教规矩太严,诸空星域又会哪来这许多人与他作对?”

  邵真君冷笑两声,道:“出来之时,我听闻大御执招揽了那位宿情天域的饶散人,不知可有其事?”

  邵真君道:“确有其事。我亦是听闻了。”

  邵真君道:“这位饶散人名声倒是大,可到底是何来历,安真君可是知晓?”

  安真君诧异道:“真君不知么?”

  邵真君道:“愿闻其详<="r">。”

  安真君指了指脚下,沉声道:“这位是那处之人。”

  邵真君一怔,随即摇头道:“想不到那些人也开始谋划后路了。”

  安真君道:“其等势力也是不小,本就不愿受到拘束,才远离正教,又怎会甘愿受孔赢那般规矩?而积气宫就不同了,没那么多说道,听闻君上此次还开出了上好条件。只要击败玉梁教,所得星域可以平分。”

  邵真君嘿了一声,“若非界中这么多乱象。又怎会引出这些妖魔鬼怪?”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道:“那天外之人不找出来,吾心不安啊。”

  虽他们此前一直盯着那些弟子,但随着宫主杨传闭关,他们二人又被派遣出外,恐暂也无人来理会此事了。

  邵真君道:“那天外来人固然是要找了出来的,可眼下其至多方才开脉,掀不起什么风浪。等宫主出宫之后,算得一卦。也不难将之找了出来。”

  正说话时,有侍奉官来报。“两位真君,前面有一驾宫城过来,似是那西陵天域之人飞出相迎,”

  安真君唔了一声,抚须言道:“倒还懂些规矩。”

  邵真君精神振作了几分,道:“终是到了,早些敕封了此人,也好早些回去。”

  算算时日,他们已是在虚空中挪遁三年之久了,纵然寿数悠长,不在乎这短短几载时日,但转挪之地只便这么大,总是感觉受了拘束。

  安真君笑道:“邵真君稍安勿躁,我等总要在在此处坐上一坐,看看这位全瞑道人到底势力如何,回去之后,大御执问起,也能言之有物。”

  邵真君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此时他们对面,远远过来一座宫城,司马权所占据的身躯负手站在前方,身后站立一个个形貌各异的道人,其中不但人修,更有一些是妖物所化。

  钧尘界中也有大妖,不过没什么大势力,多数只能蜷缩在偏僻星域,通常无人会去与其等打交道。

  但他不在意这些,反是认为这些妖修若能整合起来,也是一股大势力,他能这般容易控制这座星辰,除了自身神通,更有这些妖修出力的缘故。

  此时一个弟子走了上来,道:“主上,前面有虹光飞栾到来,说那积气宫使者已至,还有一个多时辰便可到此。”

  司马权大笑道:“甚好,诸位随我上去迎候。”、

  众人轰然应诺,宫城在催动之下,遁速又快了几分,很快那大艘法舟就映入眼中。

  司马权深沉一笑,尽管他知道积气宫是用一纸诏书利用自己,但他本来就是要对付那玉梁教,而且在钧尘界中,有敕封无有敕封是全然不同的,哪怕敌对两方,也彼此承认身份,一应稀缺外药也可花费代价买来,可以迅速壮大势力,更为重要的是,此界之中也有魔宗修士,如今也是被玉梁教逼得东躲西藏,而有了这层身份,他就可动用积气宫的阐龙阵道,去往其他天域找寻其等,再设法拉入自己阵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