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虽出同根不同缘

第一百二十六章 虽出同根不同缘

  <=""></>  公时初自腰间解下一枚血玉,递出道:“我临行之时,阿爷命我将此物带上,说是族内自能有人辨认。”

  那老者上前几步,郑重接过,他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几遍,随后看他一眼,“请尊驾在此稍待。”

  公时初略一感应,觉得谷中更深处还有一道晦涩气机,心下一动。按照牛蛟族给出的情报,东荒上国顶多只有五位大玄士,不过现在看来,竟是不止此数,公氏一族倒不愧东荒神国王族之后,底蕴颇深。

  不过就目前来看,方才那老者血气干枯,实则寿数无多,只是服用了秘药,才能勉强维持生机,若是一旦动手,怕是只需一战,就可要去其性命。

  过了一会儿,那老者又走了出来,沉声道:“这的确是两位大祭公昔年带走之物,尊驾应是我公氏后裔无误。”

  公时初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那分微妙,只是认可了自己为公氏子弟,却并未立刻承认是两位大祭公后裔,不过凡事需一步步来,现下总是一个好的开端。

  那老者目光灼灼看来,“老朽眼下有一事尚需问清楚。尊驾到底从何处而来?”

  公时初面上一笑,打个稽首,道:“自是两位大祭公所去那方上界了,我等皆钧尘大界称呼之。”

  那老者对此早就有所猜测,但听了这个答案,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声,目光复杂地看着他,“若是你能早些到来,许是……”

  他话到一半便就收住了口,又摇了摇头,“眼下说这些已是无用,尊驾可现在这里住下。有些事,还需慢慢商量。”

  公时初知此事确实急不得,合手一礼。道:“一切听从族中安排。”

  那老者神情缓和了几分,道:“老朽公胥韬。乃是祖地宗长,此处除了那祭祖之地不可擅入,其余地界都可走动,尊驾可任意选一处楼阁住下,若有什么需要,可交代谷中精怪,他们自会替尊驾取来。”

  公时初本来想随口应下,但是一转念。道:“在下若是想要炼气士的修炼宝材,不知可否取来?”

  公胥韬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尊驾若是要想,只要不是太过稀罕之物,都是可以取来的。”

  公时初一皱眉,他问出此语,非是真想要什么,而是借此推断东荒上国到底与九洲各派勾连得有多深,如今看来,却是远超自己想象之外。

  公胥韬看他并无什么要求要提。就待转身离去,然而才走一步,却是停下。半转过头,仿似无意问道:“对了,不知那两位大祭公如何了?“

  公时初把头微微抬起,道:“劳宗老动问,祖父、叔祖二人,如今一称‘成帝’,一称‘启帝’,都是坐镇一方天域,治下有亿兆生灵。”

  公胥韬不知帝号和天域代表着什么<="r">。但从公时初的语气神情中能看出这些代表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他点了点头。不再多言,转身离去了。

  直到那身影彻底不见后。公时初脸才把容之上的傲色收敛了起来。

  方才言语中把两位大祭公高高捧起,虽也是说得是事实,但两人撞破天地关,飞去钧尘界后,起初实则并不顺利。

  因二人所修炼的并非气道,又不会使动法宝,战力比之气道修士差了一筹,在极长一段时间未并未被奉为帝君,不过这二人毕竟非同一般,因落于人后,不惜放下身段四处请教。

  而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钧尘界中,除了帝君,也无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在后来三四千年之后,两人随着功行渐深,又取长补短,不但炼就了不少法宝,还陆续摸索出了一些神通手段,这时才逐步赶了上来,有了与钧尘界中帝君平起平坐的资格。

  由于二人所修炼的气血之道所需灵机较之同辈为少,吸引了不少人来投,其在己方天域立下的宗门,反而渐渐成了一方势力,不止如此,其已是在打算接引山海界中人到此,好与诸天势力争锋。

  只是可惜,后来玉梁教崛起,教主孔赢之能绝非他们所能抵挡,只好归附了过去,若非如此,很可能会开创出一番崭新局面。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条藤蔓自山壁之下伸下,化作一个矮小精怪,对着他一揖,道:“尊客要宿住何处?谷内山璧都有上好宫室,若是定下,小人可去收拾布置。”

  公时初一点头,他往上看去,看着最高处一处洞府,道:“便是那处了。”

  公胥韬回去洞府后,立刻发秘术,将公氏后裔自天外归来一事传回了伯都大城。

  公氏五位大玄士接到这消息后,同样惊震非常。

  钧尘界修士即将到来,对他们这些大玄士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没想到此回先来是竟是那两位大祭公后人,他们都是意识到事情重大,一个处理不好,东荒国很可能就此覆灭。

  于是聚在一处,商量半天之后,最后差不多分作两种意见,一种是提议立刻将此人拘禁起来,然后送去九洲修士手中,尽力摆脱了干系。

  一种则以为不可轻举妄动,谁知对方到底来了几人,而且终归是两位大祭公之后,还是一族之人,万不可如此对待。

  公佥造道:“不管如何,此人来意,必先弄个清楚,但我五人不可轻离王都,”

  众人都是皱眉,这等事,他们自己不在场那定然是不放心的,但若同去,弄出来动静也是极大,明摆着是告诉他人有大事发生。

  有一名大玄士皱眉道:“莫非是要把此人接来问话么?如今宫城之中有很多修道人,却很容易走漏消息。”

  公佥造道:“不必如此,前些时日从九洲修士那处换来了不少通灵玉璧,可送一面过去,如此也就不会弄出什么动静来。

  山海界内并无通灵玉璧此等灵石,全是九洲修士从九洲界内带来的,不过此物极易毁坏不说,如今数目稀少,东荒上国也是用了不少代价才换来十余块。

  众人再一商量,都是认为此法可行<="l">。

  于是立刻遣族人将通灵玉璧连夜送了过去,到了第二日,一封秘书传来,言明此物已是到了谷中。

  公佥造自座上起身,对着等待在此四名大玄士道:“便让我等来见识一下这位大祭公后裔。”

  他走至通灵玉璧之前,而后运转血气,调运灵机,往那玉璧之中灌入,不一会儿,公时初身影就在其中显现出来,其人对他友善一笑,并抬手行了一礼。

  公佥造盯着他看了两眼,这才合手回了一礼,放下之后,沉声道:“我等已知尊驾身份,但仍不明来意为何?”

  公时初也未隐瞒,言道:“不满诸位,公时来此次回来,是因为两位大祭公听闻九洲修士窃据我青空界地陆,搜刮宝材外药,任意杀戮界中生灵,心中深感不忍,故是遣时初来此,联络故旧,以驱赶此辈。”

  公佥造冷笑一声,道:“说得倒是轻巧,东荒百国这点实力,如何与九洲修士对敌?“

  公时初好整以暇道:“诸位误会了,两位大祭公非是要族中出手,而是只需族中设法打听得九洲修士的具体实力和功法优劣,再将这一切告知上界,便就足够了。”

  公佥造却是不可置否。

  公时初一笑,他也猜到公氏之人不会这么轻易答应,不过他既然敢来这里,自然也有办法打动对方,当下方低声音言道:“诸位可知如何到得那紫阳境么?”

  此语一出,他分明感觉到,对面通灵玉璧之内血气光芒一下旺盛起来,便与他说话的公佥造,神情虽是一如方才,但明显可以看到对方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波动。

  他见此,又是加了一把火,“临行时,两位大祭公曾有过关照,若是族人愿意配合初时行事,便可将这秘法交了出来,任凭诸位参悟。”

  公佥造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不必再继续说下去了,他一抬手,那通灵玉璧震了一震,公时初身影便就消失不见。

  他回身过来,见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语,便道:“诸位可是想要那秘法么?或是认为只是给出一些消息而已,又不是要背弃友盟,是也不是?”

  见无人开口,他哼了一声,又道:“不管诸位如何想,造只说一言。若无有九洲修士,我东荒国又何来今日之兴盛局面?”

  众人都是默默点头,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实话,现下所有一切都是因为九洲修士到来才有所改变,至多只是三四百年,就能收复整个东荒地陆了,恢复全盛之时的局面了。

  公佥造又冷笑道:“若是无有九洲修士在此,那些上界之人还需来问过我等么?还需来探听消息么?恐怕早便打过来了吧?”

  众人听得此言,都是心头一震。

  公佥造目光如刀,从在场所有人面上逐一扫过,厉声道:“七千年前,两位大祭公抛下族人,去往那钧尘大界,结果我人道上升之势就此被生生截断,疆陆尽失不说,还分裂为百余国度,被诸多异类部族欺凌逼迫,只能龟缩在云原之上。如今形势稍好,这二人一句交代也无,就又要回来了,世上哪来这般便宜之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