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青璧龙骨架柱梁

第一百三十一章 青璧龙骨架柱梁

  鹖冠老者与宋真君两人很快到了近处,这里愈看得清楚,面前所见,的的确确是残破宫城,不过好似是从天坠下,大半陷埋入大地之中,余下部分都是裸露在外间。 要看 书··cc

  由于时间太过久远,上面覆盖了厚厚一层泥壤,以至于表面不少地方长出了参天巨木,粗粗一观,的确与寻常山峰相仿。

  鹖冠老者看了看天中,又打量了下四周无数丘壑和碎乱岩体,他们所站之地往外百万里,地形都是往下沉陷,显然是当年撞击所至,他道:“当年此座宫阙落下时,必是惊天动地,连此间地6亦是翻转过来。”

  宋真君也道:“看不出具体年月,但从周围这些草木寿龄来看,至少在十万载之前了,或许还要不止。”他有些惊疑不定,道:“传闻这青空界中有伯白、伯玄二人执掌天地,莫非这是他们旧宫不成?”

  鹖冠老者眯着眼道:“传闻只是传闻,到底如何,看过之后,方知分晓。”

  宋真君道:“若是真有伯白、伯玄二人,以其威能来看,必是那般境界中人,宋某虽不期望有朝一日能攀登此峰,但若能近处一瞻前人伟力,也是足慰此生。”

  两人言语几句,就分头查看起脚下所站之地,但此处极为庞大,花了半个时辰,上下兜转了一圈,却没有找到任何入口,就重又在最初立足之处会面。

  宋真君道:“此处当只是残断宫柱一角,看来要想查看清楚,还需往里去,不过找起来恐怕费事一些。”

  他们所在之地,不过是撞击大坑的外围,而在中心处还有更为庞大的宫阙残迹。

  鹖冠老者道:“既然已是到了此处,左右也无事,那便去转上一转。”

  宋真君道声好,两人再次驾风而行,有半日之后。见一座横广山脉挡在前方,上面不少古怪图纹,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堵残破城璧,只是此刻倾斜倒伏。一 看书 ww w·1ka ns hu·cc还攀附有许多粗大藤蔓,再不见本来面目。

  鹖冠老者皱眉道:“能把宫城造得这般大,且还连如一体,这等炼器手段,我钧尘界也远也不如。”

  宋真君道:“这无甚奇怪。或许是伯白、伯玄这二人亲力亲为呢,到了那般境界,捉星拿月,只若等闲,何况区区一座大城。”

  鹖冠老者摇摇头道:“此城墙规制齐整,壮美雄伟,自成一派格局,非经岁月沉淀难成,要真有伯白、伯玄,以其神通。倒是不难造出,但是这二人说到底也是此界土著,我不信这是出自他们之手。”

  宋真君连连点头,但对这宫阙主人身份也越来越是好奇。

  鹖冠老者这时一抬头,道:“宋真君是否感觉到了?”

  宋真君得他提醒,也似现了什么,闭上眼目,片刻后,才道:“这些宫阙之中不知用了何物,除非睁眼去看。否则感应不到任何外物,着实奇异。”

  鹖冠老者道:“此是好事,至少我等在此飞遁,九洲那些帝君也绝然望之不到了。“

  宋真君想了一想。将两界仪晷拿了出来,他并不是要给钧尘界传信,里间法力灵机用一点少一点,先前他们达到山海界已是用过一回,如今过去方才二载,事情还未有进展。不会短时再用,只是想看一看,这法器是否能在此处使动。结果试了下来,居然毫无动静,喃喃道:“居然连这仪晷都无法动用么。”

  此物可是孔赢亲自布置的,这里不知有什么东西,连这位玉梁掌教的灌入里间法力都无法运转,他随即兴奋言道:“若是将此事告知掌教,教中必会记我一大功。“

  鹖冠老者沉声道:“我等来此是为探查九洲虚实,若是能占下青空界,这里所有物事,还不任我予取予求,宋真君又何必着眼于此,若是为这点小事劳烦掌教,怕是只会惹来怪责。”

  宋真君也是醒觉过来,他叹了一口,道:“说得是。壹看书 w 看·cc”

  说到底,他并非是斗战之人,因极为擅长机巧之术,能炼造各种法器飞舟,此回才派遣他前来,故是对这些奇巧之物本能报以关注,反而忽略了大局。

  鹖冠老者又道:“不过这里也是不错,暂且可作为我落脚之地,待住上个十年八载,风头过去之后,再转回不迟。”

  他是知道的,教中在未彻底解决积气宫之前,是不会这么快攻过来的,他们还有足够时间。

  两人用了一刻才绕过了残墙,此时再是一看,到处都是宫阙破损残体,已是辨认不出原来模样,此处目标极多,正不知往何处去,却见东面有一座堪堪保持完好的宫楼在前,鹖冠老者提议道:“不如先去此处探一探。”

  宋真君并无不可,两人飘身而下,到了宫楼之前,却被两扇石门挡住了去路,尽管布满了裂纹,但仍然损而不破,尤其那上面那些纹符图形居然隐隐还能聚敛灵机,这委实不可思议。

  钧尘界有修道人以来,也过去数十万载了,后人往一些蛮荒天域之中时不时也是见得前人遗府,不过没有哪个经得起岁月磨蚀,便是氤氲灵玉,往往万数之后就可寻常山岩无甚两样了,眼前此府,能这般长久还在运转,手段之高明,已是出了他们认知。

  鹖冠老者道:“宋真君,能否进去,便要看你得本事了。

  宋真君道一声好,他拿出一只器盘来,略作推演,半晌之后,道:“有了。”

  他运起法力,在那些纹符图形之上连点数下,听得一声响动,石门轰然洞开,里间便有阵阵灵光射出,只是好似昙花一现,只一瞬之后,便又隐没。

  宋真君拿出一盏宝灯,起诀一祭,顷刻化作千百个,齐齐往里飞去,于是里间又是亮起。

  半晌之后,他道:“当无什么危险,吴真君,可以入内了。”

  鹖冠老者对他判断很是信任,随着他一起往里去,见顶上一盏盏华美龙灯,个个口含玉珠,盘旋绕梁柱,做夭矫腾飞之状,方才光华就是自上放出,只是一遇外界灵机大气,立时光华尽失,表面看去完好,实则内里已化尘屑。

  鹖冠老者看了此处布置,沉声道:“这处遗宫绝不是伯白、伯玄所留,其主人当是我辈修道中人。“

  宋真君应了一声,事实见到那等纹符图形,他就已是猜出了这点,这些分明是炼气士的手段,但要说与伯白、伯玄全然无有关系,那也未必。只看两旁那些壁画,便有一副是神人居日月之图。

  不过他此刻已被两边摆放在高处的法器所吸引,脚下踏起云雾,飘身而上,观察了几眼,凝神看了起来。

  鹖冠老者则是走到一处高墙前,这里壁龛之中摆有不少玉简,他拿起看了看,却现自己识意无法探入其中,显然被人施加了秘法,他顿时失去了兴趣,随手又放了回去。

  其实就算这里面真有玄功秘法,他也不怎么在意。

  世上任何高深法门,没有师长指点,没有亲传秘诀,没有足够外物,得了也是无用。更何况玉梁教自有传承,若有能耐,自能修炼到掌教孔赢那等境界。

  宋真君似是兴致勃勃,看完那些法器之后,又去别处打量,途径那些大柱时,却是现了异样,他伸手敲了敲,倒吸一口凉气,道:“此是龙骨。”

  鹖冠老者听得之后,也是吃惊,道:“龙骨。”他又望了望四周,指着言道:“此些都是么?”

  宋真君转了一圈,看下来后,他用力点了点头。

  鹖冠老者看着不下百数根梁柱,再想想外间那庞大无比的宫室,也觉眼角抽搐,以龙骨为柱梁,这要斩杀多少头龙类?也难怪此处碎而不散,

  宋真君再查了查,叹道:“索性这些都非是真龙,只是寻常大龙。”

  鹖冠老者呼出一口气,道:“尚好,尚好。”

  群龙之中,往往只有数头真龙,此等生灵可是极难招惹,钧尘界中也有,孔赢与之曾有过交手,其战败之后,便带着族人躲入蛮荒天域深处了,而能在此一位手中逃脱,可见其等厉害了。

  不过便非真龙之骨,也足够令人震惊了,要认真算起来,这里连一处连偏殿都算不上,不过是一个阁楼而已,这里都用上大龙骨,那正殿又会用何等好物?真龙骨亦不是无有可能。

  宋真君不肯放过此间物事,不断放入袖中,准备有了余暇再做细研,不久他行到了正位之上,见这里只有一个蒲团,其上摆有一块牌符,似是此间主人所留。

  他拿了起来一看,牌符上有无数细小文字,细细一辨,居然是蚀文,不由大喜。

  诸天万界,只要修道人,哪怕彼此言语文字不通,可凭借蚀文一样彼此交通往来,若能推演出来,不难从中找出这宫阙来历。

  于是起心思稍作推演,只是才过片刻,就觉头晕眼花,不觉诧异,以他这身修为,便这蚀文再是高深,也不至于如此。

  再是一想,醒悟了过来,不是这些蚀文太过玄奥,而是这些乃是宗传蚀文,只有与此宫主人有渊源之人,才可能理解其中含义。

  他遗憾摇头,见这牌符颇为精美,也不舍得扔下,随手就放入了袖中。

  鹖冠老者转有一圈下来,便就对此地失去了兴趣,对他来说,这里也不过是一个稍大的前古遗宫而已,摆放再这里的物事再好,也不如早些找到那可遮掩帝君窥觊宝物来得有用,于是催促道:“宋真君,若是看完了,便就走吧,再去前方看看。”

  ……

  ……(未完待续。)

  ps:副版组织一个最喜欢角色活动,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投个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