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渡界法器悬元海

第一百三十八章 渡界法器悬元海

  <=""></>  张衍从周崇举手中太玄真光那功诀时,后者曾言,太玄门乃是万年之前的上古宗门,但是等他成了渡真殿主,查阅殿中典籍,包括九洲上古一些遗册,却并未见得关于这个宗门的任何记载。

  后来再是请教周崇举,其言在周氏之中也未曾有过听闻,只是那指点他的老道如此言语,是以他判断下来,要么就是这个门派不显于世,要么就是本就不存于九洲之中。

  他在原地思索一会儿,重把目光投向那传法石碑,此上还有不少刻字,却是简短叙述了此战经过,待看了下来之后,再结合先前所见到的法力碰撞痕迹,他差不多已是能还原此战全貌。

  当年金鸾教五名护法长老自另一界空之中逃亡来山海界中,而这一名出自倾觉山,名唤左弘的修道士也是一路追逐至此。

  金鸾教宫城之上有禁阵,正面攻打,胜算不大,但是左弘先前曾在其中一名护法长老身上做过手脚,可以直接以挪遁之术遁入宫城之中。

  因考虑到这么直接入到对方主场之中,虽然有出其不意之效,但同时也是失了地利,是故这时他决定以退为进,假意做出要遁破虚空,就此撤走的意图,想以此引了敌手出来。

  因为他心中判断,若是自己走脱,那么此界存在就会暴露,若是自己被击杀,还可能隐瞒下去,对方不会不来追。

  那金鸾教五名护法长老果然如他预料一般,一人留守宫中,分出四人飞出拦截。

  这个时候,左弘等待的机会来了,他立刻施展神通,遁入宫城之中。而后如疾雷之势,一举将一名那名长老重创。

  但是他未曾想到,这些金鸾护法早就发现了他做得手脚。方才不过是将计就计,等得就是这一刻。外间四人也在瞬息之间,又遁行回来。

  可他们同样也有失算之处,那留守此间的长老一个照面之间就被重创,以至于原先准备好的阵禁不曾发动。

  两边谋算都是出了变故,结果仍是变成了正面硬拼。

  然而左弘实力强横无比,便是以一敌五,居然还大占上风,打得金鸾教这几名护法长老节节败退。狼狈不堪。

  他们见无法胜出,且战且退,一直退到那小界之中,准备将左弘引入进来后,自己再打开门户出去,而后者没有出入符信,便会被困死在此。

  他们策略很是成功,左弘的确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存一处小界,但他身经百战,在反应过来的同时。立刻施展出一门秘传神通,那五人被定住身形,一个也无法出去。结果被他一一斩杀在此。

  虽然此一战尽歼金鸾教中之人,可左弘自己同样被困此地,于是只要期望他人来救。

  可惜的是,因宫城坠落,导致此一地界生灵俱亡,此后虽时不时妖魔异类到得此地,但无一个能打破宫城之外的禁阵,也没有哪个妖魔会耗费气血去做此事。

  左弘一直等到自己寿数将尽,知是没了希望。只能立下法碑,期望将来有人到此。将这里发生的一切报于门中知晓,并将自己尸身带了回去<="r">。

  张衍看了下来。却发现一个问题,这位左真人固然说了很多,但对于自己身后的倾觉山,包括金鸾教却没有多少描述。

  可以说他对这两方势力的了解也仅仅限于宗门之名而已,这两家到底有多少弟子,又在哪一界中,双方到底有何矛盾,仍是一概不明。心下不禁思忖道:“看来唯有找到左弘那只法舟,方可找到更多线索。”

  按照左弘说法,唯有答应将其躯壳送回山门,并立下法誓,才能得知其法舟所在,可以想见,这舟中定是有两界仪晷,否则无法做成此事。

  张衍考虑了一下,既然对方与太玄门有关,那自己就有必要弄个清楚了,他当年从太玄真光之中倒推功法,与此派也是有了因果牵连,而且太玄真功还有增进余地,若能得来太玄门的玄功密册,对自己无疑有极大帮助。

  只那立誓非是小事,若是答应下来做不到那却要反受牵累的,此事距今至少过去十万载,当初那倾觉山是否存在,这还无法确定。再一个,对方所在界域究竟对他会是何等态度,这也无法明了,有里面委实有太多不可预知的凶险,故他并不准备如此做。

  他对那左弘尸身打个稽首,言道:“贫道无法立誓,但可留一言,若得机会,会送道友尸骨回去。“

  言罢之后,他引动正身神意,在传法道碑之上一转,轻轻松松便破开其上禁制,就看到了左弘最后留下的消息。

  待看了下来,他目现异色,那法舟居然不在山海界内,而是仍徘徊在虚空元海之中,且必须用这块保有左弘一丝气机的传法石碑相唤,方能找到此物。

  难怪左弘对这法舟如此有信心,在虚空元海之内,这类法器是可以长久存在下去。

  这同时说明说了一件事,此人当年是以肉身撞开天地关,穿渡入山海界中的。

  张衍不觉点头,这人倒是异常了得,当年郭昌禾穿破山海界天地关门时,便是借助飞渡法器还是受了重创,可此人破界之后,非但分毫未损,居然还有余力与敌手大战一场,法力之强横,可以想见。

  可这里却又多了一个疑问,其明明有穿渡法舟在,却为何偏偏不用,非要肉身穿渡呢?是怕那斗战时损伤此物么?

  张衍仔细思索下来,这里有数种原因,其中最有可能的,便是这位左真人对这山海界起了觊觎之心,想独自占据此处,而把行渡法器与两界仪晷一同放在界外,也就无人知道他去处了。

  他摇头一笑,再往下看,按照左弘的说法,只要以此碑相召。就能将那法舟呼入山海界内。

  他考虑了一下,却不准备照做。

  那两界仪晷一旦到来此方天地之中,其身后那方界空很可能会察觉到此处。若是有孔赢那等窥破混沌迷障的人物,或许就立刻动身往此处来。

  或许左弘本来打得也是如此主意。若有其门中大能过来,那么其尸身也同样能回到山门。

  是以最为妥当的方法,便是由他自己破开天地关门,在虚空元海之中找到此物。

  只是显阳分身毕竟是只是一具分身,想要遁破虚空飞去,却是无法做到的。

  于是他将那大碑放入袖囊之中,从这宫城之中出来,将宫门合闭之后<="l">。便就启程往回赶,用时半载,就又回得渡真殿中。

  张衍早已坐定殿上,只是意念一动,就将分身融入身躯,同时袍袖一卷,那袖囊收了回来。随后也不耽搁,振衣而起,就化一道清光往天中,到了青璧之上。他稍稍一使力,只闻轰隆一声,就生生以肉身撞破天地关门。于瞬息间到了虚空元海之内。

  一至天外,顿有道道先天混灭元光射来,他却是视若无睹,将那传法石碑拿出,留下法门把法力往里灌入,只是片刻之后,便觉己身气机与一物有了联系,似乎相隔很远,又似近在咫尺。

  这并非是错觉。虚空元海之中无法用远近距离来衡量,且又断续不定。若是两方互相吸引之物,或许立时便会在面前。也或许下一刻,便又会在那永世无法触及之地。

  他耐心立在此处,感应气机波动,不知过去多久,目光陡然一闪,伸手一拿,本来空无一物之地,突然浮现出一驾偌*舟,长有里许,有如梭状,在他法力摄拿之下,立时凝住不动。

  他行至近处,按照碑上所言之法打一个法诀出去,再往前一纵,整个人便朝舟身之中没入,待来到法舟之内,见脚下皆是晶玉铺地,莹亮剔透,下层可有见有清水流淌,里间似还有一条条游鱼,除此之外,可见一株株苍翠繁盛高大树木,显得生机勃勃。

  在先天浑灭元光之下,除非大神通者,其余生灵绝不可能存活下来,是以这只是一些法器,尽管活灵活现,但仍是死物。

  张衍一看扫过,便不再多瞧,左弘不知追了这些金鸾教修士多少年,此间定是存放有许多有极有价值的东西,但他此刻第一个要找的,却只有一件。

  略略一辨气机,就沿着一条廊道向前,很快到了一间丹室之内,这当是左弘原来打坐之地,除了一个蒲团之外,便只有一座似形似天平之物摆在那里,尽管形制与九洲所用有异,但他却不难认出,这正是那那两界仪晷。

  他走上前去。伸手一按,发现果然里间有一丝残余灵机,若是轻易放入山海界中,怕就要出了大事,于是法力一转,将之缓缓消磨去了,如此再带了回去,只要使此物不再与灵机有所接触,便不虞他界之人察知。

  将来他或许可能利用这法器去到那一处界空之中,但绝不是眼下。

  处理好此物之后,他才有暇往四处转看,不久之后,来到了一间存放典籍的所在。

  两侧壁龛之上摆有不少玉册,他步去右手处,拿起来翻看了一些,却发现皆是金鸾教功法神通,其中还有不少批注评点,因是左弘所留,他了点了点头,看来此人在对敌之时占据上风不是没有道理的,只在此前便下足了功夫。

  看罢之后,又去往对面,拿起玉简一看,这回所见,却是一门左弘正在修习的神通,名唤“太玄浑天无形真罡”。

  先前此人便是靠这一道神通,把那金鸾教护法护身法器打散,一击将之重创,且余下法力波及,还将那万余金鸾教弟子肉身全数崩散,连神魂亦是不留,可谓霸道非常。

  只这门神通需得其门中正传玄功为基才可使修炼,他派弟子难以修炼,张衍也不以为意,将之放下,又拿起另一枚玉简,这一次,却是眼前一亮。

  ……

  ……(未完待续。)<=""><=""><="">